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漠表情淡然,瞥了他一眼:「怎麼,想為王德凱報仇?」

2022 年 1 月 4 日

「勸你一句,低調點吧。」

「王家就剩下你們這些人了,再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王家可就真的後繼無人了!」

王家主面色不由一變,林漠這話,實在是太打臉了。

此時,一直沉默不語的宋家主突然開口:「放肆!」

「林漠,我知道你與南霸天關係很好。」

「但是,這世上的事情,始終逃不過一個理字。」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你殺了劉家家主,不僅不思悔改,還仗着南霸天,在這裏蠻橫霸道。」

「你真以為我十大家族無人了嗎?」

宋家在十大家族中,本身便是領頭的。

他這話一出口,其他家族紛紛附和,現場一大半的人都死死盯着林漠,如同看着生死仇敵似的。 一切輕車熟路,林小木已經不知道爬了多久了,好在這次沒有負重攀岩,也沒有人阻攔增加難度,最主要的是這懸崖峭壁上有很多突出的樹木,這讓他的攀爬降低了太多難度。

林小木再次抬頭望去,他終於可以見到懸崖最上方了,也就是最開始他跳下來的地方。

人最怕絕望,但凡有點希望,都會鬥志昂揚,全力以赴。

林小木此刻一點也不想停留,以最快的速度往上攀爬。

……

李同等人驅趕著求生者們來到了4號禁忌之地最後的禁忌傳承之地。

可面前的第三塊遊戲規則牌子的出現,讓眾多求生者瞬間轉過去頭去,有的甚至閉上了眼睛。

因為他們都不想再看遊戲規則內容了,前面兩場遊戲已經給他們經驗教訓了,看到了就必須參加。

李同等人,包括陳峰等人卻沒有避諱,直接看起了遊戲規則牌的內容:

遊戲規則牌最上方寫著:懸浮石塊遊戲(最後一場)。

然後下方開始介紹遊戲規則:

【1、想要去到禁忌傳承之地,獲得4號禁忌之地的禁忌傳承,必須通過這最後一場遊戲。】

【2、懸浮石塊遊戲,名副其實,通往禁忌傳承之地的道路是由懸浮石塊組成的艱險、充滿挑戰的路。】

【3、懸浮石塊擺放的很有規律,都是兩塊石塊並排在一處,下一步還是兩塊懸浮石塊供你選擇,一直這樣延伸下去,直到到達對面的禁忌傳承之地。】

【4、每前進一步,你都只能選擇站立在一塊石塊上,關鍵的信息來了,每一步的兩塊懸浮石塊,都是一塊充滿危險,一塊絕對安全。】

【5、這就是本次遊戲最難的地方,需要勇氣和運氣並存,才能順利的完成這場遊戲,到達禁忌傳承之地。】

【6、最後提醒,不管有沒有看遊戲規則牌上的內容,凡是到了此地者,必須參加遊戲,或則會被判定為破壞遊戲規則,後果很嚴重。】

看完這遊戲規則的介紹,李同表現的很平靜,這遊戲非常難,但有這麼多求生者,他一點也不慌了。

陳峰看著這些求生者都不願看這遊戲規則內容,不由得搖頭嘆息。

且不說這樣能不能逃避不參加這場遊戲,李同也會強迫他們參加這個遊戲的。

「各位別閉著眼睛了,那遊戲規則牌最後一條的內容可能不太友善,對在場的各位都很不利,各位還是看看吧。」陳峰無奈道。

「別想騙我們看,我不看,我不想再玩遊戲了。」

「對,林小木大佬都死了,我現在只想出去4號禁忌之地,不想再玩什麼會死人的遊戲了。」

……

求生者們都失去了鬥志,也不想相信陳峰的話,根本不想去看遊戲規則的內容。

陳峰頓時鬱悶無比,乾脆懶得說話了,李同就在一旁笑著,他也不急,反正要讓這些求生者先明白這個遊戲怎麼玩,再開始讓他們去破解這個遊戲。

孫銀貞這時說話了,道:「陳峰說的是真的,這次跟上次不一樣,不管你看沒看遊戲規則內容,只要你來到了這裡,就必須參加遊戲。」

此話一出,求生者們才半信半疑,畢竟是孫銀貞說的,她現在也算是林小木比較親近的人。

陳韻一直都是冷莫的,這時也只是對著這些求生者點點頭,她都能預見到這些求生者接下來的遭遇,但她卻沒辦法阻止,除了林小木,沒有人能幫他們。

這個時候了,求生者們才開始發現事情似乎對他們很不利,有求生者已經開始看遊戲規則內容了。

當所有求生者看完這遊戲規則內容,議論聲又開始了。

「握草!不帶這麼玩的吧!」

「對呀,上場遊戲是看了遊戲規則內容必須參加,這次變成了到了遊戲地點就得參加。」

「這4號禁忌之地恐怕是故意的吧。」

……

求生者們都發表著各自的不滿,陳峰、陳韻等人就默默的看著,讓他們發泄一下吧。

「好了,想必大家都看清楚了,也明白了這個遊戲怎麼玩了,那麼現在開始吧。」李同不耐煩道。

求生者們臉色大變,這是要開始拿他們去做實驗品呀,用他們的生命去探索出一條正確的道路來。

可他們不敢不去,那李同的人心狠手辣,原本以為4號禁忌之地『不能殺人』的規則可以保護大家,現在想想簡直就是笑話。

那樣廢了你的雙手雙腳,讓你在禁忌之地里等死,那和等死有什麼區別,再說現在不參加遊戲也是違反規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求生者們更加絕望了,他們多麼希望林小木這個時候能出現,這看似無解的遊戲,對於林小木來說,那也會變得簡單,迎刃而解。

李同見求生者們都低著頭,誰都不想第一個站出來去做實驗品,他只能點名了。

第一個求生者被選出來了,他很是絕望的走到懸浮石塊道路邊緣。

擺在他面前的是兩塊懸浮在空中的石頭,他只能選擇踩上其中一塊,選對了,那就多活一會,繼續下一步,選錯了,那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快點,不要逼我動手。」李同繼續不耐煩的催促道,「現在我這是在促進遊戲的進行,不算妨礙遊戲的正常進行。」

第一個求生者深呼吸一口氣,然後選擇了其中一塊懸浮石頭,跨了上了。

眾人都不敢呼吸,安靜的看著。

第一個求生者剛站上其中一塊懸浮石頭,接著就發生了驚心動魄的一幕。

「啊……救我!」那個求生者大喊道,聲音一直回蕩在周邊。

因為他選擇跨上去的那塊懸浮石頭忽然直接急速下墜,連帶著他一起摔落下去,直至消失不見。

死了,第一個求生者運氣太差了,第一步就走錯了。

求生者們臉色慘白,這選錯了就是直接死亡。

李同依舊很平靜,道:「第二個!」

接著第二個求生者劉堂被選了出來。

「不,我不去!我想要林小木大佬復活。」劉堂嚇得雙腿癱軟,還幻想著林小木能復活出現,拯救他們。

李同的其中一個下屬直接掏出了槍,對準了劉堂,威脅味道十足。

劉堂見到槍,顫顫巍巍的爬了起來,慢慢的走向懸浮石頭道路邊緣。好吧,如果之上這些,都不算是什麼大麻煩的話,那麼半月後——

「林凡哥哥,你幫人家看看嘛,是戴這顆珠花好看呢,還是戴這支髮釵漂亮啊。」

青月仙子如陷入愛戀中的二八女子,含羞帶怯,就站在銅鏡前,臉色羞紅如蘋果。

林凡一個頭兩個大。

如此絕色,在你面前撒嬌,肯定是很享受,這不用懷疑;問題是,這絕色不是一般

《蘇莫至尊武魂》第2091章有苦難言 「月兒,快救陌離。」楚玄辰心急道。

「好,我馬上救他。」雲若月說著,趕緊把布包拿下來,開始找拔箭需要的東西。

這時,鳳兒已經撲在陌離身上,哭著搖晃起他來:「陌離,你醒醒,你不要死啊,你醒醒!」

「是啊陌離,你要是死了,兄弟們怎麼辦?」柳如煙加入了搖晃的行列。

鳳兒一邊哭一邊搖頭:「陌離,你這個大傻子,你剛才救我幹什麼?要死也是我去死,你這麼傻幹什麼?」

「咳咳……」這時,陌離突然痛苦地咳嗽了一聲,然後,他虛弱地睜開眼睛,「你們能不能別再搖了?再搖我真的死了!」

「啊,你醒了?太好了!」鳳兒激動得直擦眼淚,她一把拽住雲若月的手,「娘娘,原來陌離沒死,你快救救他。」

「好,鳳兒,柳如煙,你們給我打下手,我馬上給他拔箭。」雲若月道。

這邊,雲若月她們在救陌離。

另一邊,楚玄辰朝周文他們凝重地走了過去。

他一走過去,就看到周文懷裡抱著的周武,周武身上射滿了箭,看得他一顆心狠狠地揪住。

他蹲下身子,手指顫抖地撫上周武的臉,沉重道:「周武,你不懼生死,勇敢頑強,是我楚國最英勇的將士。」

說著,他看向旁邊其他玄策軍的屍體,輕顫道:「你們所有人,都是我楚國的好男兒,是我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善待你們的家人,絕不會讓你們白白犧牲!」

周文看著楚玄辰,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王爺,我弟說,叫我們一定要把你和王妃送出城,如今你和王妃終於出來,他在地下也放心了!」

楚玄辰沒想到,周武在臨死前,還想著保護他和雲若月。

他難受得雙眼通紅,將手搭在周文肩膀上,自責道:「對不起,我沒能救到周武,不能把他們安然帶回家!」

周文道:「保護王爺是我們的天職,我玄策軍就沒有怕死的。為王爺而死,我們心甘情願!」

這時,風輕揚道:「王爺,時間緊急,敵軍隨時會追來,我們先把兄弟們安葬了。然後儘快離開此地,否則夜長夢多。」

「好!」楚玄辰說著,難受地閉了閉眼睛。

他看向周武他們,沉痛道:「幾位兄弟,終有一天,我一定會把你們帶回楚國!」

這些將士,雖逝而不朽,雖遠而彌存。

這下,眾人趕緊找了個隱蔽的地方,把死去的玄策軍全部埋了起來。

這時,雲若月已經把陌離胸前的箭拔了出來,並且給他包紮好傷口。

幸好那箭射得不深,沒傷及陌離的臟腑,雲若月這才鬆了一口氣。

見狀,風輕揚忙道:「王爺,敵人的援軍應該很快就會趕到,我們先趕路。邊界線那裡有玄策軍支援,只要過了邊界線,我們就安全了!」

「好,所有人,出發!」楚玄辰道。

「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