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東見狀,急忙扶住岳文海。

2021 年 12 月 8 日

「快去叫醫生!」肖東吩咐傭人。

不一會兒家庭醫生便奔了過來,岳文海被抬到了樓上。

整個過程,岳子川眉頭都不曾皺一下。

客廳里,只剩下岳子川與顧婉柔兩個人。

忽然,顧婉柔坐直了身子,一反剛剛的憤怒,抬頭看向岳子川。

笑道,「你還真是冷血!」

岳子川目光陰測,「老爺子倒下了,才方便我們做事不是?」

。 阿錦出門前,扭頭看向身邊的婢女,婢女看向阿錦,倆人對視了一會兒,婢女稍稍低下頭來,阿錦這才離開。

阿錦將門關上后,留下了婢女一人在屋內,她站了許久遲遲沒有動靜,躲在床底的徐勝自然也就不敢輕舉妄動。過了好一會兒,婢女召喚了三個人,三個死氣沉沉的男人,毫無生氣,婢女吩咐道:「小主說,她的床底有髒東西,你們仨幫小主清理一下。」

婢女說完,徐勝這才意識到,他們已經發現他了。無奈,徐勝只能自己從床底慢慢滾了出來,緩緩站起,此時的徐勝,並沒有因為被發現而感到驚慌失措,而是非常的鎮定。

「我非常好奇,你們是如何發現我的?」徐勝不慌不忙的問婢女。

婢女冷冷一笑,說:「你是將死之人,告訴你也無妨。」

婢女頓了頓,繼續說道:「從小主進來的時候,就感覺到了屋內有活人闖進的味道,只是這若隱若現,暫時無法確定位置,當小主易容完準備出門的時候,才告訴我,你藏在床底。」

「既然是鬼族,為何要害人?」徐勝再問。

「這個嘛,你無權知道。」

說完,婢女與三名鬼卒同時亮出雙手上的鋒利的指甲,稍稍舉起,沖向徐勝。站在原地的徐勝,輕輕冷笑了一聲,說:「既然不肯說,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在四名鬼族的攻擊下,徐勝一點兒也不會感到害怕,因為他依然知道了他們的弱點。在四人的的手就快要觸碰到徐勝之時,徐勝的雙手,突然發出了金黃色的光芒,逐一往四人打去。

四個人見了這道光,瞬間緊閉雙眼,不敢睜開,尤其那個婢女,雙手捂著臉,直喊道:「我的臉!」

沒一會兒的功夫,三名鬼卒被徐勝打了一掌后,紛紛倒在地上,並化成一團黑煙,消失了。待徐勝收起手中的光芒后,婢女的雙手也慢慢從臉前拿開,她的雙眼跟着慢慢睜開,徐勝這才發現,因為強光的緣故,婢女的臉就像被灼傷一般大面積損壞,更確切地說是被毀容了。

「公子饒命,我們並沒有害人,一切都是聽從郡主的命令。」奴婢兩腿發軟,直接跪在了地上。

「那你告訴我,白璃有何目的?」徐勝看着婢女問。

婢女猛地搖頭,並沒有說話。徐勝本想問點別的,見婢女臉上的損傷面積越擴越大,過了一會兒,聽見婢女慘叫了一聲,便化成一團黑煙,消失在了徐勝眼前。徐勝想起了之前他在書籍上所看到的,鬼族生活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害怕見光,若是一見到光,就將忍受灼傷之痛,修為低者,瞬間化為一團黑煙,消亡殆盡,稍微修為高一點的,還能尚存一線生機,若不及時救治,只能消亡。

由此可見,婢女還稍微有那麼一點修為,那麼那個叫錦娘的人,也就是阿錦,想讓她消失,恐怕就沒有這四個人這麼簡單了。徐勝想着,錦娘出門,是要去哪?婢女提到過,程遠航找她,也許,她去找程遠航去了。

想到這,徐勝即刻動身,去尋找程遠航去了。

在孟書這邊,躲在地牢周邊的某個角落,可地牢守衛森嚴,不好進去,這時,他看見了阿錦,她的身後還跟了兩名婢女,其中一個還在惟為她打着傘。孟書納悶,這大白天的,又沒啥太陽,為何要打一把傘呢?

正在孟書猶豫的時候,看見了程遠航也來了,李逸民和徐勝也相繼趕來。在觀察他們動向的同時,孟書問一旁的二人有何發現,李逸民回答:「程遠航其他倒沒什麼,唯獨對這個叫『錦娘』的女人倒是挺上心的,我尋到他的時候,他就已經在四處尋找她了。」

接着輪到了徐勝,他把他所發現的都述說了一遍,他們這才明白,這個阿錦就是程遠航一直在尋找的錦娘,而且這個錦娘有易容之術,其手段非常之高,另外還了解到,他們都來自於鬼族。孟書這才恍然大悟,鬼族生活在暗處,怕光,也難怪那個錦娘會在大白天打傘了。

然後,他們仔細聽着不遠處那兩個人的對話。只見阿錦準備轉身離去,程遠航上前攔住了阿錦的去路,還顯得有些不耐煩。只聽她說:「程城主,我之前就有說過,咱們不合適,只適合為你辦事。」

程遠航帶着些笑臉,說:「這有啥不合適的,我夫人走得早,若真是這樣一來,相互有個照應。」

阿錦輕輕嘆了一口氣,再看了一眼程遠航,便轉身往回走,程遠航見阿錦走了,他也跟着阿錦的屁股後面,一塊兒離開了。

這時,李逸民稍稍想了一想,便看向孟書,問:「師傅,你那可有屍粉之類的?」

孟書轉眼看向李逸民,反問:「你想偽裝?」

李逸民輕輕點了下頭,答:「這地牢之中,應該混有鬼族獄卒,且他們嗅覺比常人靈敏,若要混進地牢找白璃問話,光憑我們這樣,很容易被他們發現。」

「有道理,有長進。」孟書表示贊同。

接着,孟書從袖子裏掏了好一會兒,才掏出了一小麻布袋子,說:「這是我早些年外出辦事時,去鬼市轉了一下,偶然間發現有賣喪屍粉,想着日後能用,就淘了些過來,這喪屍粉雖然氣味難聞,但能掩蓋身上原有的氣味,形同走屍。」

「太好了!」

話語剛落,李逸民一把手從孟書手上拿來這一小麻布袋子,可當他打開這袋子的時候,氣味從袋子裏跑出,這味道,使他差點翻白眼昏過去了,還好及時做出反應,捂住了口鼻。

孟書輕輕嘆道:「都說了難聞,想着讓你慢點打開,誰知你這麼猴急,所以嘛,想混進去,忍者吧。」

說完,孟書就往李逸民身上撒了些喪屍粉,再往徐勝身上撒,最後撒一點在自己的身上。

「這輩子我再也不想用這玩意兒了!」李逸民繼續捂著口鼻,說。

可他剛一說完,就被徐勝一把手拉走了。

他們躲過了守衛,在獄卒出地牢門的空擋,順利混進了地牢,巡視了周圍一番后,確定了四周無人的情況下,看見了獄卒擺在桌子上的鑰匙,拿起就往裏面走,找到了關押白璃的那間房,打開牢房門之後,此時的白璃,背對着他們坐在凳子上,三人進了牢房,正準備上前詢問白璃,這時,牢房門「砰」地關上了,他們轉身一看,阿錦和程遠航就站在門外,而此時,白璃緩緩其實,轉身看向他們三人,三人這才發現,他們眼前的這個人,並不是白璃,而是偽裝成白璃樣子的人,一個陌生的面孔,而真正的白璃,緩緩從程遠航的身後走了出來,他們這才意識到,這一切,都是圈套!

。《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187章貨源問題 嗨大家好啊,老道我就是本書的超級男一號大主角雷森道。是,我知道您不認識我。但您完全可以想像,我就是那種披着風衣慢動作出場時不但自帶光環自帶配樂,而且周身還呲呲直冒藍光電弧的辣種男主角。

其實吧,我是不吝於和大家炫……內個……分享我成功之秘訣的。說白了吧,老道之所以能夠取得今天的成就,真不是我有着什麼過人的天賦。我只不過是把你們大家用於喝咖啡看電影的時間,統統用來擼串和打遊戲罷了。

So……騷瑞,好吧我承認,剛才是我在無法自控地歪歪。您想啊?在一部百幾十萬字的記實文學中,居然從頭到尾愣沒老道啥事兒!可所有繁瑣艱難得能把一摞好人全部折磨成精神病的活兒,全都是老道一人撅個屁股在干!換了您心裏就能無怨無悔么?所以俺浪費百十字意淫一下咋啦?

老道這輩子啊……唉!說來話長長發短梳吧——啥值得一提的也木有!所以就不說了。我又不想用二泉映月伴奏著講述我那些催人淚下的經歷,撩拔起公眾同情心整一水滴眾籌啥地。話說……老道人生最刺激的經歷就是被老婆家暴,這種事兒會有人捐款嗎?

所以這部報告文學的的男主角當然另有其人,他就是……噹噹當擋——老榮家小兵!

榮兵是我的戰友!我們是彼此都能毫不猶豫地以胸膛為對方擋槍彈的生死弟兄!

我們並肩在沙漠作戰、在叢林作戰、在年代古遠的廢墟作戰、在高樓林立的都市街巷作戰!就如此刻一般……

我機警地躲在一個剛剛被火箭炮轟炸過的車庫後面,手持一枝雷神V5,冷靜從容地換好彈匣。然後沖小巷對面正以一輛報廢重卡為掩體的榮兵打了個中指向天食指向前小指蘭花的手勢,榮兵默契地比了個OK的手勢。然後我把頭靠在牆上,強行抑制着越來越快的心跳,在心中默數着……姍……二……姨……我勇猛地沖了出去!

是的!冒着槍林彈雨在明知小街對面一切陰險的暗角里不知埋伏着多少只冷酷狙擊手的情形之下我依然選擇了神聖的衝鋒!因為我別無選擇啊!因為這是我的使命啊!因為人類的命運地球的安危太陽系的未來……哎呀我去中槍了吧好像?

沒錯,這是正與邪的生死之搏!敵人怎肯放我一馬?我既然當了這出頭之大鳥……嗯……其實也不大啦。反正既然我敢冒頭吧,那些蜈蚣蜘蛛長蟲蠍子耗子臭蟲變形蟲啥地,怎能輕易放過我呢?於是我掛了……

我撲倒在……電腦桌上!手掌狂暴地對着鍵盤一通「啪啪啪」!沒錯,老道就這麼個性情中人兒,馬彼得就為這鍵盤都換六七個了。

好吧我承認,我就是個只能在遊戲場景中一次次重建自己拯救地球偉業的歪歪者OK?我就是個只能貓在屏幕後面展示自己勇敢的鍵盤俠OK?這我都勇於承認,只要你滿意就行你開心就好。你還想說啥?再BB抽你丫的信嗎?

好吧我又承認了,其實連我吃歐抽你也只不過是個構思,屬性依然歪歪。不過……我是絕不會放過我內個豬——隊友噠!

「你有病啊?」

「你有要……發的火就發吧,道哥。」

「少扯!叫雷哥老道!就你會點英語是不?罵誰呢這一天天地?」

「是是,老道……哥,對不起啊。」

「又一次拯救地球千古難覓的良機就被你活活糟踐了!我現在就想問你一句,你到底咋想的啊老榮家小兵?」

「道哥,真不好意思啊,我當時想換加特林P8來着,結果一着急Shift就按成Ctrl了,切換出個水壺來。心裏一慌又按錯鍵了,又切換出一根火腿腸來,等我終於……然後你就……內啥了。」

「加特林P8?加特林屁吧!那種戰況下你一鍵切換巴萊特A-V不爽么?一鍵切換沙鷹WC不香么?換彈超快幸運加成經驗加成GP全特么加成不OK么?」

「騷瑞,我……」

「你那手指頭從去年五月開始就笨得跟木頭橛子似的你自己知道不?」

「呵呵,巴尼也這麼說過我。」

「巴尼?哪伺服器的?」

「巴尼庫查子爵,玩魯特琴的,大師。」

「扒你褲衩子爵?網名挺酷哇?不是,你從去年回來說話就老莫名其妙的你知道不?我都懶得搭理你!走!跟我進西服244區PS國戰場蚣蜘區,我特么這次非乾死那幫狗糧養的!」

「道哥,先不玩了行嗎?」

「咋?」

「嗯……心裏悶,想和你說說話。」

「終於想說啦?去年不是咋問咋不說嗎?」

視頻中的榮兵搖搖頭,從桌上拿起一支雪茄點上了。這小子現在可真能裝酷!去年五月之前記得他連煙都不抽啊?

「道哥,三天前……我見了個人。」

「嗯」

「然後……我哭了三宿。」

「嗯」

「其實我一直在逃避,我總是掐著自己的脖子告訴自己——你那就是個夢!是夢懂不?你喝錯了一杯酒從那老伍頭家出來一不小心摔溝里瞭然後就做了個長長的夢,榮兵你明白沒?」

「嗯」

「可幾天前一個遠方的來客卻把我為了騙自己而吹的那個謊言氣球給一腳踢爆了。」

「嗯」

「我現在躲無可躲藏無可藏再也騙不下去了!道哥我該咋辦?」

「先說癥狀。」

「我該怎麼讓你明白呢?就像……你一覺醒來,大腦負責記憶的區域已經被加插了一個U盤,那裏面儲存的內容多得嚇人!有驚心動魄的歷險場景;有秀美奇絕的域外風光;有血腥殘忍的殺戮戰場……還有一群與你天涯同命的朋友和夥伴。有一位似乎能看穿你所有的心事,又不計回報地呵護着你的姐姐;一位恍如洛神猶似黛玉的法蘭西女孩;一個360多磅重的胖兒子;一位……我欠了她太多太多根本無法償還這心靈債務的……」

「啥遊戲啊?單機的吧?畫面好不?操作感逼真不?」

「操作感完全逼真!畫面好得無法描述!只可惜不是遊戲。」

「那明白了,妄想症中期。不治將恐深。」

「我不是……好吧好吧,就算我是妄想症吧,那我該咋辦?我又辭職了,這次不是想換個工作體驗,而是我啥也幹不了啦。我整夜無法入眠白天工作就走神吃不香喝不下煙又撿起來了還得拿酒頂。道哥,我心裏老有倆小人兒在撕逼掐架!」

「嗯」

「有時小人兒榮兵會說……你管那老神棍往你的誓言裏填的啥內容呢?那老傢伙就算真存在過也早死了三百多年了!你信那個?可小人兒羅賓懟之曰……那萬一傻瓜總督填的內容是對你親人不利的呢?再說了,人家把生的希望都讓給你了,你就好意思負了人家以命相托的唯一心愿?那可是你親口答應並以誓言做保的啊!上老可在天上瞪着你呢!」

「嗯」

「有時小人兒榮兵又會說……忘掉吧,就當是看了場加勒比海盜系列的電影,那些都是歷史中的人物跟你有個毛線的關係?別臭不要臉地歪歪了!」

「嗯」

「可小人兒羅賓就會用幽怨的眼神盯着我問……行!行!你忘得掉嗎?有種你就把比格印酒吧的《一個小女孩》、小莎拉的生日晚會、夕陽下的麥田花海、神秘的雨夜紅唇花、卡塔赫那的生死時速、拿騷要塞的高台跳水、特諾奇蒂特蘭的傷痛之夜、漆黑無盡的瑪雅古隧洞、尤卡坦如夢的粉紅湖、法哈多似幻的螢光海、天使號帆頂的那隻天鵝……統統忘掉就當從來沒有過!還有你永遠欠下她的利息……那些鹽湖火烈鳥群、彩虹水域、天鵝群島、伯利茲大藍洞、古巴松樹島、鄧斯河瀑布、藍色瀉湖、粉紅沙灘、尼維斯火山、紹納島海星、珊瑚花園、香檳礁、翡翠峽谷、巴巴多斯飛魚……你好意思全都假裝不記得了??」

「嗯」

「小人兒榮兵抗辯道……記得又怎樣?就算有過也早成歷史已化飛煙了!可小人兒羅賓馬上回懟……是啊,以前你當然可以這麼騙自己。可麥瑞女士是怎麼解讀那本神秘的筆記的?在那裏面記載着你明明多陪伴了她一整年!至少你欠她的這些利息你都還清了!當然,人家救過你好幾條狗命呢,就像你在三百年前自己說的那樣,本錢你是無論如何都還不上了!可利息呢?你該付給她的利息呢?人家在日記里可是清清楚楚毫無疑問地記敘了你確實還清了這些利息的,這你怎麼解釋??」

「嗯」

「道哥,我太痛苦了!我無法繼續裝糊塗又不敢面對真相,我到底該怎麼辦?」

「明白,精神分裂典型癥狀,不治將益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