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今天,在接到手下的急報后,便趕了過來,想來看看這傳說中極為了不得的陣法。

2021 年 12 月 12 日

起初他還不信,小小大千城,能出現什麼高級陣法,但在看到了林鳴提供的陣法圖時,頓時呆住了。

更關鍵的是,林鳴還讓他拿出陣筆和紙張,隨手就能畫出三階陣法,把他驚駭的五體投地。

煉丹師、煉陣師和煉器師,都是一樣的等級劃分,一階最低,九階最高,在整個帝國境內,最高的也不過是五階,四階的煉陣師就已經算是一流了,皇室見了都要以禮相待,他是二階煉陣師、煉丹師,就已經是大千城最德高望重的老前輩。

可眼前這個神秘人,隨手便劃出三階陣法,要知道就算是三階陣法師,也不可能隨手就畫,必須在專門的陣法室,不眠不休三四天,才可能煉製成功,其中失敗的幾率高達六成。

而林鳴一口氣畫了九張三階陣法,每張陣法圖各有妙用,品質極高,老者頓時驚為天人。

能做到這種程度的,只有帝國境內那群四階煉陣師才能做到,莫非眼前的人,有著四階煉陣師的水平?那很可能是帝國內那些鼎鼎大名的某個四階煉陣師。

不對,若真是他們,根本沒必要藏頭掩面,更大的可能是外來的大師。

老者不得不謹慎對待,這樣的人物,他可惹不起。

「大人,若是以後有什麼需要,敬請來我們蘭鳳閣,這裡價格公道,還有大型拍賣會,您要買的東西,我們一律打五折。」

老者謙卑地說道,雖說他平時極為狂傲,但在面對這樣的人物時,只能畢恭畢敬。

「嗯,那我要換一些靈草和靈藥,這裡是一張丹藥藥方,可以煉製淬體液。」

說著,一張捲軸放到了桌子上,老者激動的打開單方,話都快說不出來了。

三階淬體液,極為稀有,對武者修鍊肉身極為有用,市場上大多是連一階都沒有的淬體液,稍微珍貴一點的,最多不過二階。

他哆哆嗦嗦說道:「閣下給我們這麼重要的單方,實在太寶貴,您想要什麼,我們能做到的一定做。」

黑袍神秘人說道:「煉製的丹藥,我要其中七成收益,這些收益你可以用丹藥、靈石、金幣等形式給我,全部打進紫金卡里。」

林鳴非常強勢,雖然三階的陣法和丹藥藥方,在他腦海中多得是,但生意就是生意,能多得到就別少得。

「您讓我去請示一下,兩天之後給回信。」

老者擦了擦汗,這可是大生意,一本萬利,哪怕是三成,他們蘭鳳閣也是轉的盆滿缽滿,他可不敢做主,只能去稟報蘭鳳閣最高層,況且三階淬體液,只有請那些不可一世的三階煉丹師來煉製。

林鳴滿意的點了點頭,瀟洒的揮了揮衣袍,轉身就走。

他不敢拿出太高級的陣法,不然人家識別不出來,會被當騙子。拿出一些非常低級的陣法,反而會獲得別人的認可,對什麼樣的人,就要用什麼樣的方法,反正他的暴富目標,輕鬆達成。

「重振龍族,查清真相,這些目標任重道遠,但是先制霸大千城,倒是不難。」

在一處陰暗角落,他脫下黑袍,就地銷毀,往林府走去。

今日學府放假,很多人約著去大千城附近的山脈遊獵,以此來鍛煉戰鬥本領。

平日在學府或者家族,彼此切磋點到為止,完全算不上實戰經驗,武者缺乏實戰,在關鍵時候就會喪命,所以很多人都抓緊假期的時間,努力鍛煉自己。

當然,大家族的人一般不用冒生命危險去搏殺,只有那些沒什麼修鍊資源的平民學員會採取這種極端手段。

林鳴作為遠近聞名的紈絝子弟,從沒有去實戰過。

他優哉游哉進入林府,心情愉悅,剛剛利用靈石買了很多淬體夜,這些淬體夜雖然才二階,但夠他現在用的了。

只要完成身體上的強化,百拳百步指日可待,因為它最大的優勢就在於,根本不用去費時間領悟武技或者功法的奧義,因為他早就在前世領悟過了。

這就好像,一個是剛剛學習,一個只是複習,效果完全不一樣。

突然,一個身影閃在了林鳴面前。

林鳴眉頭一挑,攔住他的正是林府七長老的兒子,林東。

七長老平日跟父親很不對付,原本在父親天才的光環下,七長老還不敢太猖狂,可自從林府族長變為林鴻,父親因為受創實力大降,七長老的獠牙就暴露出來了。

林東作為七長老的兒子,以前也經常欺負林鳴,開體境五重的他,實力中規中矩,但身為長老的兒子,他也是有些囂張跋扈的。

「林鳴,你個狗崽子,你到底對沈昭幹了什麼,讓她這麼迷你?」

林東走過來,直接抓住林鳴的衣領,惡狠狠地說道。

原來是因為女人。

林鳴立馬明白了過來,沈昭作為大千城雙艷之一,眾多男子追求,說媒的都快把城主府的門檻踢平了,林東作為其中之一,對沈昭甚是愛慕。

「把手放開,不然後果自負。」

林鳴眼神冰冷,以前自己太弱,被欺負只能受著,可是現在他可沒這麼好捏。

「後果?你以為你算個什麼東西,廢物老子和廢物兒子,倒是絕配,離我家沈昭遠點,否則打斷你的腿。」林東寒聲說道,醋意大發的他,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沈昭無數次拒絕過他,憑什麼林鳴一個癩蛤蟆,敢讓女神為他罰站?

「發生什麼事情了?」

「聽說沈昭女神竟然青睞林鳴,還和他一起罰站,林東那麼喜歡沈昭,卻連說話都不敢,怪不得林東發火。」

「林鳴是個什麼東西,不知天高地厚,連武者都不是,竟敢碰沈昭女神。」

周圍人竊竊私語,沈昭陪林鳴罰站的消息,早就傳遍整個學府,可謂是眾人津津樂道的話題。

林鳴眼中閃過一絲狠厲,堂堂龍族神子,一個卑微的蟲子竟敢揪著他的衣領,還真是龍游淺灘遭魚戲。

他瞬間出手,直接抓住林東的脖子,輕輕掐住脖頸側面的穴位,手指漸漸用力。

什麼?

林東還沒反應過來,大腦竟開始陷入昏厥。

他奮力掙脫出來,迅速撒手,跳向不遠處,與林鳴拉開距離。 「在這裡我得批評一下上海上港了,足協明文規定過外援人數,上海上港怎麼上了五名外援啊!」

黃海銘一本正經的說道,這當然只是開玩笑。

但是也可以看的出,薛陽給他帶來的驚喜。

在黃海銘看來薛陽完全就是外援級別的,甚至要比很多外援都要強力。

「薛陽的過人能力太強了,河南建業球員顯得那麼脆弱,基本沒有給薛陽帶來太大的壓力。」

「而他的射門也非常出色,時機把握得很好。」

「雖然竟然蔡健沒有確認薛陽就是那個梅羅潛質的球員,但是我覺得就是薛陽了吧!」黃海銘講述道。

「年輕球員中不可能有比薛陽還有強的了,我覺得基本可以確認了。」

進球后的薛陽興奮的沖向了場邊,開心的慶祝著自己中超的首球。

雖然對自己非常有信心,但是其實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的中超首球竟然來得這麼快。

薛陽沖向場邊后,開心的張開了雙臂。

雖然現場上海上港的球迷不多,但是還是送上了劇烈的掌聲和歡呼聲。

不僅僅是因為上海上港又進球了,更因為他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奪得中超冠軍的希望。

上賽季上海上港遺憾獲得了中超第二名,不管是俱樂部還是球迷當然不會只滿足於此。

這個賽季上海上港引進了天津泰達的拉莫斯,作為曾經魯雲龍的隊友,拉莫斯的能力值得認可。

而且他在天津泰達的表現非常穩定,再加上中場的孔卡、邊鋒埃弗拉和後衛金周榮。

上海上港的外援已經不錯了,可是和廣州恆大相比還是略遜。

可是本土球員方面,這個賽季的上海上港多了一個薛陽。

雖然薛陽只是99年的小將,但是目前他展現出來的實力,甚至要比外援還要強大。

所以球迷們開始期待,上海上港結束廣州恆大的中超冠軍。

比賽繼續進行著,兩球領先後的上海上港顯得輕鬆了不少。

不知不覺時間來到了第41分鐘,因為蔡匯康的犯規,河南建業獲得了一個自由球的機會。

位置在禁區外右側45度,這個位置基本不能直接射門。

但是還是讓上海上港的防守球員很有壓力,因為河南建業的高空球確實不錯。

開出定位球后,足球吊向了禁區里。

幸好李軍卡住了位置,將高中鋒索烏死死卡在了身後。

然後將足球頂出了底線,河南建業獲得了角球的機會。

不得不說河南建業的球員心理素質不錯,雖然已經兩球落後了,但是依舊全力的進攻著。

開出角球后找到了前點的帕蒂尼奧,韓國中後衛金周榮一直注意著他。

但是他就沒有李軍穩了,他被帕蒂尼奧卡在了。

他想要繞前一直沒有辦法,帕蒂尼奧成功頂到了足球。

只是他的位置很尷尬,他是面對著足球的。

所以他幾乎是側對著球門方向的,所以他想要頭槌攻門非常的難。

在這樣的情況下,帕蒂尼奧選擇了頭槌擺渡。

足球隨之被頂向了中點,足球飛向了索烏。

但是李軍非常的穩,他一直卡著索烏。

李軍率先跳了起來,然後頭槌將足球頂了出去。

河南建業的球迷本以為這一次進攻又結束了,正當他們沮喪的時候。

他們突然發現,足球飛向了尹洪波。

只見尹洪波停球后,稍作調整后直接起腳遠射。

也不知道是尹洪波的實力,還是他的運氣好。

足球在空中輕飄飄的,但是隨後突然下墜。

他的這個遠射不僅突然,而且質量非常的高。

門將嚴峻岭甚至沒有做出撲救動作,足球就飛進了球門裡。

河南建業1比2扳回了一球!

「球進啦!尹洪波這個球可以啊!」黃海銘睜大了眼睛驚呼道。

「這腳遠射質量高啊!還有點落葉球的意思。」

黃海銘也被尹洪波的這腳遠射驚到了,他沒有想到尹洪波的遠射實力這麼強。

進球后的尹洪波趕集衝進球門裡,將足球撈了出來。

然後抱著足球往中場跑去,一邊跑一邊朝著觀眾席揮舞著拳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