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酒劍仙可是屬於道門中人。

2021 年 12 月 13 日

雖然不知道他是否算是犯了戒律,但是張遠在原劇集當中也從來沒有看他吃過狗肉。

要是把這幾隻狗給吃了,還減少了自己的扮演度的話,那不是平白無故給自己找麻煩嗎?

所以張遠最好的選擇是不吃狗肉!

他拍了一下鱷魚的腦袋。

「給我去抓幾隻羊回來,如果可以的話也抓點別的!

反正像這種動物就不要再抓了,明白了沒有?!」

一邊將面前這幾隻狗趕到一旁,張遠忍痛沒有吃掉它們,同時看著自己壺中的美酒帶著些許不滿的說道。

話音一落,只見那鱷魚張了一下大嘴。

所有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們都快暈了呀,這張遠怎麼這麼不知死活呀!

要是這鱷魚趁機給張遠來上一口,那說不定都得給他把腦袋咬下來。

我的個媽呀,他居然還敢去拍鱷魚的腦袋!

鱷魚朝後退了一步,眾人大驚失色!

這鱷魚像是要衝鋒的模樣呀!

這個時候有國外的生物學家突然開口道。

「鱷魚做出這種動作是準備死亡翻滾撕咬!炎國選手這一下算是徹底的完了!」

一句話瞬間下了定論。

外國是一片唱衰,然而就在眾人對於張遠接下來的動作不抱任何期盼的時候……只見那鱷魚好像是聽懂了一般的點了點頭。

原來鱷魚後退一步的原因是因為剛才那個地方有一個樹枝卡住了他的腦袋,讓他無法成功點頭。

而現在那鱷魚露出了一臉憨厚的表情,接著如同小狗一樣的朝著面前的河流當中發起了進攻。

迅速沉進了河底之後,不知往哪個地方漂流而去,看樣子應該是準備去打些獵物了!

看著那離開的鱷魚,炎國人還沒什麼反應呢,國外那些傢伙有些不可思議地刷新了一下屏幕。

「怎麼可能?為什麼對這鱷魚沒有咬這個該死的傢伙,而且我感覺這鱷魚為什麼這麼像一隻小狗啊?!」

「對呀,特別是他那最後一步用力點頭的模樣,我感覺就好像是一個像主人邀功的小狗!」

「這鱷魚真的是沒膽子,膽小如鼠!他怎麼就不敢給那個該死的炎國人來一口!」

無數辱罵以及憤怒的怒吼聲瞬間在直播間當中唱響。

然而伴隨著這些人的話,下一刻直播間當中迅速又響起了一道嚴肅且冰冷的聲音。

【阿三國選手米爾格因為挑戰黃銅D+級遠古妖鱷失敗,阿三國將會出現100條黃銅D+級遠古妖鱷!】

聲音一落,無數人瞬間不可思議的轉向了阿三國的直播間。

而當他們來到直播間之後,正好迎上了阿三國直播觀眾的悲愴與憤怒。

經過一番了解之後,眾人終於知道了阿三國選手被殺的真偽!

原來阿三國選手米爾格原本剛剛出沙漠地區,來到雨林剛準備休息一下的功夫。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在樹邊遇到了一隻大鱷魚!

那大鱷魚嘴中叼著一隻煙的半死不活的羊正朝著水下前去。

阿三國選手米爾格那是一個不作死不會死的人物!

看著面前這隻鱷魚,他覺得對方竟然沒有攻擊自己,是不是代表著對方是恐懼阿三國偉大的神明。

他覺得自己代表阿三國參加這一次比賽,肯定是獲得了神明的保佑。

正因為如此,所以他就故意挑釁那條大鱷魚。

然而這一次鱷魚可就沒有給他那麼好的運氣了!

一巴掌拍碎了他的腦袋的同時迅速咬掉了這一隻手,然後讓他在慘叫之中死去。

做完一切之後,那大鱷魚還不急不緩的咬著那那山羊準備回到河道當中。

正好這一幕被趕來的炎國人看到了。

就在這一瞬間無數的炎國觀眾,瞬間看明白了面前這隻鱷魚究竟來自什麼地方!

沒錯,這鱷魚就是被張遠派出來尋找食物的遠古妖鱷。

這麼一下子那阿三國的人算是徹底的炸開了鍋了。

「嚴懲殺害阿三國選手的炎國選手!」

「炎國如果不給我們道歉,我們就一定要抵制他們國家的產品,一定要讓他們知道喪失了阿三國這麼一個龐大的市場是多麼錯誤的決定!!」

「一定要讓炎國那些家好給我們割地賠款,要不然的話我阿三國的面子往哪裡去?!」

「炎國太過分了,居然驅使鱷魚讓我們的選手死於非命!

這簡直就是對於我阿三國最大的不敬!大神一定會懲罰你們的!!」

無數條阿三國的新聞瞬間在國際上面爆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節黑魔法防禦課安娜上得很認真,她一直坐得端端正正,腦袋裡充斥著各種奇奇怪怪的生物形象。

她第一次知道殭屍是真實存在的,腐爛的外殼,殘缺的身軀,不過他們不喜歡吃腦子,大部分殭屍更喜歡撿起人類殘肢四處揮舞——還會’呵呵呵’發出傻笑的聲音,有些慎人。

極少數殭屍會選擇在萬聖節這天混入麻瓜的遊行隊伍,朝著來索要糖果的小孩子發出怒吼和咆哮,然後把南瓜形狀的糖碗打翻。

不知道成了多少孩子的童年陰影,值得一提的是魔法部有專門的殭屍研究團隊’腐爛的生命’,他們抓捕殭屍,並研究殭屍永生的秘密。

「好了,接下來說一說巨怪,相信生活在魔法界的小巫師對這個詞一定不陌生,」雅各布在黑板上寫下’Troll’這個單詞。

「考試成績里如果出現’T’那就太不幸了,因為那就代表你對某科的學習…和巨怪是一個水平。」

「而巨怪,力氣驚人,智力卻十分低下,比先前提到的殭屍的智力還要低下,」雅各布揮動魔杖,讓粉筆自己在黑板上書寫。

「巨怪分為山地巨怪,森林巨怪以及河流巨怪,那麼這三種巨怪有什麼不同呢?」雅各布看向坐得端端正正的一群小巫師,「有誰來回答一下嗎?」

「那個在想今天晚上要吃五個布丁的孩子,」雅各布點了一個拿手撐著臉表情無辜的小蛇,「對,就是你。」

「呃…他們…名字不同?」無辜小蛇紅著臉站了起來,「可能…對食物的喜好也不同?」

「血統不同!」金髮小蛇舉手,「一聽森林巨怪就是正統!」

「?」巨怪這玩意兒還講血統?安娜覺得有些好笑,不管怎麼說這血統都有些太糟糕了吧?

「哈哈哈,很有想象力,不過巨怪可不講什麼血統,」雅各布讓無辜小蛇坐下,「只是根據他們的棲息地才有了這三個稱呼,山地巨怪是最危險的,他們的體型最為巨大,皮膚呈灰色,有時候會隱藏在懸崖邊上,突然做幾個引體向上嚇得麻瓜們掉下山崖。」

「危險度其次的是河流巨怪,他們有時候會潛伏在橋下,長犄角,紫皮膚,什麼都吃,」雅各布停頓了一下,「從爛魚爛蝦到新鮮人肉。」

「噫——」教室里一片喧嘩,貝琳達手臂上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希望我這輩子都不要遇上巨怪。」

「樹林巨怪相對來說比較溫順的,也是巨怪中最容易被培養成’不怎麼合格的’守衛的,淡綠色皮膚,身上長毛…」雅各布揮了揮手,「那麼遇到巨怪我們要怎麼應對呢?」

「跑!」幾個小巫師異口同聲,有道理,安娜點頭,又不是狂戰士,脆皮巫師當然有多遠跑多遠。

「噢!你們這個學院孩子的想法倒是出奇的一致,不過也說得沒錯,保命要緊,」雅各布挑了挑眉毛。

「今天上午,某個學院有孩子提出可以用胡椒粉咒讓巨怪打噴嚏打得無暇顧及…」

「肯定是個拉文克勞的提出來的…」金髮小蛇跟身邊的同學嘀咕。

「雖然很有想法,但巨怪的鼻涕粘稠度驚人,」雅各布搖著頭補充,「這種方法我不建議使用,到時候被巨怪的鼻涕黏住就不好了。」

「我現在覺得這個想法肯定是個格蘭芬多提出來的…」金髮小蛇繼續和身邊的同學嘀咕。

「那麼還有什麼方法能夠對付巨怪呢?答案足夠優秀的話我將會為斯萊特林加上五分。」

「把毒藥灑在屍體上,然後扔給巨怪!」金髮小蛇舉手。

「呃…如果是在既沒有毒藥也沒有屍體的情況下呢…」雅各布撓頭,「而且想要毒死巨怪,那普通毒藥的份量至少得一木桶,不然只會讓他們拉肚子——那會讓情況更糟糕…」

「可以用漂浮咒,讓重物飄到巨怪頭上,把它砸暈,」安娜舉手,剽竊一下原著里羅恩的做法,試圖為斯萊特林加分。

「噢!」雅各布反應激烈,他看向安娜,真不愧是搶銀行三人組認識的姑娘,「很不錯的方法!正確的運用了簡單魔咒,確實可以讓掌握魔咒數量較少的小巫師死裡逃生。」

「斯萊特林加五分,」雅各布點著頭,「其實這學期你們將在黑魔法防禦課上學習的擊退咒,煙幕咒等等也能對付巨怪,雖然很難將巨怪完全擊敗,但至少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

「我個人推薦,如果以後要去巨怪出沒的地區,每個人身上都最好隨身攜帶一些泡泡豆莢。」

「嗯…教授,是掉在地上就會開花的那種泡泡豆莢嗎?」貝琳達舉手。

「是的,巨怪對泡泡豆莢花的花粉有嚴重過敏反應,」雅各布解釋,「將一把泡泡豆莢扔在地上,飄散的花粉能讓巨怪直接昏迷。」

安娜拿起羽毛筆,飛快地記起了筆記,這位黑魔法防禦教授確實有點兒東西。

黑魔法防禦課的時間過得很快,至少安娜是這樣覺得的,課程內容有趣又獵奇,現在安娜知道如果要對付河童要設法把它們腦門裡的水晃出來…

對付雪人要使用跟火相關的魔咒,或者在冰天雪地脫下衣服向它展示自己的肌肉…這樣雪人會因為尊重而退讓,這也是為什麼雪人的受害者很少有俄羅斯巫師的原因之一…

還是挺有用的,就是沒告訴你要到什麼地方才能遇上一隻河童,雪人或者’紅帽子’,安娜覺得自己可能一輩子也沒機會用照明咒晃花一隻’紅帽子’的眼睛,然後從它’女人剛做的指甲一般鋒利’的爪子下逃生。

「呼——」貝琳達鬆了口氣,「還行,比草藥課要好很多,」她將自己的粉色筆記本合上,「雖然巨怪和紅帽子聽起來很噁心,但只要不讓我看到,都可以接受。」

「不管什麼都比聞上兩個小時糞肥的味道要好…」貝琳達和安娜從黑魔法防禦教室出來。

一群小巫師擠在樓梯口,形成了小型交通擁堵,無一例外大家都捂住了鼻子。

一股不怎麼好聞,也可以說是非常難聞的味道飄了過來,貝琳達皺眉,「梅林的蕾絲三角褲啊,怎麼回事?誰把廁所炸了嗎?」

場面有些混亂。

牆上掛畫里的人物四處逃竄,之前’安詳織著毛衣的女士’正在強迫不幸粘上糞蛋污漬的貓咪洗澡,被撓得滿手臂抓痕,掛畫里的樂團開始演奏一首不知名的交響曲,聽起來悲傷又壯烈…

「是不是有巨怪偷偷跑進來了?」捲髮小蛇看著一片狼藉的樓梯處,有些擔心,「我覺得我應該去找草藥學教授拿點兒泡泡豆莢…」

一個非常愉快的聲音響起,「哈哈哈呆瓜費爾奇!我在這裡呢!」皮皮鬼從牆裡冒了出來,身上還沾著糞蛋的污漬,而且不僅沒減少,反而還增多了,不知道是哪兩位好心人往他身上扔的。

「喵嗷!」從角落裡冒出來的洛麗絲夫人尖叫。

費爾奇飛快地掠過擁擠的人群朝著洛麗絲夫人尖叫的位置前進,他動作敏捷,一看就是經常鍛煉,雖然腰背佝僂,但絲毫不影響他帥氣地跨過一個彎腰撿東西的小巫師。

很厲害,要是現在霍格沃茨舉辦跑酷比賽,年過半百的啞炮費爾奇先生說不定能從一眾年輕巫師里脫穎而出,拿下個冠軍。

「皮皮鬼!你這次實在太過分了!我一定要把你趕出去!」他意氣風發,說話中氣十足。 西遊記引起那般軒然大波的確是沒有預料到的事情。原本李清明只是想低調地寫一些亂七八糟的故事,以滿足他的宣洩慾望,所以故事魔改了很多,而且這種魔改還在繼續。他想,如果吳老先生看了他這一版的西遊記……

大約會很欣慰吧。

只是書當真火了,一些情況就不是他能控制了。當然,這還不是最讓他心煩的。他在書里胡亂說的一些話,關於佛家的事情,竟然真的讓人有所頓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