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淼面前,出現了扎之印記!

2021 年 12 月 29 日

魔一淡淡地看着北淼,彷彿帶着一絲不屑!

「鎧甲勇士?很厲害嗎?看我的,金瓜重鎚!」

魔一揮舞着手中的金瓜錘,猛地往北淼身上砸去!

而北淼已經完成狂瀑扎的施法,往金瓜錘飛去! 提起夏子悠月月一事。

三人的心情都不好,夏建林拿出白酒,道:「經緯,咱爺倆喝點。」

「好!」

嚴經緯端著夏建林倒滿的白酒,一口乾。

「經緯,雖然你和子悠暫時離婚,但我和建林,永遠是你的爸媽,你也永遠是我們的女婿,你要是想過來吃飯,提前告訴我一聲,我給你做好吃的!」黃麗梅抹了抹眼淚,開口道。

「嗯!」

嚴經緯點頭,道:「爸,媽,你們要遇到什麼事,儘管和我說,我會過來幫忙。」

「哎!」

這一頓飯,夏建林和嚴經緯兩人敞開了喝酒。

吃完飯,夏建林已經徹底醉了。

嚴經緯和黃麗梅打過招呼后,離開了法曼莊園。

「呼!」

原本,隨著歐陽安琪和寧菲菲去國外玩了這麼幾天,嚴經緯的心情放鬆了不少。

但現在,知道子悠帶著月月離開昆州市后。

他的心,彷彿被什麼給堵住了一般,難受異常。

現在,他想喝酒!

吃飯的時候才和夏建林喝了幾瓶白酒,但他還沒喝夠!

嚴經緯拿出手機,打開微信。

翻看了一遍好友,最終停留在歐陽安琪的頭像上,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停留在這。

「我想喝酒!」

嚴經緯給歐陽安琪發送了一條信息。

「你在哪,我馬上過來!」歐陽安琪幾乎秒回。

「我過來接你吧!」

嚴經緯回了一句。

歐陽安琪發給嚴經緯一條定位。

嚴經緯驅車前往,十多分鐘后,嚴經緯就到了歐陽安琪所住小區的門口。

而打扮得俏生生的歐陽安琪,已經在門口等候。

「寧菲菲寧茵茵姐妹兩呢?」

「她們今早就回京城了,菲菲要幫茵茵安排學校。」歐陽安琪說了句,坐上副駕駛,詢問道:「去哪喝?」

她沒問嚴經緯為什麼要喝酒,她只知道,既然嚴經緯想喝,那她就陪著他喝。

這時,嚴經緯手機響了起來。

「崔凱!」

「經緯……你離婚的事情,我聽說了,前幾天怕你難受,一直不敢聯繫你。」崔凱在電話那邊開口道:「現在,你好一些了吧?」

「呵呵,沒事的話出來喝酒,就學校附近的青春酒吧!」嚴經緯笑道。

「行!」

崔凱那邊很快答應。

掛了電話后,嚴經緯對歐陽安琪道:「我有朋友要過來一起喝,你不介意吧?」

「不會!」歐陽安琪搖頭。

接下來,嚴經緯開車前往昆州市第一中學。

青春酒吧!

這家酒吧已經開了快十五年了!

是很多昆州一中學生們的回憶。

當年嚴經緯上學的時候也經常光顧這裡。

「白叔,五件冰啤!」

坐下之後,嚴經緯直接喊了五件啤酒。

沒一會,崔凱來了,崔凱還帶來一個漂亮的女生,模樣很清秀,年齡和他差不多大。

「經緯,介紹一下,我新交的女朋友,任玲。」

「你們好!」

任玲大方的和嚴經緯和歐陽安琪打招呼。

嚴經緯也給他們介紹了歐陽安琪,雙方認識后,就一邊喝酒,一邊閑聊了起來。

大家都很自覺,沒有提嚴經緯離婚的傷心事,嚴經緯和崔凱聊得最多的,就是以前上學時候的事情,那個時候,崔凱家裡窮,但勤奮好學,每天最早到教室,最晚離開教室,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而嚴經緯呢,則是當時有名的嚴家大少,逃課之類的太正常,和嚴經緯認識之後,崔凱也時不時會跟著嚴經緯,殷小星等人出去玩。

「崔凱,你不知道,當時班主任都覺得我把你帶壞了。」回憶起這些事,嚴經緯不禁笑道。

「哈哈!」

崔凱哈哈一笑,道:「現在想想,那時候真好玩,殷小星學姐更厲害,天天打遊戲,每次都能考年級第一,太氣人了!」

「對了,殷小星學姐喜歡你一事,你應該知道了吧?」

「知道了!」嚴經緯哭笑不得。

「經緯,那個時候喜歡你的女生太多了。」崔凱笑道。

嗯?

這話讓歐陽安琪有些感興趣,不由問道:「嚴經緯學生時代這麼招女生喜歡?」

「當然!」

崔凱感慨道:「那個時候,經緯書箱里情書是最多的,他還嫌給他表白的女生不夠漂亮!」

嚴經緯聽后哭笑不得:「我記得當時我說的是她們都不如殷小星漂亮吧?」

「殷小星也是,她性格太倔強了,沒給你寫情書,不過她找機會給你表明心意,你都不知道。」崔凱感慨道:「那時候,我們還以為殷小星能把你這個嚴家大少拿下呢!」

「那時候,光顧著玩遊戲了,誰會想這些男女之事。」嚴經緯苦笑道。

「嚴經緯,若是那時候你成熟一些,會想男女之事,會 正在吃飯的江小川,看到了自己的母親楊月梅端著飯碗向著自己兩人走來。

「小川,今天你去看你姐姐了?她在那邊怎麼樣?」說完情緒有點低落。

江小川笑了笑說道:「娘,你也別擔心了。姐在那邊過的還可以。姐夫對他還是挺好的。」

楊月梅聽到女兒在那邊過的還可以,也就放下心來。「那就好。」

「你姐夫他身體怎麼樣了?」

江小川還是實話實說:「身體還是很差,不過暫時看的話問題不是很大。」

楊月梅也是一陣自責「都怪我…」

江小川沒有說什麼。

隨後幾人隨便說了幾句,她便回去了。

沒過多久,江小川就看到自己討厭的人來了。

只見江衛英和江衛軍端著飯碗走了過來。

故意很大聲的說道:「哎呀…這肉真香啊。你說是不是妹妹。」

江衛英也在旁邊附和著:「就是,某些白眼狼以前吃肉,還不是沾了他那死去的爹的光。」

江衛軍得意的說道:「是啊,現在咱們都有肉吃了,我看他還怎麼嘚瑟。」

江小川看著旁邊已經被說紅眼的江小河。

一股怒氣上來,「滾……別在這礙眼,癩蛤蟆趴腳面,噁心人。」

江衛英自從上次老二被他打了一次,有點害怕,沒有接話。

反而是被打的江衛軍腦子有點不正常。還來招惹他:「小兔崽子你說誰呢。有種你再說一次。」

江小川放下碗,站了起來。

江衛軍見對方的動作,立馬往後退了幾步。

想到上次自己居然被一個這麼小孩子給打了。他心裡一陣氣。

肯定是自己大意了。不然一個小孩怎麼可能會打的過自己。

正要要準備向前動手,只聽身後傳來一陣喝聲:「江衛軍,你要是不想吃飯,就把飯放下滾蛋。」

只見江定忠在身後指著他說道。

江衛軍看到對方縮了縮脖子。趕忙道:「江叔,我們就鬧著玩呢」

隨後彷彿想到什麼立馬說道:「江叔,這小子的自行車怎麼沒有上交,那也是鐵的啊。」

江定忠聽到他的話暗罵一句腦子有病:「自行車屬於工業品,不需要上交。難道融化自行車,再去生產自行車?那不是脫褲子放屁嗎?滾蛋…好好吃你的飯。」

江衛軍聞言帶著妹妹灰溜溜的跑了。

江小川看著對方離開的身影。決定下次去找秦老頭要點其他的葯。好好給他整治一下。

江定忠見對方走了,也不在逗留,對江小川點了頭,便離開了。他還要維持秩序呢。畢竟今天是第一天吃大鍋飯。

吃完飯。

兩人便回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