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用來試探的女武神軍團,對海拉而言並不是很重要,丟了頂多是感覺有些惱怒。

2021 年 12 月 4 日

後來的冥界看守者加爾姆,估計就讓海拉感覺有些肉疼了,但也僅僅只是肉疼而已,雙方還沒有真正的撕破臉皮,尚且處在彼此試探的階段。

然而這一次,無論如何海拉都不可能忍下去了。

芬里厄是傳說中為北歐帶去毀滅,并吞噬神王奧丁的巨獸,是她向阿斯加德復仇關鍵道具!

如果沒有芬里厄,想向那位統治九界的神父復仇,無異於是在痴人說夢,沒有一絲一毫的可能性成功。

硬要形容的一下的話……

芬里厄的存在就像是『對神王專用寶具』,可以完美克制擁有神王之力的奧丁。

所以,海拉是絕對不可能,放任芬里厄出事的!

如果不出所料的話,海拉目前還不會出現。

而是會等到她自認為已經準備萬全之後,才會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這不是洛德在幻想,而是基於目前現狀的推測。

因為在海拉的眼裏看來,她要面臨的對手是一個實力不明,且具備與她爭奪地獄權柄的存在! 「方大人!」周朗扒開了方紫嵐身上的人,見她無事長舒了一口氣,隨即喊了兩個兵士道:「這位義士為救方大人身死,把他好好安葬。」

兵士們抬了那人屍首離開,方紫嵐仍躺在地上沒有動彈,周朗伸手拉她坐了起來,卻見她眼神渙散,木獃獃地問了一句,「人呢?」

「什麼……」周朗剛一開口,就見她猛地站起了身,沖周圍人群吼道:「不管是誰,要殺我的人,現在站出來,我給你們機會,殺了我就能活。如若不然,待我把在場所有人挨個查一遍,你們誰也逃不了。」

她話音落下,所有人噤若寒蟬,一片死寂。

「好得很,那便由我親自來查。」方紫嵐神情凜冽,「所有人排成一隊,間隔三尺。我查過一人,周副將你便登記一人。如有不從者,當場誅殺,不必留情。」

周朗為她神情所懾,愣了好一會兒才點頭應了一聲是。

在周朗的安排下,所有人很快按要求排成了一隊。方紫嵐從每個人面前走過,走得不緊不慢,卻未觸碰任何一人。

周朗有些疑惑,卻見方紫嵐走到第十九個人面前時突然出手,狠狠扼住了他的喉嚨,生生把人從地上拔了起來。

「說吧,在場誰是你的同夥?」方紫嵐滿身肅殺之意,寒聲道:「說出來,我便留你一個全屍。」

那人費力地抬了抬手臂,手指似是指向什麼地方。周朗隨之看了過去,還未看到什麼,卻聽一陣驚呼,他趕忙收回視線,這才發現方紫嵐捏斷了那人的脖子,隨手扔在了地上。

「不自量力。」方紫嵐理了理衣袖,下令道:「把他拖下去,剁碎了喂狗。」

她說罷,款步走向死者前面的人,他早已嚇得癱坐在地上,任由她居高臨下地俯視着自己,「你怕什麼?難道是他的同夥?」

坐在地上的人頭搖得好似撥浪鼓,方紫嵐輕笑出聲,「別害怕,我知道你不是。」

周朗走了過來,細細檢查了一遍死者屍體,發現他的指縫中藏了一枚暗器,身上還偷藏了匕首和毒藥。他心中一緊,示意兵士把人拖下去。

「方大人……」周朗甫一開口,眼前一道銀光一閃而過,之後便聽一聲清脆的細響。他定睛一看,腳下落着一枚暗器,與那死者指縫間的那枚一模一樣。

方紫嵐聽聲辯位,迅速地揪出了剩下的四人,一一斷手斷腳卸了下巴摔在了地上,「周副將,帶他們回大帳,我有話要問。其餘人,暫時留在原地,不得擅動。」

聞言周副將招呼了幾個兵士,把四人帶回了大帳。等在帳內的曹副將聽聞混入了細作,還妄圖行刺方紫嵐,氣就不打一處來,衝上去一拳打落了其中一人的牙。

「老曹,住手。」方紫嵐走了進來,站在四人面前,俯身道:「接下來,我問你們答。若是無人回答,我便割了你們的耳朵,送給慕初霽下酒。」

四人倒在地上支支吾吾,方紫嵐直起身,厲聲問道:「屠城,趕殺大京百姓,逼我開城門,命你們行刺於我,這些都是誰的想法,慕容詢還是慕初霽?」

「呸!」其中一人啐了一口,「就憑你,也配提我們大人的名……」

他話還未說完便是一聲慘叫,方紫嵐利落地割了他的耳朵,抓過他的手,掰斷了一根手指,「我就喜歡像你這樣的硬骨頭,可惜……」

她刻意頓了一頓,手上動作不停,直到五根手指都被掰斷,才悠悠道:「這骨頭還是不夠硬,怎麼一掰就斷了呢?」

旁邊一人見同伴鮮血淋漓痛不欲生,哆哆嗦嗦地開口道:「我說,是齊王殿下……」

「慕初霽這小崽子夠狠。」方紫嵐淡淡地評價了一句,「這麼歹毒的計策,都讓他想出來了,那慕容詢在做什麼?軍中養老嗎?」

另一人搶著介面道:「忠正王已經在來綺羅城的路上了,這兩日應該到了。」

「到了就好。」方紫嵐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如今她確認了汨羅人只有一路兵馬,並未暗藏兵馬攻打他處,便可一門心思地死守汨羅城了。

她斂了神色,坐到了主座上,「行了,看在你們如此配合的份上,留你們一個全屍吧。來人,把他們拖下去弔死在城樓上,還有那個喂狗的,若是還未來得及剁碎,就一併吊上去。若是剁碎了,就把腦袋吊上去。」

待人都被拖出去后,周朗看向方紫嵐,問道:「方大人,那些救進城的百姓怎麼辦?城中怕是沒有地方能收容他們。」

「趁綺羅城還未被汨羅人包圍,你帶人從北門把他們連夜送出城去,還有不願留在城中的百姓,一併送出去。」方紫嵐放緩了聲音,眼中隱有倦色,「若是再過個十天半個月,一旦汨羅人圍城,誰都出不去了。」

周朗心下一沉,「方大人,是要死守汨羅城?」

「是。」方紫嵐抬手輕按眉心,「我身為大京越國公,一步都不會退,汨羅人想要繼續進犯大京,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她說着輕嘆一口氣,「但他們都是普通老百姓,平生所求不過安穩度日,沒必要留在這陪我送死。」

周朗略一頷首,「我明白了。」他說罷轉身離開,卻被方紫嵐叫住了,「周副將,送百姓出城勢必會引起軍中一定的恐慌。」

她神情凌厲了幾分,一字一句沉聲道:「我的軍中,絕不許出現逃兵。」

「方大人放心。」周朗神情堅定道:「我們當兵的自是要衝鋒陷陣,護家國百姓的安全,豈有臨陣脫逃之理?」

「好。」方紫嵐長舒一口氣,周朗也不再多做停留,徑自走出了大帳。

方紫嵐看着周朗的身影消失不見后,突然劇烈地咳嗽了起來,曹副將急道:「我這就去找阿宛姑娘過來。」

然而還未待曹副將走出大帳,阿宛就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方大人,我聽人說你受傷了……」

「沒事,死不了。」方紫嵐唇角輕勾,阿宛看到她身上的血跡氣得直跺腳,「這麼多血,你還說沒事?」

曹副將摸了摸後腦勺,忍不住道:「那個阿宛姑娘,老大身上是別人的血……」他說完不等阿宛反應,腳下抹油溜出了大帳。

「你也聽到了……」方紫嵐無辜地看着阿宛,她毫不客氣地打斷了她的話,「傷也都是別人受的對吧?那我這就走。」

阿宛作勢就要走,方紫嵐無奈地喊了一聲,「回來。」 ,

第883章

午後一點半,正式準備出發。

孩子們去學校的事,依舊交給蘇有容去辦。

宋三喜車子打著了火。

車外,蘇有容和蘇有欣,與大姐蘇有晴,擁抱作別。

姐妹三人,再次淚流成行。

蘇有欣尚年幼,16歲的花季,什麼也不懂,純潔的多。

她只是捨不得大姐,一走這麼幾個月,姐妹間從來沒這麼分開過。

蘇有容和蘇有晴則不同了,成年女性的心理世界,複雜而有趣,又讓人傷感。

蘇有晴的內心,更承受了極大的煎熬。

但為了孩子,她得忍著。

蘇有容捨不得大姐,感覺精神支柱都會少一半。

家庭生活,情感世界,大姐能跟她說說話,開解,或者支招。

大姐一走這幾個月,誰知道家裡會發生什麼?

蘇有容的心頭有些憋,有些委屈。

宋三喜並沒有深層次的探究。

畢竟,女性始終還不如男兒堅強。

一別數月,她們心裡很柔·軟、脆弱。

他理解成了姐妹情深,相當感人。

旁邊送行的林母,也是老淚縱橫,叫蘇有晴保重,叫張小霜照顧好她,都不要擔心家裡,她會幫著好好照顧家的。早日歸來,母子平安,大吉大利。

蘇有晴在張小霜的陪同下,坐後面。

座椅,調整到最舒適的位置。

千萬級的豪車,乘坐體驗不用說了。

宋三喜正準備發車時,蘇有容站在窗外。

眼圈紅紅的,表情有些冰然,冷秀清厲,「宋三喜,一路上給我注意安全!大姐可是咱家的大家長。她和孩子都要平安到達省城,不能出一點點的事!要不然,你就別回來了!聽到了嗎?」

宋三喜很嚴肅的點點頭,「有容放心,大姐的孩子,也是我們的孩子。我,千萬分的仔細,安全第一!」

「醫院那邊聯繫好了嗎,確定?」

「千分之千肯定!預定了最豪華的待產月子房,別墅式的。」

「那就好,走吧!你也早點回來!」

蘇有容,這才退開。

那身姿,步伐,真的很有風采,更具氣質。

宋三喜看著,爽心悅目。

莫名的,很喜歡她現在的狀態。

真的很好,穩健,強大,非一般的女性!

對妻子揮揮手,自信一笑,便緩緩駛出家門,出別墅區。

開上大道,宋三喜便解釋了一下相關原因,要去接王霞老師。

當然,他說明了王霞的真實身份。

這在2010年的時代,非常壓人的。

哦,就算是現代,一個千萬級人口大市的市總千金,身份依舊很壓人。

且不說,宋三喜說到王霞的乾媽,更是省城了不起的人物,這就更嚇人了。

蘇有晴,並沒有什麼意見。

只是坐在位置上,點了點頭,表情有些嚴肅。

張小霜也是相當佩服。

看看宋大哥啊,真的好厲害。

連市總家的千金,也是他的老師、病人,看起來關係也很好啊!

王霞,並沒有在別墅區那邊等宋三喜。

宋三喜也是考慮很周到的,不想因為她住在同一座別墅區,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