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甜看着駱家北一路疾馳,繞過車流,車技嫻熟。

2021 年 12 月 11 日

一路上幾乎成功避過了所有堵車。

「駱經理,安全第一,您小心駕駛。」

「我在日本玩兒賽車的時候,你還是小孩子呢!放心,保證又快又安全。」

甘甜欲言又止,沒有再說話。

她也不知道駱經理為什麼最近對她的態度有所轉變,總是,她心裏還是很感激的。

到了甘甜說的地方,駱家北停下車,前面被一片車輛擋住了去路。

駱家北的臉瞬間沉了下來。

「你確定是這裏?」駱家北看着這個別墅,問甘甜。

「我確定。」甘甜說完,馬上打開車門,往院子裏跑。

駱家北下車,看着眼前的房子,若有所思。

這是,冥冥之中?

命中注定?

終究,還是逃不開嗎?

太奶奶,是您的安排嗎?你終究忘不了這個負心狠毒的男人嗎?

……

車上,老道雙手雙腳被綁,嘴上被貼了封條,眼睛被蒙住。

他有一種末日的悲涼感。

幾百了,藏在御花園裏,潛心修鍊了數年。本來就要提升修為的時候,一個宮女被暗殺在御花園裏,鮮血染紅了花根,滲透到土裏,血腥味灼痛了他的靈竅,修為盡毀。

從頭開始,他再也沒了那些靈氣,只好放棄了修行。

然而,有一天,醒過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變成了一個年輕的小太監。

有手,有腳,可以直立行走。

他看着鏡子裏自己的臉,有一種被金子砸中的不真實。

就這樣,在皇宮裏看皇帝更替,朝代更迭。

有一天,他被一個老太監舉報了。

那個老太監說他幾十年容顏不改,說他偷吃了皇上的長生不老葯。

當時雍正年間,皇帝喜吃丹藥,民間方士紛紛煉製丹藥進貢皇上。

這個罪過,就很大了。

他被抓到御前,不等他解釋,就被打爛了嘴巴,牙齒立時打掉了五顆。

他「嗚嗚嗚」地想解釋,卻再也說不出一句話。

然後他被活活打死,扔到了亂葬崗里。

不知過了多久,他幽幽醒來,他又活了。

他走在街上,渾身的惡臭熏跑了所有的人。他一直走,走到半山,一個道觀里。

一個道士收留了他。

給他衣服穿,給他飯吃。當他照鏡子的時候,嚇得一把扔掉了手裏的拂塵。

他半邊臉已經腐爛萎縮,半邊臉卻是當年一樣的年輕。

「師父,什麼年間了?」

「道光元年了。」老道看着他,問道:「你知道你為什麼死而復生嗎?」

他搖搖頭。等待老道為他解惑。

「所有送到亂葬崗的死屍,多數都留了一口氣,這口氣最終被你吸取,給了你一線生機。但是這生機很弱。如果沒有足夠的陽氣,你會很快死去。這一次,會死的徹底。」

「那我該怎麼辦?」他慌亂不堪,他再也不要失去生命。

老道點點頭:「那你拜我為師,做我的徒弟,我教你採補之術,讓你恢復容貌,長生不老,可好?」

「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從今天起,你的名字叫啟重道士,是我的徒弟。」

「謝謝師父賜名。」

從此以後,啟重的心裏沒有了人性和憐憫,他只想活下去,一直活下去。

他的師父,在建國以後被抓槍斃了。

啟重躲在鄉下,苟且作惡活了這許多年。

他從回憶中回過神來,他決不能死,掙扎了幾百年,難道就這樣功虧一簣嗎?不是說活到千年就可以成為地仙逃避因果嗎?

他閉上眼睛,想着辦法。

忽然,他想到池二從川地密林帶回來的那些毒蛇猛獸。

是了,這群人心之堅定,很難被他迷惑。但是動物呢?

他心中催動口訣,漸漸加速。

忽然,從四面八方爬過來無數的蟲蛇,靜悄悄地匯聚在車底。聚成一股陀螺,直衝車底。。 玄衣拿著手裡的圖紙,認真的研究了半天,依然是一頭霧水。

她不知道這張圖紙給她的目的。

但是她可以猜到,這東西,是微生冥音給的。

因為在這個世界,只有獸王和微生冥音,他們的經歷相同,思想共通。

再不濟,還可以再加上一個池小葉。

但是,以池小葉那隻知道靠男人的德行,和那相當於擺設的腦子。

根本就想不到要這麼做。

玄衣拿著完整的「迷情陣」想了一夜,依然不明白冥音這麼做的緣由。

被獸王那麼優秀的雄性喜歡上,是一件多麼美好的幸事。

微生冥音為什麼要把這陣法交給她?

難道,她想推開獸王?

玄衣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但是,能讓獸王愛上自己的陣法,對她來說,有著極大的吸引力。

她近乎瘋狂的握著那張圖紙,終於在第二天凌晨時,開始用自己的血在鷹巢裡布陣。

此時,獸王宮。

因為得到了夢寐以求的珍寶,饕餮興奮的一晚上也沒睡著。

天剛蒙蒙亮時,就開始準備早飯。

因為精神過度緊繃,他漂亮的眼底布滿了血絲。

卻依然像打了雞血一樣,興緻勃勃的端著一個不大的小陶罐走到冥音身邊。

低聲討好道:

「阿音,我記得你兒時最喜歡喝這種純白的大米粥。

來,嘗嘗合不合口味?」

冥音沒有去接,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諷刺道:

「別給了,一定不合口味。

我現在看見你就倒胃口。」

意識空間里,魑魅同樣恨的咬牙切齒:

【呸!趕緊滾!

要不是因為主人小時候胃不好,她才不愛喝這種一點都沒有味道的粥呢!】

聽見這道熟悉的聲音,饕餮的眼神忽然一頓。

緊接著,變得危險起來。

原來魑魅沒有被池小葉引走,還和他的阿音綁定著。

那就別怪他手下無情了。

這個只知道吃的傻狗有什麼好?

五千年前,魔族覆滅時,他就把貪食這一點戒掉了。

他抬手,用天道之力將魑魅從冥音的意識空間里抽離出來。

然後,將他放在了自己身邊。

魑魅脫離了籠子,化作人形,惡狠狠的盯住他:

「你要怎麼樣?打一架嗎?」

「好啊。」

饕餮眼角盛滿了笑意,抬手運轉天道:

「我早就想把你打的魂飛魄散了。

反正尊主現在也沒有七情六慾了。

你死了,我便是她最信任的人。」

魑魅咬牙:

【你想得美!】

沒吵幾句,兩隻凶獸便各自積聚力量。

獸王宮內的氣壓急劇下降,大戰一觸即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