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虞悠閑地喝著香茶,時不時還評頭論足一番。

2021 年 11 月 26 日

夏青染沒有閑心喝茶,瞧著林虞,欲言又止。

林虞享受地聞著茶香,說道:「宇文世家的茶葉就是好,雖然比不上葉老太爺的私藏,也絕對算的上是上上乘了。」

「青染吶,你覺得這宇文菁是不是瘋了?」林虞突然問道。這問題像是沒話找話一般。

夏青染瞥了林虞一眼,實在不想搭理他。唯有他像是在這裡度假一般。

林虞一把抓住小麒麟,兩手撐著他的前爪,左看右看,嘴角露出一絲狡猾的笑容,說道:「青染,你說我們把小麒麟送給宇文菁,她會不會放過我們?」

說完,林虞自顧自地點點頭,彷彿在說真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小麒麟長大了許多,對於林虞的話更是明白得一清二楚。

林虞看見小麒麟口中隱隱冒出火焰,趕忙調轉小麒麟的方向。

火焰噴出,蒸發了身邊假山下的一池湖水。

夏青染冰冷的眸子表明在拒絕這個不合理的建議。

林虞也只是笑了笑,他知道現在的情形,但是他無力改變。人生地不熟的金刑城讓他沒有安全感。

而夏青染更是沒有主意。如今蘇不濟離開,沒有一個稍微站得住腳的前輩會讓人覺得林虞兩人好欺負。

若是同輩之爭,林虞不怕,怕的就是宇文菁這等前一代的天驕。 在血蟒見過玉角蛇皇之後,玉角蛇皇便迅速前去給蘇青宇彙報,而在接到消息后,蘇青宇召集四大暗部隊長與副隊長,便開始做出安排。

「除了留下部分修為一萬年的暗部成員,護衛這南部群島,其餘暗部成員盡皆加入到戰鬥小組當中。」

「其中,一隊與四隊,由玉角蛇皇與深淵影龍獸帶領,前去東部島嶼,進行攔截九幽天陰蛇與深海魔章的後續魂獸群,二隊與三隊,由紫晶魔龍獸與三眼恐蝦王帶領,與我前去那中部島嶼,截殺肆掠的先遣魂獸群!」

「這是暗部匆匆成立以來的第一次任務,我希望你們能拿出百分之百的努力,祝願這一次任務能圓滿完成,將那兩大族群驅逐!」

「行動!」

……

在當初玉角蛇皇的介紹下,蘇青宇也知道整個玉角蛇海域,分為中部、西部、南部、北部、東部五大區域。

其中,中部、西部、東部群島為玉角蛇一族主要生活的區域,而北部因為毗鄰冰海,被冰海影響的緣故,極少有族群生活在那裡,僅有一些冰魄龍蝦,作為玉角蛇附屬族群,生活在那一片廣闊的海域區域。

而南部,因為島嶼眾多,溫度也較北面高一些,則是作為黃金蟒、血蟒一類的附屬族群區域。

在抵達中部島嶼附近的海域后,蘇青宇便發現了不少九幽天陰蛇群,同時,深海魔章也發現不少。

而二隊與三隊早已在中部島嶼四散行動,蘇青宇也開始行動,不過,蘇青宇更多地是隻身潛入兩大族群魂獸群中,進行斬首行動。

特別是萬年魂獸與高年份的千年魂獸,基本上蘇青宇見到,就絕不會放過,畢竟那也是九幽天陰蛇與深海魔章王兩大族群的中堅力量,對暗部來說,也是有著一些威脅的。

「修為達到三萬八千年的黑暗魔殺藤,即便是在海洋中,發動突襲時的速度,也能達到一個驚人的地步。」

如今,黑暗魔殺藤的四條藤蔓盡皆達到3800米,只要距離那些萬年魂獸不是太遠,蘇青宇通過黑暗魔殺藤,基本都能做到一舉滅殺。

忽地,蘇青宇感覺到光線微微一暗,海面上空,數十隻九幽天陰蛇魂獸群席捲而過,令周圍海水不斷翻滾,大量氣泡升起。

「嗯?九幽天陰蛇!」

「哼!」

眼神一冷,蘇青宇巨大的身軀彷彿身體融入到了黑暗當中,更是極力隱匿氣息,順著下方珊瑚礁前行,一路靠近那九幽天陰蛇魂獸群。

而此時的九幽天陰蛇魂獸群,正在獵殺一群金槍魚魂獸。金槍魚魂獸,作為比較常見的魂獸族群,幾乎遍布極深海域,雖不是很強大而且靈智低下,對其他族群威脅並不大。

但眼前這群九幽天陰蛇魂獸群,本就天生嗜血,此刻顯然更是殺紅了眼,並沒有打算放過這群金槍魚魂獸群,一路疾馳追殺。

「一隻三萬年魂獸?三隻一萬年魂獸?」

蘇青宇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只是心念一動,黑暗魔殺藤出了,只見四條足有數千米長的黑色藤蔓,自他蹄爪處猛地抽動而去,在海底世界留下一連串的氣泡。

四根黑色藤蔓宛若化身了利刺,在偌大的海域範圍內疾速穿梭,而目標,就是那九幽天陰蛇魂獸群!

「噗噗噗!」

宛若用針戳破泡泡,黑暗魔殺藤幾乎瞬間,便將那九幽天陰蛇魂獸群內的四隻萬年魂獸洞穿,甚至於,即便作為萬年魂獸,也快到他們沒有做出絲毫的反應。

而順帶地,蘇青宇將那九幽天陰蛇魂獸群高年份的千年魂獸也滅殺一些,而更多的千年魂獸則是四散逃去,分身乏術的蘇青宇也沒有辦法。

畢竟就算是千年魂獸,全力爆發下,幾乎幾個呼吸間就到了數千米之外,已經超出了黑暗魔殺藤的襲殺範圍。

但蘇青宇的目的已經達到,至少這一隻九幽天陰蛇魂獸隊伍已經作廢,已經徹底喪失了戰鬥力,他也轉而開始尋找下一處目標。

同樣的,暗部二隊與暗部三隊也開始與那些九幽天陰蛇魂獸群,深海魔章碰面,在紫晶魔龍獸與三眼恐蝦王的帶領下,進行拼殺。

而三眼恐蝦王與紫晶魔龍獸的修為,基本除了十萬年魂獸,沒有任何一隻敵方魂獸能與之抗衡,就算是同等級的九萬年深海魔章,也死在了暗部二隊紫晶魔龍獸的手中。

九萬年深海魔章的死亡,乃至於其他高年份萬年魂獸的靈魂契約被毀去,這代表他們盡皆化為了魂環,這也引起了九幽蛇皇與深海魔章的注意。

特別是深海魔章,失去了一員虎將,讓他極為震怒:「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獵殺我大批手下!」

玉角蛇海域,中部島嶼海灣,這裡暫時作為了兩大十萬年魂獸的駐紮地,而此時,九幽蛇皇與深海魔章商量,準備親自出動。

「如果是那金眼青龍王,那就得靠你出手了!」九幽蛇皇畢竟重傷初愈,實力還是有著受損。

金眼青龍王,指得正是蘇青宇,這也是九幽蛇皇為其所取,他也不知道蘇青宇是何品種。

「嗯!」深海魔章王點點頭,也是極為謹慎,畢竟能讓九幽蛇皇重傷,顯然那金眼青龍王實力不低,更是詢問:「你確定他那雷池僅僅只能讓十萬年魂獸受傷而已?」

畢竟,受傷與滅殺,還是有著較大的區別,往往實力區別極大時,才能做到滅殺。

就算是二十萬年的普通凶獸,滅殺普通的十萬年魂獸,也是比較難以做到的,除非是擁有屬性壓制、血脈壓制、乃至於魂技的壓制,領域的壓制,神器的壓制,才能做到。

而更多的,則是通過不斷令十萬年魂獸受傷,影響其實力,再在其實力降低的同時,繼續擴大傷勢,最後達到一路滅殺的效果。

「不錯,僅僅是受傷而已,除此之外,他並無其他手段,我當時大意之下,被那雷池緊緊束縛住,無法逃離,因為耗費了大量時間,承受了不少的雷電衝擊,這才受傷!」九幽蛇皇說道。

「不過……」

……

…… 南市的仙草和丹藥也很貴,像是類似於清徽劍宗的蘊靈丹,都要三枚靈石一顆,地靈丹更是要十枚靈石一顆。

對於現在的楊梟來說,蘊靈丹已經跟糖豆差不多了,而地靈丹更是十枚靈石一顆,這誰吃得起。

一瞬間,楊梟感覺自己還是太窮了,也不知道通過什麼途徑能夠實現財富自由。

現在的資本,連維持自己修鍊的開支都負擔不起,更別說學一門技術了。

「小說害我不淺啊!一個人單打獨鬥怎麼可能修鍊的下去,肯定是要依靠大勢力,先給大勢力打工,積累原始資本,才是正常人該有的想法!」

這就跟一個沒有任何社會經驗的人,一個人單槍匹馬,卻想要殺出千萬資產出來,不現實。

正常的流程,肯定是去一家強一些的企業打工,積累經驗和資本,而後再找准機會創業,一舉登頂。

本來楊梟還想着去北方大唐王朝闖蕩一番的,現在看來,還是老老實實的在清徽劍宗學點本事再說吧。

就這張家界坊市裏,他都能被一個賣遮蔽斗篷的小販誆騙,他這點微末的道行,若是出去闖蕩,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楊梟只是花了十枚靈石的價格,買了些常規的靈藥種子,播種到天珠空間。

如今的天珠空間,已然是一個小葯園了,楊梟發現,這天珠空間以外,沒有解封的區域,是存在靈氣的,而且還可以被吸收進天珠空間。

也就是手頭靈石不夠,若是擁有足夠的靈石,他倒是想要擴大天珠空間,說不得到時候會有想像不到的好處。

最起碼這五倍加速,可以提高到更多。

那個時候來種植靈藥,說不得很快便會成熟,且擁有悠久的年份,到了那個時候,還愁沒有修鍊的藥材嗎?

發電機的燈光,已經不足以支撐靈藥的成長了,楊梟又耗費了五十枚靈石的代價,買了個簡易的聚靈陣,和一塊赤晶石。

聚靈陣是用來匯聚靈力,促進葯田的成長,赤晶石則是掛到了天空,用來照明的,而且赤晶石的光線,蘊含靈力,更容易被靈藥吸收。

楊梟買的種子,也不是什麼珍貴的種子,都是些靈參靈芝之類,可以直接被修仙者服用的最常見的仙藥,不然也不會這麼便宜。

當然,楊梟也有意識的收集了一些,擁有靈性的花椒和辣椒面之類的變異植株。

正常的修仙者是用不到這些的,可楊梟滿腦子想的都是,萬一哪天獵殺了一隻靈獸呢?

那不得來一波兒烤肉?

畢竟無漏之體跟別人還不大一樣,人家是修道,他可是道身雙修,肯定是要滋補的。

現在是沒那條件吃靈獸肉,可不代表將來沒有,未雨綢繆。

逛了一圈之後,楊梟也是發現這靈石不經花,四百多枚靈石,只剩下二百六十一了。

不過楊梟自認為自己花的算是非常節約的了,主要是他賺靈石沒有那麼辛苦,所以花起來並不感覺心疼。

換做一個靈石收入沒這麼快的修士,恐怕一枚靈石都要精打細算半天。

東西南三市都是逛了一遍,楊梟便是直奔北市,之前聽人說北市是個快樂的地方,楊梟也是想要見識一下有多快樂。

楊梟路過北市的一個小巷子的時候,算是初步明白,這想像不到的快樂是什麼了。

幾個膚白貌美的女修士,站在巷子裏,見有男修士路過,紛紛招手,嘴角帶着曖昧且誘人的笑意。

「道友,要來雙修嗎?只要五十塊靈石,保證你滿意!」

有一個女修士,見楊梟向著巷子裏觀望,直接是扭動着腰肢迎面走了出來,婀娜嫵媚,周身有靈力波動。

靈息二變!

楊梟咽了口口水,連忙擺手道:「不用了,不用了!」

而後便是落荒而逃,狼狽的模樣,惹得巷子裏的女修士一陣發笑。

這可是五十塊靈石啊,捨不得,捨不得。

這裏面的確是非常的熱鬧,還有一些豪華的酒樓,裏面做的飯菜都是靈米以及靈獸肉,不過一個菜就要十幾塊靈石,楊梟自然也是捨不得。

將來有錢了,倒是不介意享受一番,現在還是忍一忍,靈石要用在刀刃上。

這期間,有一個地下道館倒是吸引了楊梟的興趣,就類似於打黑拳,什麼級別的都有。

楊梟倒是有自信,靈息四變他任何人都不怕,不過出門在外,還是不要太高調。

而且在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將自己暴露了未必是件好事。

不管任何地方,賭博都是人們青睞的娛樂活動。

這裏的賭博倒不是賭錢,而是賭石!

賭石的位置,圍了很多人,里三層外三層的,老闆已經數靈石數到手軟。

有些贏了的,直接就是瞬間暴富,有些輸了的,捶胸頓足。

楊梟在外面看了很久,衝動肯定是有的,誰不想搏一搏,一夜暴富?

不過自己是什麼實力他還是有數的,沒那個金剛鑽,就不去攔那瓷器活兒,人貴有自知之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