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木搖頭,「沒看呢。」

2021 年 12 月 6 日

昨天打了一天的遊戲,沒有衝浪。

趙老立刻搜出了孫神的評價,開始讀了起來,語氣極富感染力,把蘇木聽得一愣一愣的。

自己隨便瞎搞的。

還能扯這麼多?

蘇木猶豫遲疑了半天,才硬生生擠出了一句:「校長不愧是校長,他比語文老師還要語文老師。」

趙老:「哈?」

「沒事兒,說得挺好的。」

有人幫自己把有的,甚至沒有的都統一的安排明白了。

那還有什麼說的。

只有感謝他唄。

「是,孫神是雲州的驕傲,明珠級藝術家呢。」

趙老對孫神明顯的很尊敬:「還有,小蘇你考慮咋樣,名譽教授這活,你接不接。」

名譽教授……按蘇木理解,就是光有名,沒啥事兒做吧?

那倒是可以接。

蘇木還沒回答,趙老又接著道:「我呢,也覺得,小蘇你呀,太適合到學校里去了,在華盛待著,真是委屈你的天賦了……那什麼,要不我去問問,看能不能找個學校,讓你正式入職教授?你去全職上上課?」

「……」

蘇木:「???」

7017k 「登門求教?!」

解易沉吟著,他請科技花把石野山翁在科技論壇中,發過的文章收集起來,發送到自己的光腦中。

石野山翁在科技論壇上的文章,大部分是關於機甲材料更優化處理的論文,中間有一部分涉及植物機甲配件,點擊數很高,有着大量的擁躉者。

「既然這樣可以考慮見一下!」解易用手撐著下巴思考着。

他和解蘭兩個孩子,去其他情況不明的星球並不安全,還是請他到大角,明天袁師父也該回來了。

解易給這位石野山翁先生回了一封信,信上寫明自己的地址,以及能接待他的時間,請他來大角一見面。

石野山接到信后,驚喜不已,他在植物性機甲配件上潛心鑽研多年,雖然有點成就,卻沒有突破性的成果。

夢蘭科技論壇開放后,他在上面發過許多帖子,希望能拋磚引玉,雖然回應者很多,可是有啟發性觀點的很少。

昨天他在論壇上,看到科技花置頂的那個帖子,如獲至寶,這個數據是他一直夢寐以求,在他心目中這是植物機甲配件的最佳處理數據。

他迫切的想聯繫上薛易。(解易在虛擬世界上的化名)

想和薛易探討,植物性機甲配件在的處理中一些調配手法、調配流程問題,如果薛易願意就配方和他交流,他可以付給他財物。

見到解易后,石野山很吃驚,這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雖然身長玉立,但掩蓋不住還是一個未成年孩子的事實。

這樣一個孩子做出了磐絲鎧甲的高級強化?!

解蘭看石野山見到哥哥后,目光有些遊離不定,就有些不高興。

他負氣的搬出兩件磐絲鎧甲,這是經過不同浸泡液處理過的磐絲鎧甲,他把鎧甲放到石野山的面前,趾高氣揚的說,「這就是我哥處理好的鎧甲。」

石野山目光從解易身上移到磐絲鎧甲上。

雖然他已經去網店接觸過磐絲鎧甲,但現在看到實物,依舊心潮澎湃。

他拿出隨身攜帶的便攜檢測儀器,對兩件機甲配件翻來覆去的進行檢測,直到檢測出所有數據。

數據結果出來后,他看到與網站上公佈的一模一樣時,這長出了一口氣,準備和解易長談。

可他一抬頭,看見剛剛進門的袁帥。

「大……大元帥?」他有些遲疑也是些激動的喊了一聲。

袁帥一進門就注意到家裏有客人,聽到石野山這聲呼喚后,仔細的看了看石野山,不太確定的說,「你是那個聯邦科學院的機甲研究員?」

「是,是我,大元帥!」石野山見袁帥已經認出了自己,驚喜欲狂,畢恭畢敬的站起來。

袁帥沖他招招手,「別客氣,快坐啊!你現在是易兒的客人,我也是一個早已經隱居的普通精怪,我記得你也是精怪吧?我們精怪出一個科學院的研究員可不容易啊!」

石野山有些慚愧的對袁帥說,「我離開聯邦科學院已經很久,已經不再是裏面的研究員!」

「哦,怎麼回事?」袁帥問道。

石野山搖了搖頭,「頭些年,葉飛和夢蘭大人在時,科學院氛圍還好,世家子弟,平民,和精怪研究員都能夠和平相處,雖然也有理念相爭,但並沒有激烈的衝突。

自從葉飛大人隕落,夢蘭大人沉睡后,科學院便成了世家出身的研究員的一言堂,拉幫結派,構陷,污濁不堪。我和那些人理念不合,便從科學院退了出來。

我先是隱居在山野中做些研究工作,偶爾也為夢幻未來科技公司提供一些新的科學技術。

自從前年,我聽說大元帥出面整頓政府和軍隊,夢蘭系統又開始啟用虛擬世界初級功能,我便從深山搬到城市中居住。

今天來拜訪薛易小友,沒想到能遇到元帥大人。」說道這裏,他的情緒又有些激動。

袁帥點點頭,「易哥兒和花花是我的兩個徒弟,你來的正好,易哥兒一直對機甲設計感興趣,我肚子裏的那點兒東西,早就被他掏空了。

你要是有空,可以來幫我指導指導這兩個孩子的機甲設計和製造課程,這上面,你可是專家啊!」說完,袁帥發出爽朗的笑聲。

石野山激動的說,「行,行,我回去收拾一下,以後就跟着兩位公子!」

「是解易和解蘭,不是什麼公子,我們沒有世家的臭規矩,你也可以叫他們易哥兒和花花,他們都是你的小輩。

來你們給石伯伯行個禮,以後就跟着他學機甲設計和製造課程。」

石野山是一個活了很久的精怪,和其他精怪不同的是,他對精怪們善長的武技、藝術都不感興趣,他感興趣的就是各種材料的處理。

為了找尋他想要的材料,他曾走遍河內星系所有智慧生命能到達的星球,早期夢蘭系統中收集的,許多珍稀材料數據大多是由他提供。

這幾年,他感覺自己對材料的認識已經到了一個瓶頸,他渴望和更多的對材料有想法的智慧生物進行交流。

夢蘭虛擬世界的重新開啟,讓他再一次感受到思想火花碰撞之美,可同時,他也感受到自己在慢慢變老,他常常思考自己的知識,應該怎麼樣傳承下去?

現在他崇拜的精靈族英雄——袁帥,交給他一項帶徒弟的任務,這讓他喜出望外。

而這兩個孩子的天賦如此之高,又給他添了更多的意外驚喜。

從大角二回來后,他對兩個孩子現有的知識,進行了摸查。

兩個孩子都接受了完整的植物傳承,他們的植物學和藥劑學基礎非常牢靠,他現在唯一需要做的是,幫助倆人建立一套植物性機甲處理的理論體系。

在這上面他的能提供的幫助,就是他多年來的實際研究經驗。他也在探索和兩個孩子一起,利用倆人強大的精神力,和對植物的敏銳度,對植物材料進行研究,歸納,總結,最後看能不能走出一條新的道路。

另一方面,兩個孩子對礦物知識了解匱乏,僅限於知道一些珍惜礦物,礦物的處理方法,也是照搬書本,石野山擅長的就是礦物分析、處理,他在這上面給小哥倆增加了大量的課程。

而機甲設計和組裝,兩個孩子還處於最基礎階段,這個也不着急,知識積累后,再接觸這塊內容,事半功倍零。

他開始帶着兩個孩子天天鑽後山,教兩個孩子辨析各類礦石。

他還教孩子們怎麼樣根據植物的不同生長情況,來判斷一些珍稀礦物的分佈。

原本在大山中就自由自在的兩個孩子,因為他所傳授的知識,在大山裏找寶更是如魚得水。

后角山已經成為他們實習新知識的樂園,就連夢魘獸的家,他們也光顧了許多次。

夢魘獸現在每天去上班都很擔心家裏的情況,他非常想請假,陪同兩位老闆視察他的家園。

嗚嗚嗚,解蘭大人兩眼冒光的樣子太可怕了。

就在解易和解蘭如火如荼的跟着石野山學習時。

科技論壇有人表了一篇薛家兄弟店的磐絲鎧甲嘩眾取寵,虛而不實的文章。

文章中避重就輕,不提強化后,磐絲鎧甲的優異數據,反而把不相關的其他植物性機甲數據,拿出來反覆提起,並舉出一些強化后植物性機甲配件失敗的案例,用來攻擊解易的強化磐絲鎧甲數據造假。

「一篇狗屁不通的文章!」石野山看了后,氣的吹鬍子瞪眼。

他站起身來,在房間中踱來踱去,情緒激動的說,「不行,我一定要寫篇文章,反駁回去!」 亞麗的傷養了兩三天,她本就年輕矯健,恢復得很快。兩三天就下地了,只要不碰著傷口,就跟正常人差不多。

除了受傷那天,房岳也再沒來看過她。不過他那樣薄情寡義的人,亞麗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

縱然心裏有氣,但是亞麗傷口好了,還是繼續往房岳面前湊。沒辦法,攻略任務就是懸在她頭上的利劍,她時不時的就得丟棄自尊,將那劍往邊上挪挪。

因為那日穿着禮服受傷了,亞麗又改回了穿男裝,特別是袖口扎得緊緊的。有了兩個匕首防身,她才放心呢。

傷好了,亞麗也仔細回憶了一下宴會那天的事情。

房岳相來思慮周密,怎麼會讓回鶻王子拿到刀。而且回鶻王子對小皇子動刀,自己都上前阻止了。他卻遲遲不出現。就算天子不守城門,他不願意以身犯險,但是周圍的士兵和守衛為何反應那麼遲鈍。這些不能細想,細想就覺得處處都透著詭異。

當然,這些都可能往巧合上扯,只是虎毒尚且不食子。難道房岳為了不大權旁落,在皇子還是個一歲孩子時就借刀殺人,斬草除根。那他也太……

心中有所思所想,亞麗心中也多了些算計。看他這個行事作風,以後真要取得天下,是不是會真的信守承諾放過月朝?

該對房岳抱着僥倖,還是留些後路?反正不管怎樣,火藥鐵炮的事情一定不能讓秦得知。

通過一些渠道和特殊字元,亞麗也傳遞了些消息出去。叮囑楊添將火藥這個事情掩藏好,輕易不能拿出來示人。當然,房岳也不是傻子。所以那些字元都隱藏在平常問候的話語中,其中話語還有些曖昧,大抵能看出些不一樣的意味。

亞麗知道,房岳若查探到這個信件,看些這些也能掩飾隱藏兩分。

亞麗的小動作和一些情緒房岳當然發現了。這日月圓,整個大殿也被門外跑進來的月輝照得透亮,燭火似乎也變得不再明亮。

有宮人進來朝着房岳耳語了幾句。房岳便起身,朝着亞麗抬了抬下巴:「跟我出去。」亞麗站起神來,緊緊的跟着他走了出去。

夜晚的秦王宮是寂靜的,間或又宮人走動,都是步履輕快,低頭疾走,絕對不會發出多餘的聲音。圓月光輝灑在地上,灑在宮牆上,像是給所有建築都披上了紗衣,有種朦朧冷清的美感。

房岳負手走在前面,背影高大,昂首挺胸,一眼就能看出是整個宮宇的主人。亞麗輕聲快步跟着,也沒有什麼多餘的聲音。

房岳走的小道,看樣子是往後宮去,亞麗納悶,也不出聲詢問,就默默的跟着。房岳應該是想要帶她去什麼地方,其實兩人還算是有默契,有時候一個眼神就能知道對方是想要做什麼,說什麼。

走了一會兒,眼瞅著就要到小皇子住的宮殿了,房岳停了下來。亞麗也跟着停了下來,一臉迷惑的看向房岳。房岳也不說話,找了個能看到殿門口,身形又會被遮擋住的地方站着。亞麗也有樣學樣的跟在他身後站好。

過了一會兒,就見小皇子的奶娘引著一個穿着宮人服飾的男子走了進去。那男子亞麗不認識,只是眉眼……嗯,和小皇子有點相似?房岳不出聲,亞麗也不出聲。男子進去了一會兒,又匆匆的離開了。

男子離開了,房岳也轉身就走。亞麗不知道說什麼,也跟在後面。

同樣是一前一後,房岳的背影似乎沒有剛剛高大了。當然確實更高了,彷彿戴了一頂綠色的帽子……

「砰」亞麗正在暢想房岳戴綠帽子的景象。房岳突然停下來,她來不及止步,便撞上他的後背。房岳轉身,看着她嘴角沒來得及消失的笑容:「好笑嗎?」

「啊?」亞麗裝傻。說實話,她心裏是極爽的。房岳這個沒有下線的傢伙,也會被人耍,怎麼會不讓她覺得爽快?真想問問他這頂帽子暖不暖和啊。

「你就這麼開心?」房岳惡狠狠的聲音傳來。亞麗連忙收斂:「怎麼會,我不懂殿下的意思。難道殿下不是思念小皇子,深夜來探望小皇子的嗎?」

「裝,繼續裝。」房岳冷笑:「你不是最會裝的嗎?」亞麗咂咂嘴,她本來應該深表一下同情,但是心中實在開心,憋不住,真的哈哈一笑,還踮起腳拍了拍房岳:「想開點,還可以生個自己的。」

從受傷以後,房岳就沒見過她這樣笑過,展顏一笑,真的如春光燦***月輝還耀眼。房岳本來是生氣的,可是突然覺得心口被什麼撞了一下,突然,劇烈,讓他措手不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