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略低吟片刻,便道:「你明知故問。」

2021 年 12 月 3 日

「那就是為了兩位侯夫人了?」王皇后微微閉眼,「不過就是宣召進宮,公主們此番受了驚嚇,身為命婦,理應侍疾。」

「你若讓伯岳侯家的進宮也就罷了,皇姐你又為何要一併宣召?」皇帝精光畢現,彷彿要看穿王皇后。

王皇后抬手示意巧萃,她方停下手中的篦子,隨後扶著她慢慢站了起來。王皇後站定身子,才道:「陛下,伯岳侯與廣勤侯一般無二,同為侯夫人,又怎可區別對待?」

這句話,別有深意。

「恐怕皇后心裡想的不是那麼簡單的吧。」皇帝亦是見到了她的狡黠。

「陛下知臣妾所想?」王皇後手捻作花蕊般,「如知我想,您就不該這麼動怒。」

「朕當看在你是中宮的份兒上,多有包容,你竟然如此任意胡為。」皇帝從鼻中長哼一聲,「皇后所為,難道不是因為朕當著沈妃的面讓你下不來台嗎?」

聽他這樣說,王皇后心裡忽然一愣,旋即面上作冷笑,「沈群梅險些害了公主們,臣妾心裡當然有怒。」

皇帝陡然大怒,「你怒?你怒就能拂了朕的顏面嗎?」

「在陛下眼裡,君王的顏面是不是就比兒女的性命都要緊?」王皇后盯緊他的雙眸,捉著他的心意。

「皇后。」他的口氣登時冷漠起來,「朕原本以為你不過是驕橫宮闈,想來你是被縱容得不知分寸了,從前你插手朝政,朕睜一眼閉一眼,可是這一次,你過分了。」

「請兩位侯夫人進宮,就算是插手朝政了嗎?」王皇后的聲音也不甘示弱,轉而高了許多。

皇帝很是厭煩地看著她,冷聲道:「你不必冤屈似的,朕也不和你多費口舌,自今日起,你就好好在長門宮反省自己,無詔不得外出,太子和公主都不用你再費心了。」

這話說的狠絕,皇帝是真的對她有些失望與厭惡,故而拋下這句話便轉身走出了大殿,獨留王皇后一人在原地。她也不哀戚,也不悲愴,方才的慍色和委屈已然去了大半,巧萃在她身後正擔憂,勸慰道:「娘娘不要太傷心,也別動怒了,官家只是一時生氣,您……」

這話沒說完,王皇后兀自朝前走了兩步,來至門口,看著皇帝決絕離去的背影,淡淡道:「本宮哪裡傷心,這可是一件大好事。」

巧萃不解,問道:「好事?」

「躲在這長門宮裡,才好撇開一切啊。」王皇后又上前兩步,撫摸著門框,觸手生涼。而這時,又聽得宮人們緩緩將宮門重重關上,上了門閂的聲音。

她的目光驟然由無情轉為狠辣,心裡什麼都明白。

就在這日午後,皇帝宣旨,進沈群梅為德妃,暫代執掌鳳印,管轄六宮。王家接二連三地失勢,無論是誰知道了,都要以為皇帝打算根除王家。可是這節骨眼上,王馳還在西山,這一步棋令許多人看不清楚。如此急躁,豈不是大有逼反王馳之心嗎?

「皇帝還是老謀深算一些。」申乃安正在羅保朝的府衙內坐著敘話,除了他之外,高爵、趙惜寧都在。

「官家對王家本就有忌憚,如今生了疑心,肯定要動手,方才你們兩個人說的,王皇后宣召侯夫人們的用意是挑起官家與侯爺們的矛盾,現下官家是不是已經勘破了?」羅保朝若有所思,內心裡十分不安定。

申乃安搖了搖頭,看定面前桌上的一隻杯,也是憂心忡忡,「他並沒有勘破。」

「那我們要告訴官家嗎?」羅保朝是發問,而不是建議。

趙惜寧接了話,一字一句答道:「羅大人既然問了,想必心裡也明白,這件事,皇后是徐徐圖之,就算你到官家面前說了,官家也不會全信,反而因此落了個枉加迫害的罪過,既在官家那裡壞了名聲,又被王家記恨,我猜想,皇后必然是故意惹怒了官家,落了個降罪之名,想來她正在長門宮內高興壞了吧。」

「果然婦人誤國!」高爵心裡狠狠啐了一口。

申乃安不覺,只讚佩道:「我倒覺得這位皇后,機心可道,比尋常男子強太多,倘若官博識等流有這樣見地,也不會到如今這樣束手無策的地步。」

「那這件事便壓下了。」羅保朝只覺神勞。

「只能壓下,如今官家明了東都與西山的千絲萬縷,就斷不會再躊躇不斷,我想,壓制王家勢頭只是第一步,接下來,恐會一掃朝黨,再對牧國進行遊說,或利好,或結盟,上庸此連環算計,終歸是缺了一條後路,倘若他們不先來議和,咱們可能就要發去壓境大兵了。」申乃安到底是宣慰司丞,對國家之間的利害關係瞭若指掌。

這些論斷字字驚心,讓人不由得內心震顫。

「我們應當做些什麼呢?」羅保朝把盞而問。

申乃安遂言:「無為便可。」

「什麼也不做?」他聞言蹙眉,好似捲起了心底的千愁萬緒,「現下棘手的事可不少,皇帝與王侯,外戚與內賊,朝野黨羽,角落隱者,我們這些大魏臣子,又該當如何?」

還不及申乃安多說兩句話,房門忽然被急促敲響,四人一怔,羅保朝神色很是嚴肅地問:「怎麼了?」他語氣多有不滿,手下人還沒有這樣不知規矩的。

外頭報事的卻並不是府衙官員,而是陌生的聲音,「回了大人,奴有要事相報。」

高爵不免起疑,這聲音聽這耳熟,他正細細想著,羅保朝便命人進來。待一觀瞧,正是高府的小廝,一直跟在高爵身邊的,叫作竹葉。

「你怎麼闖到這裡來?」高爵反應過來,亦是有些慍色。

竹葉忙以頭搶地,言語雖情緒激動,但仍然有條不紊,直答道:「回了老爺,少爺還有羅公子,在長街上同人打起來了,尋釁那人仗著有腿腳功夫就拿了羅家公子去了,現下正架在鵲華照夕台頂,巡城兵丁見勢要人,也被那人打得不輕,少爺忙讓奴來請您,不想府衙差人說您來了羅老爺這裡,奴這才唐突。」

聞聽此言,羅保朝驚怒起身,一旁的高爵也是神色詫變,申乃安雖然蹙起了眉頭,卻還淡定道:「可報了官?」

「已經著人去京兆尹府了。」竹葉答道。

申乃安聞言點頭,旋即看向羅保朝寬慰道:「大監速速趕去看看,想來這個節骨眼還在東都內鬧事的,不會是心懷叵測之人,既然已經報給了京兆尹,就別怕了。」

趙惜寧也道:「我外頭的追風驃大監騎去就是,即刻便到。」 張若塵閉上雙眼,將精神力完全釋放出去,化為一粒粒密集的光點,飛向贏沙城的各個大街小巷。天籟小『說』.』⒉

沒過多久,張若塵探查到一處異常。

此刻,所有人族修士,都是向城北的方向趕去,想要將沖入進城中的蠻獸驅趕出去。

然而,卻有三道頗為微弱的氣息,急向城南衝去。

張若塵將精神力施加到他們的身上,終於看清他們的身影。

三人都穿著墟界戰士才有的鎧甲,長得極其普通,混入人群中,不會有任何識別度。

最可疑的一點,三位墟界戰士的修為,明明只是魚龍境第一變,卻能爆出堪比高階半聖的度。

「應該就是他們。」

張若塵收回精神力,豁然睜開雙眼,渾身上下散出一股凌厲的氣勢。

「已經找到那幾個不死血族的潛伏者?」

孫大地將鐵棍抓在手中,雙瞳散出金色的光芒,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遇到不死血族,絕不手軟。

「的確已經找到。」

張若塵點了點頭,從眉心氣海,將乾坤神木圖取出來。

緊接著,黃煙塵、青墨、大司空、二司空、韓湫、慕容月,還有慕容世家的六位高階半聖,66續續走出空間之門,出現在庭院裡面。

張若塵早就已經跟孫大地坦露了身份,並沒有瞞他。

孫大地根本就不在乎張若塵的身份,反而覺得跟隨時空傳人張若塵一起修鍊,是一件很有前途的事。

張若塵以最簡短的方式,將贏沙城中的情況,告訴了他們。

慕容月和慕容世家的六階高階半聖,一直在圖卷世界閉關修鍊,又有張若塵提供給他們源源不斷的神血,每個人的修為都提升了一大截。

如今,大家來到青龍墟界,自然是要進行生死磨礪,才能脫變成真正的強者。

與蠻**戰,就是一種磨礪。

同時,只有通過戰鬥,他們才能將最近一段時間的修鍊成果,與實戰融匯貫通。

「嘩——」

張若塵的衣袖一揮,三件千紋聖器飛出來,分別是一柄血刀,一隻古鼎,三十六顆藍色的鐵珠。

淬血神刀。

冰魄神鼎。

星海塵沙。

張若塵將淬血神刀交給慕容乘風,由他來掌控。

慕容乘風,為慕容世家六位高階半聖之中的最強者,修為達到九階半聖。

本來,他只是九階半聖初期的境界,在圖卷世界中閉關修鍊,煉化了大量神血,直接將修為提升到九階半聖的巔峰。

以慕容乘風現在的實力,比巔峰時期的閻童,也要略勝一籌。

「多謝殿下賜刀。」

慕容乘風單膝跪地,對張若塵十分恭敬。

他已經知道張若塵的真實身份,做為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自然是十分願意效忠太子殿下。

以慕容乘風的修為,再加上淬血神刀的威力,堪稱是如虎添翼,一舉跨入聖境之下最為頂尖強者的行列。

隨後,張若塵又將「星海塵沙」交給慕容月,將「冰魄神鼎」交給韓湫。

至於黃煙塵,她的手中,掌握有一柄女皇親自賜下的聖劍。那柄聖劍的品級,遠遠過這三件千紋聖器,自然也就不再需要別的戰兵。

張若塵的目光,盯向黃煙塵,道:「師姐,你隨我一起去對付那三位不死血族的潛伏者,其餘人,立即趕去城北,擊殺蠻獸。」

張若塵也給大司空和二司空下出另一道禁令,讓他們二人盡量不要殺生,只需要保護其餘人的安全即可。

有大司空和二司空兩大高手保駕護航,即便是遇到獸王,他們應該也能從容退走。

張若塵布置完了一切,才將目光,盯向跪在地上的五位蒼龍軍統領,腦海中,浮現出張家後裔被屠殺的畫面,雙拳情不自禁捏緊,眼中露出一道殺意。

於是,他的嘴唇動了動,傳音給慕容月,讓她來做這件事。

張若塵、黃煙塵、青墨施展出身法,飛出庭院,向城南的方向趕去,前去追擊那三位形跡可疑的墟界戰士。

庭院中。

慕容月的掌心,托著三十六顆塵沙珠,手臂一揮,將塵沙珠全部打了出去,擊在五位蒼龍軍統帥的身上。

「噗嗤。」

「噗……」

五位蒼龍軍統帥的肉身被打得千瘡百孔,破破爛爛,向前一撲,倒在了地上。

慕容月顯得很冷酷,命令慕容世家的六位高階半聖,將五位蒼龍軍統帥的聖魂剝離出來,收入進了一隻玉瓶。

孫大地驚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咽下一口唾沫,盯向慕容月,道:「姐……你的手段,也太狠辣了吧!他們五人都有爵位在身,而且,還是凌霄天王府的五大高手。你這麼草率就殺了他們,恐怕會大禍臨頭。」

出手鎮壓蒼龍軍的統帥,孫大地自然是毫不手軟。

但是,將他們殺死,卻是另一回事,與造反也沒有什麼區別,將會遭到朝廷的通緝,同時也會遭到凌霄天王府的瘋狂報復。

即便是大大咧咧的孫大地,也懂得分寸,不敢使用出如此狠辣的手段。

慕容月冷冷的瞥了孫大地一眼,道:「我沒有殺他們,他們是被蠻獸殺死,並且還被蠻獸吞入了腹中。」

慕容世家的六位高階半聖,提起地上的五具屍體,向城北衝過去,將他們的屍體丟進蠻獸群。

隨後,又撿回一些咬斷的殘肢,重新扔進庭院裡面,偽裝成他們五人是被蠻獸吃掉的現場景象。

「阿彌陀佛。」

大司空和二司空閉上眼睛,同時念出一句佛號,露出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

沒過多久,大司空、二司空、孫大地、趙世奇、韓湫、慕容月,慕容世家的六位高階半聖,一共十二人,向城北趕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