楊戩卻是一言不發,他上下打量著眼前這個胖子,暗忖道:

2022 年 1 月 14 日

「新天蓬不過是太乙金仙初期,怎麼殺得了魔蛟?難道是有人背後幫他?」 大帝咧嘴笑道:「如威廉先生你所願!」

他說著,就獰笑的朝著陳寧走過來,想要對陳寧動手。

但是,陳寧身邊的典褚,已經上前兩步,攔住他的去路。

典褚望著比他還高出一些的大帝,沉聲道:「就憑你,還不配讓我們少爺親自出手。」

大帝怒道:「那我就先殺你!」

說完,抬手便是一拳。

速度快若閃電,沉重如山,非常霸道恐怖的一拳。

典褚知道此人是個真材實料的超級強者,沒有鬆懈,使出軍中格鬥最基本的招式,跨步沖拳,也是一拳揮向對手。

砰!

兩人的拳頭,如同兩顆迎面而來的流星,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彼此力量對沖,雙方腳下的大理石地面,竟然咔嚓的一聲,都出現了蜘蛛網般的裂紋。

兩人都是蹬蹬蹬的後退幾步,彼此眼睛里都露出詫異的表情。

大帝驚訝的道:「我只聽說華夏有個戰神很厲害,沒想到隨便遇到個保鏢,竟然能跟我硬碰硬,真是意外,再來!」

他說完,再次揮拳,拳頭如炮彈破空,發出刺耳的氣流呼嘯聲。

典褚此時也鬥志昂揚,大聲道:「來得好!」

典褚一記重拳揮出,拳頭周圍的空氣都變得扭曲,看起來也非常恐怖。

轟!

兩人拳頭再次對碰,發出如悶雷般的悶響。

這一次,兩人再次後退出七八步,才穩住身形。

這下子,大帝跟典褚兩個,都知道遇到旗鼓相當的敵手了。

典褚是越戰越勇的類型,敵人越強,他鬥志越昂然,他大喝道:「再來!」

說完,他率先衝出去,身如蛟龍,拳若流星,再次砸向大帝。

大帝眼睛溜溜轉動兩下,他覺得跟典褚這樣耗下去沒意思,先殺陳寧要緊。

於是,他嘴上叫囔道:「再來!」

但是他迎上典褚的時候,忽然一個虛晃,躲開典褚的拳頭,然後嗖的一下,如同猛虎撲食,朝著不遠處的陳寧撲過去,獰笑道:「小子,給我死吧!」

這出其不意的襲擊,讓威廉跟趙北廷等人眼前一亮。

童珂則忍不住驚叫起來:「偷襲,無恥,姐夫小心。」

陳寧望著狂獸般撲來的大帝,依舊滿臉從容,嘴角還露出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

他伸出左手,輕輕鬆鬆的抓住大帝狂暴的拳頭,硬生生的讓大帝的拳頭,停頓住了。

什麼?

大帝瞳孔因為震驚而放大,滿臉不敢置信。

他這氣勢如虹的一拳,竟然被陳寧隨手接住了。

威廉也瞪大眼睛,失聲道:「什麼?」

趙北廷也震驚的張開了嘴巴,剛剛叼上的香煙,掉落地上,他卻渾然不察。

現場所有人都露出震驚的表情!

陳寧左手抓住大帝的拳頭,讓對方不能逃離,右拳狠狠的朝著對方的臉門轟去。

這一拳,如錘砸斧劈。

砰!

大帝面骨深深凹陷下去,鮮血飛濺,血肉一片模糊。

大帝兩米多高的龐大身軀,瞬間如同推金山倒玉柱般,轟然倒地,竟然被陳寧一拳就擊斃了。

什麼?

威廉跟趙北廷等人,看得目瞪口呆,心驚膽戰。

如此厲害的黑市擂台主宰大帝,竟然被陳寧一拳就秒殺了。

天呀,這也太恐怖了吧! 夜北梟也不是傻子,他當然並不是一個人去的,而是暗中帶了保鏢。

只可惜,樓心悅也不是一個人,而是有羅比的協助,而且他們也做了完全的準備,所以,夜北梟在他們面前,並沒有得到便宜。

樓心悅還趁夜北梟不注意,使用攝魂術,瞬間讓他陷入昏迷中,從而禁錮了他關於江南曦的所有相關的記憶。

她那時候才知道,夜北梟這麼多年來,也一直處於痛苦中,也一直在恨着她。

他恨她,就不會和她合作,她就達不到此行的目的。

她只好給他造了一個夢,覆蓋了原來的,他關於她的記憶,讓他相信,他們曾經相愛過。

樓心悅以為,夜北梟失去了一部分記憶,又有了關於她的記憶,會接受她,和她在一起。

她卻沒有想到,夜北梟依然和她保持着不遠不近的距離。

她想和他親密,連門都沒有!

還有關於他們的合作,夜北梟看起來很大方,卻是處處提防,而且還暗中調查她!

他自始至終都沒有信任過樓心悅!

樓心悅想到這些,更是恨得咬牙切齒。

江南曦卻冷笑道:「他不愛你,你卻和劉敏華狼狽為奸,陷害他,讓他失去了留學的機會,這不是害他,是什麼?他那年才十七歲,還沒有成年,你為什麼要把那麼骯髒的手段,用在他的身上?你知不知道,當年他是多麼想離開這座城市,去呼吸新鮮的空氣?你是毀了他的一切!是你讓他失去了愛的能力,這麼多年來,一直對女人充滿恐懼!」

樓心悅痛苦地搖頭:「不,不是這樣的!我沒有,我只是想和他在一起,一起出國,我只是想陪着他!」

江南曦恨道:「你太天真了,你應該知道,劉敏華是夜北梟的后媽,她怎麼可能好心地幫你?她就是利用你,就是借你的手毀了夜北梟的前程,好讓他兒子完整地繼承夜家!」

樓心悅愣住,這一刻才如夢方醒。

那時候,她太小了,想不到這麼多,也想不到人心險惡!

江南曦再次說道:「你這次回來,是不是也是她叫你回來的?是她讓你拆散我和阿梟的,對不對?」

樓心悅已經明白,她再次被劉敏華當槍使了。

她卻恨聲道:「你以為這樣,我就不恨夜北梟,就能放過他嗎?你別做夢了!」

她忽然笑了起來,「江南曦,現在我們有生死咒,你這輩子就別再惦記他了。你這麼年輕,而且有資本,你還是趕緊再找個男人嫁了吧,夜北梟,會一輩子,是我的……」

啪!

她話音未落,臉上就挨了江南曦一巴掌。

剛到夜氏的夜北梟,正和夜非在電梯里,他猛地覺得臉一陣抽痛,下意識地用手捂住了臉。

夜非問道:「哥,怎麼了?」

夜北梟讓他看自己的臉:「我臉怎麼了?我怎麼感覺好像被打了一巴掌啊。」

夜非一怔,看夜北梟的臉上完好無損,心中暗驚,難道樓心悅被打了,他哥也能感受到?特么的,這該死的生死咒!

他連忙笑道,只是他笑起來比哭還難看:「你的臉好好的,沒事。你剛才是不是有點肌肉痙攣?」

「是嗎?」夜北梟將信將疑。

另一邊,樓心悅捂著臉,眼眸里噴著怒火,臉上卻娟狂地笑着:「哈哈,江南曦,用力打。我有多疼,夜北梟就有多疼!」 魔法世界中,大魔法師的實力相當於東玄界的領域境大能,在帝星聯邦也是稱霸一方的四級強者。

大魔法師是領悟了魔法元素真諦的存在,他的一舉一動,都能引動天地元素,一念可瞬發魔法,一怒能粉碎山河。

跟這樣的強者對戰,能很好的磨礪自己,張無忌打算把機會留給白起、楊過、霍去病等東玄人族的法則王者們。

只是他的建議一出,在場的人族諸王是面面相覷,沒人第一時間出來表態。

眾人對視了一眼,皆是有些猶豫,「入界去挑戰嗎?」

「怎麼,怕了?」張無忌饒有興趣的看着他們,在場諸王都是人中翹楚,他可不認為他們是在懼戰,之所以沒有馬上出來表態,可能是心有顧慮。

韓信冷靜的把顧慮說了出來,「張教主,我們不是怕,主要是我們都屬於界外生靈,就這麼闖進去的話,恐怕會遭到世界意志的鎮壓,到時別挑戰不成,反倒被瞬間抹殺了。」

張無忌當即給出了承諾,「這個你們盡可放心,區區一座小世界的世界意志,本座隨手就可鎮壓。」

又看了一眼在場諸王,沉聲說道,「這是一個難得的歷練,跟不同世界的強者對戰,有助於你們更清楚的發現自身不足。」

有了張無忌的承諾,李靖、秦叔寶、趙雲、關羽、楊過、郭靖、黃藥師等人族王者都心動了,他們爭先恐後的都想要這個難得的機會。

東玄人族從來就不怕挑戰,再強大的對手,也不能讓他們恐懼。

「張教主,巴古拉世界的第一戰讓我來。」最後,還是霍去病搶了先,一步踏出,掌中浮現赤金龍槍。

張無忌頷首微笑,手一揮,絢爛霞光迸發,一條虛空通道直接延伸到巴古拉世界,「好,那第一戰就交給去病你了。」

「轟!」

霍去病周身環繞熾熱的火焰法則,持槍踏着虛空通道,在盡頭一躍而起,緊接着,如一顆天外隕石般撞入巴古拉世界。

「嗡…」

剎那間,巴古拉世界的本源意志被驚醒過來,霍去病所散發的界外生靈的氣息,就如同是滅世病毒一樣,讓巴古拉世界的本源意志生出了死亡的危機感。

世界意志覺醒,自然有所行動,無窮盡的風之元素劇烈翻滾,蒼穹大地瞬間一片碧青。

「嗯,天外來客。」巴古拉世界的最強者,號稱風之子的大魔法師迪森·阿羅約心有所感。

他有三米高,形似人類,背上生有一對黑青羽翼,額頭上生有一根青色的螺旋獨角,雙手都覆蓋有墨青鱗片。

佈滿鱗片的右手,握著一根約一米二,刻畫着風之元素法紋的魔法杖,額頭螺旋獨角縈繞青光,微抬頭,「風之本源示警,來的不是善類。」

眨了眨眼,在他的眼眸深處,閃爍著怒火,「敢來我巴古拉世界放肆,你這是在找死,風之本源定會把你絞成血霧。」

「嗚嗚…」

迪森·阿羅約的猜測完全正確,霍去病這個界外生靈的入侵,直接就引來了巴古拉世界本源意志的抹殺。

密密麻麻的黑青風刃憑空衍生,鋪天蓋地,無窮無盡,瞬間覆蓋了天上地下。

一眼望去,天地中颶風呼嘯,每一道風刃都如同是鋒利的刀刃。

億萬黑青風刃同時向霍去病絞殺過去,虛空都瞬間破碎,萬萬里蒼穹就好像是裂開的鏡子一樣,一道道漆黑猙獰的空間裂縫不斷蔓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