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幾人也是一臉的驚恐,獃獃地愣在原地望著遠處向他們襲來的洪流,反應過來時迅速加快了手中的速度,助力將剩餘的人一一送上車。

2021 年 11 月 28 日

趙勇距眾人僅剩五十米,剩餘人數還有兩人。

趙勇距眾人僅剩三十米,剩餘人數為零。

趙勇距眾人僅剩十米,所有人均已安全上車,倖存者已全部救助。

短短的數秒內,離合,掛擋,加油等一系列操作行雲流水,王志遠迅速啟動卡車。

原本靜止不動的卡車此刻迅速轉動起來,車速一下就拉到了最高碼,巨大的硬制輪胎滾滾轉動,揚起路面上的層層淡灰色塵埃,受力的作用他們被吹散於空中,瀰漫在空氣中又迅速被強大的氣流所打亂,久久不能落地。

而在卡車起步不到一秒后,趙永急馳而過。

…………………………

白雨澤正在後車上,眯著眼向正前方望去。

在他的眼前,已經是黑壓壓的一片,這個喪屍洪流如同奔涌而來的火山岩漿,不斷侵蝕著每一寸土地土地,似乎能帶給人絕望與不安。

來的時候,張磊他們在車上囤了些食物,頂多也就是一些肉罐頭和蔬菜罐頭之類的,數量不多,也就想著讓倖存下來的人們先吃一點以充饑而不會受餓所侵擾。

無論是孩子還是大人,他們都依靠在車旁,狼吞虎咽的吞食著每一個罐頭,有的甚至直接上手抓起,每一塊肉,每一堆菜都拚命的塞進自己的嘴裡,生怕突然沒了。

對於他們來說,他們正在品嘗的,是天底下嘴難得的美食。

一罐接著一罐,臉上嘴角邊沾的全是油水,連嘴也被撐得鼓鼓的,也絲毫不在意會不會噎著或者嗆的,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了,可能這對他們來說已經是可想不可及的美夢了,不知以前有多少次幻想過今天。

這一刻,他們很幸福。

看著孩子們的狼狽樣,校長和老師們面露慈祥,就像父母看孩子們的眼光一樣看著他們,看著他們臉上洋溢的笑容,拍著他們的背,笑著說:「慢點吃,別噎著。」

這一場面很是溫馨,簡直與另一邊的場面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對比。

回頭望著他們,白羽澤問:「咱們只剩下這些罐頭了嗎?」

張磊答道:「還有些其他食物,像粉條什麼的,保質期能長一點,可是這些需要二次加工,不好帶來。」

「也是。」白羽澤若有所悟道,「那回去你給他們把剩餘工作都介紹一下,衣食住行,身份信息什麼的都通通登記,順便換身衣服洗洗澡,收拾收拾。表在監控室,不知道可以問陳叔,他知道該怎麼辦。」

「這個沒問題,那小孩子以後怎麼辦?」

「沒他們的事,讓他們一邊玩去,別搗亂就行。」

「好的,對了白哥,會議室和休息室已經完事兒了,回去后你可以參觀參觀。」

「嗯?效率這麼快?」白羽澤有些意外,以為還要等上幾天,沒想到不到一天的功夫就全忙完了。

「哈哈哈,白哥見笑了,必須滴!」

「對了,白哥。」張磊望著不遠處還在緊跟的屍潮,湊上前問道:「現在怎麼說?要做掉他們嗎?」

「不必了,太浪費彈藥。」白羽澤早已注意到了車上的一箱軍火,就知道這小子肯定要搞事情,直接否定了他的想法,「換擋!繼續提高碼速,拉開距離,甩開他們,不能把他們帶回去!」

「得令!」說完張磊便去提醒王志遠和趙勇了。

趙勇現在仍騎著摩托車行駛在卡車的右側,與卡車保持同速行駛,但同時也拉開一定的距離,防止發生意外。

他身上有幾處皮膚因破皮而流血,所幸傷口不多,且出血量不大。問其原因,他說是拐角處不小心滑倒了幾次,皮膚受到劇烈摩擦破皮,車當時都飛出去了,簡直摔了個狗啃泥,現在回想起來還有些隱隱作痛。

把羽澤突然想到了什麼,朝車頭喊道:「王志遠!把車開到郊區,盡量把他們甩到那!」

王志遠雖然不明白用意。但也照做了。同樣的話也對趙勇說了,提醒他。

卡車大約在半分鐘后,開始減速轉彎,調整方向,向著另一側的郊區駛去。

為了能讓屍潮一直跟著,卡車還特意降低了碼速。

而白羽澤仍斜靠在車旁欄處,眼神凝視著不遠處的後方,微風吹拂著他的絲絲細發,任其在空中隨風起舞,不禁笑道:「無論怎麼進化,其本質都是人,既然這樣,又豈能奈我何?」 這是唐沐晴到了劇組以後,第一場吊威亞的戲份。

武指和特化師都湊到鏡頭邊,準備看看自己之前做的準備,可以被唐沐晴呈現的如何。

飾演黑衣殺手的人,揮著道具劍沖著唐沐晴沖了出來,簡單的兩個招式之下,唐沐晴手裡的劍就斷了。

郭景川臉色鐵青。

道具師也懵了,「雖然是道具劍,但是我記得質量還不錯啊。」

她是劇組的道具師。

如果真的是她這裡出了問題,肯定是要負責任的。

先不說唐沐晴現在也算是當紅流量了,僅僅是北爺老婆的這一個身份,就已經足夠她吃不了兜著走了。

和格外慌張的道具師比起來,這一刻郭景川還算是冷靜的,「威壓,先把人控制住!」

只要把兩個人拉開了,唐沐晴就能稍微安全一些。

洛白往上一看,臉色更僵硬了:「威亞師傅被人打暈了。」

從他的角度,還能看到一個黑影在逃竄。

扭頭沖著正在衝出去的春杏喊著:「你去救你的唐姐姐,我去追那個人!」

郭景川一驚。

洛白的身份也不簡單啊,這要是在劇組裡出了什麼問題,多一個洛白他更承受不起了。

郭景川還沒有來得及阻止,就看到自己身邊的人,像是一道閃電一樣,飛快地沖了出去。

郭景川:「……」

扶著額頭,他頭疼!

春杏拖了一個大墊子過來,郭景川還沒有明白這人是怎麼想的,就看到春杏手一抖,一個東西飛了出去,隨後,威壓繩斷了,飛刀釘在旁邊的柱子上。

郭景川:「……」

他收到了驚嚇!

正常的助理,隨身會有飛刀這種東西嗎?

唐沐晴穩穩地落在充氣墊上,胸前猩紅一片。

春杏眼睛紅紅的,叫了救護車,對即使趕到的衛家保鏢說道:「你們趕緊去把洛白那個狗東西給我找回來,沒看到唐姐姐都受傷了,那個兇手有唐姐姐重要嗎!」

衛家的人領命而去。

春杏給唐沐晴做著緊急處理。

郭景川:「……」

片場眾人:「……」

原來,不僅薄言昔會被人叫做狗東西,洛白也會。

唐沐晴的助理真的太厲害了。

威武霸氣!

唐沐晴在片場受傷了,郭景川幾乎是下意識的要給衛北霆打電話,就被春杏阻止了,「我剛剛已經通知了少爺唐姐姐的情況,郭導就不要浪費時間了。」

「你放心好了,唐姐姐在劇組出的問題,不會算在你的身上。」

唐沐晴眼下之所以會遇到這種問題,即便是別人不知道,但是春杏還是心知肚明的。

多半是那群一直在暗中盯著唐姐姐的人。

突然找到了一個動手的機遇。

想到這個,春杏忍不住抿著唇。

這是第二次了,在她的保護下,唐姐姐受了傷。

唐沐晴雖然疼,但人還清醒著,手輕輕的覆在春杏的手上,淺淺的笑著:「我知道你肯定又開始把很多的責任,都扛在自己的身上了,其實不怪你的。」

「也許我在上威亞的時候,就應該注意到對面的武器不對勁。」

真的兵刃和假的兵刃,本質上還是有區別的。

是她太自以為是了。

以為不會有人那麼囂張,就沒有多去注意這方面。

春杏的眼眶還是紅著的。

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說道:「唐姐姐,你沒有做錯什麼,保護你本來就是我的責任,是我沒有做到我應該做的,你一定要好好的,知道嗎!」

眼看著唐沐晴的氣息越來越弱,春杏的眼淚止不住的下。

洛白回來了,手裡還拎著一箱工具。

檢查了一下唐沐晴的情況,就要給唐沐晴打針。

針頭還沒有觸碰到唐沐晴,就被春杏攔住了。

「我在救她!」

洛白瞪著春杏,就像是在看著一個不懂事的傢伙。

春杏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嚴肅,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知道,我現在也很擔心唐姐姐的處境,不過比起這個,你有檢查過你的藥箱嗎?」

洛白皺眉:「你什麼意思。」

春杏淡淡道:「字面上的意思,在這麼多人面前,那人都可以把道具劍換成利劍,你藥箱里的葯,真的還是你以為的東西嗎,這些怕是都確定不了。」

「所以我現在不敢讓你給唐姐姐盲目用藥。」

洛白的臉色算不上好看,但也知道春杏說的話,有多少可能性。

查看自己的藥劑,越是查看下去,臉色越是難看。

春杏大概明白了些什麼,臉色比之前還要難看上許多:「裡面的東西,果然被人換過了,是嗎?」

不光重傷唐姐姐。

甚至連他們的退路都想好了,也要阻斷。

春杏對洛白說道:「把你的手機給我,我來聯繫你的醫院,你負責唐姐姐的安全。」

說著,春杏把目光落到一邊的米姐身上,「你去把車開過來,然後在副駕駛上給我導航,如果我的猜測沒有錯,救護車應該已經被人攔在了路上,一時半會兒過不來,想要救唐姐姐,我們必須自己想辦法。」

「好。」

米姐也清楚現在的局面一點也耽誤不得,沒有任何的廢話,明白了春杏的意思以後,馬上去備車。

洛白仔細的看著唐沐晴的情況。

春杏的面色陰沉到不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