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子笑着回道:

2021 年 12 月 5 日

「我勸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哈,裏面有些情節,不可描述,我都不好意思說出來。」

「你趕緊說哈。」

之後陶子側耳在餘韻耳邊告訴了她。

得知真相的餘韻也忍不住爆粗口道:「我這暴脾氣,這tm都是誰傳出來的啊?」

「你別管誰傳出來的啊,到底是不是真的嘛!」

「你說呢?我在部隊待了7年不是白待的,誰能欺負得了我啊!」

「我就說嘛,誰那麼大膽敢在辦公室里干那樣的事情啊,看來這是誤傳了,我估計剛剛那個帥哥醫生啊,也是聽說了這個事才找找你質問的。」

「他憑什麼質問我啊,這事情傳出來,那吃虧的也是我啊,又不是他吃虧。他吵什麼啊。」

「就算不是他吃虧,那也是對他造成了很差的影響嘛,畢竟現在都傳開了,對誰都不好。」

陶子站的角度倒是很公平。

陶子說又略感擔心地補充道:「其實,現在我也擔心那個帥哥醫生,他估計以後很難做人了。而且他才剛剛來,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情想不開就走了啊,那多可惜啊。」

「喂…..你有沒有人性啊,我不也一樣是受害者啊,你不關心我,倒是關心他了。」

「人家畢竟是新人嘛。心裏總是有點影響的,你這種事情怕什麼啊,要是我,跟這樣的帥哥傳緋聞我也願意。」

「你花痴吧,我可提醒你哈,這個人本身就行為不端。」

「別瞎說啊,又來污衊人。」

「真的,我之前不是跟你說了嘛,就是那個在火車上猥褻我的,就是他。」

「你不是說人家都解釋過了,是為了見照片嘛。」

「這種鬼話你也信啊?」

「當然信了,我剛剛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一定是個很剛正的人。」

說着,陶子還望向了剛剛葉流他們坐的位子。

「你趕緊別給我犯花痴了,你不是同情這個帥哥嘛,那你就幫我去查查到底誰這麼無聊傳出這些東西的,要我知道了,非找他算賬去。」

「這種八卦的事情,沒頭沒尾的,都是你傳我,我傳你的,哪裏能找到始作俑者啊。

「那怎麼辦啊?難道就這麼算了?」

「倒不是算了。「這事情你冷靜想一想哈,我估計傳這事情的人啊,要麼就是跟你有仇,要麼就是跟帥哥有仇。

但是他一個新人,能得罪誰啊!」

「所以,你認為是有人想要詆毀我?」

「很有可能啊。」

「你這麼一說,那我更加要好好查清楚這事,不然被誰擺了一道都不知道,但是就像跟你說的一樣,這謠言,也不好查啊。」

「你不是說那天確實跟帥哥有誤會嘛,我估計這事情能傳出來,這個人肯定是知道那天的事情,不然不可能這麼沒著調的跟帥哥醫生扯上關係。」」陶子倒是很清醒,分析著。

「那天,好像就曹姐,黃凱知道這事情,沒別人了啊。」餘韻分析者,曹姐沒必要捏造這樣的事情來說我吧,黃凱好像也不是這樣的人啊。」

「那不是他們兩個人,肯定是他們走漏了風聲,被人惡意傳出去的,但是這個就更加難找到人了。」

「他們也不像是會喜歡傳這樣事情的人。」

「那就見鬼了,除非是隔牆有耳。」

陶子的話倒是提醒了餘韻,此時餘韻眼睛一亮,似乎想起來什麼,突然說道:「我知道是誰了。」

「誰啊?」

「先不說了,先回家吧。」

「回家幹嘛啊,既然知道是誰,那還不趕緊找他算賬去啊,你放心,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先回去家吧,我先去了解清楚下。」餘韻匆忙往回走。

「你跑啥啊,你倒是告訴我啊,我還可以跟你一起分析分析嘛。」

「不用了,回頭我再跟你說吧。」

此時餘韻的聲音已經在遠處回蕩了,陶子只好回去了。

…..

7017k 伯雷斯對幽鬼主教的話不為所動,只是輕輕嘆息道:「福利家只是在尋找新的方向!家族從未背叛過我們的信仰!當年那樣做,只是為了清除達納特斯之眼中被『異神』腐化的成員!」

此時不管伯雷斯怎麼說幽鬼都不會相信,他們有著彼此的看法,而且根深蒂固。

生活啊,有時候就是很雞兒操蛋,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做的是對的,而事實是沒有誰對誰錯,只有角度不同。

因為立場與角度的差異,人們才會產生分歧,進而衍生出衝突、戰爭、流血、死亡、仇恨。

大殿中的事情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沒人會在意兩個老者的辯論,六十年的歷史遺留問題早已剪不斷理還亂了,也許唯一能終結分歧的方式便是不死不休了吧,只有一方徹底消失,才能平息所有的仇恨。

阿努比斯雕像依舊沒有展露自己的真身,為了拖延時間狗頭哥也是挺拼的。

可憐這些進入大殿中的人,苦苦尋覓卻不得其法,最終只能在大殿之中干坐著,大眼瞪小眼。

狗頭有著自己打算,先坐他個一兩天,確定秦維傑他們進入了下一層之後再說吧。

……

漆黑冗長的甬道之中,秦維傑繼續安置著陷阱。

『詭遁』一脈就是個刺客,陷阱流也是個不錯的方向,藉助玄法秦維傑布置了不少的機關與陷阱。

有了狗頭做牽制秦維傑也不像上次一樣趕時間了,趁著這個機會一邊布置陷阱,一邊摸索著『詭遁』一脈的陷阱秘術。

「雖然在剛進入金字塔的甬道里浪費了很多材料,不過好在我還有其他手段,這足夠他們喝一壺了。」秦維傑拍拍手,起身活動了一下身體。

「你這樣真的好嗎?無差別攻擊,小心傷到你姐姐……」湯姆無奈搖頭:「格林德沃不是你教父嘛,你這陷阱恐怕會無差別的弄死不少他的人啊。」

「納吉尼姐姐能夠變成蟒蛇,我布置的機關會刻意避過地下十厘米,只要變成蟒蛇就不會被攻擊。」秦維傑嘿嘿一笑,一臉賤兮兮的樣子:

「還有啊,格林德沃當我教父也是為了利益考量,我跟他雖然關係不錯,但跟他的手下又沒什麼關係,他手底下的人底子也都不太乾淨,殺了就殺了!

現在克雷登斯手下的人最多,人數最佔優勢,應該屬於遺迹之中實力最強的勢力了,雖然不知道他們進入遺迹的真正意圖,但我覺得德叔沒憋什麼好屁!

一家獨大多沒意思啊,狗咬狗才精彩,攪渾這潭水,我們才能看戲……不對是,渾水摸魚!找機會第一時間離開這裡!我可不想真的被那幫傢伙當成門鑰匙!」

湯姆不置可否,他自己也一樣不願意被別人當成門鑰匙。

眼看著前方甬道的光亮,眾人也都意識到了這條甬道是走到盡頭了,秦維傑也不再布置陷阱了,轉而準備向著前方走去。

而斯拉格霍恩教授此時走了過來:「我剛才就想問你了,阿努比斯的雕像最後跟你說了什麼,我看你們聊了很久的樣子。」

「也沒什麼,狗哥給我介紹了一下整個埋骨之地,每一層的存在的意義,以及每一層的試煉目的。」

「哦?他都說什麼了?說實在我也很好奇這座遺迹存在的意圖……」斯拉格霍恩教授毫不掩飾的說著。

秦維傑也沒打算隱瞞什麼,索性給所有人講述起了埋骨之地的信息。

……

埋骨之地,說白了就是死神們建立起來的傳承之所,此地傳承的乃是死神的血脈與神格,如果是正常進入的人想要獲得傳承,需要完成以下的流程與試煉。

第一,第一層試煉『幻夢絕境』,也就是秦維傑他們經歷的戰場,這一層的試煉是不固定,一般會隨機形成一片魔力六階左右實力才能平安通過的危險空間,這一層空間主要是為了剔除一些實力低微的繼承者,產生的空間環境基本上都是死神之力凝聚出來的幻境。

第二,第二層試煉,名叫屍山浴血,屍山之上的諸多遺迹之中會遺留死神們的血脈,也就是古迹之中的血池,繼承者們需要在血池之中沐浴,讓其體內擁有一部分的死神血脈,只有身負死神血脈才能進入下一層,當然了屍山上亡靈無數,危險重重,想要成功浴血也是極為困難的。

第三層試煉,血海渡魂,在這裡主要是為了讓那些繼承者進入金字塔之中接受三大考驗,調試其靈魂,讓其靈魂能夠完美掌控死神之力,便於獲得傳承之後熟練的掌握死神之力。

所謂第三層的血海渡魂試煉,在秦維傑看來就是瞎耽誤功夫,對秦維傑和湯姆來說都可以直接跳過,秦維傑就不用多說了,自小便身負死神之力,靈魂早已被調試到了最適合掌控死神之力的狀態。

而湯姆雖然剛剛開發出來死神之力不久,但經歷了幾個月的孕養靈魂早已適配死神之力,幾個月前湯姆剛剛覺醒死神之力的時候出現的反常舉動,其實說白了就是死神之力對其的影響,用於調試靈魂,讓湯姆的靈魂更加適配死神之力。

第四層試煉,荒原化神,主要是為了讓繼承者們經過重重試煉獲得一部分死神之力,便於最後一層的最終傳承試煉。

獲得死神之力,對於秦維傑和湯姆來說就尼瑪跟鬧著玩似的,兩人身上的死神之力早已覺醒了,根本不用外力傳承或者激發,以兩人現在的狀態都可以直接進入第五層的傳承之地接受最後的傳承了。

雖然對秦維傑與湯姆來說這些都是無用功,但不得不說死神對自己的繼承者考驗還是十分精妙與細緻的,幾乎把所有前置條件都考慮到了。

然而,可惜的是死神們自己估計也未曾想到,有朝一日會有一位死神被人搞到形神俱滅魂飛魄散,甚至連所有諸神都全部隕落了。

因為達納特斯的神格與遺骨並未完全進入埋骨之所,所以埋骨之所長期沒有足夠能量的孕養,很多試煉之地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破敗。

尤其是屍山,原本各個古迹之中充盈的血池盡皆乾涸,最終在屍山之上只剩下一個沒有乾涸的血池,還在幾個月前被明斯克他們給炸了,導致無數邪教徒被困屍山數月,死活無法進入血海。

光是屍山上的試煉就不知道卡死了多少人。

總結來說,埋骨之地一共五層的試煉目的只有一個,找到或者說是引導一位能夠繼承死神神位的繼承人,遺迹之中的所有關卡皆是為此服務的。

聽完秦維傑的講述,斯拉格霍恩教授疑惑的問道:「那第五層呢?」

秦維傑聳聳肩:「不知道,不清楚,不曉得……狗哥沒說!」 錢均天臉上沒有露出一點兒意外,微微的點了點頭,隨後高深莫測的笑了一下,很欠兒的問我。

「你不好奇我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了嗎,是他告訴我的,對,就是你想的那個人,他跟我說只要我不插手549倉庫的事情,549倉庫最後會變成彼岸的附屬,549倉庫的範圍會慢慢的擴大,最開始是整個義烏港的範圍,而後是義烏港周邊的城市,最後是整個世界彼岸的邪魅,個個膽子都很大,而且心也不小,想要在他們手中討到便宜,根本就不可能。」

錢均天說的確實有道理,剛在前輩手中討到便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越想越覺得緊張,過了能有十多分鐘,終於是緩和下來情緒。

這會兒值班室安然,至於外面怎麼辦,真的就這麼任由他們在彼岸大肆的修建者倉庫?

如果真的讓他們把倉庫變成第二個彼岸,倉庫豈不是變成了人間煉獄?

不能坐視這種事情發生,我越想越覺得自己絕對不能容忍這樣的情況在我眼前發生。

突然間從床上坐起來,興沖沖的直奔門口就去了。

可就在我快到門口的那一刻,玉佩突然散發出一陣光芒,直接將我推倒在地上。

知道這個是大魚不同意,但凡他同意也不會把我直接彈到地上。

我有些喪氣,可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門外傳來了說話的聲音,這個聲音微微有些耳熟。

下午的時候我和他打過交道,錢均天的師弟他竟然過來了。

「師兄你在裡面對嗎,出來見我一面吧,咱們兩個好好談一談。」,

他這一聲師兄叫的那叫一個陰陽怪氣,就算是我神經粗大,也感覺到了其中的不懷好意。

我很想告訴錢均天,你肯定不能出去,只要你出去必定會死在他手中。

可錢鈞天臉上露出的是什麼樣的表情?

是絕望,徹頭徹尾的絕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