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平靜地陳述著,分析著其中利害關係:「一個精明能幹又會討人歡心的弟弟,還要和秦氏聯姻,換做誰,都會產生危機感。」

2022 年 1 月 14 日

司枍懵懵懂懂地點頭,也學著她的樣子靠在牆上,嘆了一口氣。

「至少換做是你的話,不會這麼做的。」

秦肖然一笑,撞了撞她的肩膀,「那是當然,我可巴不得家裡有個兄弟姐妹,我就離這些烏煙瘴氣的東西越遠越好。」

門內兩人逐漸失去了緊張感,門外守著一個黑衣人,正抽著煙,看向山腳下剛剛飛馳過來的汽車,幾個與他同樣裝束的黑衣人拿著槍械迎了上去。

而幕後的操盤者,正在不遠處的汽車裡監視著一切。

車上只走下來林殊一個人,如他們約定好的那樣。

被軟禁的地點確實是在城東。

可是林意遠賭他們的自作聰明和自以為是,絕對會跑到城西去救人。

黑衣人口袋中的電話響起,是他孩子的視頻電話,他深深吸了一口煙,順手把煙蒂扔在牆邊瘋長的草堆上,看了眼周圍破敗的環境,轉身離開,走到外面去接通電話。

香煙未滅的火星點燃了乾燥的草堆,火勢愈演愈大,直到火舌吞沒了破舊的木門。

黑衣人背對著木屋講話,完全沒有發現屋子裡面的不對,直到視頻里孩子的驚呼和撲面而來的黑煙,他才後知後覺,而木屋早已燒著了小半部分。

他掛斷電話,一咬牙轉身跑開,不去管被鎖在裡面人的死活。

門內的秦肖然和司枍眼見著木門漸漸被點燃,火勢逐漸蔓延到屋子裡面,司枍怕得縮在秦肖然身邊,顫抖著聲音大喊救命。

可是,無人應答。

秦肖然強迫自己鎮定下來,邊安慰著慌了神的司枍,邊尋找著逃生之法。

「女神…女神你別怕,我們都不會有事的,我小叔會很快來救我們的…」

她低頭看了看明明已經很害怕卻還在安慰自己的小姑娘,心頭一暖。

於是她靠著牆壁站起身,走向不遠處的大火,咬緊牙齒把自己被綁著的手腕伸了出去,大火很快點燃了她手腕上的繩子,也同樣灼傷了她嬌嫩的皮膚。

「秦肖然!」司枍喊叫著,小臉上滿是灰燼與淚水,仿若感同身受。

可當事人卻只是皺了皺眉頭,然後輕鬆掙開燒斷的繩子,跑過去給司枍鬆綁,「我們能出去的,一定可以的。」

「靠我們自己。」 在這情況危機的時刻,一具銀紅相間的巨人身軀迅速飛來,從半空撲向雷歐使其強行改變了原先的降落軌跡。

「恰——」

銀紅色的巨人抱住雷歐,兩副巨大的身軀在力的作用下偏離,一同摔向了地面。

砰——!

龐大的身軀將地面砸的顫動,周圍激起無數石塊與沙塵。

咚…咚…咚…!

兩具身軀分開後分別滾動數周,飛來時的慣性才終於漸小。

叮咚…叮咚…叮咚…

雷歐和塔利斯躺在地面,前者的計時器開始逐漸閃爍。

「曬——」

塔利斯率先支撐著地面坐起,一手扶額搖了搖腦袋後站起來。

林!

見到眼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諸星團拄著拐杖向前幾步,終於鬆了一口氣。

隨即臉上露出笑容…

「塔利斯奧特曼!」

見到是塔利斯奧特曼救了吉羅,小透臉上的表情也轉為驚喜。

塔利斯奧特曼在遊樂場的時候就阻止過雷歐和吉羅的戰鬥,現在也一定是趕來救吉羅的!

「嗯——!」

聽到下方小透的呼喚,塔利斯轉過頭給予對方點頭示意,隨後轉身拉起了地面的雷歐。

站起身後的雷歐搖搖晃晃,胸膛不斷起伏顯然是消耗很大,好一會才終於平穩了下來。

巡視著下方的情況,雷歐像是明白了什麼。

低頭朝著地面望去,目光與諸星團對上。

「停下戰鬥吧雷歐,把吉羅送回到宇宙中去吧。」諸星團抬頭望著雷歐說道。

吉羅本來就是來自宇宙中的星獸,自然也應該回到宇宙中去。

雷歐先是看了眼不遠處的吉羅,又望著諸星團,隨後重重點頭回應。

「嗯——!」

……

知道自己將要被送回宇宙離開地球,吉羅的模樣有些傷感,額頭上的兩根觸角也耷拉下來。

就在這時,一隻銀色的手掌伸在了吉羅的眼前,疑惑地抬起頭看去,見到塔利斯向自己伸出手的動作。

對上塔利斯的目光,吉羅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隨後舉起和對方握住。

「吉羅——!」

「吉羅——!」

下方傳來小男孩的呼喚,吉羅鬆開了塔利斯的手,身體漸漸變得縮小,直到變回原來的樣子。

「吉羅?!」小透朝著縮小的吉羅跑去。

這一次,吉羅再也沒有像之前那樣活潑。

像是知道自己目前的情況,吉羅向著小透也伸出一隻手。

見到吉羅的動作,小透的臉上露出笑容,也伸出手和對方握在一起。

這是兩人跨越星球與種族的友誼,儘管很短暫,卻也足以讓人終身銘記。

「吉羅,你要走了嗎?」小透看著吉羅問道。

聽到小男孩的話,吉羅點點頭。

噠…噠…噠…

諸星團拄著拐杖走到小透身邊,看著兩人緩緩說道:「小透,是你和星獸的友誼打動了我,讓我知道了,在廣袤的宇宙中,也有和平友好的怪獸。」

「你喜歡怪獸,怪獸也會喜歡人類,現在,就讓吉羅帶著這份美好的感情,回到宇宙中去吧。」

諸星團的話說完,雷歐的龐大的身軀便來到了幾人身邊,伸出手掌觸底半蹲下去。

見此情況,吉羅緩緩鬆開了小透的手,揮揮手做出再見的動作,便跳上了雷歐的手掌。

「再見吉羅…」看到吉羅做出揮手的動作,縱使心中萬般不舍,小透也只能揮著手告別。

雷歐適時地站起身,攤平的手掌持在腰間,沖著身旁的塔利斯點頭后飛向天空。

「曬——」

「吉羅!」見到雷歐帶著吉羅飛走,小透終於忍不住心中的離別傷心,連忙奔跑著追隨雷歐飛去的方向。

「吉羅!吉羅!吉羅…!」

抬頭望向天空,塔利斯也靜靜地望著雷歐飛去的方向,為這短暫的友誼進行告別。

……

卧室里

手背貼在了額頭上的野一悠悠轉醒,入目的第一眼是陌生的屋頂。

「大哥哥…」

昨天的記憶逐漸恢復,小男孩的意識逐漸回籠,細小的手臂后支著坐起。

「大哥哥?」野一提高了音量呼喚著少年,卻仍然沒有得到回應。

心中沒有來的驚慌,小男孩掀開被子跳下床,穿著拖鞋跑到客廳。

「大哥哥…?!」

喀嚓…

房門從外面被打開,少年手裡掂著一個袋子走進,見到小男孩的瞬間明顯一愣。

「醒這麼早啊?」隨後少年接著說道:「醒來的剛好,這是我剛剛出門買的早餐,快洗手過來吃吧…」

說著便將袋子中的食物取出,是一盒壽司,紫色的海帶包裹著白米與蔬菜,色香味俱全。

剛一打開盒子,香氣便瀰漫了在了客廳中。

「好香啊!」聞到香味,野一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香就快去刷牙洗臉,我們一起吃飯。」少年走上前按住小男孩的頭。

「嗯嗯!」野一連忙點點頭,隨後輕車熟路地跑去洗漱。

趁著野一去洗漱的時間,少年簡單地收拾了一下家務,隨後洗過手坐在了沙發上。

野一很快便洗漱完畢,坐在了桌子旁。「我要開動嘍…」

「啊嗷…!」小男孩用筷子夾起一塊壽司咬下去,眼睛瞬間便亮了起來。

「真好吃!」

看著野一可愛的樣子,少年臉上掛著笑容說道:「吃過飯帶你去買新衣服…」

畢竟野一還要在自己這裡住上幾天,一些可供換洗的衣物不能少。

「大哥哥你不吃嗎?」小男孩忽然停下手中的筷子。

現在他才發現大哥哥好像只買了一份早餐,並且還是給他的…

那大哥哥吃什麼?

「額?我在外面吃過才回來的。」少年如實地回答道。

商場

「像他這樣年齡的孩子穿什麼衣服要好看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