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羅躍鋒,也瞪大眼睛望着陳寧,很不錯把眼珠子都突出來,看清楚眼前這一幕是不是真的?

2021 年 12 月 21 日

宋娉婷俏臉的擔憂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深深的驚喜,她不敢置信的望着陳寧,驚喜的問:「陳寧,晴晴小姐真的來了。」

陳寧微笑的說:「我說了,你想聽她彈奏,我就把她叫來,彈給你聽。」

一句話,宋娉婷笑靨如花,美眸里充滿了感動跟柔情。

很快,不但晴晴小姐來了。

就連帝豪酒店的老總趙萬豪,也出現了。

趙萬豪帶着一幫手下,陪着晴晴小姐進來。

晴晴小姐抵達現場,第一句話就是:「請問哪位是陳先生?」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陳寧身上,陳寧平靜的道:「我是陳寧!」

素來典雅高貴著稱的晴晴小姐,如同粉絲見到偶像般,異常激動。

她快步過來,一邊恭敬的彎腰,一邊伸手,激動的說:「陳先生,見到你真是太榮幸了。」

陳寧處之若泰的跟晴晴握了握手,淡淡的道:「晴晴小姐你過譽了。」

陳寧介紹道:「這位是我妻子,她叫宋娉婷,是你的粉絲,她很想聽一次你的現場演奏。」

晴晴小姐笑着跟宋娉婷握手,說道:「這簡單,我這次就是專門過來給陳先生你們夫婦演奏的。」

趙萬豪也對陳寧恭維的道:「陳先生,我叫趙萬豪,是這家酒店的老總,您有什麼儘管吩咐。」

原來趙萬豪跟晴晴兩個,都知曉了陳寧的真正身份。

市尊剛才還親自打電話給趙萬豪,一定要伺候好陳寧,不得出任何差池,並且要對陳寧的身份絕對保密。

陳寧淡淡的說:「安排好鋼琴,讓晴晴小姐演奏吧。」

趙萬豪異常巴結的說:「是是是,我這就去辦。」

很快,鋼琴跟現場都佈置好了,晴晴小姐坐在白色鋼琴前,親自給宋娉婷演奏。

她一口氣演奏了《月光曲》、《夢中的婚禮》、《致愛麗絲》等幾首宋娉婷最喜歡的鋼琴前,讓宋娉婷受寵若驚,滿臉幸福跟激動。

幾首曲子彈完,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不過有幾個人全程臉色難看,那就是羅躍鋒跟張俊一伙人。

甚至,張俊這會兒已經準備偷偷溜走。

不過,他剛剛想要溜走,卻被陳寧開口喊住:「張俊,你輸了。還沒有兌現諾言,你就想走了?」

現場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張俊身上,大家都想起來了,張俊輸了。

按照賭約,張俊要喝掉桌面上那杯黑暗酒水,還要從這裏滾出去。

張俊硬著頭皮說:「陳寧,我跟你鬧着玩的,你該不會是當真了吧?」

陳寧冷冷的說:「我當真了!」

張俊色厲內荏的說:「我就不喝,你他媽的能奈我何?」

現場的人沒想到張俊竟然願賭不服輸,都紛紛搖頭,鄙視張俊為人。

陳寧冷漠的吩咐身邊的趙萬豪:「他不願自己喝,你幫幫他!」

趙萬豪畢恭畢敬的是說:「是,陳先生。」

他說完,就吩咐身邊的幾個手下:「動手!」

幾個保鏢,如狼似虎,一擁而上,直接扇了張俊幾個響亮的耳光,把張俊按到在地。

接着,當着所有人的面,硬生生的把那杯黑暗酒水,灌給張俊喝了。

最後,幾個保鏢如同拖死狗般,把張俊拖出去,扔大街上。

張俊的下場,可以說是咎由自取。

不過大家望向陳寧的目光,卻跟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就連羅躍鋒,也驚疑不定的猜測,陳寧到底什麼來頭?

千千看得他的嗓子開始發燙,喉嚨都乾涸了起來。

「混蛋,你在瞄什麼?你快把我的穴道解了,不準看我。」雲若月見楚玄辰在打量自己,她的小臉又紅透了,她羞憤的盯著他。

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她早就把他殺了千萬遍。

「你實在不聽話,所以本王只能點了你的穴道,如果你再罵本王一句,本王立馬點了你的啞穴,讓你說不了話。」楚玄辰道。

「你,你怎麼這麼無恥?你點我的穴道,你到底想幹什麼?」雲若月氣惱的瞪著楚玄辰,她現在成了

《雲若月楚玄辰》第372章點了穴道 不管他是什麼人,是不法分子也好,不是也罷,之前他要是真想對其他人不利,他們可能根本沒有還手的機會。

「快救人!」鄭筱楓喊了一聲,三個人連忙朝着樓下跑了過去。

三個人一路狂奔來到了廢墟這邊,面對堆積成山的磚石瓦礫,徒手就開始翻了起來。可是他們翻來翻去,找來找去,卻怎麼也找不到白千羽的身影,只有偶爾翻出來個沒死透的怪物,但也已經沒什麼戰鬥力了,被鄭筱楓輕鬆就解決掉了。

「他該不會是死了?」劉不帥問。

「就算是死了,也會有個屍體啊!」鄭筱楓說着,忍不住想抽自己巴掌,大家一個接一個地消失,他卻只能眼睜睜地看着而無能為力,心中的愧疚、打擊可想而知。

「無論如何也要把他找到!」鄭筱楓自言自語道,三個人繼續賣力地翻找著每一塊殘磚碎瓦,可是心卻變得越來越涼了,他總不會是被炸成灰了吧?

最後,直到他們累到脫力,也沒能發現白千羽。

「他……至少救過我們三次。」程如雪道。

劉不帥嘆了口氣說:「現在已經不僅僅是知恩圖報的問題了,沒有他,我們恐怕離不開這兒了。」

鄭筱楓默默地閉上了眼睛,劉不帥這麼說雖然略有些只顧自己生死的嫌疑,但事實也的確如此,鄭筱楓也知道他現在其實是不在乎自己生死的,他只是在為了鄭筱楓和程如雪考慮。鄭筱楓嘆了口氣只好道:「繼續找,就算他真的死了,也得把他的弩箭找到。」

三個人繼續翻找起來,鄭筱楓不禁一陣惆悵,大叔不在了,白千羽也不在了,自己一下子變成了剩下的人里唯一的強戰鬥力了。他暗自想道:無論如何,就算自己死了,也要把程如雪和劉不帥活着帶出去,不然,似乎對不起死去的人。

其實,在這樣生死攸關的時候,人們自顧不暇,只要顧好自己就好,這本也沒什麼錯,也就只有鄭筱楓這樣的人還會覺得自己對別人還負有責任。

好人,往往看起來都像是傻逼。

劉不帥望着這一片殘破的景象,鼻子忽然間一酸,居然哭了出來,雙腿不自覺地跪在了地上。

「對不起……對不起……」只聽他不斷抽泣著,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

鄭筱楓一愣神,趕緊去扶他,可是他搖著頭,似乎不願意起來。

「你怎麼了?哭什麼?」鄭筱楓問他。

「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劉不帥雙眼紅腫,看得出來他的精神狀態已經非常不好了,「如果不是我,大叔不會死,白千羽不會死,陳妍也不會死!是我害了他們!是我害了他們啊!」

鄭筱楓「嘖」了一聲,緊忙安慰他:「你別這麼想,人各有命,遇到這些不可思議的事,誰也沒有辦法。」

可是劉不帥已經聽不進去了,他的眼淚越流越重,最終嚎啕大哭了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我要讓她自己一個人離開!為什麼我要喊那一聲!這是為什麼?為什麼啊?!」劉不帥死死地抓着鄭筱楓的衣領,渾身都在顫抖,「你殺了我吧!我不想活了!我求你了……」

劉不帥崩潰了,鄭筱楓看着他的樣子,自己的眼眶也忍不住濕潤了起來。他堅信,這不是劉不帥的錯,錯的是這場災難,是那些怪物。劉不帥只是個普通人,失去的卻是他遠遠不能承受的。

「你別這樣。」鄭筱楓抓緊了他的肩膀,堅定地說道,「你不能死,我們都不能死,死在這裏的每一個人,他們不是為了讓我們留在這裏哭的,他們是想讓我們活着走出去。所以,我們都要活着走出去,我們三個人,你明白嗎?」

「我不明白……」劉不帥的哭聲越來越小,哭得連力氣都沒了,他整個人好像虛脫了,說話都快聽不清了,「求你了……我真的不想活了……」他生無可戀地道。

「你振作點!」鄭筱楓怒了,他猛地起身,隨手抄起來一塊磚頭,狠狠地朝着一隻怪物的屍體就砸了過去。鄭筱楓厲聲道:「你看看它!它死得慘不慘?!我們已經給陳妍報仇了!我要是陳妍,在天上看見你現在這副樣子,我連死都閉不上眼睛!你以為死是解脫?你就不想為了她好好地活下去嗎?!你死了,每一個死了的人都解脫不了!還有我!」

鄭筱楓一番話說下來,劉不帥直接就被震住了,一時間竟停止了流淚。良久,他強忍住啜泣,望着鄭筱楓,過了數秒,竟一點點主動地支撐起了自己的身體。

「不用你說。」鄭筱楓沒等劉不帥開口,直接道,「想明白了,就接着幹活,沒必要再浪費時間了。」

說着,鄭筱楓直接轉過了身,彎下腰繼續奮力地翻找起來,劉不帥緩了一會兒,擦了擦眼淚,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走到了鄭筱楓身邊,終於開始幫他搬動起那些石塊來。

鄭筱楓心裏釋懷地鬆了口氣,這時略遠處的程如雪忽然快步跑了過來,對兩人道:「你們快過來看,有發現。」

鄭筱楓聽了,瞬間精神了一下,心想,難道她找到白千羽了?

程如雪沒說,兩個人趕緊跟着程如雪跑了過去,可是到了那邊,卻並沒有看到白千羽的身影,只是見在那片廢墟的深處,似乎隱藏着一個巨大的洞。

那洞一直向地下延伸,似乎通到更遠的地方去了,看來是房子倒塌的時候,把這個通道砸了出來。洞口處的石塊十分整齊,一看就是人工開鑿出來的。

「這……這裏怎麼會有個洞?」鄭筱楓問。

程如雪搖了搖頭,表示猜不出來,只是推測道:「壓在房子下面,難道是個地窖?」

另兩人沒有發表意見,程如雪又問:「你們說,我們一直都找不到他,他會不會是到這裏面去了?」

鄭筱楓看着那洞,黑漆漆的,道:「我覺得不是沒有可能。」

「白千羽!」鄭筱楓試着喊了一聲,卻並沒有回應,又等了好幾秒,依舊如此。

「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程如雪又問。三個人互相看了看,鄭筱楓便道:「找不到的話,只好進去試一試了。」

劉不帥也點了點頭表示同意,三個人統一了意見,鄭筱楓便打頭走了下去。

剛下去沒多遠,程如雪就忍不住說了一句:「好黑啊。」三個人沒有火源,這裏面實在是有些看不清,一時間大家也不太敢往深走了。

「喂!有人嗎?」鄭筱楓只得再次嘗試喊了兩聲,「白千羽!」

還是沒有回應,鄭筱楓忍不住就想撓頭,這時劉不帥好像忽然想到了什麼,走到了一邊的石牆旁開始摸索起來。

「你在幹什麼?」鄭筱楓問。劉不帥摸了一會,似乎有所發現,有些急迫地招呼兩人道:「你們過來看。」

鄭筱楓和程如雪走了過來,劉不帥指了指牆上,兩個人一看,發現那裏居然有一盞燈。

兩個人一臉驚奇地看向了劉不帥,劉不帥道:「這是長明燈,裏面還有燈油。」

「長明燈?這名字好熟悉啊。」程如雪說。

劉不帥道:「估計你是在盜墓小說里看過吧,這種燈,一般是古墓里才有。」

鄭筱楓和程如雪聽了這話,更加驚奇了,鄭筱楓問:「你的意思是,這裏是一座古墓?!」

「一開始我還不確定,但現在基本是了。」劉不帥此刻已經勉強調整好了心態,冷靜地說道,「你們也知道我的專業,對墓什麼的會敏感一些,剛才一進來的時候,我就覺得這裏和以前見過的一些墓道很像,就懷疑這裏會不會是一座墓。正好你們提到照明的事,我就想到牆上可能會有長明燈,一找果然就找到了。」

鄭筱楓聽明白了,但想了想又道:「那這就更奇怪了,為什麼有人要把墓修在房子下面?不覺得晦氣嗎?還是說,某朝某代或者某個民族有這樣的風俗?」

劉不帥面露難色,說:「這個不好說,我還沒到一眼就能看出古墓來歷的程度。」

「或許是先有的古墓,後來修房子的人不知道?」程如雪推測道。

「嗯,也有可能。」鄭筱楓點了點頭,說,「可是現在主要問題是我們沒有火,有燈也沒用啊。」

劉不帥「嘖」了一聲,摸了摸下巴,又開始摸索起來,過了一會兒,就聽他說了一句「有門」,原來在那長明燈的不遠處還有一塊凸起的石磚。

「這是機關?」程如雪好奇地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