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聽說當初救醒墨少的人是喻色,可不是她這個當姐姐的呢。」

2021 年 12 月 5 日

「她一直想搶妹妹的功勞,要做墨少奶奶,真不要臉。」

人群里一句接一句的竊竊私語聲。

可是,落在喻色眼中的只有墨靖堯,落在喻色耳中的也只有墨靖堯一個人的聲音。

其它人,全都不在她的眼裏。

其它人的聲音,也全都不在她的耳中。

此時的墨靖堯已經換了一套衣服。

根本不是之前喻沫挽着他時他穿的那套衣服。

雖然前後兩套都是西服標配襯衫。

但是他現在身穿的這一套,顏色卻不是黑色,而是深灰色。

一場晚宴上,身為主人的女人換幾套衣服是很正常的。

就連男主人都很少換衣服。

當然,結婚的場面是新郎新娘都要一起連換幾套的。

但是這不是結婚的場面,所以,沒有人中途換衣服。

但是墨靖堯就是換了。

那就證明他是嫌棄他之前穿過的衣服髒了。

而他之所以嫌棄髒了,一定是因為被喻沫碰過了。

她曾親眼見識過墨靖堯是有多嫌棄喻沫,所以,他換了衣服就是因為喻沫。

隔着遙遙眾人,喻色忽而開口,「墨靖堯,你原本的西服呢?」

那麼多人,她的眼裏卻只鎖定了他。

「髒了,陸江拿去處理丟掉了。」墨靖堯想也未想的說到,可是說完,他的眸色頓時深邃了許多。

那深邃的眼神,看得喻色一陣慌,就覺得這個男人彷彿望進了她的身體里似的。 他們當然想要證明自己的道統無敵。

想要將林凡的弟子踩在腳下。

能揚名立萬。

能在師門楊威,從而獨得資源。

好處太多。

可這一切,也要建立在,能殺死小武之上。

但現在,每一人敢有這個把握。

小武太強了,也許真能橫行天心這個境界中,便如林凡般,冠絕了一屆天心,無人可堪一戰。

都垂首,不去看旱魃。

旱魃臉色難看了下來。

不能殺小武,是一回事。

但不敢前去迎戰,這簡直太丟臉。

「這麼多本界妖孽,就沒人敢前去與他一戰嗎?」

旱魃喝問。

他是真的覺得很難堪。

小武笑著:「剛剛不是一個個爭先恐後嗎?此時為何後退?來來來一戰,許你們三人共戰我。」

這句話,讓一群第七界之人都咬牙,恨得牙痒痒。

這小武,簡直比他的師尊更加討厭。

他師尊,都沒這麼狂呢。

「小武。」

林凡眼中不滿之色更濃。

小武嘿嘿一笑:「既然無人敢以我一戰,那便作罷,當然從此後,爾等不許在用你們的師門以吾師道統相比。」

「回來。」林凡直接呵斥。

小武縮縮脖子,飛回城頭。

「跪下。」林凡冷冷看著小武。

小武不解,但還是聽話的跪在林凡面前。

「知曉有何錯?」林凡看著跪在自己眼前的弟子。

這是他唯一的弟子,他當然是希望他成材的。

只不過,這弟子,他一直屬於放養狀態,且,聚少離多,不知不覺中,竟然有狂妄之氣。

這很不好,雖然只是苗頭。

但一定要掐死在搖籃中。

不然小武定然會吃大虧。

小武垂頭不語。

「你便在此思過吧,什麼時候想通自己錯在何處,何時在來見我。」林凡掃過小武。

這讓人震撼。

如小武這般的天驕。

無論是在那個勢力,都會如珠似寶,會被寵上天。

可林凡卻偏偏不是這樣,當著這般多人的面前,直接罰跪,便是要讓他記憶深刻。

而,如小武這般狂妄之人,在這林凡面前,竟然乖巧得如同稚童,在林凡面前,渾然沒有了絲毫的傲氣。

「小諾,你不是想要去一戰嗎?去吧。」林凡看向一直偷摸著打量小武的小諾,瞪了一眼。

頓時,小諾便是一個激靈。

「旱魃帝者,下一場也不用人安排了,便是這小子一戰吧。」林凡笑著,看向旱魃。

旱魃臉色一緊,道:「敢問此人是誰?」

林凡眉頭猛然一皺。

這旱魃的秉性,他可是知道的,簡直是無法無天。

但為何與他說話時,會是這般的客氣?

這其中,好像有什麼了不得的大迷。

沉默片刻,林凡看向旱魃,傳音:「這是我兒子。」

旱魃當下心中就是一緊,就像是心中壘積了幾百萬斤巨石。

簡直無法形容這種感覺。

他很想苦笑。

更想罵天。

林凡不參戰時,他笑眯眯的,不用承擔風險。

結果林凡參戰,林凡的幾場戰鬥,他的心中波瀾那就沒平靜過。

好不容易,這林凡不戰了吧。

結果,來了他的兒子。

這尼瑪。

真正的皇子皇孫啊。

林凡,勢必會是下一代魔尊,這是必須得。

那麼,這小子,就是下下代魔尊?

嘴角牽起勉強的笑容,傳音道:「我觀這小子不過天心,比起小武還差半步,這等戰局兇險,何不換人?」

林凡眼中狐疑之色更濃。

旱魃看見林凡的神情,心中頓時便是一緊,知曉自己表現得有點不對,趕緊傳音道:「臨行前,少將軍特意叮囑,你與他惺惺相惜,讓我多加照拂。」

林凡眉頭皺起。

敏感覺得,不會這麼簡單。

但卻偏偏是找不出任何理由來。

點點頭,傳音道:「帝者放心,這小子可不會比小武弱。」

「那我就放心了。」旱魃心中一松。

既然是這樣,那他擔心就少了些。

「你們誰去與他一戰?」旱魃看向身後。

剛剛才偃旗息鼓的諸多妖孽,頓時抬眼,看向正緩緩向擂台走來,長相俊美到妖異的男子。

「小子,你可也是林凡的徒兒嗎?」

當下,便有人發問。

小諾一怔,隨後失笑,道:「爾等可這般認為。」

「哦?那你是小武的師弟?」

又有人問。

小諾又點了點頭:「他的確入門比我早。」

「呵呵。」

有人發笑了,眼中儘是猙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