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侍衛的每一句話,都讓夜小墨的臉色白了幾分,他緊緊的握住了楚辭的手,倔強的目光中閃過一道憤恨。

2021 年 12 月 5 日

原先,父王一直都在。

可他沒有出來。

是因為他已經不要他和娘親了,就讓這群人肆意欺辱他們?

「雲瑤給了你們多少銀子?」楚辭捏了捏夜小墨的手,語氣平靜的問道。

那位侍衛的臉色猛地變了。

最近這幾日,他確實拿了雲瑤太多好處,否則也不會如此維護她。

可這些話,他是絕不會說出來。

「雲瑤姑娘是我們的攝政王妃,王爺已經與她訂了婚,等回了鳳燕國之後,王爺就會迎娶雲瑤姑娘為王妃,所以——」

「本王何時有的攝政王妃,為何本王不知道?」

一聲邪冷陰沉的聲音突兀的傳來,打斷了侍衛的話。

也讓周圍空氣的溫度,陡然降低了下來。

冷的讓人不由自主的顫慄。

楚辭緩緩的抬頭,視線落在了夜無痕的臉上。

男人一襲紫色長袍,尊貴俊美,一雙好看到極致的眸子,此刻卻布滿著陰鷙,冷冷的望著那群將楚辭包圍起來的侍衛。

無盡的怒火宣洩而出,讓他渾身籠罩著殺氣,如同一個剛從地獄而出的修羅。

恐怖灄人。

跟在夜無痕身後的夜一感受最為清楚,他渾身都在顫抖,心臟都哆嗦個不停。

這些混賬發什麼瘋。

居然敢圍攻王妃。

還稱雲瑤那賤人是攝政王妃?

瘋了!

這群人全都瘋了!

楚辭的視線深深的凝望著他,喉嚨有些顫慄,只是最終,她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靜默了下來。

她在等。

等夜無痕給她一個解釋。

「王爺!」

侍衛盡都跪了下來:「瑾王妃先對雲瑤姑娘動了手,屬下只是保護雲瑤姑娘罷了。」

雲瑤?

這個名字,讓夜無痕的臉色更為陰鷙,冷冷的俯視著他們。

「本王倒是不知,鳳燕國的侍衛,何時變成了雲瑤的奴隸!」

侍衛呆愣了一下,心裡有些打鼓。

這雲瑤姑娘不是王爺的女人嗎,他們保護雲瑤姑娘不是應該的?為何現在王爺卻如此冷嘲熱諷?

「本王與瑾王妃還有事相商,夜一,將這群人全都給本王拿下,關入刑堂,稍後本王再來處置他們。」

夜無痕掃了眼侍衛,就將目光望向了楚辭。

明明他和他之間,也不過是一個多月未見罷了,如今卻如同隔了一個世紀般漫長。

他很想她。

離開大齊國的每一日,他都在思念中度過。

他想要將她擁入懷中,可想到如今的身份,他硬生生的剋制住了衝動。

然而,他剛走進楚辭幾步,夜小墨忽然擋在了楚辭的面前,用那小手猛地推向了的夜無痕。

夜小墨的力氣很大,可他的力氣,卻並未推動夜無痕絲毫。

夜無痕的邪眸中閃過一道不易察覺的光芒,他的目光逐漸向下掃去,望向擋在楚辭面前的小奶包子。 「好小子,居然能發現了我們!」

冥十從巷子里走了出來,臉上掛著殘忍的笑意,而冥二也出現了,他無聲無息地站在了冥七的身旁。

葉秋看到冥二的時候,感覺到了一股非常威脅到生死的感覺,不管是東瀛劍客還是這個光頭男,葉秋都有信心與之一戰,但是面對這個黑袍人的時候,他卻能夠清楚地感覺到,自己是一定勝算都沒有。

「你們都是冥狗的人,來殺我的!」

葉秋冷靜地詢問道,思索著對策。

「小哥,你很聰明,這樣吧,也別說我們不給你機會,你自裁吧,這樣的話,可以少一點痛苦!」

冥十囂張地說道,「不然等老子動手的話,可是會很血腥的!」

「你說的很有道理!」

聽到冥十的話,葉秋沒有生氣,反而展顏一笑,顯得一副很贊同的模樣。

這讓冥七和冥十都愣了一下。

「但是,我不願意聽你的道理!」

說著,葉秋將白虹劍往天上一拋,然後大喊一聲,「御劍術!」

喊完之後,他就向上一躍,站在了白虹劍上。

「我不陪你們玩了!」

葉秋嬉笑一聲,然後控制這白虹劍就想要朝著遠方掠起。

一對一還好說,不管是對上東瀛劍客還是大光頭,葉秋有信心可以戰而勝之。

一對二的話,還能打一打,維持不勝不敗,保住性命還可以。

一對三,而且其中有個不知深淺,氣息很恐怖的黑袍人,葉秋能夠肯定,自己正面乾的話,絕對會死得很難看的。

所以葉秋在一瞬間就決定發揚老祖宗留下來的三十六計兵法……走為上計!按照更加高大上的說法,那就是戰略性撤退!只是,葉秋有些太想當然了,既然冥狗三個人都出來亮相,怎麼可能就這麼讓他跑了?「奇怪,他們怎麼都不追?」

葉秋剛剛飛起的時候,也已經感覺到奇怪了,對方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甚至那個大光頭的臉上還露出了詭異的笑容,這讓他心生警惕。

「砰!」

一聲槍響,葉秋能夠感覺有一顆子彈正在朝自己飛過來。

他慌忙躲開,子彈從他的臉頰飛過。

「嘭嘭嘭……」

接連幾聲槍響,葉秋被迫從天上降下來,他都不知道四面八方到底埋伏了多少的槍手。

「麻蛋,太看得起我了吧,居然用槍,而且還埋伏了那麼多人!這裡可是在市區啊,真不怕被人發現嗎?」

葉秋說道這裡,才驀然發現這周圍安靜地可怕,靜悄悄的,根本就沒有其他的聲音。

葉秋現在距離冥狗三人組也只有五十米而已,這樣的距離實在是太危險了,他腳下一蹬,就想要逃跑。

只是沒想到,這個時候,又閃出了一伙人,將他的路給擋住了。

「葉秋,老子看你往哪裡跑!」

黎尋對著葉秋一聲大喝,得意地說道,「周圍埋伏著不下十位狙擊手,還有那麼多高手在這,你這次就是插翅也難逃了!」

葉秋提著白虹劍冷冷地說道:「哼!黎尋,沒想到是你,好狗不擋道,趕緊給我滾開。」

黎尋身後帶的四個人,從氣息來看只是武徒高階而已,不是葉秋的對手,但現在的問題是,他們四個不需要打敗葉秋,只需要拖住一會兒,等冥狗三人組過來,葉秋就死定了。

所以葉秋沒有絲毫耽誤時間的想法,打算強行突破。

「靠,你居然敢罵我?給我上!」

黎尋怒不可遏地喊道。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一個冷麵人就從黎尋的身後彈射了出去,一招雙耳灌風朝著葉秋的左右臉頰呼了過去。

這是打算在葉秋的臉上蓋兩個巴掌印啊!這一招非常兇猛,但是葉秋現在是武師初階,怎麼可能被一個連名字都沒有的死跑龍套扇到耳光呢?葉秋看到冷麵人一聲不吭就偷襲,還使出這麼狠毒的招數,眼眸深處閃過一絲怒意。

他右手持劍上前,將冷麵人的雙手拍開,然後伸出左手,將冷麵人拍過來的右手抓了過去,然後用了握住了他的大拇指,使勁一掰。

黎尋等人只聽到「咔擦」

一聲骨頭的斷裂聲響,然後原本面無表情的冷麵人,瞬間整張臉都扭曲在了一起。

「混蛋,快放開他。」

黎尋將冷麵人一下子就被制住了,頓時大叫了起來,他對葉秋的擒拿手法產生了深深的恐懼。

「哼!」

葉秋冷哼一聲,然後將冷麵人的右手廢掉,一腳狠狠地踢在他的小腿肚上,廢掉了手腳之後,將他擋在了身前,「黎尋,我現在警告你,最好給我讓開,不然的話,你的下場絕對會非常慘的!」

「葉秋,你不要嚇唬我了,你今天死定了,這裡天羅地網,你是絕對逃不掉的!」

黎尋囂張地說道。

「我能不能走得掉不說,但是你……」

葉秋感覺到身後有刀氣襲來,趕緊將冷麵人往身後一拋。

刀光一閃!冷麵人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已經被一刀兩段了,鮮血潑灑地到處都是,可把黎尋給嚇壞了。

黎尋什麼時候見過這麼血腥的陣仗了!就在他愣神的時候,葉秋動了,他朝著黎尋沖了過去,高高地揚起了左手的巴掌。

「啪!」

葉秋直接對著黎尋的臉頰,就是狠狠的一個耳光呼了過去。

這一巴掌下去,黎尋整個人都被打飛了出去,飛出去的時候,嘴裡還發出著鬼哭狼嚎的慘叫聲。

「上啊!給我打死這個混蛋,統統給我上!」

被打了一巴掌,黎尋的臉頰腫得跟豬頭似的,蜷曲在地上,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他現在哪有剛剛的害怕,現在的他氣急敗壞就像是神經病似的。

剩下的三人冷麵人聽到黎尋的命令,頓時眼睛都變得血紅,朝著葉秋沖了過去,想要講他大卸八塊。

這三個冷麵人,葉秋並不在意,他擔心地是身後的三個傢伙。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