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是趙立冬知道的,跟他同一批受訓的行動隊員,出去了二十多個,回來的只有九個。

2022 年 1 月 7 日

「德佔區的行動跟你無關,可是日佔區的事情跟你有關。總部已經決定,組成一個行動組,由你擔任組長,回到你的祖國中國去。從事對日本的情報搜集、滲透、策反、破壞行動。」

「中國是你的祖國,你在那裏有人脈優勢,適合你的身份和才能。」

「我可以拒絕這次任務么?」

趙立冬接受了穿越的事實之後,就有回到祖國參加抗戰的打算。

英國現在雖然也困難,但是仍然比中國富裕得多。假裝拒絕,就是為了討價還價,趁機多要一些錢和裝備等好處。

「不能。第一,你是聯合王國的軍人,必須服從命令。否則的話,要上軍事法庭。第二,你應該知道,跟你交往的那些女士,很多都是上層家庭出身,你得罪了不少大人物。他們或者想把你送進監獄,或者要了你的命。你上次中毒,不是一個偶然事件。」

「我們經過充分的評估,認為你暫時離開聯合王國,到遠東去執行任務,是個很好的選擇。」

「好吧,我同意。我想知道,你們給我配備了什麼樣的助手?」

「我們根據你的特點,給你配備了三位美麗的小姐。她們就在隔壁房間,我現在就讓她們進來。」

安德森按了一下鈴,很快門開了,進來了三個女子。

趙立冬一看,不禁大吃一驚。

這就是三位美麗的小姐?

分明是三個大媽好不好啊。

我帶她們回中國開展對日情報工作?

跳廣場舞還差不多。 拿到了八個億的創業基金后。

夏子悠徹底進入到了忙碌狀態,從招聘團隊,到公司地址選擇,這些事情,都需要夏子悠親力親為。

這一天。

嚴經緯剛帶着黑蛋到達陽宗湖療養基地,便接到了老同學崔凱的電話。

電話里,崔凱感謝了嚴經緯在他和他母親一事的幫忙,然後說他母親的案子結束了,當初拆遷隊的責任人被抓,而他的母親,也沉冤得雪,他母親下葬的日子也定下了,就在七天之後。

「那天我一定到!」

嚴經緯掛斷電話,眼神中透出幾分冷意。

崔凱一事,罪魁禍首就是周家。

在發現崔凱調查嚴經緯當年入獄一案之後,周家立即找人陷害崔凱,導致崔凱母親意外死亡。

「破軍,讓天璇去周家傳消息,告訴他們崔凱母親下葬在七日之後,到時候我若是見不到他們全家去下跪懺悔,周家覆滅!」

「是,神帥!」

陽宗湖療養基地。

這裏養著不少猛犬,全部是受過特殊訓練的軍犬,各種功能的犬種都有。

黑蛋看到這些軍犬,就像人看到了同伴一樣,歡快的跑了過去。

「汪!」

黑蛋叫了一聲。

誰知,平時迅猛無比的軍犬,在看到黑蛋之後,全部嚇得躲在角落。

「神帥,這?」

看到這一幕,破軍吃驚不已。

「黑蛋,可不是一般的狗!」嚴經緯笑了笑,眼前各類軍犬被黑蛋嚇得發抖一幕,在他的預料之中,從昆崙山老頭口中,嚴經緯知道黑蛋屬於崑崙神犬和哈靈犬的混血種,是犬中之王,當年黑蛋還小的時候,在昆崙山就能嚇退猛獸。

「汪汪!」

似乎看到周圍的犬都怕自己,不敢和自己玩,黑蛋汪汪叫了兩聲,又返回到嚴經緯的身邊。

叮鈴鈴!

嚴經緯手機響了起來。

「經緯,下午聚一聚!」電話那邊傳來蔣昊的聲音。

「行!」

在陽宗湖療養基地呆了一個下午,嚴經緯前往和蔣昊約好的地點。

蔣昊依舊不喜歡高大上的餐廳,選擇的依舊是一個市井小餐館。

「怎麼?你在昆州那份塵緣,了斷了?」

見到蔣昊之後,嚴經緯有些好笑的問道。

「斷了,昨天她結婚了!」蔣昊感慨了一聲:「這是我在世俗倒數第二段塵緣,如今終於了結,總算可以鬆口氣了!」

「渣啊!」

嚴經緯鄙視道。

「經緯,這不是渣,每一段感情,都是一種經歷,一種成長!」蔣昊搖頭道:「了斷了之前留下的這些塵緣,我懂得更多,也知道自己更需要什麼!」

「那最後一段塵緣呢?啥時候了結?」嚴經緯夾了一塊肉放在嘴裏,問道。

「最後一段塵緣。」蔣昊眼神陷入了回憶,道:「經緯,人的一生,會出現兩個人,一個人驚艷了歲月,另外一個人溫柔了時光。」

「我最後一段塵緣,是驚艷我歲月那個人,我也想把她變成溫柔我時光的人,所以這最後一段塵緣,我要留着。」

一個人驚艷了歲月!

另外一個人溫柔了時光!

嚴經緯腦子裏又浮出驚艷了他歲月那個女人的影子,和那個女人在一起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如今,溫柔他時光的女人,是他的老婆,夏子悠。

「來,喝!」

腦子裏那個女人的浮現,令嚴經緯有些痛苦,端起酒杯一口悶。

轟!

兩人吃了沒一會,一輛車停在不遠處。

天璇下了車,和天璇一起下車的,還有八極拳大師丁銅,這段日子,他一直在天璇手下做事。

「少爺!」

兩人來到嚴經緯面前,恭敬的喊道。

「少爺,你讓我傳給周家的消息已經傳去了,周家把這個消息告訴了趙馳疆,趙馳疆放出話來,說你要有膽子,今晚去周家,他想看看你哪裏來的底氣,讓他養的狗去一個村婦墳前下跪!」天璇開口道。

「呵呵,我知道了!」嚴經緯點點頭。

「等我們吃完,我親自去一趟!」

嚴經緯一點也不擔心趙馳疆的威脅,和蔣昊不急不慢的吃完這頓飯。

「經緯,我和你一塊去吧!」蔣昊道。

「行!」

嚴經緯沒有拒絕,蔣昊今晚找他相聚,是來辭行的,等明天估計就要離開昆州了,蔣昊是想和他多呆一會。

讓黑蛋跳進後備箱,嚴經緯載上蔣昊前往周家,天璇帶着丁銅,跟在嚴經緯的車子後面。

周家,位於昆州市西北位置。

是周家自己開發的別墅區,其中最大的一棟,就是他家的地址。

當嚴經緯一行四人到達周家別墅,老遠就看到門口站着幾名保鏢,而周學 但凡這個空間裏面能好好的長幾顆菜,那都是意外的收穫。

原主年紀小,能記着一些事兒已經不容易了。因此差不多的還要顧玉珠自己去留意。

這幾日顧玉珠認真的聽着村子裏的人說話,經過仔細觀察得知,這個年代生產力水平挺落後的。畢竟還是古代封建社會,農人一年到頭能攢下個幾兩銀子都是不容易的事情了。

地里的出息要上交一部分,餘下的大多都是拿去集市換了粗糧,一斗細糧能換十斗粗糧,再一家子扣扣索索的吃上一年半年的那都是最常見不過的事情。

這麼想着,顧玉珠的心態再次平和了,認命的拔草。

過了好一會兒,顧玉珠只覺得眼前一黑,再次睜開眼睛,就看到了自家小哥一張放大的漂亮的臉蛋。

顧玉珠:「……」

看顧玉珠醒過來,顧青柏長嘆一聲。

「哎喲,珠珠兒,你怎麼又睡著了?」

顧青柏很不能理解,明明他跟妹妹一樣大,他一年到晚精神的很,他妹妹怎麼一天到晚凈打瞌睡呢?娘說的果然沒錯,姑娘家身子骨弱,他是強壯的男孩子,就得要守着妹妹護著妹妹。

顧玉珠:「……」

她瞪着顧青柏,不過見自家小哥臉上掛着對自己的關心,忽然之間又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不能說我拔草呢,你把我弄醒了,我就出來了。

她的那個金手指不是整個人進去,而是意識進入,那麼問題又來了,她的意識是可以進入那個空間,但是實物能進去嗎?

還有,就算實物可以帶進去,那麼她用意識把蔬菜水果種出來,還能用意識把那些吃的拿出來嗎?

等到時候試試吧。

顧玉珠琢磨著自己之前偷偷藏的枇杷種子,準備找時間試一試。

如果種子帶不進去,種出來的東西也帶不出來,那也等於白搭。因此面對自家小哥的詢問,顧玉珠就直接含糊過去了。

然後她就看見自家小哥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說咱娘可真厲害,大哥的外婆舅舅那麼一群人都說不過娘一個。還有舅舅們,一個個人高馬大的站着,大哥的那些舅舅們都不敢動。

說到這裏,江家的男人個子都不高,不像嚴家的幾個舅舅,按照顧玉珠的目光看來,她這一世的三個舅舅,個個一米八打底。

所以說,基因這個東西……

顧玉珠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自己一母同胞的親哥哥,這俊秀的五官,這優秀的基因啊!等以後自家小哥長大了一定能迷倒萬千少女!

這麼一想,顧玉珠就忍不住露出了姨母笑。

然後,就看到自家小哥放大的五官,「珠珠兒,你怎麼流口水了?是沒吃飽嗎?」

顧玉珠:「……」

算了,她還是看八卦吧,她小哥是個帥哥胚子,可眼下他也是一個小屁孩。等晚上睡覺的時候再悄悄的進入空間,到那時候總沒人把她叫醒了吧?

此時,就聽她娘嚴鳳茹譏誚的說道:「別打量着我不知道你們的腌臢心思,想進顧家的人倒是跟顧大鵬好好念叨念叨,看看顧家有沒有這個本事再娶一個平妻進門,也看顧大鵬有沒有這個本事再養個便宜兒子啊。」

「顧大鵬,你樂意不?你樂意你就說話,我給騰位置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