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前男友而已,曹瑩瑩應該可以忘記吧?

2021 年 12 月 6 日

如果曹瑩瑩永遠忘不了她的前男友,她也永遠無法從以前的陰影之中走出來,這次就算是為了吳可。

曹瑩瑩會為了吳可嘗試一次嗎?

二十分鐘后,陳明來到了泰安306大廈,在門口鎖上電瓶車,陳明乘坐電梯,直接來到了頂樓,上了樓梯,還沒靠近天台門便聽見天台上傳來了曹瑩瑩和吳可對話的聲音。

「我可以為了你活下去,如果沒有你,我的生活是灰色的,我看不到一點的希望。」

「好,嗚嗚……」曹瑩瑩哽咽說道:「其實,你為我付出的每一件事情,我都記在心裏,我很感動,我真的很感動,以前,我只是一直想要試探你,可我沒想到,我太過分,完全沒有考慮你的感受,現在,我懂了你的痛苦,你下來,你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好好愛你。」

曹瑩瑩一邊說話,一邊抽泣,陳明只是聽了幾句便感覺心裏酸酸的,因為現在正是關鍵時刻,陳明站在樓梯上,並沒有立刻上去。

天台門開着,外面一道陽光照射進來,將三分之一的樓梯染成了金色,陳明低頭看了一眼腳下的樓梯,嘴角勾起一絲弧度,心中暗道:這麼好的天氣,曹瑩瑩的表白一定能夠成功吧?

這時候,天台之上傳來了吳可平靜的聲音:「可憐我,是嗎?」

曹瑩瑩有些木訥的說道:「你說什麼?」

吳可憤怒的吼道:「我說你在可憐我,是嗎?!」

「我沒有,吳可,我喜歡你,我真的喜歡你!」

吳可說道:「不,不可能。這個世界上沒有突然發生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不是偶然,就像經理一直看我不順眼一樣,他一直給我穿小鞋,終於,今天忍不住把我叫到辦公室,告訴我,讓我向他遞交辭呈,主動離開公司。」

「哼,我不知道我錯在哪兒,其實,這樣一個公司,我根本就用不着留戀。」

「對,你能找到更好的公司!」

「可我覺得這是一個恥辱,我為了留在公司,我為了追求你,我付出了那麼多,我的工作量是一個普通員工的一點五倍,可我拿到的只是普通員工的工資。」

「我這麼努力,我是為了什麼?我是為了追求你,曹瑩瑩,我愛你!」

「我也愛你!」

「你不愛我,你一直都想拒絕我,你怎會突然愛上我,你只是覺得我可憐,給我一點施捨的溫暖!」

。 次日一早,宮妃們齊聚宜貴人的延禧宮內,參加六阿哥的洗三禮,皇后更是滿臉笑容的站在一旁,親自招待則女眷們得,雖說在孝期內,皇后還是儘可能的按照嫡子的洗三禮大辦,皇后的心思昭然若揭了。

「主兒,皇後娘娘那邊親自主持六阿哥的洗三禮,賀禮是否要增加一些?」蘇嬤嬤提前打探到消息,趕緊詢問婉妍兩句。

「不用,我又不討好皇后。」婉妍斷然拒絕了,官眷們會因皇後到來而增加賀禮,婉妍卻不樂意,六阿哥暫時是宜貴人的兒子,「貴人的阿哥,我能去出席洗三禮就算是不錯了。」

蘇嬤嬤瞧著婉妍有些惱了,沒多說別的,前幾日進宮的秀女里就有宜貴人的妹妹,雖說是個庶出出身,卻按照婉妍的性子培養的,蘇嬤嬤本想提醒她多注意的,一下子反應過來,只要本尊在,替身再多也枉然。

康熙從殿外走進來,瞧著婉妍氣鼓鼓的坐在椅子上,趕緊揮退了殿內的奴婢。

「婉妍,今日不必前去的,著蘇嬤嬤送賀禮過去便是了。」康熙得了消息,鈕祜祿貴妃和忻妃都不去參加洗三禮。

婉妍詫異道:「阿諢,為何不去參加?」

「妃位以上的都沒去,打發身邊的奴婢去送禮。」康熙得知郭絡羅氏塞人進宮的舉動,越發的惱火。

婉妍趕緊打發蘇嬤嬤去送賀禮,她則盤腿坐在軟塌上,陪著康熙在閑聊。

抵達暢春園后,婉妍極少會關注宮內的情況,得新一波的秀女已到儲秀宮,心裡多少不得勁,她現在雖說20多歲,在現代還是個年輕小姑娘,在這裡已經是人老珠黃了。

「晚膳后,咱們去重華門小吃街,哈豐阿也跟著一起去。」康熙記得要領著自家兒子出門。

六阿哥的降生,使得哈豐阿懂得多讓康熙關注了,時常跑去乾清宮求抱抱。

李德全瞧見哈豐阿過去,也沒上前阻攔,反而瞧著哈豐阿走進殿內,被康熙一點點的教導如何看摺子。

父子二人相處的時光,康熙極少會動怒或者懲罰奴才們,康熙有時心情不好,李德全等人從心裡盼望著母子二人的到來。

「哈豐阿最近玩野了,功課都是晚膳后趕的呢。」婉妍直接告狀。

康熙嘴角微微勾起,母子二人總是互坑,在他的面前相互揭短,他只能先教訓兒子,回頭再說婉妍。

「你又坑娃,我只要懲罰,哈豐阿就來告狀。」康熙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說道,「哈豐阿學的比別人要快,別讓他這麼緊張,放鬆點才是。」

婉妍聽康熙旁邊念叨,無奈的動了動耳朵,康熙在哈豐阿的面前一臉嚴肅,背後最喜歡誇讚自家兒子了。

「阿諢,您背後是慈父,怎麼在兒子的面前就變成嚴父了?」婉妍捂嘴笑道。

康熙無奈搖頭,哈豐阿是個機靈的,瞧著他有個好臉色,絕對會順著桿兒爬上來。

「以後會收拾不了他的。」康熙感嘆道,「有了哈豐阿后,我要考慮了不少事兒的。」

「阿諢,宮內又來秀女了,我現在都道了人老珠黃的時候了。」婉妍撐著下巴,雙眸委屈巴巴的瞧著康熙:「以後若是哈豐阿做錯事兒,只得讓阿諢看在現在的這份父子情上饒了他一遭。」

康熙右手握扇,用扇子敲了敲她的腦袋:「你每日想的多是什麼!」

「那麼多二八年華的秀女,哪裡還會想著我!」婉妍酸唧唧的說著。

「祖宗規矩是這樣,再說今年是孝期,讓秀女們進入儲秀宮內,是皇瑪嬤在臨終前,特意叮囑要為蒙古諸部的世子挑選秀女,」康熙哈哈大笑著,「這次的選秀基本是要和親的人選。」

康熙明顯在給婉妍吃定心丸,暗示婉妍宮內這幾年不會進人。

「阿諢,我….不是不想按照規矩來,」婉妍瞧著康熙一本正經的解釋,「就是心裡酸酸的,感嘆一下時間流逝。」

康熙瞧著婉妍不好意思,只是順著她說了幾句。

臨近巳時,不少女眷已經齊聚延禧宮了,蘇嬤嬤攜著賀禮前來延禧宮,在門口正好碰見鈕祜祿貴妃身側的楊嬤嬤。

「蘇姐姐可是去送賀禮?」楊嬤嬤最近才進宮伺候鈕祜祿貴妃,對宮內的情況了解的不多,卻是個謹慎小心的,遇到事兒全是笑臉相迎,與之教授后,才發現此人的城府極深,是個不可多的人才。

「恩,主兒讓奴婢前來送賀禮,楊嬤嬤可是送完了?」蘇嬤嬤也是做的滴水不漏,兩位年齡相當的嬤嬤棋逢對手,無法找到對方的破綻。

「蘇姐姐,我在這裡等著你一起回去!」楊嬤嬤難得有機會蘇嬤嬤單獨相處,準備完成鈕祜祿貴妃的交代。

鈕祜祿貴妃早早的歇了生下龍子的心思,不過是好好的調養身子,準備多活幾年,就能讓家裡穩固些。

「好!」蘇嬤嬤也不怯場,直接應了。

蘇嬤嬤進了延禧宮殿內,發現皇后抱著六阿哥坐在了主位上,宜貴人則與奶嬤嬤們一起站在左右兩側。

「佟妹妹今日沒過來?反而是讓你來了?」皇后瞧著蘇嬤嬤領著小蘇拉們進來,先發生詢問。

「回皇后,主兒今日陪著萬歲爺去乾清宮,才不得不命令奴婢前來送賀禮,」蘇嬤嬤規矩的說道,「宜貴人,主兒特意給小阿哥從紅螺寺請了長命鎖以及各累的賀禮,這是清單。」

話畢,宜貴人往前走了幾步,親自從蘇嬤嬤的手裡接過清單,臉上雖然笑著,心裡卻充滿苦澀。

「貴主兒是陪著萬歲爺去處理正事兒,肯定不能耽誤了貴主兒的事兒,奴婢替六阿哥多謝貴主兒的厚愛。」宜貴人發現兩位貴妃沒來,忻妃也沒有過來,甚至連賀禮都是提前送的。

蘇嬤嬤略微說了幾句場面話,趕緊離開了延禧宮。

宜貴人瞧著蘇嬤嬤的背影,心裡咯噔一下,她依靠著皇后,希望能讓六阿哥別有事兒,如今,她只能隨著皇后一條路走到黑了。

。 白骨山上,蕭凡朝著山下的三人揮手。

三人回過神來,看到蕭凡的手勢,趕緊順著蕭凡爬過的道路爬了上來。

「老大,你太牛了,你真正的神仙啊!」郭麒麟滿臉崇拜的說道。

李興華和卜開心同樣如此,滿臉崇拜和激動,看著蕭凡,開口數次說不出話來。

蕭凡微微一笑,說道:「這可不是我的功勞,別說那麼多了。走吧,這白骨山中心部位有個洞,咱們進去看看。」

三人連連點頭,現在他們對蕭凡的話,絕對是言聽計從的。

就算讓他們去死,他們都相信蕭凡能復活他們。

在他們看來,蕭凡揮手間一聲怒吼,召喚出一隻巨大無比的雷霆手掌,揮手間覆滅整個城市,獨留白骨山這一塊毫髮無損,這簡直就是神仙一樣的手段。

向前走了幾步,蕭凡四人來到白骨山的正中心。

在正中心的部位,一個房間大小的深洞黑漆漆的在冒著絲絲黑氣。

在深洞兩側,是一條蛇形的,用白骨堆積成的環狀樓梯。

黑氣是一種能量,蕭凡微微感應,黑氣對人體無害,而且還有築基的奇特效果。

看來,武神界黃泉魔宗培養的魔子果然就在下面啊。

蕭凡眼中精光一閃,帶著三人順著梯子往下走,因為梯子太過狹窄,十分鐘后,四人才走到最下方。

在最下方,是一間房間大小的空地。

空地上方,一顆顆散發著乳白色光芒的珠子懸浮在半空中,照亮了所有區域。

而在空地的中心部位,一個黑色水晶棺坐落在那裡,水晶棺無蓋,一個動人心魄,精緻誘人的女人躺在水晶棺中。

此女閉著眼睛,身穿血色大紅袍服,窈窕的身材和玲瓏剔透的雙手,脖頸,無比散發著動人心魄的魅力。

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高挑的鼻樑,粉嫩誘人的嘴唇,披散在水晶棺上的青絲長發。

可謂是天地寵兒,可謂是精緻美玉,這個女人,獨享天地的寵愛,把萬千魅力集中於一身。

李興華,郭麒麟,蕭凡,三個男人獃獃的看著這個沉睡的女人。

就連卜開心,也是獃滯的站在原地。

世間竟有如此傾國傾城的美人?

蕭凡咬了咬牙,有些不敢相信。

前世縱橫三千年,什麼美人沒見過?

神國公主,半神之女,甚至投影武神界的真正女神,消失在歷史傳說中的上古女仙的畫卷,等等等等!

可是,此刻,蕭凡不得不承認,這個女人,真的是他見過最美的人。

深呼一口氣,蕭凡伸手抓向了水晶棺前,美人頭頂的一塊黑色墨玉。

在喪天幡中,那半神印記殘碎后顯示的信息中,這塊黑色墨玉就是武神界黃泉魔宗那位半神的女兒生前的所有記憶。

而在水晶棺中躺著的,是那位半神偶然間於某個大世界機緣巧合得來的天生聖靈。

那半神以魔道力量培養聖靈,使其即將孕育蘇醒,然後以墨玉設置禁止,讓聖靈蘇醒的一瞬間接受那些記憶。

這樣做,水晶棺中的女人醒來后必然以為自己是那位半神的女兒,從而替他獲取地球上的各種好處。

真是好算計啊!

蕭凡冷笑一聲,拿起墨玉,扔進熔爐空間的中心熔爐中,開始煉化。

片刻后,墨玉化為能量消散,裡面複製的記憶也徹底消散。

「可笑你百般算計,付出了那麼多代價,終究是為我做了嫁衣!」

伸出手,蕭凡咬破食指,一滴鮮血滴落在了睡美人的額頭。

在李興華,郭麒麟,卜開心疑惑的眼神中,蕭凡微閉著眼睛,看著默念一種神秘無比的咒法。

嘴唇微顫,咒法每一個發音都很平凡,但是連接到一起,頓時變得詭異起來。

眩暈,難受,噁心,李興華,郭麒麟,卜開心三人連忙捂住了耳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