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的黑西裝有些不確定地說道,「他們應該是一大早就接了什麼任務走了,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2022 年 1 月 2 日

大神焱點點頭,「謝謝。」

回房間換上新衣服,還蠻滿意的,彈力背心很合身,外套現在雖然穿在身上還有些寬鬆顯大,但到了中午就會很合身了,褲子也是比較寬鬆的肥腿褲,腳踝處有鬆緊,靴子也十分舒適。

唯一有些不爽的是,禪院真希居然一聲不吭地跑路了,打斷了他告白的計劃。

而此時,正被某日念叨的禪院真希狠狠打了個噴嚏。

「怎麼了?真希?」熊貓有些疲憊地問道,「話說,我們明明剛出完任務回來,可以至少休息三天的,為什麼一大早就有被你拉着接了任務?」

「無路賽!」禪院真希扛着薙刀瞪了熊貓一眼,臉有些紅。

熊貓疑惑地捏著下巴問道,「你該不會是被那個一年級的囂張小子刺激到了吧,那種只有實力,卻一點沒禮貌的傢伙別管他。」

「不是!」禪院真希突然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樣激動地反駁,「才不是因為他!而且,其實那小子白天那樣是有原因的,昨天晚上他給我道歉的時候解釋了……」

劈了啪啦一通語速十分迅速的解釋后,禪院真希突然反應過來,自己剛剛那激動的樣子,簡直就跟維護男友的小女人一樣,臉刷的一下爆紅!

熊貓看着滿臉通紅的黑長直美女,臉上的笑容有些壞心眼,鬼鬼祟祟地對着狗卷棘說道,「棘,昨天真希絕對和那個傢伙發生了什麼哦,難不成乙骨已經是過去式,大神後輩才是真命天子?」

「鮭魚!」狗卷棘一臉嚴肅地認真點了點頭。

「我能聽到!」禪院真希紅著臉吼道,「給我閉嘴啦!死熊貓!」

「哦哦~」熊貓見狀更是起鬨,「少女漫畫一樣~害羞了,真希害羞了~」

「去死!」終於爆發的禪院真希用薙刀柄狠狠把熊貓打趴下,氣洶洶地紅著臉走了。摩柯神教,這個名稱,所有乾坤劍宗的弟子,並不陌生。

在宗門的介紹手冊中,有過一段關於摩柯神教的介紹。

據說,萬載之前,整個雪州大地,都是處在摩柯神教的黑暗陰影下。

那個時候,大地一片死寂,被邪魔統治,生靈哀嚎。

後來從中土神州降臨了無數人族強者,才將摩柯神教

《龍血神帝尊》第五百六十七章神通四境 「堡壘裏面那幾個能力者不早就已經被私底下處理了嗎?」黑痣罵罵咧咧地在一旁開口說着,他的臉上帶着很是不滿的神色。

不過罵了幾句以後,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很是淡然的在吃罐頭。

蓬宇安通過他們的對話大概的分析出來了一些東西。

能力者,顧名思義就是擁有着一些特殊能力的人,這群人在被堡壘之中的貴族發現過後,並沒有得到重用,反而直接被貴族給解決了。

「真是有趣,也不知道這群人究竟是個什麼情況。」

蓬宇安自顧自的說着,臉上閃過了一絲期待。

他倒是很想和能力者接觸一番,看看他們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而此刻堡壘之中也貼出了關於死亡遊戲的告示。

要求所有的倖存者在三天之內前往堡壘之中報道,還活着的人可以進入堡壘之中生存,進行下一次的戰鬥。

三天之內若是沒有主動登記信息,就算是遊戲失敗。

堡壘中的護衛,也會對這群明明還活着,卻未曾報道的人進行一場大清洗。

古小飛等人自然看到了這一則公告,臉色也變得極其的難看。

蓬宇安現在已經隨着挖寶隊進入了森林之中,完全不知曉這邊的情況。

偏偏遊戲規則要求他們在三天之內就要進行報道,若蓬宇安沒有及時報道,那可就完蛋了。

「小月姐,咱們接下來可怎麼辦呀?遊戲馬上就要進入下一輪了,我哥他還在外面替人幹活,很明顯現在沒辦法收到消息。」

古小飛的臉色很是難看,一想到哥哥有可能被大清洗,他的神色就極為的慌張。

小月緊緊的拽住衣角,她的臉上帶着糾結的神色,實際上,小月何嘗不清楚,這對於蓬宇安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危機。

「我相信他肯定有辦法。」

說到這裏小悅的聲音也逐漸放低,很明顯對自己所說的這一番話也不是很有信心。

對方現在在荒郊野嶺,能不能夠保住命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更不要說還要知曉堡壘中的情況了。

得到了消息以後的不少參賽者,都陸陸續續的去往了堡壘,他們要抓緊時間進入堡壘之中,過上奢華的生活。

以至於所謂的進入決賽卻不願報道的人,在大家眼裏看來都是不復存在的。

就當所有人都在陸陸續續報道的時候,蓬宇安的耳邊也響起了那個古怪的聲音。

【隨機任務一:三天之內前往堡壘進行報道。】

聽到這話蓬宇安微微一愣,沒想到這個遊戲居然已經進展到了決賽。

瞬間他的心情變得大好,既然如此,那他就可以帶着弟弟和小月一起進入堡壘生活了。

雖然現在有着李鐵牛為他提供給弟弟治療肺癆的葯,但是,他更希望弟弟能夠一勞永逸的恢復健康。

蓬宇安的心情變得很好,甚至忍不住坐在一旁哼起了歌。

王東東有些嫌棄的看了蓬宇安一眼,直接就開口呵斥蓬宇安。

「你這個賤民離我們遠點兒,別在這兒獃著,以你的身份,還想過來享受篝火。」

他很是不爽的怒罵着蓬宇安,恨不得能夠把蓬宇安驅逐出去。

其他的雇傭兵看了蓬宇安一眼也沒有說話,他們自然不希望蓬宇安和他們坐在一塊兒。

蓬宇安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直接轉身離開。

而此刻的第十放逐區卻並不太平。

李柱子好不容易拜師蓬宇安,沒想到一扭頭蓬宇安就已經離開了。

他的心情非常的低落,甚至有些自暴自棄的坐在蓬宇安的院子門口,默默的發着呆。

李柱子感覺最近自己的身體出了一些很不一樣的變化,所以想要問問蓬宇安知不知曉這是什麼情況。

他感覺最近自己一抬手,就能夠變出一團氣體,直接把別人沖開。

這種詭異的情況讓他覺得很是疑惑。

就在這時,一個男人從門口路過。

他看了一眼李柱子,眼底閃過了一絲好奇。

「你在這地方待着幹什麼?」

此人正是之前帶隊搜查工廠的朱玉傑。

朱玉傑不知道對方為何會守在蓬宇安的院子門口,但是他下意識的覺得此事有些不太正常。

「沒什麼沒什麼,我先回去了。」

李柱子很尷尬地站了起來,直接轉身就想跑。

他還沒有來得及離開,就被朱玉傑攔住了。

「站住。」

朱玉傑總感覺這傢伙看起來很是奇怪,所以不論如何都要搞清楚這貨是怎麼回事。

李柱子下意識的以為這人要傷害自己,他朝着前方猛的一推,只見一股氣體快速的打在了朱玉傑的身上。

朱玉傑一下沒站穩,摔倒在地,看上去非常的狼狽。

他有些意外的看了對方一眼,沒有想到這小傢伙竟然還挺有能耐的。

「你是能力者?」

朱玉傑臉上閃過一絲欣喜,真沒想到竟然讓他逮著了一個能力者。

聽見此話,李柱子的眼底閃過了一絲疑惑。

「你說的能力者是個什麼東西?」

看到對方如此愚蠢的模樣,朱玉傑嘿嘿一笑,開始循循善誘著要忽悠對方。

「你可不知道,你現在已經是一個非常厲害的強者了,接下來跟我去一個地方,我能夠給你詳細的解釋關於你的身份問題。」

說到了這裏,朱玉傑的眼底閃過一絲狡猾,實際上他的目的就是把對方騙到手。

這傢伙可是堡壘之中正在到處抓捕的能力者,要是自己能夠將李柱子帶回堡壘,接下來可就賺大發了。

他不僅能夠得到貴族的重用,甚至還能擁有一大堆的獎賞,這些東西對於他來說都是極其重要的。

李柱子也沒有過多的考慮對方是個好人還是壞人,聽到這傢伙能夠給自己解密,他立馬就興奮了起來直接選擇跟着他一塊兒行動。

「實在是太好了,真沒想到你能夠幫我解決這個疑惑。」

他再怎麼說也是一個長期被養在家中的金絲雀,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人心險惡。

這個單純的少年就這麼被弄進了堡壘之中,就連李鐵牛都不知道,自家兒子現在已經陷入了危險。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林漠,你不用再逞口舌之利了。

我就問你一句,敢不敢和我比一比醫術!」

自知口才之學,比不過林漠,瓜田傑士直接道明了來意。

搖了搖頭,林漠如同是看傻子一般的看着對方。

「這不是敢不敢的問題!

請問你不請自來,惡語欺人。

我憑什麼要和你比?憑你臉大嗎?」

「你……..」

一時氣節,瓜田傑士言語蔽塞。

「我就問你一句,到底敢不敢比,你個縮頭烏龜。」

「比個鎚子,就你這種質素教育的漏網之魚。

和你比試,降低我的身份。

吳玄送客!」

說完,林漠便不再理會對方,轉身往後院走去。

有這個時間和太阿磨合磨合不香嗎?

然而被怒火中燒的瓜田傑士,冷漠一笑。

「呵,就一廢物,也敢拒絕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