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喲,你是有多離不開程兄弟呀?

2021 年 12 月 21 日

二人換了身衣服,帶了幾十名力士,雄赳赳氣昂昂的往程府趕去。

程陽好不容易送走了袁買,正要趁著午飯前的閑暇時光,與清河、鄒夫人玩一些常日的小遊戲,誰知,府門外突然傳來一陣逛嘰逛嘰的腳步聲。

緊接着,曹操大搖大擺的闖了進來。

「女婿呀,女婿,岳父大人看你來啦!」

程陽頓時一陣氣苦,脫口罵道:「阿瞞,草泥馬,讓不讓人活了?」

清河公主聽了,即刻變了臉,扯著程陽的耳朵,咬牙怒道:「你罵誰呢?你再罵一遍!」

程陽捂著耳朵,一陣哀嚎,「疼疼疼,輕點。老婆呀,我罵你爹呢,又沒罵你,你着什麼急呀?」

清河要被他給氣死了,手上扯得更加用力,「你敢罵我爹,看我不告你的狀,讓我爹打你的板子!」

隨後,這小丫頭穿上程陽的衣服,當真跑到外面,沖着曹操叫道:「爹,程陽罵你呢!」

嗯?

好傢夥,你個狗東西,膽兒肥了呀!

敢當着我女兒的面罵我曹某人?

今天,不好好收拾收拾你,我這岳父大人還真就白當了!

不過,當他看清自己女兒穿的是程陽的衣服時,立馬就明白了。

這對新婚小兒女,大白天的就衣衫不整,全都窩在房間里,怕是正在……

就不能等到天黑?

曹操急忙脫下長袍,披在女兒身上,一邊笑呵呵的拍着她的肩膀,一邊故作生氣的問道:「乖女兒,他都罵我些什麼呀?」

清河一臉悲憤,大聲嚷道:「他說,他草泥馬……」

「滾!」

唉,生了個傻女兒,不僅一點禮儀都不懂,還什麼話都往外說。

你們床幃之間的那些污言穢語,是用來增加情調的,能算罵人嗎?

曹操長嘆一聲,對清河諄諄教育道:「女兒呀,小程沒有罵人,他說的那些是,促進夫妻感情的好聽話。」

「不是,爹!」

清河急了,臉色漲的通紅,「他真罵你呢!他真的說,要草泥……」

「算了算了,為父知道了。」

看來,平時是太寵溺她了,以至於這小丫頭沒個輕重大小,說話也不分場合。

還好不算完,把他們全都搬到曹府,等有機會,讓卞夫人好好的教教她吧。

「你去,把小程叫起來,跟我一起回曹府去住。」

【搬到曹府?我湊,阿瞞,你不會玩真的吧?】

【我特么在自己家,天管不着地管不著,每天過着神仙一樣的日子,搬到你曹府做什麼?】

【做牛做馬呀?】

一想到這裏,程陽再也顧不得其他,隨手抄起一件衣服,裹住身子就跑到了屋外。

「主公,不用了!我們在自己家住的挺好的,不用那麼麻煩。」

「好什麼呀?不好,我爹說了,讓咱們回曹府,就要去。在這裏,你天天欺負我。」

程陽一臉茫然,急忙解釋道:「我哪欺負你了?祖奶奶,當着岳父大人的面,你可不要亂說!」

「就有就有!」

清河揮舞著小拳頭,在程陽肩膀上打來打去,「我就要回家,你也得去。你說過要永遠愛我,永遠疼我的!」

程陽尷尬極了,只得低聲勸道:「不要鬧,乖乖的,一會兒咱們到屋裏好好說。」

曹操見狀,欣慰的笑了笑。

看來,這小子對自己的寶貝女兒果真不錯。

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真是個好女婿呀!

這樣的人,讓他住在外面,確實不放心。

今天只是袁買來訪,說不定,明天就是呂布,後天就是孫權。

萬一哪一天,他被人給拐跑了,自己哭都沒地兒去哭。

「小程呀,穿好衣服,跟我一起回曹府。」

撂下這麼一句話,曹操隨之一揮手,院外幾十名苦力瞬間涌了進來,開始熱火朝天的搬起了家。 ,

第895章

梅玉貞面色微驚,但問完之後,當場就明白過來了。

「呵呵,霞霞,你說的是小宋吧?這小夥子,看起來還不錯。你們倆是不是有感情了?」

「啊?哪有啊乾媽,你別亂說呀,我才不和他有感情呢」王霞臉更紅了。

芳心,是羞澀的。

跳的,還有點快。

「呵呵。說說看,他什麼情況,乾媽替你參考參考。」

「哎呀,乾媽,我們之間沒那回事啊?再說了,你說過啦,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呀」

「話是我說的,但人與人情況不同。這小宋,到底怎麼個情況?」

「他呀,以前吧」

「」

王霞在乾媽面前,很老實的,什麼都講出來。

這倒是,把梅玉貞聽的越發感興趣起來。

聽罷之後,飯也吃的差不多了。

梅玉貞點了一支煙。

王霞趕緊道:「乾媽,你肺不好啊,能不能別抽了?」

梅玉貞一笑,「怕什麼呢?小宋不是說,他能治的嗎?」

「可,你的病那可是」

「癌症」兩個字,王霞的確說不出口,收了聲。

說實話,她寧可宋三喜診斷是錯誤的。

梅玉貞還是點上了,嘆笑道:「一個敗家子,能讓我乾女兒動心,也是不容易啊!」

「啊」王霞好鬱悶,嬌嬌的,扭著肩膀,「乾媽!誰說我對那死傢伙動心了啊?他有老婆的好不好?我嫁不掉了嗎?」

梅玉貞沒管她,只顧說:「倒是有點可惜啊,這小宋,居然還結婚了。你倆,在我看來,有點歡喜冤家的感覺。」

「乾媽」王霞紅了臉,實在不知道說什麼了。

「呵呵,霞霞,老大不小了,應該談婚論嫁了。你,和乾媽不一樣的。你應該,有個男人照顧你一生一世」

「可是我,沒想過這回事啊!再說了」

「呵呵」

這邊,宋三喜是從崔老那裏搞到的韓老的號碼。

開着車出門后,電話就打到韓老那裏了。

韓老的號,知道的人特別少。

宋三喜真打進去了。

老人家一聽是小宋崽崽,哈哈大笑,興奮的不行。

馬上就問地方,在哪裏,要不要派人去接他。

老人家說,這晚飯,不吃也罷,小宋崽崽,你快過來,給爺爺搞倆菜,咱爺倆喝一個。

老人家是真的很激動。

所居的地址,也告訴了宋三喜。

並且,說叫小兒子韓發明,到路口去接他。

韓發明也是陪着父親吃晚飯,這才吃了一半,鬱悶了。

但,父令如山倒,他是不得不去搞。

放下飯碗,馬上開車,前往路口等宋三喜。

沒有他帶路,或者特別的通行證,是別想見到韓老的。

論資歷、功勛,人家韓老,比崔老還要牛一點的。

他在省城居住地的安保,也是特別特別的強。

韓發明,內心一肚子的不爽。

這麼些年,哪個年輕後生,輪得到他親自來接的?

家裏老頭子啊,現在是越老,越糊塗了。

性情,也古怪了些,跟個孩子似的。

連過年的時候,大龍頭來看他,他也能發發脾氣,也敢懟了,搞的人家,還挺尷尬的。

宋三喜倒是高興,原來韓老住的也是東風嶺山腳下,離著梅玉貞這邊,倒也不遠,就十來公里。

一路上,全是大道。

車子,飆起速度來,也是相當的快。

沒多久,接近目的地。 第16章栗子羹

內蒙兵團條件差, 兩個孩子打生下來就沒記得吃過五花肉,現在吃了一個心滿意足,顧舜華看陳璐憋火, 心裡也順暢, 自己吃紅燒肉便覺得更香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