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那樣的小東西給他。

2021 年 12 月 5 日

「禮輕情義重嘛,都是我親手做的,別人想要我還不給呢。」

戰博心情愉悅,問她「你除了會做十二生肖還會做什麼?能做人物嗎?」

「也會,不過人物不像動物那樣容易做出來,需要較長的時間及材料。」

說完,若晴頓覺得不妙,他該不會讓她以他為本做一系列他的肖像吧?

「既然會做人物,那……」

若晴很上道,哪怕在心裡罵他是狐狸,面上也帶著討好,笑嘻嘻地道「戰爺,你喜歡,我就做,不過,我對戰爺不是很熟悉,想做出惟妙惟肖的你,戰爺得擠點時間讓我好好地看看你。」

戰博的嘴角又彎了彎,說她「慕若晴,我嚴重懷疑你是想撩我。」

「戰爺,就算我想撩你,能撩成功嗎?」他都不能人道,她撩他也是白撩一場的。

下一刻,戰博語氣變冷,命令地道「現在就回家!」

若晴「……不是十二點之前嗎,現在還早呢。」

「你能自己走回到我的住處?不能的話,現在就給我滾回去,給足你時間,要是還走錯的話,等我回去把你的頭髮都剪光光。」

「變色龍!」

若晴氣結,罵了他一句。

「你說什麼?」

戰博的口吻一加重幾分,若晴秒慫,立即改口「我說你很帥,我對你的喜歡如同那滾滾長江水,川流不息。」

「若晴。」

唐千浩的聲音突然插入夫妻倆的通話中。

慕若晴扭頭看,見唐千浩抱著一束鮮花,大步地朝她走過來,秘書如同空氣,對唐千浩不阻不攔。

電話那邊的戰博,聽到了唐千浩的聲音后,倏地掛斷了通話。

「戰爺……又掛了我的電話!等著,總有一天,我也會惡狠狠地掛你的電話!」

若晴一邊嘀咕著一邊把手機塞回了褲兜里,這才轉身面對著走過來的唐千浩。 望著眼前氣勢不斷暴漲的陳天龍,乙二眼中的驚意和殺意,同時湧現。

不管陳天龍是個什麼怪胎,今天,他都必須殺掉陳天龍。

乙二不再有半點託大,直接從身後取出第二把圓月彎刀,然後施展出自己的最強一擊,驟然殺向了陳天龍!

陳天龍有底牌,他也一樣!

而且乙二自忖,自己的底牌,絕對比陳天龍的底牌要強得多。

況且,他是大圓滿強者,陳天龍卻只是巔峰武者而已。

「轟隆隆!」

隨著乙二驟然殺來,陳天龍的至強一劍,也猛然刺出!

這確確實實是陳天龍的最強一劍。

而且,這一劍,陳天龍施展出來,和別人施展出來,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效果。

普通人只是凝聚丹田之中所有內力,刺出這一劍。

陳天龍,卻渾身上下都是內力!

這一招,簡直就是為陳天龍量身定做的。

無極劍法本就是三百年前橫掃武林的絕學,如今被擁有特殊體質的陳天龍施展出來,更是堪稱古今最強一劍!

乙二認為他的底牌比陳天龍的底牌更強,實在是對陳天龍缺乏了解。

當陳天龍這一劍刺出的時候,甚至連空氣都有些扭曲,就像是被火爐炙烤一般。

眨眼間,龍魂劍便和兩把圓月彎刀碰撞到了一起!

一聲巨響!

乙二居住的木屋竟轟然坍塌!

周圍的木欄杆,也被一股狂風撞倒。

周圍幾人的衣袂,也隨著狂風獵獵作響。

陳天龍和乙二的身體,更是瞬間炮彈一般,重重地倒飛了出去。

「陳天龍!」

「二哥!」

海東青和丁四立馬沖了出去,一個沖向了陳天龍,一個沖向了乙二。

「別昏,千萬別昏過去……」

海東青按照陳天龍提前和他商量好的計劃,掏出兩枚龍涎丸朝陳天龍嘴裡塞去。

兩股能量湧入陳天龍翻江倒海的體內,雖然無法阻止體內的這場「海嘯」,但隨著這股能量的湧入,陳天龍的意識稍稍恢復了一些。

他大半個身子不能動彈,但意識還有,眼睛也睜著,甚至手腕也能用。

起碼,他躺在這兒,細雨飛針是可以用的。

整個計劃的三個環節,第二個環節沒有出現問題。

海東青長長地鬆了口氣。

有細雨飛針相助,他再指點一下經驗不足的岳松韻,他則和那個女僕在旁邊掠陣,並非沒有和丁四一戰的可能性。

「砰。」

只是就在這個時候,木頭堆忽然炸了開來,數不清的木頭段兒衝天而起。

乙二之前倒飛出去,重重地砸進了坍塌的木屋之中。

此刻木頭被轟飛開來,乙二也從木頭廢墟中站了起來。

而且,他不是被丁四扶起來的,而是自己站起來的!

雖然乙二渾身是血,左臂斷了半截,整個人都被鮮血覆蓋,只有一雙眼睛呈現出和鮮血不同的顏色,但……

他的氣勢依舊強勢而凌厲!

乙二,竟仍有一戰之力!

看到這一幕,陳天龍和海東青瞳孔頓時緊緊地縮了起來。

陳天龍的計劃有三個環節,如今第二個環節沒有問題,第三環節也有勝算,可萬萬沒有想到,最重要的第一個環節,成了最大的變數!

乙二竟然沒有死!

不僅沒死,還擁有一戰之力!

他們連和丁四對戰,都沒有什麼勝算,如何能是乙二和丁四聯手的對手?

更何況,還有一個斷了手臂的壬九在旁邊虎視眈眈。

他們今天,恐怕真要死在這兒了!

「區區一個……巔峰武者……」

乙二說話很慢,顯然受了重傷,但他眼中的殺氣,卻越來越濃,越來越烈!

陳天龍居然能夠如此重創於他,這已經不僅僅是恥辱那麼簡單了。

如果這件事情傳出去,恐怕他這個二護法都不用當了,先去當幾年使徒磨礪磨礪再說。

這讓他怎能不心生殺意?

「現在該怎麼辦?」

岳松韻和侍女來到陳天龍身邊,臉上滿是擔憂。

雖然陳天龍已經身受重傷,大半個身子不能動彈,但隨著剛才那一戰,陳天龍儼然已經成了她們的主心骨。

畢竟,她們怎麼都沒想到,竟然有巔峰武者能夠施展出那麼恐怖強大的一劍,能夠重創聖殿排行第二的乙護法!

岳松韻被己六護法擊敗之後,簡直想都不敢想。

現在乙二護法又站了起來,生死危急關頭,岳松韻下意識地將希望都放在了陳天龍身上。

…… 隨後江小凡走上擂台。

此時擂台上的三人,見到江小凡上來,面帶微笑地互相對視一眼。

他們沒有想到,最後上來的,竟然是如此年輕的江小凡。

隨即其中一名男子走上前笑道:「小朋友,你怎麼上這裡來了?不知道這裡很危險的么?」

「還拿著一把刀,這把刀,很厲害么?」

擂台之下的眾人,在剛到男子的一番言語后,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這才多大的孩兒啊,就想要上去比試,就不怕受傷嗎?」

「是啊,先不說別的,就只是體型就相差太多了啊!」

「唉,估計也就是想著上去湊個熱鬧吧……」

此刻台下眾人議論紛紛道。

江小凡見狀,則是一笑道:「怎麼就會說廢話呢。」

「是不是塊頭大的廢話就多?」

江小凡始終討厭別人拿著自己的年紀說事兒,尤其是在聽到台下眾人議論后,心情極度不爽。

男子在聽到江小凡的一番言語后,當下大怒道:「小毛孩子竟然敢出言不遜,今天我就替你父母好好教育你!」

「讓你知道,以後不論走到哪裡,都要有自知自明…」

話音未落下,只見男子直接朝著江小凡一拳轟出!其中所蘊含的力量相當恐怖,速度更是駭人。

甚至突破四周空氣的禁錮,發出陣陣音爆!

「天吶,這力量和速度,也未免太恐怖了吧!」

「是啊,少說最少是E級的實力!」

「這下那孩子倒霉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