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超三人的奏摺都是商量著寫的,每本奏摺都從不同的角度寫了擴大水師的必要性。

2022 年 1 月 1 日

蘇超更是在奏摺里建議調撥一部分水師組建「大明帝國皇家海軍」,而且詳細的分析了組建皇家海軍的重要意義。

同時蘇超還在奏摺里對西方几個海上大國的情形進行了分析,預估了未來十幾二十年裏這些西方國家會對大明造成什麼樣的威脅。

戚繼光的奏摺走的就是實打實的風格,雖然沒有提出組建皇家海軍的建議,但是字裏行間都是在強調船堅炮利的作用,特別還列舉了西班牙和葡萄牙軍艦的規模,以及西方國家的行事風格等等。

而白老虎的奏摺卻是沒有着重提水師或者是海軍之事,只是將他這段時間跟蘇超在一起時看到的,聽到的,以及蘇超和戚繼光等人的言行向皇帝表述了一遍。

尤其他還特意跟嘉靖皇帝講了一些從海商那裏聽來的一些消息,比如西洋列國如今的海上力量等等。

雖然他還沒有見過一個海商,但是這並影響蘇超幫他編出這麼多的故事來。

同時白老虎也在奏摺中向嘉靖皇帝暗示了,這海上走私是阻擋不住的,還在奏摺中說了一些民間的諺語,比如:「禁越嚴而寇越盛,片板不許下海,艨艟巨艦反蔽江而來;寸貨不許入番,子女玉帛恆滿載而去。」

再例如:「海濱民眾,生理無路,兼以饑饉荐臻,窮民往往入海從盜,嘯集亡命」。

「大荒…..兩廣、漳州等郡不逞之徒,逃海為生者萬計」。

「沿海之人,往往私下諸番貿易香貨,因誘蠻夷為盜」。

「東南諸島夷多我逃人佐寇」。

當然,這些話都是蘇超幫着白老虎寫的,為的就是告訴嘉靖皇帝這堵不如輸,禁不如開。

要知道這大明禁海自明太祖朱元璋的時候就開始了,就算是到了嘉靖朝的時候,由於嘉靖嘗試過一次開海,結果朝中眾臣幾乎沒有不反對的。

最後雙方鬥爭的結果下來,嘉靖不但開海沒有開成,反而被逼着加強的禁海,這也就成了嘉靖朝倭寇橫行的原因之一。

其實大明之所以持續了一百多年的禁海政策,這也跟農民出身的朱元璋有關,這老哥兒的目光實在是太短淺了一些。

元末明初,日本封建諸侯割據.互相攻伐。在戰爭中失敗了的封建主,就組織武士、商人、浪人(即倭寇)到中國沿海地區進行武裝走私和搶掠騷擾。

對此,洪武年間,朱元璋為防沿海軍閥餘黨與海盜滋擾,下令實施自明朝開始的海禁政策。

早期海禁的主要對象是商業(商禁),禁止中國人赴海外經商,也限制外國商人到中國進行貿易(進貢除外)。

明永樂年間,雖然有鄭和下西洋的壯舉,但是放開的只是朝貢貿易,民間私人仍然不準出海。

而後隨着倭寇之患,海禁政策愈加嚴格,雖起到了自我保護的作用,但大大阻礙了中外交流發展。

隆慶(這哥們兒就是嘉靖的兒子)年間明政府調整政策,允許民間赴海外通商,史稱隆慶開關。

海禁的解除為中外貿易與交流打開了一個全新的局面。

傳統中國的海外貿易主要有兩種形式:一種是由王朝政府經營的朝貢貿易,一種是由民間私人經營的私人海外貿易。

朝貢貿易是指海外國家派遣使團到中國朝見王朝皇帝,「進貢」方物,中國王朝則予以官方接待,並根據「懷柔荒遠」、「薄來厚往」的原則,回贈進貢國以「賞賜」。

「賞賜」物品的總價值大於「進貢」物品總價值的數倍甚至數十倍。

「進貢」與「賞賜」之間有着物品交換關係,體現著國家間的經濟關係,更體現著國家間的政治關係,經濟關係服務於政治關係。

中國王朝國家多能積極經營朝貢貿易,確立有明確的政策,制定有完善的制度,設立有具體的經管部門。

由政府一手經管操辦,是朝貢貿易最為顯著的特點,帶有明顯的政治屬性,不是正常的外貿形態。

明初,沿襲唐、宋、元朝制度,繼續實行政府控制經管的朝貢貿易政策。

朝貢貿易導致不斷賠本,以致「庫藏為虛」,給明王朝帶來了越來越沉重的財政負擔。朱元璋認為明朝的根本在於農業,而農業的產值足以養活大明王朝。

而在朱元璋爭奪天下的時候,江浙一帶的海商,甚至當時居住在泉州一帶的外國商團曾經協助過張士誠、方國珍等人與之爭奪天下,使他對海上貿易產生了恐懼。

對於民間私人海外貿易和倭寇的猖獗,明太祖朱元璋確立了嚴厲禁止的政策,估計也是怕再有海商和外國的商團鼓動人造反,推翻他的大明王朝。

明朝建立不久之後卻發生了所謂胡惟庸「通倭叛國」的大案。這件大案的節點是胡惟庸暗中勾結倭寇妄圖推翻明政權自立為王。

雖然後世史家對此結論多有質疑,但當時倭寇作為一種威脅明朝的外部勢力卻是不容小覷的。

曾經進兵收復海南的大將廖永忠因此向朱元璋上言建議徹底消滅倭寇,加強海防。

洪武三年,明政府「罷太倉黃渡市舶司」。

洪武七年,明政府下令撤銷自唐朝以來就存在的,負責海外貿易的福建泉州、浙江明州、廣東廣州三市舶司,中國對外貿易遂告斷絕。

洪武十四年,朱元璋「以倭寇仍不稍斂足跡,又下令禁瀕海民私通海外諸國。」

自此,連與明朝素好的東南亞各國也不能來華進行貿易和文化交流了。

洪武二十三年,朱元璋再次發佈「禁外藩交通令」。

洪武二十七年,為徹底取締海外貿易,又一律禁止民間使用及買賣舶來的番香、番貨等。

洪武三十年,再次發佈命令,禁止中國人下海通番。

。忙活到了第二天早上,亨特還是沒有回來,現在謝元必須要按照他答應的到達波利斯站。

但是要說亨特死了……他認為不可能,因為他感覺不到,亨特的遊魂來到這裡。

二十年對精神和肉體的研究讓他在二十四歲時就已經是處於第五層的階段,這也是他能壓制黑暗者,和快速感應到變種怪的手段之一。

《諸天執行者:從看門狗開始》第97章一個新的啟程準備 此時此刻。

通天是越看老子越覺得,這老東西真不是個東西。

直接吐了老子一口。

元始惱著臉,騰一下站了出來。

「通天,你怎能如此對待大哥?」

接着。

「呸!」

通天又吐了元始一口,「元始天尊,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你!」

元始怒指通天,氣得渾身哆嗦。

「你再呸一下試試?」元始大喊。

通天直接跳了起來,大罵道,「我呸!就是呸你們這幫噁心至極的人!」

「好你個通天,竟如此不識好歹,今天吾元始非好好教訓你不可!」

說着,元始直接上前薅住通天的頭髮。

通天也毫不示弱,一把掐在元始的大腿上。

老子見狀,大喊起來:「都給本尊住手!」

通天元始根本不搭理,老子急了,上前準備拉架,卻直接被通天掐住脖子,「老東西,敢算計吾通天,今天非掐死你!」

就這樣,三清直接幹起來。

互相撕扯著,往日的威嚴蕩然無存。

通天一把掐住老子的脖子,一手直戳元始的鼻孔,在以一對二的局勢下,絲毫不落下風。

接引和准提,一看這三兄弟真的打起來了。

二人趕忙招呼玉虛宮的其餘人手,「燃燈!還愣著幹什麼?沒看見你師父和你師叔們打起來了!還不快上來拉架!」

燃燈這才回過神來,又招呼了手下的其餘弟子,全都進入到拉架的隊伍中來。

接引准提二人衝進去,一個抱着元始的腰身,一個抱着老子的腰身,燃燈和其餘眾人,則是抱着通天的腰身。

就這樣,三人被拉開。

但此刻,三人的形象,全都毀於一旦。

只見通天,頭髮被抓的蓬亂不堪,元始的鼻孔也好像被通天捅大了一圈。

老子同樣是衣衫不整,撕扯的破破爛爛。

接引心道:這三兄弟可真夠猛的,互撕起來,誰都不甘示弱啊。

通天氣憤不已,甩了甩額前擋住視線的幾縷頭髮,憤怒大喊道:「爾等給吾好好聽着!吾截教絕不入榜!」

「從今往後,吾通天與元始天尊,太清老子不再是兄弟!愛誰誰!」

丟下這番狠話,通天頭也不回的走了。

老子氣得心臟病都要犯了,指著玉虛宮的宮門,手指哆嗦的指著走出去的通天。

「不識好歹,不識好歹的東西!」

元始失魂落魄,一屁股癱坐在椅子上,悲嘆道,「三清這回事徹底解散了。」

接引准提看着三清鬧成這樣,心裏不禁閃過一抹竊喜。

三清一直是他們西方二兄弟的一道門檻。

主要是三清的實力太強,單獨拎出哪一尊,都不是好對付的,更不要說三清聯手起來,更是無人能及。

因此,這也是鴻鈞坐下眾多弟子,只能眼紅三清卻不敢和人家公然作對的一個重要原因。

解散了才好呢!

三清不和,未來他們西方二兄弟,才有更多的機會嶄露頭角。

接引彎下腰,撿起剛剛摔倒的一個金尊玉瓶,用袖口擦了擦灰塵,重新擺放好,緩緩道:「哎,要我說啊,你們三清分開也好,通天如此不懂事,日後也只會是你二人的拖油瓶!」

接引話音剛落地。

這時。

通天又怒氣沖沖的走了回來。

接引嚇得急忙躲在老子身後,畢竟通天現在像個瘋狗一樣,逮誰咬誰。

接引還以為,通天是聽到他的話,回來找他算賬的,誰料。

通天直接說了一句。

「瑪德!氣得勞資連坐騎都騎錯了!」

通天一邊解開拴在玉虛宮門外柱子上的奎牛,一邊踹了一腳剛剛騎走的老子的青牛。

轉身離去的時候,又沖着玉虛宮裏面吐了一口,「呸!」

這才擦著口水,騎着奎牛向著金鰲島駛去。

接引看着通天騎着奎牛離去,又站在玉虛宮門口,看了好一會兒,才放心下來。

通天走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