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注意力回到眼下。

2022 年 1 月 3 日

在蝴蝶消失之後,米莉兒還看著魔力蝴蝶消失的地方怔怔愣神,過了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果然呢……」

「是有什麼問題嗎?」

「終於讓我找到了……絕對沒問題了!」

誒誒誒?!

米莉兒突然朝我靠來,整個臉都快要貼上來了,因此,一股淡雅的香味從她身上傳來,雖然之前就有聞到,可是現在絕對是味道最濃的時候,因為她整個人都快要靠在我身上了。

「能後退點嗎?」

被這樣逼近,我感到極度的不適應,整個人都變得僵硬起來。

「後退一點?」

像是沒明白我的話一樣開始打量著彼此的距離,這一舉動帶來的風又將她身上那種淡雅的香味捲來,說實話並不難聞。

「這、這、這,我我、我……」

終於,米莉兒意識到實在靠的太近了,好不容易恢復的臉又一次染上紅色,好像「噗」的一聲,紅色直接布滿了她的臉頰和耳朵。

頓時間,米莉兒想要拉開和我的距離後退,可是她的手卻還沒有鬆開,這一舉動意味著完全放鬆的我也一併被拉過去。

因為當事人本身也沒有意料到這種情況的發生,於是在下一秒,「哐」的一聲,我把米莉兒壓在了身下。

」抱歉啊……」

回過神來第一時間發出了道歉,雖然不是我的錯,不過我也有相應的責任,明明是『刺殺者』的天職,加上冒險者的職業,到頭來警惕性和應急反應還是差了很多。

米莉兒因為疼痛閉上了雙眼,應該是太少的緣故,眼淚還流連在眼角不肯滴落。

擦掉比較好吧?

這麼想著打算用手去擦拭,當一雙金黃色的眼瞳重新突破眼皮的限制時,不知如何是好的眼神因此流露,於是,我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再怎麼說,我這麼做是不是不太好啊?

米莉兒一直在盯著我的眼睛,反過來我也是這樣,一時間兩人都陷入了沉默。

突然間,米莉兒的眼瞳開始胡亂地打轉,嘴巴也張大著不斷顫抖,似乎是因為緊張而導致的不能自已,這一點上我也深有體會。

「那、內、嗚……快起來啦!」

果然啊,這樣的動作實在是……最後還是由我首先的起身拉開距離再坐下。

米莉兒也在隨後的幾秒內迅速坐了起來,然後開始整理起自己的儀錶。

這一次,米莉兒擺正了心態,呼吸完一口氣后,將表情調整到很嚴肅的程度,在看向我時也組織完了想說的話。

「我已經確定完了,你身上的詛咒很可疑,你必須配合教會一同前往教會總部接受教會的調查,以此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誒——?等等!詛咒很可疑?我什麼時候……

「而且,作為詛咒的發現者,我要求你和你的同伴必須跟隨在我和卡爾斯左右,不得因為擅自離開超過一天時間,否則,將以敵對教會這一罪名處理,實行教會通緝!」

米莉兒的話鏗鏘有力,就如同印象中的教會人員一樣,言詞間充滿了神聖感,而且,一連串的言語流露,讓我根本找不到詢問的機會。

「那麼,少年喲,你對於教會的決定有疑問嗎?現在允許你開口說話。」

她看向我,同時我也看向她,這一剎那的眼神交匯,很明顯地讓她躲了開來,臉紅到蔓延到耳根的她,好像已經不願意和我對視了。

不過,這樣的躲避可不能掩蓋我的疑問,從始至終我可是竭力的配合她的行動啊,突然就說我身上的詛咒和必須跟隨之類的事……

——完全無法接受!

「是因為我製造出的蝴蝶嗎?」

「蝴蝶?誒、和那個完全沒有關係!」

不,以她的反應來看,肯定和蝴蝶有什麼關係吧,要不然她也根本沒有必要躲開我質問的視線,既然躲避了這個話題,那麼……

「誒、啊!你想要幹什麼?!」

米莉兒因為被我抓住了手顯得驚慌,而我則趁機重新把她按倒,因為按照剛剛她的情況來看,這樣做才能讓她變得慌亂。

沒錯,冷靜著的她可能不會給予我問題真正的答案,可是慌亂中的她可就不一定了…… 入冬之後,明顯縣城的人更多了,大家空閑的時間多了。或來縣城找臨工或是購置物品為來年做準備或是訪友,一派熱鬧景象。路邊擺攤的人更多了,泥人、木偶、粗布鞋、草鞋,各種小吃攤,零下十多度的溫度也沒有阻擋住人們逛街的熱度。

「曉婭兒,咱們去哪家飯莊?」張志誠背著背簍前面走著,看到這麼多人不忘停下等等曉婭。

「爹,秦鳳樓。」曉婭趕緊捂了一下頭上的帽子,小冬風早就順著帽子縫隙吹到了耳朵上,凍的曉婭不住的拉帽子。「爹,咱們之前和秦鳳樓打交道最多了,掌柜的公正,東家也和氣。」

「行,那咱們去秦鳳樓。」張志誠看看曉婭頭頂的帽子,繼續道「曉婭,一會咱們買點棉花和布匹回去吧,咱們再做幾頂帽子。曉婭,你跟緊啦,人太多了。」

「嗯」曉婭兒不時的拉帽子捂手。秦家掌柜的看到就是曉婭這個不知道手該怎麼放的樣子。

「張家二姑娘好呀,這是怎麼了?」秦掌柜的剛好送了一個客人出門看到曉婭兒他們往這邊走來,忙問道。

「秦伯伯好,風太大了,總是要把我的帽子吹跑。秦伯伯,這是我爹。」曉婭兒趕忙把帽子拉好,向秦掌柜的介紹張志誠。

「原來是張家兄弟,來來,趕緊進來暖和暖和。這一路上夠冷的吧?小路子,給這邊上熱水。」秦掌柜的一邊往裡讓曉婭他們,一遍招呼著夥計給端熱水過來。天還有點早,這個時候的客人還不多,大部分來酒樓吃早點的還是少。

「曉婭兒,你可有段時間沒來了,你哥哥他們怎麼沒有來?這自從上次送完菜,還沒見你們兄妹幾個呢。」秦掌柜的把曉婭他們引向了入門右手邊拐角的桌子邊坐下。

「這不我就來了嗎?嘻嘻。」曉婭笑嘻嘻的看看左右,「秦伯伯,咱們找個人少的地方?」

秦掌柜的看看曉婭,又看張志誠一臉緊張,知道這是有事,連忙帶人到了樓上的雅間。

「曉婭兒,這是有什麼事?」秦掌柜的帶人進了屋,互相坐下之後問道。

「秦伯伯,我給你帶好東西來了。」說著曉婭就讓張志誠把帶來的豆腐乾拿了出來,放在了桌子上。一共兩樣,五香和原味。秦掌柜的看著桌子上一片黑乎乎的一片白乎乎的問道,「這是?」

「香乾,秦伯伯您嘗嘗怎麼樣?」曉婭將五香乾跌給秦掌柜的。

秦掌柜的接過來之後,仔細端詳了一下,拿到鼻子下面嗅了嗅抬頭看了看曉婭兒和張志誠。看到曉婭也正在看著他,笑了笑「二姑娘費心思啦。」

「秦伯伯,您嘗嘗才知道是不是真的費心思了。」曉婭笑嘻嘻的請秦掌柜的品嘗。就著曉婭的話,秦掌柜的嘗了一小口,閉眼思索了一會,睜眼看到曉婭兒正睜大雙眼看著他,「豆腐做的,緊緻。」一下說中了關鍵。「張家兄弟,這次是專門為這個過來?」

「這,孩子他娘閑來沒事琢磨的,就想趁著農閑換幾個錢花。」張志誠邊說邊低頭。曉婭一看這麼談肯定是不成,趕緊接過來道「秦伯伯,您看我們這香乾口感如何?」

「不比肉差」秦掌柜的看看曉婭兒道。

「秦伯伯,您這個」曉婭說著對秦掌柜的豎起大拇指。

「只是,這東西就是這麼吃嗎?」秦掌柜的遲疑的問道。

「煎炸燉炒煮都可以,切成絲炒辣椒最是下飯了。」曉婭兒回答道。

「不知道二姑娘準備怎麼出售?」秦掌柜的問道。

「不瞞秦伯伯說,我們準備賣8文一斤。」

「這。」曉婭的話還沒說完,秦掌柜的就有些遲疑了。

「秦伯伯,說實話,8文錢也不貴,這個主要是一個新奇。」曉婭兒說道。

「二姑娘,雖然說這個東西不比肉差,可畢竟不是肉,這個銷量可就有限了。」秦掌柜的過了一會說道。

「嗯,確實是。秦伯伯,您也知道,我哥他們準備來年讀私塾,我家也沒有這麼多的人力,所以想把方子讓出來。」說道這曉婭停了下來。

「這麼說,二姑娘準備出售給我們秦鳳樓了?」秦掌柜的問道。

「這就看緣分了。」曉婭說著就把問題拋給了秦掌柜的。

「二姑娘,你們一路過來還沒吃早飯吧?不如先嘗嘗我們秦鳳樓的早餐?」秦掌柜的說道。

「那我們就打擾了。」曉婭兒笑著接受了。

秦掌柜的說著就下樓叫夥計上菜,只是下樓的時候順便把曉婭兒帶來的香乾帶了出去。

「曉婭兒,咱們來得時候不是吃飯了嗎?這怎麼能在飯莊吃飯呢,這太貴了。掌柜的這是要還是不要呢?」張志誠顯然很是緊張,也夾雜著擔心。

「爹,你別擔心,這邊要不要估計一會才能有結論。」曉婭覺得掌柜的應該是拿到後面給東家決定去了。酒樓的速度就是快,曉婭剛說完就有人敲門進來送菜兩熱一涼外加一大碗湯。熱菜是東北有名的亂燉和一個醋溜白菜,湯是西紅柿雞蛋湯一盤豬頭肉滿滿的四個盤子,主食是白萱萱的饅頭。雖然早上吃過飯了,但是看到這些菜,曉婭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雖然最近一段時間曉婭兒家日子過的是好了,但是白面饅頭也只是偶爾吃到。

「爹,你吃。」小二把門關上后,曉婭拿了兩個饅頭,一個遞給他爹一個自己拿著。

「曉婭兒,咱們帶的錢不夠吧?」顯然,張志誠出來的時候喬氏給裝了錢,但是不多。

「爹,你放心吃你的,一會咱們去布行看看東西,爹你想好買什麼了嗎?」曉婭說著夾了一筷子豬頭肉,鹵的豬頭肉很有嚼勁,配上宣乎乎的饅頭很是下飯。接著曉婭嘗了嘗這邊的亂燉,豆角茄子入口就化味道很是不錯。曉婭看張志誠不敢動筷子,還給他夾了一個饅頭。

「兩位吃的怎麼樣,飯菜可合口,讓夥計再上點不?」兩人吃差不多的時候,秦掌柜的回來了。

「謝謝秦伯伯的款待了,味道很好,不愧是大酒樓的。這些我們已經夠了,一會我和我爹去布行買點東西就回去了,秦伯伯您看?」曉婭大方的回答道。

「奧,這香乾,我們東家收了,不知道二姑娘什麼價格肯割愛?」秦掌柜的坐下說道。

「秦伯伯,您既然問了,肯定有價格了。我們在縣城這麼長時間,早就聽說秦伯伯最是公道,您說個價格吧。」曉婭兒問道。

「嗯,」秦掌柜的沉吟了一下說道「那我也不說那些虛的了,這東西確實是新奇,但是研究起來不難。嗯,我和東家商量了一下,20兩。你們看怎麼樣?」秦掌柜的看看曉婭他們。

曉婭和張志誠對視了一下,說道「公平公正」曉婭點頭道。說著曉婭就從荷包裡面拿出了昨天晚上四郎寫的方子遞給秦掌柜的「秦伯伯,這是方子您看看。有不明白的地方我給您解釋一下。」

秦掌柜的接過方子,讓賬房送了二十兩銀子上來給了曉婭他們之後才仔細看了看,對於細節的地方還問了一下,兩人說定明天曉婭還進城來,看看秦鳳樓的成品做的怎麼樣。 兩人被引至主位落座。

秦慕言掃了一眼堂下,京中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幾乎都來了。

他把玩著酒盞,聲音冷漠:「諸位隨意,不必顧忌本王。」

眾人皆是滿臉訕然,說是不必顧忌他,可這位爺,連皇上都要忌憚三分,哪裡真能不顧忌。

於是一時之間,廳中陷入了沉默,氣氛詭異至極。

就在這時,小天使二郎神忽然打破了沉寂,威武霸氣地一聲「汪——」!

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差點頂穿眾人的天靈蓋,嚇得魂飛魄散,就差奪命而逃了。

今日的壽星公上官楚明手一抖,打翻了酒盞。

上官雲曦捂嘴憋笑,撫了撫二郎神的腦袋。

「庶叔別怕,她是好孩子,只會咬壞人,不會咬好人的。」

此話一出,在場的某些「壞人」,身體下意識晃了晃!

上官楚明像是被這聲「庶叔」驚到了。

「……你?」

上官雲曦笑意更濃,三年前原主被送去外地,這位叔,和他那位夫人,功不可沒。

「庶叔,怎麼幾年沒見,認不出我來了?我是上官雲曦呀。」

全場一片死寂。

這些天,上官雲曦這個名字可謂如雷貫耳,萬萬想不到的是,名滿京城的第一醜女,原來生得這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