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在這裏撞上了!

2021 年 12 月 20 日

蚩尤感應到同胞身死留下的不甘怨念,憤怒溢於言表,厲聲暴喝道:「有膽別跑!」

海量的煞氣和血氣脫離他的身體沖霄而起,在空中形成一條如狼煙般的猩紅氣柱,相隔萬里也能看的真切。

白澤心裏十分發怵。

他可不是善戰的妖聖,真要讓蚩尤這人形凶獸逮住,不死也得去半條命!

白澤對底下的妖族吩咐道:「立刻趕往蓬萊群島支援妖皇,不可再在路上耽擱,如果又遇到巫族,寧可放棄一些妖也要繼續趕路,明白嗎!」

小妖們應聲道:「是!」

白澤說罷轉身便跑。

遛了遛了!

再不走就走不了了,他可不想被蚩尤摁在地上爆捶。

蚩尤對着白澤的背影咆哮道:「別跑!!!」

白澤卻頭也不回地飛走了。

蚩尤氣得狠狠地跺了一下腳,霎時間地動山搖,彷彿天星墜地一般。

追是追不上了。

不過他也弄明白為什麼巫族兒郎遲遲沒有支援了,原來是在鍊氣士的幫助下跟妖族打起來了。

越靠近蓬萊群島的地方戰鬥越密集,幾乎形成了一圈密不透風的戰區,而巫族在戰鬥中佔據了絕對優勢。

無生道主故居剛現世的時候,天庭帶走了妖族所有精銳,而巫族精銳卻都留在祖巫神殿,直到收到號召后才陸續向蓬萊群島進發,路上遇到的妖族對他們而言全都不堪一擊。

更有意思的是,很多鍊氣士在為巫族準備食物的時候把自己洞府附近的弱小妖族掃蕩一空,連剛出生的小崽子都沒放過。

一個兩個鍊氣士不算什麼,可整個洪荒的鍊氣士都在屠殺底層妖族,這造成的效果就很可觀了。保守估計,這一茬過後妖族至少會產生兩代的斷層。

蚩尤利用血脈聯繫向附近的巫族喊話:「白澤來了,不要再跟巫族糾纏了,火速趕往蓬萊群島!」

收到信息的巫族用相同的方法向周圍其他巫族喊話:「蚩尤大巫有令!不與妖族糾纏!火速趕往蓬萊群島!」

蚩尤的命令被擴散開來,大批巫族部落脫離戰鬥,一心朝蓬萊群島進發。

在行進的途中,小的巫族部落合併成大的巫族部落,大的巫族部落合併成更大的巫族部落,逐漸凝聚成四股力量,每一股都有數位大巫坐鎮。

白澤消滅了幾個小型巫族部落以後發現巫族聚集了起來,而且妖族也都從戰鬥中解放出來,他便也不在外停留,迅速趕往無生道主故居復命。

轟隆隆隆隆!

接天連地的造化天碑中傳出震撼心魄的大道雷音,聽到的眾生直感覺渾身舒暢,彷彿全身的關竅都被打通了似的。

「新的上榜者誕生了!」

象徵祥瑞的紫氣彷彿不要錢似的鋪滿了洪荒的天空,整面造化天碑都散發出朦朧的光輝,變成了一面巨大的屏幕,裏面映着某位眾生都熟悉的聖人的成長故事。

從渡劫化形開始,到不周山論道,率領一眾大能破除誅仙劍陣,驅逐魔祖羅睺,斬三屍成聖,紫霄宮講道,創立道門,收徒六聖,以身合道,制止巫妖大劫……

一樁樁一件件,全都與整個洪荒的發展緊密相連,沒有生靈不認識他。

一行行散發着古樸道韻的文字從造化天碑內部以此浮出,彷彿早就準備好了,就待這一刻對眾生公佈。

「第六名:鴻鈞」

「分數:175」

「獎勵:外顯稱號【大道極巔我爭先】」

「評價:高卧九重雲,蒲團了道真,天地玄黃外,吾當掌教尊,盤古生太極,兩儀四象循,一道傳三友,二教闡截分,玄門都領袖,一氣化鴻鈞!

洪荒首位天道聖人!開闢道門,以身合道補全天道缺陷,收徒六聖推動天道演化!為洪荒殫精竭慮,乃全洪荒修行者之表率!雖無揚名之願,但有不世之功,當入風華榜!」

7017k 「怎麼樣,上原,今天感覺狀態如何?」

儘管早就已經注意到上原朔的身影,北條弘樹還是等他接近之後,才開口打了招呼。

「還可以,有勞北條前輩關心。」

「再過一會兒,等人到齊后,我們就出發。」

北條弘樹笑着拍了拍上原朔的肩膀。

「是。」

上原朔雖然應聲,但眉頭卻微微皺着。

「怎麼,有什麼事情出問題了?」

北條弘樹注意到他表情的異常。

「那兩位新聞部的部員……」

上原朔看了一眼朝井真帆與原田佳奈。

「哦,她們啊。」

北條弘樹笑了笑。

「這件事情決定得比較急,還沒來得及向大家宣佈。」

「朝井同學,以及原田同學,將作為從屬於新聞部,但駐弓道部的記者進行日常工作。」

「從屬新聞部,駐弓道社。」

上原朔低聲重複道。

「是的,她們需要更多的新聞材料,我們也需要更多的宣傳來吸引大家。」

北條弘樹同樣看向兩位女生。

「算是種簡單的合作。」

「但……弓道社以前的出陣名單,我記得從不對外公佈。」

上原朔稍有疑惑。

如果不是因為弓道部先前的出陣名單保管得太好,他之前也不用費力去打聽這件事。

「並不會對外公佈,只會選擇性地刊登一兩位出戰部員比賽時的照片。」

北條弘樹搖頭否認道。

「而且具體內容,朝井同學和原田同學會和弓道部進行商議之後,再行刊登。」

上原朔輕輕點頭。

如果是經過篩查的內容,確實只會給出必要的宣傳信息。

正打算轉身回到隊伍中時,北條弘樹叫住了他。

「不過,上原。」

這位弓道部次席停頓了一下。

「關於和新聞部達成協議的事情,還要感謝你的奉獻。」

「我?」

上原朔有些不明所以。

「周五的時候,朝井同學說她們成為外駐記者,是因為你願意讓她們獲得足夠的採訪資料。」

北條弘樹詳細解釋了一句。

上原朔立刻明白過來。

自己眼前這位弓道次席需要為弓道部進行宣傳,而朝井真帆需要採訪自己。

於是在進行正當而純潔的交易后,自己被當成了犧牲品。

當然,就算北條弘樹不答應,他被採訪大概也是逃不過的事情。

只是這樣被當作籌碼……上原朔多少有些不舒服。

沒有再和北條弘樹對話,上原朔走回隊伍,等待上車的時候到來。

大約十五分鐘里,少量隊員陸陸續續地來到校門前,加入隊伍。

另上原朔稍感意外的,還有他從未見過的弓道部指導教師。

北條弘樹對這位男教師,只是稱呼富田老師。

從身邊新晉部員與前輩部員的交談中,上原朔才弄清這位戴着金絲邊框眼鏡的教師名叫富田菱,是一年級的日本史教師。

從北條弘樹入社開始,這位老師就負責擔任指導教師——不指導弓道的具體技巧,只負責大致講述弓道的歷史由來。

在弓道部外出比賽的時候,也會跟隨隊伍,負責清點人數,帶進場地等事務。

具體的弓道練習,一律交給了部員們自己。

雖然弓道部員們對這位老師沒有多少怨恨,但尊敬的情緒也並不存在。

換句話說,如果逢坂和輝對於劍道部還起著不小的作用,這位富田菱根本只是在擔當指導教師,以便完成學校的指標。

和棒球部、籃球部等社團不一樣,帶領弓道部,領導弓道部的,不是指導教師,是其他人。

不僅是北條弘樹,也有那位從未出現過的首席。

上原朔暗自猜測著。

「上原同學,請不要發獃,上車,準備出發。」

白石芽衣的聲音在上原朔身側突然出現。

上原朔側頭看去。

穿着簡單利落的統一服裝,女孩卻絲毫沒有融入周圍之感。

「抱歉。」

道歉后的上原朔跟在其他部員身後,登上大巴車,選擇了最後一列的位置。

他並不想打擾別人,也不想被人打擾。

為了這份寧靜,他情願多承受一些顛簸。

作為倒數第二個登上大巴車的部員,白石芽衣徑直穿過長長的走道,坐到最後一列。

不在上原朔的身邊,只與上原朔相隔着過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