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有可能……」

2021 年 11 月 29 日

宋錦葉本就是個直性子,此刻聽到這種話哪還能忍,當即就說道:「那好,我現在就著給你看!」

蘇雪柔的嘴角露出轉瞬即逝的笑容,隨即又是一臉委屈:「錦葉,對不起,都是我不好,要不你別找了吧!」

「哼,你不是懷疑我么,我這就找給你看!」宋錦葉低頭在包里尋找,突然,她的動作就停了下來。

「錦葉,怎麼了?」江婉關心問道。

這孩子也是她看着長大的,從小泡在蜜罐子裏,為人又善良熱心,怎麼可能做這種事。

宋錦葉抿抿嘴,緩緩從包里拿出來一隻手錶,看上去,正是Lis的最新款!

「錦葉!」蘇雪柔驚呼道,生怕別人不知道她拿出了一隻表。

「這,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江婉也急了。

宋錦葉的臉色也有點難看,她艱難開口:」我不知道,這隻表為什麼會在我的包里。」

「我的天啊,真的是她拿的!」

「這宋家也是豪門啊,家裏就這麼一個女兒,不至於吧!」

「真的是人不可貌相……」

周圍人的議論斷斷續續地傳進耳朵里,宋錦葉哪見過這種陣仗,當即就紅了眼眶:「對,對不起雪柔,我不知道它為什麼會在我的……」

「你不用說了。」蘇雪柔的臉色也很差:「錦葉,我把你當作好朋友,沒想到你居然是這種人!」

「我不過是和你說澤遠哥哥喜歡這款表,只可惜現在買不到了,你居然就來偷我的!」

嘩!

圍觀的群眾又炸開了。

凌澤遠可是月城有名的青年才俊,難道,這宋家的千金,也傾心於他?

可是不是聽說,最近的凌家和宋家在搶一塊地,鬧得很不愉快嗎?

這其中的信息量也太大了,大家都在討論這個勁爆的消息。

「我沒有!」宋錦葉大聲辯解:「你血口噴人!」

蘇雪柔咄咄相逼:「錦葉,我說的可都是實話,剛剛要不是我說檢查一下你的包,這隻手錶,你不就拿走了嗎?」

「我說了這不是我拿的……」宋錦葉紅着眼眶,第一次感覺這麼無助。

宴會上的大部分人都被吸引過來,而其中的凌澤遠則是微微皺眉。

蘇雪柔戴的手錶可是女款,他什麼時候說喜歡了?

不過這宋家與凌家的競爭很激烈,甚至有隱隱超過之勢,挫挫其銳氣,倒也不錯。 葉無道身為白虎聖子,在封聖戰場得到白虎傳承,天賦自然非比尋常,就拿這頭武獸來說,同樣達到了聖級之列。

因此,儘管才凝輪五重境,真實戰力卻遠不止於此,他和武獸並肩作戰,對抗兩大高手,絲毫不落下風,甚至有將其鎮壓的趨勢。

吼——

聖獸白虎太過兇猛,掌控一枚寶印,在戰場中央大殺四方,兩大高手險些遭劫,手段盡出,才堪堪避過。

這枚寶印是聖獸法器,白虎掌控在手,如虎添翼,足可轟殺凝輪六重境的高手。

葉無道同樣兇殘,神元似永不枯竭,頻繁演化各種攻殺術,打的兩大高手抱頭鼠竄,哪裡還有半點威風和冷傲,為了逃命,連形象都顧不上了,連滾帶爬,甚是狼狽。

「別放他們走,全部鎮殺。」楊昊剛調息完畢,縱身一躍,於半空中演化山河印,擲出一座巨岳,將前路封死,不給對方逃跑的機會。

「放心,一個都走不了。」葉無道發狠,瞬結雷霆大手印,虛空一握,再次將兩大高手捲入風暴中心。

與此同時,白虎也掌控寶印轟殺過來,無盡符文力量洶湧,迸發璀璨符光,將戰場淹沒。

「啊!」

一大高手避之不及,頭顱瞬間爆碎,腦液濺起十丈。

最後一人僥倖逃過一劫,但也好不到哪裡去,半邊身體被符光掃中,已是血肉模糊,破爛不堪。

危急關頭,他連忙掐指印,欲垂死掙扎。

「還想召喚武獸?」葉無道眼疾手快,一巴掌拍落,立馬將其打的四分五裂,神魂皆散。

兩大高手隕落,楊昊終於鬆了一口氣,這次若不是葉無道及時出現,後果不堪設想。

而這一幕卻把旁人看的直發愣。

「兩個凝輪五重境的高手就這麼死了?」

「這個傢伙什麼來頭?天賦無雙,膽大包天,兩大高手說殺就殺,不怕他們身後勢力報復嗎?」

所有人都把目光停留在葉無道身上,像是在打量一個嗜血的狠人。

然而他們擔心的問題,根本不在葉無道考慮的範圍之內,若論身份背景,九大州地恐怕還真沒有幾個人能比得上。

「其實你不該淌這趟渾水,很多人都在覬覦至尊傳承,這還只是開始而已,後續還有更多殺劫,跟著我很危險。」

危機暫時解除,楊昊想勸葉無道離開,畢竟這事跟他沒什麼關係。

「我要是擔心這個問題,今天就不會出現在這兒了。」葉無道故作輕鬆的笑了笑,道:「你我同為五聖傳承者,在封聖戰場就已經結緣,你有難,我不能不幫。」

「嗯?」楊昊怔了怔神,葉無道這番話似乎另有深意。

「五聖傳承者還有什麼特別之處嗎?」他好奇的問。

「具體情況三言兩語說不清楚,反正五聖傳承者一脈相承,或許在將來的某一天,我們還會並肩戰鬥。」

葉無道沒有詳說,聽他這意思,五聖傳承者根本沒有這麼簡單,換句話說,獲得這場機緣的人,已經捲入一場風波當中。

楊昊並不清楚,他更擔心的是目前的處境。

「其實你也不用如此苦惱,只要你將青龍聖子的身份表明,立馬就會有無數勢力向你靠攏。」葉無道笑眯眯的說。

「開什麼玩笑?這些來殺我的人,就是在打封聖戰場的主意,我若是將青龍傳承者的身份亮明,豈不是更遭人嫉妒嗎?」楊昊露出一副你在坑我的表情。

「這是因為那些傢伙根本就不知道青龍聖子這個頭銜意味著什麼。」葉無道斜眼笑道,意味深長。

「什麼意思?」楊昊連忙追問。

「青州境內,真正了解封聖戰場的人並不多,世人只知道那是一處造化之地,隱藏著機緣,實際這只是表象而已,他們不知道的是,封聖戰場其實是武聖宮的舊址。」

「武聖宮又是什麼來頭?」楊昊窘迫的問,從清風鎮走出來的他,對九大州地的勢力並不算了解。

葉無道倒是了解不少隱秘,解釋道:「無盡歲月前,這是一個極境輝煌的道統,一門誕生五聖,因此,武聖宮又名五聖宮,也是中州境內,五大聖地的前身。」

「中州的五大聖地都是由武聖宮分裂而來?」楊昊萬分驚詫。

恐怕整個青州都沒有幾個人知道這個秘密。

「其實除了五大聖地之外,中州也並沒有多少人知道,只有隱世的那些老怪物了解一些。」

葉無道咽了一口唾沫又繼續道:「五大聖地跟武聖宮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而五聖傳人其實就是武聖宮的傳承者,因此,五大聖地十分看重。

實不相瞞,離開封聖戰場之後,我就遠赴中州,拜訪太一聖地,太一聖主親自接見,現如今,我已是太一聖子!」他最後又曝出一個驚天秘密。

「好傢夥,原來是聖地傳人,真正的聖子啊!」楊昊目瞪口呆,震驚不已。

回過神來后,他又調侃道:「你這個聖子是不是太寒酸了些?人家世族子嗣行走在外,身旁都有強者護佑,你身為聖子,卻連一個隨從都沒有,屬實凄慘啊!」

「這是一種歷練,若是遇到任何危險,都有人出面解決,如何能成長?歸根到底,修行終究是自己的事,不可依賴任何人。」葉無道理正詞直的說。

「言之有理,佩服佩服!」楊昊笑著拱了拱手,然後苦著臉道:「可這裡終究不是中州,無人知道其中隱秘,青龍傳承者在他們眼裡一文不值。」

「這倒也是!」葉無道也很無奈,但他表示,若真危及生命,可以表明太一聖子的身份,總會有人給面子——

兩日後,橫斷山脈突然有滔天妖威激蕩而來,非常恐怖,比猰貐爆發出來的威勢更嚇人,整個第一區都在震動。

「不世大敵來了!」楊昊目光微凝,抬眼看向遠方天際。

只見一片濃郁的紫霧滾滾而來,遮天蔽日,所過之處,群山搖顫,古木倒拔,巨石爆裂,虛空轟鳴,比末日景象更恐怖。

透過紫霧,可以看到一頭龐然大物振翅而來。

那是一頭紫雲雀,令人驚駭的是,它背生八翼,每隻羽翼都有紫霞流動,每根翎羽皆有符文閃爍,振翅間,大道之力席捲,破滅萬物,對弱者而言,這無異於一場災難。

「這是一頭妖王啊!」

人們躲在遠處觀望,心驚膽顫。

楊昊更是堆著一臉苦澀的笑容,這頭妖王是沖他來的,並不是為了至尊傳承。

「人族小鬼,你殺了我孫兒!」

八翼紫雲雀落在橫斷山脈,化成一個紫發老者,兇悍的妖威鎮壓十方,雖然也被界域法則壓制在極境之內,可氣勢卻不減,十里之內,無人敢靠近。

楊昊和葉無道就在面前,承受著莫大的威壓,縱然寶體無雙,也被擠的扭曲—— ,

第413章

錢永宏說:「找你爸施壓,卡土地性質,是可以。但萬一宋三喜找崔永年來調停呢?還不是一場空?」

王輝冷道:「一場空?呵呵,生意上的事,哦,那麼輕鬆的就調停了?老崔家,又不是崔永年說了算。他爸崔大海,真那麼大臉啊,我爸的面子他不賣著?我們利息,白給啊?對不起,我還辦不到這種事。」

「行吧行吧,回頭看。這,也是過年後的事了。」

利息,是均分了。

但錢永宏看著牆角的煙,也是火氣騰騰。

連忙又給黃長勇打電話。

「勇少,過來把煙拿走吧,隨便你怎麼處理。我特么看著煩的慌」

黃長勇有點崩潰,「老錢,你處理了就是」

「處理個屁!你有關係,拿出去,還能賣著點回頭錢不是?」

黃長勇要哭了,「一共就花了不到三萬塊,這回頭錢有四千多萬值錢?老錢,咱想個辦法,把宋三喜弄死了算了啊!」

「弄死?」錢永宏心驚肉跳,「你膽子怎麼這麼大了?出人命的事,你真敢想啊!」

「幾次三番栽在宋三喜手裡,你不憋屈嗎?這年關,好過嗎今年?」

錢永宏沉默了一下,「先別亂講這事。宋三喜,還沒把咱逼到這個份兒上。」

「萬一,宋三喜還咄咄逼人呢?比如,我說比如,容喜地產還真活下來呢?」

錢永宏點了一支煙,深吸了好幾口,「就是要做他,也不能在中海動手。回頭再議吧!」

「行!」黃長勇咬著牙,狠狠的說,「這小子,自求多福吧!把咱們惹毛了,沒他的好下場!」

電話打完,黃長勇還是不要煙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