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里夫尼自貿區的成才,這片區域內電子產品、服裝、食品等商品種類的進出口關稅全免,再加上里夫尼已經越發聲名遠播優質營商環境,將會帶來再一次的投資熱潮。

2021 年 12 月 28 日

另一方面,憑藉維斯特洛體系對這片區域各個領域的強力滲透,西蒙對里夫尼乃至整個羅夫諾州的控制,並不會如同某些人期待的那樣越來越弱,反而只會更強。而且,當一座城市一座州郡都對一個國家的經濟產生至關重要的影響,幕後控制着的影響力,也只會越來越大。

至於其他資本,一方面,這世界還沒有哪一資本實力比現在的維斯特洛體系更強,另一方面,這邊的規矩已經被西蒙立下,其他資本進入,老老實實做自己的生意還罷,肯定能滿載而還,但如果想要政治軍事等其他方面伸手,那就只有鎩羽而歸一條路可走。

……

……

這樣貼得更近,伊芙隨意答著,忽略了妹妹說過模特過了20歲還沒能出頭就要迅速被淘汰的話語,反正,管她呢,她這個姐姐是管不了那個妹妹的,此時只是悄悄側了側腦袋,和男人頭髮觸了觸。

隨即又在男人吩咐下端起旁邊牛奶,送到他嘴邊。

這樣又忙碌了一會兒,西蒙關掉電腦,輕鬆攬起伊芙纖長高挑的身子,乾脆扛起來,向外走去。

第二天依舊早早起床。

今天也是這次烏克蘭行程的核心,里夫尼自貿區的成立儀式。

地點選在市中心的一處會議大廳,昨天就已經趕到的現任總統列昂·庫奇馬等一干基輔高層全部出席,西蒙並沒有露面,只是全程旁觀了這場在維斯特洛體系溝通下邀請了數十家世界頂級媒體參與的特別儀式。

除了庫奇馬等幾位高層的發言,重頭戲還有一次性與十六個趕往簽署協議的現場活動。

總體而言,這算是一次對烏克蘭的推介,當然,聰明的人很清楚,東歐國家自蘇聯解體后不斷地進行各種開放,甚至門戶大開導致一地雞毛,但經濟真正如同西方那樣騰飛的,至今還沒有一個,原因也是五花八門。

最近幾年迅速崛起的這座烏克蘭西北邊州,算是一個異數。

表面上是維斯特洛體系對這片區域不遺餘力地投資,因而也讓周邊諸如白俄羅斯、立陶宛、匈牙利、波蘭等國家紛紛與維斯特洛體系接觸,希望能夠如法炮製,但更深層次原因,卻非常複雜。

關鍵一點就是維斯特洛體系對這邊區域的強力控制。

這也是西蒙不會冒然去其他東歐國家地區進行投資的原因,畢竟羅夫諾州是持續了將近三年各種博弈才換來的此時局面,想要在其他地方獲得同樣的控制權,可能性很低。

上午的成立儀式后,下午又是一場盛大奠基。

汀科拜爾計劃在里夫尼建造自己的歐洲製造中心,其實此前就已經擁有了一家工廠,這次是將工廠擴展到類似於諾基亞的投資10億美元佔地50公頃的大型工廠園區。

計劃中,一旦這個項目落成,將會直接帶來5000個工作崗位。

間接的產業鏈促進難以估量。

這也肯定只是一個開始。

隨着里夫尼自貿區的成才,這片區域內電子產品、服裝、食品等商品種類的進出口關稅全免,再加上里夫尼已經越發聲名遠播優質營商環境,將會帶來再一次的投資熱潮。

另一方面,憑藉維斯特洛體系對這片區域各個領域的強力滲透,西蒙對里夫尼乃至整個羅夫諾州的控制,並不會如同某些人期待的那樣越來越弱,反而只會更強。而且,當一座城市一座州郡都對一個國家的經濟產生至關重要的影響,幕後控制着的影響力,也只會越來越大。

至於其他資本,一方面,這世界還沒有哪一資本實力比現在的維斯特洛體系更強,另一方面,這邊的規矩已經被西蒙立下,其他資本進入,老老實實做自己的生意還罷,肯定能滿載而還,但如果想要政治軍事等其他方面伸手,那就只有鎩羽而歸一條路可走。

…… 沒有再做停留,現在王遠的當務之急是熟悉一下環境,找一個落腳點。

順便想辦法解怎麼熬過這十天,並且十天裏自己也要去拾荒,收集一些能兌換的東西,以方便十天後兌換物資。

王遠走的腳步很輕快,因為王遠在公告欄上看到了離開這裏的方法。

或許對於別人來說,千難萬難全靠運氣,但是只要王遠想,現在就能離開。

公告欄上面寫的很清楚!

只要解鎖基因鎖,成為超能者,就可以申請離開拾荒星球。

只是從拾荒星球離開的超能者,必須進入聯邦軍隊,最低服役五年贖罪才能獲得自由。

至於現在是否離開,王遠自己也在糾結,還是站在這裏呆一段時間,熟悉一下技能面板和這個聯邦。

畢竟王遠現在知道的信息,僅僅來源於之前在戰艦上看了一天的基礎資料而已。

王遠漫無目的的走了一段距離,離開兌換站點越遠,周圍凌亂的垃圾也就許多,而且溫度也越低。

拾荒星球都算是被開採空了資源的宜居帶星球,只是因為聯邦的無度資源開採,生態系統基本失去平衡,雖然聯邦有技術和資源去修復這些星球的生態平衡,但是吃力不討好,乾脆就直接當成垃圾堆放的流放之地。

所以整個拾荒星球的十二個回收站點,是現在整個星球最宜居的十二個地點。

王遠正在思量著找個落腳點的事情,忽然心生警覺。

經過了黑洞空間里那些能量的洗禮,王遠不但身體素質得到提升,知覺感官也在不經意間得到提升。

側身!

呼~

旁邊一道黑影瞬間從王遠旁邊撲了過去。

黑影速度很快。

王遠愣了一下,定眼一看,一個小小的人影趴在前面的地上。

孩子?

王遠一陣錯愣,這個種地方怎麼會有孩子?流放之地不都是無期徒刑的普通人囚犯嗎?難道這孩子也是無期徒刑?!

「呀呀,這小傢伙還被他搶先了。」

這是被後傳來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王遠轉過身,只見一個蒼老的拾荒者,身上髒兮兮的,穿着一身滿是補丁的夾克。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王遠愣了一下,看了看還趴在地上的那個孩子,又看了看背後的老人拾荒者,好奇的開口。

「小夥子,新來的吧,今天好像是聯邦運輸艦過來的日子,不知不覺又一年過去咯。」老人看了看王遠,精氣神和這裏的拾荒者完全不一樣,而且身上臉上都是乾乾淨淨的。

「嗯,剛到。」王遠點了點頭。

看樣子這個老人好像還挺好說話的。

這個時候,地上的孩子爬了起來,緊張兮兮的看着王遠和那個老人拾荒者,警惕的後退著。

全身髒兮兮的,頭髮黏連在一塊,臉上也是黑漆漆的,但是一雙眼睛確是王遠從來沒見過的純凈。

王遠注意到,那個孩子手裏緊緊抓着一直巴掌大小的黑色甲蟲,

難道剛才這個孩子撲在地上就為了抓這個蟲子?

小孩子緊張兮兮的後退了一段距離之後,轉身飛快的跑了出去。

「唉,人老了,也心善了,擱在以前啊,我非得給她搶咯。」老人搖了搖頭,直接坐在邊上的大石頭上。

隨後老人看向王遠:「看你小小年紀就被丟到了這裏,犯了什麼事了?」

王遠搖了搖頭:「沒有犯事,稀里糊塗的就被丟過來了。」

「嘖嘖。。。得罪人了吧,你這看樣子也確實不像什麼惡人,那你可不好過了。」老人上下打量著王遠。

「為什麼?」王遠愣了愣問道。

老人咂了咂嘴:「這個地方,好人了活不下去。」

「啊?那你不是好人嗎?」王遠看着這個說話和和氣氣的老人說道。

「我?好人?」老人愣了一下,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我這一輩子,可沒和好人掛上什麼關係。」老人笑着說道:「我要是好人,也不至於在這個地方活了四十年,好人早就死了。」

「那你剛才不也沒搶那個孩子的東西嘛?」王遠說道。

老人搖了搖頭:「所以我說年紀大了,心也沒那麼狠了,其實我早就看到了那隻垃圾甲蟲了,而且也看到了那個小傢伙一直潛伏在那個垃圾洞裏,等著那些蟲子靠近,只是你從這裏走過來,再靠近就應該驚走那隻蟲子了,那個小傢伙才不得已冒險出手了。」

王遠愣了一下,這樣子嘛,自己想着落腳點的事情,還真沒注意到。

「話說,你們抓那個甲蟲幹嘛。」王遠想着那個小孩子手裏的黑色大甲蟲,看着老人好奇的問道。

「吃。」老人簡單明了的回答。

王遠一愣:「那玩意能吃?」

想着那個大蟲子的模樣,王遠怎麼感覺都不像是能吃的樣子。

「還挺好吃的,它們背後甲殼處,剝掉了有一塊嫩肉,營養價值味道很不錯,但是其他部位有毒性。」老人似乎在回味那個味道,咂著嘴說道。

頓了頓,老人繼續說道:「垃圾甲蟲,是這個星球剩下為數不多能吃的東西之一。」

王遠有些疑惑的看向不遠處那一道衝天而起燈光,那個回收站點所在。

「呵呵。。。」看着王遠的目光,老人笑了:「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別想着那個回收站點能兌換的物資,相信我能回收的物品,沒你想像的那麼好收集。」

「而且。。。」老人目光幽遠:「就算你收集到了,也不一定是你的,這裏可不是什麼好地方。」

「有人會搶嘛?」王遠問的,其實心裏王遠已經有了答案,一群罪犯聚集的地方,能友善到哪裏去才怪了。

「兌換站點的東西,基本被三大勢力的人把持着,自由拾荒者只能吃一些殘羹剩飯,而且你還得給他們上交一半。」老人看向了遠處的回收站點。

「自由拾荒者多嗎?」王遠好奇問的。

「呵呵。。。自由拾荒者不少,一半一半吧。」老人說道。

「那為什麼不去加入三大勢力?」王遠好奇問道。

「嘿嘿。。。」老人忽然古怪的笑了,目光怪異的看向王遠。

王遠被老人古怪的目光看的一陣難受。

就在王遠忍不住開口的時候。

老人開口說道:「你信不信,和你同一批來的,現在加入三大勢力的,不用兩天,就會跑出來一半以上。」

「為什麼?」王遠奇怪了。vita和楊過的戰鬥,在這天的正午之前就已落幕。

因為傷勢過重,單一的治癒特性需要很久才可以讓vita醒來,於是金巧和阿拉丁的十幾位成員,在梟王的授意下,帶着vita和阮青一起,趕往阿拉丁駐森之城的據點。

抵達據點后,金巧借用醫療器械的力量,將林鴻表面的皮外傷簡單處理之後,就開始着手五臟六腑的療愈。

進行療愈之前,金巧使用特性的輔助效果,給林鴻進行了深度麻醉和催眠,確保他能夠睡滿二十四個小時,讓身體得到……

《時間停止后》第二十九章搶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868章

封鎖了四大供奉戰死的消息,林天龍也放心了許多。

他現在最怕的就是,四大供奉的死會傳出去。

一旦傳出去,林家將四面受敵,後果不堪設想。

而且到時候,聖主肯定也會以林家失去利用價值為由,讓其他人取代林家的豪門地位。

林天龍嘆了口氣,問道:「書文呢?」

老管家:「小少爺最近好像轉性了,一直在公司裏面處理事情。」

「老爺,我看小少爺也長大了,也無需太過讓您操心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