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話,顏文濤也忍不住了:「公公真的不用太客氣了。」

2021 年 12 月 26 日

安公公擺了擺手:「不礙事的,兩位大人還是要照顧的。」說着,比了個請的動作,「皇上和眾將軍走遠了,兩位大人快跟上吧。」

顏文凱和顏文濤對視了一眼,然後一臉沉重的跟在安公公身後。

眾人不知道三人的對話,不過見安公公笑得那麼暢快,只覺得三人是老相識。

戶部尚書看向顏致高:「你兒子和侄子還認識安公公?」

顏致高一臉茫然:「不認識吧?」

孫常一臉不信:「不認識能和安公公聊得那麼起勁?安公公輕易不搭理人的。」

顏致高:「……也許是看在燁陽的面上?」

眾官員:「……」

燁陽?

這稱呼夠親近的。

顏文凱和顏文濤經過宮門的時候,看到魏奇,臉頰又忍不住抽了抽。

兩人抱拳行禮,顏文凱試探著問道:「大人您是?」

安公公搶先說道:「這位是禁衛軍統領,魏奇大人。」

聞言,顏文凱和顏文濤齊齊禁聲了,一臉麻木的去追人了。

安公公和魏奇相視一笑:「這兩小子挺好玩的,日後要『好好』關照。」楚凡只能看出秦虎有禍事上身,卻是看不來來自於什麼事情,或是來自於哪裏,畢竟所學有限。

如果許瀟凌在這裏,肯定能看出更多,楚凡不由的又想到許瀟凌那雙修長白皙的大腿,連連默默念叨:罪過,罪過。

楚凡決定把這一切都告訴秦虎,不過,在此之前,得先解決院子裏和底下書房的那些人。

……

《我是擺渡人》第031章許師讓我代他向大家問好 「我吃好了,先出去溜達溜達,消消食。」

「你慢慢吃。」

心裡惦記著王小米,林森趁著米萊還沒吃早餐,準備先溜出去瞧瞧。

「去吧去吧。」米萊有些不爽的擺了擺手。

狗男人,老娘喂你吃了飯,你也不知道回報一下。

米萊的情緒展現的非常明顯,林森自然很快就察覺到了,嘴角一勾,轉身出了餐廳。

不怕你鬧脾氣,就怕你沒情緒。

………

出了餐廳,順著剛才王小米走過的方向溜達過去。

老遠就看到王小米站在一個麵包車旁邊,好像在和別人一起卸什麼東西。

旁邊還站著馬場的工作人員。

再靠近一些,就看到王小米手中抱著一個袋子,袋子上面寫著某某狗糧之類的字眼。

這女人到是生猛,也不用旁人幫忙,直接將懷裡狗糧向肩上一甩,扛著就往一旁的倉庫跑。

幾番動作下來,可比市面上的那些娘炮男人強多了。

也不知道這麼生猛的女人,身體為什麼會那麼敏感。

「這是在幹嘛呢!」林森走到工作人員身邊問了一句。

「林先生好,這是寵物店送來的狗糧,是給馬場的那幾隻看門狗吃的。」好像知道林森和米萊關係不一般,工作人員表現的很是恭敬。

「給看門狗吃這個,它們還看的了門嗎?」林森有些疑惑的問道。

他可是知道,這種寵物糧吃多了,再狂野的狗,也會慢慢失去凶性,到時侯別說看門了,不被人拐跑就不錯了。

「您可說吧,不過這是米萊小姐的意思,我們也沒辦法。至於馬場安全方面,平日里都有保安值守,到也可以放心。」工作人員表現的非常健談。

「哦,這樣呀,我明白了。」林森回了一句,眼睛卻盯著從倉庫出來的王小米。

王小米此時也正好看到他。

一瞬間,令她羞恥的記憶湧入腦海。

捂臉回頭,王小米二話不說,就準備逃離現場。

「王小米,剛見到弟弟,不說一句就準備走了?有你這麼當姐姐的嗎?」

「你不知道我找你找的有多辛苦!」林森笑著一把將王小米的胳膊拽住。

「放開我,求你了。」

「姐姐弟弟的,當初我是開玩笑的,你不要當真好不好。」

「我活還沒幹完,被老闆看到,是要扣工資的。」王小米背對著林森,思路非常清晰。

她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離林森遠點。

之前沒見人的時候,她就已經老做夢了,時不時的就能夢到林森。

現在見到人了,她更怕了,生怕一個不小心,直接把自己搭到這所謂的弟弟身上。

而且,那次在山裡的經歷,到現在都讓她羞恥的不能自己。林森作為另一個當事人,她是非常不想面對的。

那次的經歷除了羞恥之外,就是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這種曖昧,已經超出普通朋友的界限了,這也是她無法面對林森的一個重要原因。

「幹活呀,那你干唄,我又沒攔著你。」

「不說其他,咋兩也是熟人見面。就算你不準備認我這個弟弟,我不還得認你這個姐姐么。那有姐姐幹活,弟弟站著的道理,我來幫你干。」林森放開王小米,從一旁的車上拽下兩袋狗糧,隨手提在手機,向一旁的倉庫走去。

「林先生,您放著,我來就好了。」工作人員湊到林森旁邊。

「不用不用,我自己來就好,正好剛吃了飯,消化消化。」

「可以呀王小米,你什麼時候認識這麼牛逼的人物了。」王小米的同事湊到她身邊,輕輕杵了她一下。

「什麼牛逼不牛逼的。」王小米愣愣的回了一句。

「那還不牛逼,看到剛才那人了么,以前咱們來,人家哪次不是趾高氣昂的。你再看這次,好傢夥,頭都要低到褲襠里去了。」

那人自顧自說著,渾然沒發現,王小米聽到褲襠兩個字時,臉色悄悄的變了變。

「不行,我得跟他說清楚。」王小米拉起一袋狗糧,追著林森進了倉庫。

一進去,就看到林森早已經將東西放好,準備出去了。

「你先等等,我有話跟你說。」王小米將肩上的狗糧放下,開口沖林森喊到。

林森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她。

「說吧!」

「等等!」王小米探頭探腦的看了看倉庫外面,眼見沒人靠近之後,一把將林森拉到倉庫的角落裡。

「我們都應該知道,那是一次意外,意外你懂吧,就是意料之外的事情。」王小米神色認真的和林森掰扯。

「嗯,以前懂,現在更懂了。」林森笑著說到。

「我跟你說正經的呢,你好好聽著。」王小米著急的說道。

「正經,誰不正經了,是我不正經嗎?」林森指了指自己。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不就是覺得看到我尷尬嗎?」

「就你尷尬,就你王小米要臉。」

「你不想想,我難道不是第一次碰到那種事,你就不想想,對我的衝擊有多大。」

「你到好,完事了,自己拍拍屁股走了。你在乎過我的感受嗎?」

王小米懵了,她沒想到林森一下子變得這麼暴躁,那個總是笑盈盈的弟弟不見了。

雖然生氣時也很帥,但是可怕也是真的。

「你到想躲開我呢,可是我忘不了!」

林森語氣中帶著瓊瑤男主特有的悲情,如果鼻孔能夠放大,腦袋再後仰一點,這戲就完美了。

饒是如此,震懾一個小小的王小米,已經足夠了。

此時的王小米,已經腦補出來無數大戲。

列如,林森和她分別之後,總是會想起之前那一幕。慢慢的腦海中對她的印象越來越深刻,到最後已經不能自拔。

對她更是情誼綿綿幾翻尋覓,偏生她是個無情的人,見面就準備逃跑,一點不顧及人家的感受。

這麼一想,王小米覺得自己好罪惡,好羞愧。

明明自己有很大責任,把別人害成這樣,卻不管不顧,這也太過分了,人怎麼能活成這個樣子。

刺耳的手機鈴聲響起,林森拿起來一看,正是米萊的電話。

「呼,我還有點事,先走了,你忙吧!」

「如果你還是不願意見我的話,那就別見了。你放心,我不會去主動找你,更不會打擾你的生活,祝你幸福。」林森撂下最後一句話,轉身離開倉庫。

獨留下一臉掙扎的王小米。

人怎麼能活成這個樣子,太無恥了。

走到外面,林森暗罵一句,轉手接起米萊的電話。

這算不算無縫銜接?

應該不算吧,畢竟從倉庫走出來,還是廢了點時間的。 進了一趟古代的南風館,暗中教訓了一下蕭燁陽的仇人,稻花覺得這次的經歷挺特別、挺刺激的,走起路來,步子都輕快了不少。

蕭燁陽無語的看着走走跳跳、悠哉悠哉看着街上燈景、一點也沒被南風館嚇到的稻花,心中鬱悶極了。

這傢伙腦子到底是怎麼長的?

為什麼什麼事到了她這裏,都不能以常理論之了?

若是別家小姐看到剛剛那一幕,大概怕是會羞死吧。

哪像這傢伙,還大搖大擺的在這裏逛街。

「哇,崇樓那邊開始放花燈了!」

稻花突然指著半空中升起的一盞盞孔明花燈叫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