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這裏由幾分樣本,陛下您是否看一下?」

2021 年 12 月 13 日

朱訓樘「ou」了一聲,有了興趣。

隨後便有殿外等待的人傳送了過來。

朱訓樘手中這本大明全書,整體呈灰色,書頁面寫着四個赤紅色字,

大明全書。

翻開第一頁,朱訓樘的臉色就有些……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竟折腰。

惜秦皇漢武,略輸文采;唐宗宋祖,稍遜風騷。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只是彎弓射大雕。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這首詩,是朱訓樘無意間說過的話,然後就被打上了他的烙印。

這赤裸裸的抄襲,朱訓樘臉上也掛不住啊。

此事暫且揭過,私下告訴王允仁,一定要這些刪掉。

朱訓樘如此想,其他人可不知道。

看到是陛下所說,立馬覺得霸氣側漏……

朱訓樘的目光落到後面的第三卷,嗯~不錯,已經改的面目全非,介紹的內容大多是技術,天文曆法方面的,至於其他涉及來源,蒙人祖先,宗教之類的,全都是改成了大明。

夠無恥,朕喜歡!

這全書讓朱訓樘想起了後世一位自稱「十全老人」乾的事情。

消滅文化,這些朱訓樘放心了,大明的文人還是可以的。

朱訓樘放下書籍,沉聲道:「王愛卿看來沒少費工夫,很符合朕的心意,這本書一定要印刷多本,眾位愛卿也要認真學習,黃冊庫的參與人員統統要重賞。」

王允仁一臉認真的樣子,然後高談闊論,首先開題說道,這是陛下指導的功勞,然後又談了一些過程中做出貢獻的人……

等等之類得!

一旁的宋愛明則仔細翻閱書籍,瞄了一眼自信昂揚的王允仁,眼眸中透著佩服,怪不得這些文官受恩寵,看看人家做的這些事情,簡直是無話可說,而且他也算了解一些大明內幕。

可是他翻閱了後面幾卷,發現美化的太厲害了。

尤其是面對征服異族之時,找的理由多種多樣,而且還能自圓其說,佩服佩服!

王允仁又繼續提了幾件小事情,隨後退下。

賈如政深吸一口氣,這時他一次參加如此莊重的朝會,為了這次朝會,他連夜啟程,中間沒有半點耽擱,生怕誤了大事情。

從關外海林,連夜到達了玉京。

賈如政上前道:「啟稟陛下,臣有事啟奏。」

面對賈如政的上前,朱訓樘早就明了,畢竟錦衣衛早就彙報給他了。

賈如政若不來,朱訓樘也要傳旨意調他入京詢問。

賈如政上來就彙報了一件算起來比較重要的事情。

海林已經開通了前往福州的通行航道。

福州,可不是中明的福州,而是東洲的福州,即如今的墨西哥南下加利福尼亞州。

這時一個半島性質的地方。

在天命九年八月份,海林派了六隻船,外加八十七人登陸福州,並初步建立了一個據點,定名福州。

島上資源豐富,氣候適宜,可惜人煙稀少。

這樣的地方,新大明並不缺少,然而,賈如政卻看到了其中的利益關係,尤其是重大的政治價值,這算起來可是開疆拓土,他可知道當今陛下可是對土地喜愛至極。

因此,一年來,逐步遷移了300多人,圍繞福州據點,向四周開拓。

通過航行,也培養了不少水手。

可謂一舉多得,也不費多少物資人力。

而這次來,賈如政則是為了海林的未來。

海林的發展受到了限制,尤其是入關之後……

。 聽得此話,眾人是明白了,季淮安也明白了。

好傢夥,自己忽然之間,就成為了刺殺行動的幕後主使了?

不過是想着未完成父親的任務,看着這裏人多,過來蹭蹭熱鬧,順便好找個借口回去交差罷了,誰能想到攤上這麼個事情?

季淮安覺得自己命苦極了。

好像什麼壞事情都跑到了自己身上!

就說這次刺殺行動,自己可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一點也沒有摻和,也不知道怎麼就成了幕後主使者了……

他想着,琢磨著,越想越氣,越琢磨越無奈,不由得轉頭看向同樣跪着的樊龐。

這個在夜裏欺壓自己,威脅自己提供錢財的男人,現在正低眉順眼地跪在自己身旁,乖巧懂事的模樣,那裏還像個兇惡霸氣的山賊?

這三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沈勇到底對他做了什麼,讓他變成了這副模樣?

不光敢出來刺殺當今聖上,還敢污衊季家!

他難道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有多厲害嗎?

他這麼說,即便是皇上饒了他,父親也絕對不會放過他的呀!

真是蠢貨!

早知道他武藝不行,就不讓他去暗中埋伏沈勇了……

季淮安在心裏頭默默吐槽著,卻忘記了自己也和樊龐沒什麼區別。

都是愚蠢之人。

瞅著季淮安臉上不經意間露出的嫌棄和厭惡,南宮偃月的嘴角不自覺微微勾起。

她抬手一揮,禁衛軍便分為兩隊。

一隊留在南宮炎珏身旁保護,另一隊氣勢洶洶地朝着季家湖邊行去。

浴蘭節依舊進行着,原來沒看到熱鬧的人,也被自己認識的人通知過來,大家紛紛聚在這裏,等著一會兒的結局。

季家的湖邊木屋距離這裏並不算太遠,來回一個時辰就夠了。

為了等到陣仗,大家自覺地挪步到陰涼處,搬出了小板凳。

和百姓一樣,南宮炎珏等人也坐上了步輦,等著禁衛軍帶人質回來。

五月一到,京都的天氣也逐漸熱了起來,再加上這正午時分,日頭破紅,跪在地上的嬌貴公子季淮安,很快就熱的出了水。

他額頭的汗水一點一點冒出來,聚集成豆大的晶瑩珠子,一個一個地劃過他的臉頰,順着脖頸,落入衣襟之中。

他大病未愈,本就蒼白的臉,加上著汗水,配上他狼狽的模樣,看得還真讓人心疼。

不過,這所謂的心疼,在這一刻,全部變成了嘲諷。

畢竟,季淮安可是出了名的壞東西!

百姓們看着他,又看了看步輦之中的南宮偃月。

不由得替她感到不值。

「你們瞧瞧,季淮安像一坨爛泥一樣,怎麼配得上天仙模樣的殿下呢!」

「是啊,好在長公主殿下現在同顧白將軍成婚了,不然再和季淮安在一起,指不定遇上什麼破事兒呢!」

「誰說不是呢!」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說着,那目光之中對季淮安嫌棄之情,可謂是發揮到了極點。

比看見偷吃糧食的老鼠,還要多幾分嘲諷。

就在大家沉浸在吃瓜閑聊的樂趣之中時,禁衛軍回來了!

。 這本來早就因該來的,只是之前突然出來了,好多事情,耽誤道現在,真不知道….!!!

她有沒有因為昨天的事情嚇到,想到這邊便大步邁進了將軍府!

管家先將張曉凡帶入大廳,林熏兒一聽!

這張曉凡來了,帶著丫鬟就往大廳走去,在很遠的地方就叫著曉凡哥哥你來了!

昨天在宴會上沒有見到你,還聽遺憾的,沒想到今天你就來府上了!!!嘻嘻….!!!!

張曉凡見到林熏兒這麼直接….有些尷尬的趕緊起身行了行禮。

便又坐下了去,眼睛靜靜的望著門外….!!!!

而夢瑤這邊一大早,翠兒就來報,相國的郭漣因為昨天傷的太重,去了….!!!!

這心裏面有點兒開心,但又有點兒傷心,這好歹也是一條鮮紅的生命。

因為自己就這樣沒了….!!!昨天最初的想法不過是想好好教訓一番,怎麼他的身子這麼柔!!!

剛好聽管家來報,尚書大人的公子特意來看小姐….,現在人就在大廳等著….!!!!

想著這….這人怎麼來了….,上次就因為他被父親打了一巴掌,這次這人可不能再見了!!!!

連續咳嗽了好幾聲,一旁的翠兒知道了小姐的意思,出門說著,管家小姐恐昨兒晚感染了風寒,不宜見客!!

還請您回稟張公子….!!!!

待管家走後,夢瑤的心情還不是很好,一個人靜靜的坐在窗邊!!!

顏婆婆看出來了,以往只要小姐心情不要,只要坐在那窗邊撫琴一曲,便什麼煩惱都沒了。

可這琴拿出去修了。

顏婆婆滿是心疼看著夢瑤,說著….這要怎麼辦才好,先琴還在修….!!!

翠兒聽了,大聲的說著琴….啊!!!

上次家丁來報!說我們的琴已經修好,不過要讓自己去取,我把這事忘記了!!!

顏婆婆一臉嫌棄是說著,你這孩子!怎麼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