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小小(林曉)直面南宮譽,認真道:「不信你問暖暖,她爸比什麼時候回來,他真的是出差半年,要半年後才回來找我們。」

2021 年 12 月 15 日

「那我們就半年後再談。」南宮譽說罷,轉身走了。

看着南宮譽如此冷血無情,蘇小小(林曉)霎間急得淚眼彎彎。

怎麼辦?怎麼辦?要怎麼才能去參加念念的生日會,見到慕容萱?

這個問題,把蘇小小(林曉)糾結至深夜。 這場戰鬥,已經持續了半個小時。

看著一瘸一拐,動作慌張的遠離自己的柯南,富江扯出了開心的恐怖笑臉。

他的右胸已經變形,深深地向內部凹陷,每一次呼吸,都從鼻孔和嘴巴噴出血點。

他腹部右側的血肉連帶著半顆腎臟都已經消失不見,隨時都可能斃命。

但他,要贏了。

這場戰鬥的勝利訣竅,就在於拖,不斷地閃避柯南的攻擊,消耗他的體力和道具。

他的足球已經用掉,肩帶已經被富江塞進了肚子里,麻醉針也射在了他的左眼。

兩隻腳力增強鞋也分散的扔進了天花板上的孔洞。

他緩緩挪動腳步,防止動作過大讓胸骨刺的更深。

這時,柯南的笑容再次掛起,他撿起了足球的皮。

塞進了他的腰帶里。

「居然還有這招?」富江眼神猙獰的大步沖了過去,也顧不得咳出來的血和徹底被胸骨刺穿的肺部了。

砰,足球轟然變大,擠得富江不斷後退。

而柯南,則是利用體型優勢,縮成了圓球躲在牆角。

被足球推到牆壁的富江開始受到了巨力的擠壓。

他用無情鐵手艱難的抓著足球,試圖把它撕碎。

不,這是最後的愉悅點了,剩下的只有48點,不夠再次召喚。

這是他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可能不會再有這種機會了。

怎麼能在這裡失敗!

就在這時,富江感受到沸騰的血液燃到了頂點,以至於咳出來的血都冒著白煙。

「吼!」他遵循本能,發出了一聲好似惡獸的低啞咆哮。

砰,足球破碎,氣浪推動著他的胸骨不斷移位。

但他的思考能力彷彿受到了阻礙,只剩下無盡的本能與暴怒。

有多暴怒?就如同你突然犯了極其嚴重的痔瘡,連路都走不了,而這時你唯一能求助的人趁機敲詐了你一大筆錢,給你拿了一管注入式的藥劑,還是被用過,上面還沾著顏色和味道的那種。

他縱身如同野獸一般向前撲去,十指對準了縮在牆角已經失去反抗力的死神小學生。

唰,死神的腹部被刨開,臟器掉了一地,不斷慘叫著。

富江的十指不斷揮動,血液濺在了他的身上,把他變成了一個血人。

死神的碎塊逐漸化為陰影消散,連帶著富江沾染的血液。

這時,他的憤怒感盡數消退,進入了賢者模式。

他現在才有餘力查看自己的變化。

只見自己本就修長的十指長度又翻了將近一倍。

而且關節處十分扭曲,不規則的彎曲著,而十指前端則如錐子般尖銳,指肚還如利刃般鋒利。

突然他捂住額頭,感覺某些記憶沖入了腦海。

蒼老虛幻的聲音操著怪異的腔調傳入了他的耳朵。

「那場交易帶給我們的不僅只有毀滅與代價,魔鬼總是騙人,但卻唯獨無法在契約中撒謊,這是它們的天性。

「恐懼達到了極致,就會化為無止境的暴怒,這是生物的本能,並不丟人,可我族居然直到滅亡才發現了這一點,真可惜啊…

「合歡,記住我的話,如果有一天,你看到了新的可能性,就…你父親…死…魂……佳的祭品。」

後半段的話突然變得有些模糊不清。

叮,檢測到技能「無情鐵手」因血脈原因發生轉變,覺醒能力:

獵手本能:恐懼到極致的靈魂,可以自己造,這不是更方便嗎?(你的雙手更完美了,噢~boki~)

備註:使用能力時消耗靈魂可強化威能。

技能沒有介紹的太詳細,但富江也不需要介紹。

他清楚的感覺到,他的手更靈活,也更柔軟或更堅硬。

他能精細操控自己手部的每一寸肌肉和骨骼。

也可以隨意讓自己的手指變成那種扭曲鋒利的狀態。

看了眼技能名,富江沒有覺得哪裡不對勁。

這個技能名起的很正常啊,獵手獵手,字面意義,狩獵用的手嘛。

至於那個備註…淦,怎麼獲得靈魂?他不會啊!

作為一個吸魂鬼,他這也太偏科了,控制技能和戰鬥技能都有了,但卻連基本功都不會。

話說,這吸魂鬼究竟是個什麼職業?

他原本以為是操控靈魂的術士,但現在看來,怎麼好像有點往戰士或刺客的方向發展了?

抬起手,看著自己的十指,富江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吐出。

說實話,打擊有點大。

他一直以為自己這一族被開除人籍是因為吸食靈魂,與魔鬼交易,遭遇厭惡,被同族唾棄。

可他沒想到,原來他竟然真的不是人!

「披著人皮的惡鬼…」富江走到矮禮帽前拾起,輕輕扣在頭上,嘴角微勾,「好像也不錯。」

那麼,作為一個非人生物,輕鬆秒殺小蘭和琴酒,在苦戰中解決賽亞人京極真,這是很正常的吧?

富江本來想直接斬獲任務,拿到獎勵,可他愉悅點不夠了。

叮,琴酒感情線後續任務開啟。

任務發布:琴酒:我好難啊!

任務內容:琴酒太難了,又執行任務,又操心同事的心理狀態,他心很累,有些想把任務分發給其他成員,自己撂挑子不幹。

作為一個善解人意的好同事,去幫幫他吧。

任務要求:和琴酒執行至少一個任務,並點燃他執行任務的熱情(勞模想罷工?沒門!)

任務獎勵:琴酒的好感外加200愉悅點

失敗懲罰:琴酒:回家種田咯~

艹!

說好的感情線任務獎勵豐厚呢?

獎勵沒多少,失敗懲罰嚴重的一批。

原著里沒有他,琴酒怎麼不罷工?

叮,觸發成就:沒點AC數。(琴酒為啥沒你就不罷工,你沒點數嗎?)

獎勵:10愉悅點

富江:……

總之,等了這麼久,好不容易來了個琴酒的任務,結果就這?

好感有個屁用啊,他不要好感,反正琴酒也就一打工仔,他還能給我升職加薪不成?

算了,聊勝於無吧,琴酒好感高了說不定會專門給他分派利潤大的任務。

富江撥通了琴酒的電話。

鈴聲響了足足好幾秒電話才被接起。

「喂?」琴酒發寒的嗓音還伴隨著巨大的呼嚕聲傳了過來。

「貝爾摩德睡覺打呼嚕?」富江感覺以後不能正視貝爾摩德了。

悄悄告訴你柯南,你乾媽打呼嚕巨響啊!

「貝爾摩德?哼,龍舌蘭的嘴巴可真大。」琴酒清了清感冒難受的嗓子,「是伏特加。」

「你們….」富江的瞳孔放大,「沒事,打擾了,你們繼續…繼續睡。」

「等等。」琴酒阻止了要掛電話的富江。

「你有什麼事?我和伏特加在車裡,一會兒咳咳咳,一會兒還得執行任務。」

「你感冒了?」富江眉頭微皺,「需要幫忙么?」

「呵,我可沒有好處給你。」琴酒堅信富江屬於那種無利不起早的人,「你要是想打白工,我也不阻攔。」

「好處?你幫過我的,琴酒。」富江嘆了口氣,「我還以為我們不僅僅是同事..算了,你現在在哪?」

琴酒沉默了一會兒,「杯戶町二丁目的公園門口,天亮之前到這。」

「你休息一會兒,我馬上過去。」富江掛斷了電話,離開豪宅向杯戶町散步。

因為執行任務的時候要做琴酒的車,他可不想把車停在公園門口,讓交警貼上罰單。

至於坐計程車?為了幫助琴酒在夜間額外付出高額費用?他想得美啊!

在到達公園時,他耳朵動了動,聽見了公園附近的吵嚷聲。

好像是伏特加的大嗓門。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個穿着西裝的男子迎了過來,幫他們把車停好。

許建功方慧和許半夏,也被帶進了別墅。

別墅的院子亮堂堂的,設施豪華,就是一個大型派對。

游泳池裏,不少穿着比基尼的女孩子在裏面游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