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已經過了下午的上班時間了,但是辦公室人到的並不多,也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2021 年 11 月 25 日

就在這時,葉建蘭出現在了辦公區。

「大家都停一下手裡的工作,因為早上宣布龍國成為下一個舉辦國的消息太過於突然,新聞頻道那邊的人都去五角大樓採訪去了,這也就導致了今天晚上文娛頻道的中秋詩詞晚會直播觀眾不足,領導的意思是體育頻道過去湊湊人數,當個觀眾,別怪我沒提醒你們,作者協會的副會長和幾個有頭有臉的作家也會過來,據說這次的中秋詩詞大會還有場外環節,每個人都可以將詩詞發布到官方平台上,你們的三腳貓功夫就別上了,到時候出醜了別說是我體育頻道出去的!」

詩詞歌賦?

好傢夥,剛開出《唐詩宋詞三百首》,就衝上來了,上天賜予的名氣值?

作家協會的副會長?

剛還插隊,這就送上來找罵!

他上去搗亂?

他橫插一杠子?

怕是就算洛一想上,他也不知道葉建蘭和台里的人會不會讓他上去啊。

不是洛一腦子裡沒作品,而是……實在太多太多了啊!

沒準備?

中秋的詩詞歌賦?不是吹牛逼,洛一就是說上三天三夜估計都說不完!

中秋可不是現代的節日,在古代就源遠流長了,關於中秋的詩也數不勝數。在這個藍星,雖然朝代變化不大,但是那些名人可是沒有的!

李白?

杜甫?

東坡肉?!

隨隨便便抄兩句就直接干翻你好吧!

葉建蘭走後,洛一也是拿起手機刷起了部落。

不得不說,部落同城板塊做的非常的好。

不一會兒的功夫,洛一就是刷到了今天北州衛視的中秋詩詞大會的熱題。

「詩會?太好了!」

「這個必須得看看,聽說上次海州衛視舉辦的就十分的不錯!」

「哈,今年更厲害好吧,這可是北州衛視啊,全龍國都能看的,不是地方衛視,沒看作協那些老師們都來了么,我估摸至少得出一首經典的中秋詩詞。」

「何止一兩首啊,我看作協那邊公布的名單,周一維老師也在呢!」

「有周一維老師嘛,洛一不是在北州衛視體育頻道嗎?好傢夥,突然好期待兩人碰面!」

「真丶線下pk?」

「周一維老師弱不禁風的樣子,能受洛神幾腳?」

「樓上,我賭五塊錢,兩腳!」

「噗,如果周一維老師的三圍也算是弱不禁風的話,那我算是個紙人?」

「樓上你可能不算紙人,頂多算一個充氣的!」

「名單上沒有洛一的名字,這人就是嘩眾取寵的,寫了一本《鬼吹燈》就尾巴上天了,他哪裡會寫什麼詩詞歌賦啊,這麼大的場合,這麼大的中秋詩會,還是直播節目,讓洛一上台不是開玩笑么,他要是會寫詩詞,我直播吃翔!。」

「呵呵,讓洛一上去他估計也不敢上啊!」

「沒錯,沒這個金剛鑽就別攬這個瓷器活兒!」

「我倒是希望洛一上去呢,以前沒有對比大家還看不清楚他的真面目,這次這麼多老師在,讓老師們教導教導後輩也是不錯的!」

「支持!」

「洛一算什麼東西啊!」

「這種人就是花架子,我猜他今天肯定不敢上台!」

「我賭一包辣條!」

……

。 回到沙漠上的李博明,第一時間觀察周圍的情況,確認無人後,果斷變成黑蠍。

在原地活動了下腿腳,發現並沒有什麼不同,

移動速度依舊那麼慢,揮擊巨鉗的力量感,還是很弱。

研究了很久,還是沒有找出,有什麼不同。

最後實在是,受不了炎熱的氣溫,便鑽進沙里乘涼。

舒爽的環境,讓李博明的思維,變得條理清晰多了。

在沙里,他一項一項的排除著可能性。

除了防禦和體質,暫時測試不了,就只剩下精神力還沒有測試。

「果然,吃了那麼大的苦痛,不可能沒有提升的。」李博明感知蔓延,直接從800米突破到900米。

雖然知道是,精神力得到了提升,但是這提升效果,也未免太低了。

要知道,一個聖果和一小瓶聖水,都分別提升了200米,而且沒有絲毫痛苦。

也就在李博明納悶的時候,地下更深處,傳來沙沙的聲響。

感知蔓延過去,赫然發現,兩隻黑蠍,正揮舞著巨鉗,飛速往自己的方向趕來。

來不及多想,直接破土而出。

接下來,無論要發什麼,廣闊的沙漠地面,總比狹窄的地底,要好發揮一些。

沒有慌亂,也沒有逃跑,就靜靜的等待它們的到來。

「咔擦!」氣勢洶洶的黑蠍們,在破土之際,就直接對李博明發動了進攻。

看著半空中,血撒大地的斷尾,李博明陷入了獃滯。

「砰砰!」強烈的撞擊感襲來,感受著尾部與胸口,傳來的疼痛感,被頂到高空中的李博明,欣喜若狂。

看著下面兩隻黑蠍,正惡狠狠的望著自己,李博明只覺得,現在的它們,是那麼可愛。

因為他終於知道,自己有哪裡不同了。

伴隨著墜落感,李博明見底下兩隻黑蠍,正準備給予自己致命一擊。

「砰!」搖身一變,一隻麻雀出現。

奮力的揮舞翅膀,卻不見絲毫升高,而是斜斜的,從黑蠍頭頂劃過。

「啪~啪」整個頭,直接砸進黃沙中,身體因為慣性,繼續往前,讓他在沙漠中,翻滾開來。

也就在李博明翻滾的時候,地底再次衝出一隻黑蠍。

只見它,對著那兩頭黑蠍,吱吱的叫個不停。

從聲音到舉止,顯得很是焦急。

環視一周,發現地上那節,還滲著血的斷裂尾巴。

直接就朝著它們撞去,而那它們只是躲閃,或抱頭硬抗。

聽到熟悉的吱吱聲,結合它們的動作,李博明大概猜到了,是怎麼回事。

沒有再變成黑蠍,而是變回本體,地龍,默默的鑽進沙里,進行養傷。

不知道是因為,李博明的消失,還是因為,新來的黑蠍,已經說服了它們,只見它們一同鑽進了黃沙之中。

李博明所熟悉的那一隻,對著周圍,發出一聲,嘹亮的吱吱聲后,才緊隨它們,鑽入黃沙之中,消失不見。

「唉~」感知到一切的李博明,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然後陷入了沉默。

待身上的傷勢,恢復好后,夜色已經降臨。

李博明用精神攻擊,擊殺一頭小蜥蜴后,補充恢復好體力與水分。

感受著迎面吹來的暖風,李博明時而低頭俯衝,時而側轉身體盤旋,一上一下,好不逍遙。

從無亂揮舞,摔得七葷八素,到迎風翱翔,李博明只花了,短短一夜的功夫。

然而,就在他變成雄鷹,天空中飛翔的時候,一群杜鵑鳥,嘰嘰喳喳的,眨眼就超過自己。

奮力、快速,拍打翅膀,然而卻與,愜意的杜鵑鳥群,距離越來越遠。

「唉,雖然現在,能擁有模擬動物后的能力,但屬性點低,依舊是不爭的事實。」李博明嘆息一聲,自言自語道。

沒有再發生意外,管理員的倒計時響起,「初級試煉場0749(團隊),將在10秒倒計時后結束。」

「嘩~」看著在試煉休息室里,翱翔的李博明,曹璇夏和金小胖,都瞪大的了眼睛。

「你…你是李博明?」金小胖仰頭看著,飛來飛去的老鷹。

只見老鷹雙翼傾斜向下,雙抓前伸,開始緩緩降落。

在老鷹距離地面,還有一米八左右的時候,「砰!」老鷹直接變成李博明。

而李博明的雙腳,剛剛好接觸地面,只見他因為慣性,稍微向前邁出幾步后停下,轉身回望。

「我擦,這尼瑪也太帥了吧!」金小胖飛快跑過來,一把抱住李博明,大喊道。

曹璇夏耳根泛紅,雙眼看著地面,來到李博明面前。

停止和金小胖的打鬧,摸了摸曹璇夏的頭,關心道:「你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適?」

親昵的動作,讓她脖子也漸生紅色,搖搖頭道:「還好,就剛死那一刻,有一點點彷徨,現在已經沒事了。」

李博明大鬆一口氣,原本很擔心,曹璇夏第一次死亡,會留下心裡陰影,所以才設計了這個開場秀,想要衝淡她的陰霾。

「喂喂喂!我第一次死亡的時候,你怎麼沒有關心我?」金小胖吃醋道:「你們就不擔心我一蹶不振?」

曹璇夏一肘子打在肚子上,李博明一巴掌打在後腦勺上,直接把金小胖打成V字型。

看著默契的對方,兩人哈哈大笑起來。

金小胖剛要埋怨,但是看到大家都在笑,也跟著大笑起來。

各自講述了自己的經歷,金小胖這才知道,李博明跟著那隻黑蠍鑽進沙里,是要去它們的老巢。

而金小胖和非洲雄獅離開后,依舊踏上了尋找水源的道路,憑藉著謹慎的態度,既沒有殺人,也沒有被殺,存活到了最後。

無事後,各自點開屬性面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