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醫院,一間普通病房裡,躺著一個男人,正痛苦地呻吟著。

2021 年 12 月 24 日

男人正是朱經理。

紫筆文學 民國二十五年,這一年雖說糟心事不少,但還是有不少事足以振奮人心;其中有一件事就是合作抗日,趙坤的部隊也在加緊訓練,同時募兵也沒有停止,而且開始向其他縣招募兵源。

過年之前,趙府倒是來了幾個客人;雖然是突然登門,但知道這兩人的身份后,趙坤直接親自出府,將他們迎了進來。

「關家主,馬堂主,沒想到您們兩位前輩竟然親自來到我這了,請喝茶。」

趙坤伸手請了一下,這兩位到來,他已經拿出了最好的茶葉。

這兩人,在異人圈裏都是和他師父張靜清一個輩分的前輩;一個是東北出馬仙關家的家主,另一個則是天工堂的堂主。

「二位今日上門,可是有事和晚輩商議?」

趙坤輕聲問道,隨後他見到兩位前輩臉上閃過不好意思的神情,心中一動,便主動問話到

「兩位前輩可是殺了小鬼子?」

關家主和馬堂主聽到趙坤所聞,互視一眼后慢慢點了點頭。

雖然當日關家主接下了趙坤的刺殺懸賞,但真臨到頭了,讓他一個圈中前輩來晚輩這裏換取懸賞金錢,總歸有些難為情。

馬堂主是聽了別人的傳信后,自家天工堂打造法器的花費也不小,所幸下山殺了一些日本人,準備來趙家換些金錢,供天工堂開銷。

「太好了,在下自從發出這個刺殺懸賞后,一直無人上門;本來以為此事不了了之,在下都派人前往川蜀去尋唐門,兩位前輩倒是幫了在下一個大忙。」

趙坤面露喜色的說道,隨後大聲向屋外喊道

「老周,把我屋那個紅木箱拿來。」

隨後,周管家和另外一個下人,將趙坤所說的箱子搬了過來,放到桌上后兩個人又退了出去。

「兩位前輩,此次還多虧你們起了個好的代表作用,不然在下這刺殺懸賞就成了一個笑話;敢問二位手刃了幾個小鬼子,還請說個數目。」

關家主和馬堂主對視一眼后,先開口道:「東北出馬弟子這些時日總共手刃了三百三十二個鬼子兵,還有一個領事和三個日本商人。」

將近一個營的小鬼子,還有一個高官和三個商人!

不錯!趙坤聞言后嘴角上揚的笑道

說來這個日本領事和商人也是倒霉,以為軍隊佔領東北后,就會安然無憂;這四人帶着一些日本兵護衛就進山打獵,結果剛好撞到了仙家,然後通知他們出馬弟子,將這些日本人全殺了。

出馬弟子在東北這一塊可謂是天時地利在身,狐黃白柳灰這五位仙家的族裔遍佈東三省,出馬弟子甚至可以說在東北這地界便有千里眼和順風耳。

正是因為這般,他們才在極短的時間內,殺了這麼多鬼子兵。

「我不如關家主,只碰到了一隊征糧的鬼子隊伍,其中真鬼子只有五個,剩下的全是漢奸。」

馬堂主頗為遺憾的說道

趙坤連忙說道:「無妨馬前輩,漢奸也算,在下生平最討厭的就是漢奸。」

「不可,說好的鬼子就是鬼子!」馬堂主果斷搖頭拒絕道:「這幫漢奸都是隨手殺的垃圾,這要是還算錢,那我實在無顏再來找趙道長你了。」

「那,也好,就按照馬前輩的意思來…..不用不用,在下相信馬前輩不會騙我,這屍體就不用拿出來了,等會前輩隨便找個地方處理了吧。」

趙坤見到馬堂主拿出一個法器,準備在屋裏放出鬼子屍體讓趙坤清點一下;他當即擺手攔住了馬堂主,這大過年的在他屋裏擺五具屍體,太晦氣了。

隨後,趙坤按照兩人所說的人數計算了一下,從木箱中拿出一根小黃魚后,便將整個木箱推了過去,隨後笑道

「真是巧了,剛好多出一根小黃魚,兩位前輩數一下?」

關家主和馬堂主齊同搖頭道:「不必了,我們相信趙道長。」

那箱子打開后他們都看到了,都是金條;別說數目對不對,就算差了,在中國還有誰能因為殺了些鬼子,就給這麼多錢的,找不到第二個。

說起來關馬二人,心中還十分感謝趙坤,能以這種方式救濟一下他們。

天工堂還好,有一門手藝怎麼也不會餓著。

但是東北出馬弟子就有些難混了,這些年小鬼子發瘋了一樣在東北掠奪資源,甚至實行管制;要不是出馬弟子有一部分和仙家住在深山裏,怕是家底都要被日本兵給抄了。

殺日本鬼子,一是出氣,二是不得不殺;再不反擊,他們出馬弟子就要被逼的滅門了。

臨走前,關家主還告訴了趙坤一個消息

「趙道長,家中供奉的仙家有一個發現,最近有不少鬼子兵集結向南邊趕去了;不過他們出了東北后,仙家們便不好打探。」

趙坤聞言后思索了一會,隨後對關家主抱拳道:「多謝前輩,這個消息十分有用。」

等兩人離開后,趙坤立刻寫信,準備將此事告知宋專員;以他的身份來提醒南京政府,應當會引起一些重視。

「還不夠…」

趙坤寫完信后想到,南京政府這尿性,連他的軍服都能剋扣;遇上這檔子事,遮遮捂捂再正常不過了。

「老周!」

趙坤將周管事喊來,隨後吩咐道:「把這封信抄一遍,隨後派人送往各地的報社,讓他們登報;如果有不願意的,就權當花錢買廣告了!」

「這樣應當能提起國人的警戒了。」

趙坤這般想到,也就是糧行的生意發展的太慢了,而且南北通路不安全;不然他早和北邊勾搭上了,也能更早一步壯大其他武裝勢力。

「信送出去后,今年過年,你多看守一下趙府。」

趙坤拍了拍周管家的肩膀,便轉身向外走去;周管家心生疑惑,便抬頭問道

「老爺,您去哪裏?」

「今年過年,老爺我去龍虎山上過;家中之事,你來處理,讓趙雄管好軍中的事,告訴他,敢出點亂子,別怪我收拾他!」

和周管家叮囑完,趙坤便騎了一匹馬,直奔龍虎山。

在趙宅居住,雖然過的舒服,有下人伺候;但趙坤總感覺少點什麼,心中不自在。

趙坤騎馬時,在心中想到『好久沒吃二師兄包的餃子了…』柳思慧被氣得不輕,察覺到周圍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越發惱羞成怒了。

自己居然在京城被兩個小孩子羞辱了,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什麼玩意,給我等著。」

說完便怒氣沖沖地離開了宿舍。

林暖暖追了出去,陸橙熙依舊不緊不慢地收拾自己的東西。

「小語,我們去吃飯吧

《被迫綁定戀愛系統后》第315章總不能看着別人侮辱我女朋友吧 第3254章

慕安安換了姿勢,跟姚琴面對面的站著,雙手交叉於胸,「宋景和的女朋友是小九,姚琴女士,你知道嗎?」

「知道又怎樣,不知道又怎樣,與我什麼關係!」

一提到小九,姚琴臉是直接黑了下來。

眼神里那種憎恨感,是怎麼都揮之不去的,「龍配龍鳳配鳳,山雞配野雞,宋景和跟那個呱噪的丫頭倒也般配。」

「您的意思是說,您是山雞還是宋博延是野雞?」慕安安反問。

姚琴瞪了過去,「七少夫人,這就是你的涵養嗎?」

「姚琴女士我得提醒你,小九是我宗政家的公主,你覺得宗政家出來的是龍還是鳳,你比得上,你有資格評判,嗯?」

慕安安質問的時,上前一步,氣勢上就很壓人。

姚琴下意識往後退。

「姚琴女士,我知道你不知道小九,我也……挺討厭你的,不對,是非常厭惡您這樣的人。」

「七少夫人,你過來就是為了羞辱我?」

「我只是想弄一個假設,如果宋停跟小九私奔了,你會如何呢?」

「不可能!」姚琴很激動的反駁,「就算我死,宋停也不可能跟那個野丫頭……」

『嘭』!

姚琴話剛說完,慕安安便一腳踹了旁邊的垃圾桶發出巨大的聲響。

「姚琴女士,我最後說一遍,小九是宗政家的公主,你若是在說一句她的不是,我會讓你知道,宗政家的人有多不好惹,試試嗎?」

「是想讓你,或者宋博延,或者是宋停,一起試試?」

這話威脅感絕對,姚琴本來挺激動的,可是面對這樣的慕安安,一下子沒了脾氣。

她將視線移到另一邊,「七少夫人,我並不明白,你跑過來跟我到底談什麼?」

「如果是宋停……宋停和她的事,那麼我可以很肯定告訴你,宋停不喜歡她,宋停有未婚妻,馬上要訂婚了,如果是為了她來,那麼請七少夫人勸說她,放棄宋停,不要糾纏。」

「這麼肯定說這些話的時候,你了解過你兒子嗎?」

「我的兒子我自然了解,他不會喜歡她!」

「我覺得宋停挺可悲的。」慕安安冷笑,「父親是個傀儡,媽媽是個瘋子。」

「七少夫人,你不要太過分!」

「我只是在提醒你,如果你把宋停當成傀儡,那麼以宋停的性格有一天會為了更值得的東西拋棄你,但是如果你愛這個兒子,只是因為偏激而不知道如何去愛他,就請你趁早清醒,宋停,需要的是小九。」

慕安安話到此,已經懶得跟姚琴多說什麼,轉身便走。

姚琴卻反應巨大的沖著她背影喊了一句,「他不喜歡宗政酒,只要我姚琴在,只要我在,他宋停這輩子都別想跟宗政酒有任何瓜葛,如果有,我會立馬死在宋停面前,我會死在他們的面前,我會以我的命來告訴宋停,這輩子他都別想跟宗政酒有任何聯繫!」

「這輩子都別想!」

姚琴偏執的喊著,眼神特別瘋狂。

慕安安眉頭皺緊,腳步沒有停止朝餐廳方向走去。

而姚琴因為太激動的喊話,導致一口氣上不來,堵在心臟的位子,她手撐在牆壁上,捂著心臟劇烈的咳嗽著,才將這氣咳出來。

因為咳嗽緣故導致眼睛通紅,卻更顯瘋狂,「我不會讓他們在一起,不會讓他們有任何瓜葛,絕對不會,宗政酒絕對不能害了我的宋停,絕對!」

「絕對不會!」

「死也不會!」 寒假如約而至,英子的旅行計劃,也得到了宋倩的同意。

實在是姑娘太爭氣,雖然依舊是年紀第二,卻比上一次的成績提升了老大一節。

如此成績,自然讓宋倩歡喜不已。

這心情好了,旅個游而已,小意思。

得到宋倩的許可,喜不自勝的英子將這消息迫不及待的散發出去。

一向愛玩的方一凡聽到之後,那叫一個抓心撓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