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傭人過來迎她們兩,盛知清眯眼看了看不遠處的黑色帕加尼,眸色微凝。

2021 年 12 月 18 日

盛北洲也看了過去,有些不解地摸了摸下巴。

盛家,沒人開這車。

「遲均昂也來了?」盛知清目光落到傭人身上,淡淡詢問。

「嗯,姑爺五點半就到了,現在在大少爺書房談事。」傭人雙手交握在身前,恭謹有禮。

盛北洲:「大哥生日,他來幹嘛?」

素日無交情,近日無合作。

平白無故示好,一定沒安好心。

盛知清冷淡地看了他一眼,幽幽冒出一句,「他現在是我老公。」

雖然只是掛個名。

不過妹夫來大哥的生日宴,天經地義。

拋下這句話,盛知清丟下風中凌亂的盛北洲,徑自上樓梯往裡走。

「盛知清你這話幾個意思,你不是喜歡墨子君嗎,怎麼又開始護著遲均昂了,你怎麼這麼善變,你到底喜歡誰?」

盛知清居然替遲均昂說話?

反常!太反常了!

她嫁給遲均昂不就是為了墨子君嗎。

那她又要搞什麼幺蛾子了?

被盛知清一天一個驚天駭世的舉動嚇怕了,盛北洲不依不饒地跟上她喋喋不休。

「遲均昂可不是什麼簡單人物,你做事別太過火了。」

「你說你腦子裡整天都在想什麼,為了墨子君,你還真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不管你這次又有什麼歪主意餿想法,你都給我憋回去,別再搞些有的沒的。」

他們兩這婚結得名不正言不順,沒有婚禮,沒有見證人。

只有兩個紅本本。

盛知清現在執迷不悟,但不代表她會一輩子犯傻。

等她哪天想通了,兩人就一拍即合友好地解除這段不正當關係。

前提是,盛知清能安分一點,別再搞幺蛾子。

主樓有兩個客廳,盛東臨的28歲生日宴本該大辦,鑒於盛源被盛知清氣得兩腿一蹬不死不活地住進了醫院,所以一切從簡了。。 炎曦月正在伏案認真勾勒著傳信符

一片落葉緩緩落下

片刻

她收了手

將傳信符送了出去

側眸落在了桌邊落著的樹葉上

青蔥手指輕柔捏著葉片

將它呈現在了眼前

這院子里種著一顆楓葉樹

而現在已經一片火紅

時不時隨著微風卷落

炎曦月抬手劃過其上的紋路

眸光淡淡

已經入秋了啊…

側眸移向一旁嘩嘩作響的樹上

肆意的紅色點綴了灰褐色的樹榦

秋天難得有這種火熱呢

她吐了一口氣

不知不覺中她已經來了這裡很久

很神奇的

她收穫了以前從未有過的親情

炎家人都面孔一一在她眼前閃過

「嘩啦啦……」

樹葉好似在無聲應和著

炎曦月的眼前最後閃過了軒轅阡陌的矜貴高華又溫柔至極的模樣

還有……她的意中人

紅唇輕揚

坐在火紅楓葉樹下隨風翩躚的紅色衣角

加上那本就不似凡俗的絕美臉龐

這是一副什麼絕色風景呢…

……

遙遠的地方

一個人心有所動的拿出一面鏡子

片刻

光華閃過

絕美的風景展現在他眼前

軒轅阡陌目光一動

綿長又溫柔的視線落在其上

久久未動

……

材質極好的衣袖微微反映著天空投下的光芒

袖管中的手腕微抬

手指浮起

勾勒著一些優美的線條

星空鏡中

正靜靜坐在樹下的女子

蘊藏著點點光芒的絕美眸子落在虛空某一處

手指上的戒指微微顫動

她睫毛微顫

垂下了眸子

抬起手腕

其上竟是突兀的出現了星星點點的亮點

一個個飛離戒指

浮現在了她的眼前

還時不時輕落在她手指尖,鼻尖,睫毛上

炎曦月眸中微訝

片刻卻又平靜下來

安心的看著這場精靈嬉戲般的星芒

……

遠處的軒轅阡陌看見這一幕微微勾唇

良久…

星芒全都消失不見

只餘下最後一個

輕盈的懸在空中

炎曦月意有所動的抬起手指

輕觸其上

嗡…

一陣光芒微閃

「曦兒…」

炎曦月目光微動

軒轅阡陌的聲音輕柔自星芒上響起

炎曦月好笑的勾唇

笑的燦爛至極

……

炎曦月緩緩垂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