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遠處遠遠跟着的黃一等人,頓時炸了,全身殺意凝然,毆打吾王,其罪當誅。

2021 年 11 月 25 日

不過就在殺意升騰的瞬間,耳邊響起了一個不容置疑的聲音。

這個聲音正是姜天傳來的,剛才那一巴掌,姜天真要躲閃,如何躲不開,但是他知道,自己真要躲開,帶來的反而是無盡的麻煩,畢竟眼前這些人都是葉曦的父母親人。

為了葉曦,這一口氣他忍了。

正如同陳淑儀說的對,自己的確辜負了葉曦,一走就是五年,讓她受了五年的苦難,自己該打。

這一巴掌可讓葉曦急了,連忙將姜天擋在身後,對着陳淑儀說道:「媽,你要幹什麼?不准你打姜天,他是我的男人,他同樣也是兮兮的父親,現在是,一輩子也是,要打你打我好了。」

「你。」

葉曦的話氣的陳淑儀渾身都顫抖起來,對着葉曦大罵道:「你,你氣死我了。我怎麼有你這樣的女兒。」

。 面具人倉惶退去。

蠱尊目送他走遠,臉上閃過一絲不屑。

他站在窗戶邊,遠眺夜空,思索良久,最終揮了揮手。

「把納蘭雍的消息傳給南霸天!」

「三天之內,我不要他在廣陽市出現!」

旁邊一個男子立馬點頭,轉身匆匆離去。

一個小時后,南霸天的莊園。

小柯急匆匆地趕到主樓,看到站在窗戶邊那道偉岸身影,表情更多了一些恭敬。

「天爺,我們剛剛接到了消息。」

「納蘭雍,在廣省出現了!」

小柯低聲道。

南霸天猛地轉過頭,他那古井不波的臉上,竟然罕見地露出了怒容。

「消息當真?」

小柯立馬點頭:「千真萬確!」

南霸天握緊雙拳,剛剛跨出半步,卻又突然停下。

他皺起眉頭,沉聲道:「消息是從哪兒來的?」

小柯愣了一下,低聲道:「是我們派出去的一個探子查到的。」

「不過,這消息,來的有點突然。」

「天爺,這裡面,會不會有什麼陷阱?」

南霸天思索了片刻,沉聲道:「看樣子,是有人想讓我暫時離開廣陽市啊!」

小柯面色一變:「這……這是調虎離山之計啊?」

「天爺,既然如此,那咱們就不要理會這些消息了……」

南霸天直接擺手:「不可能!」

「納蘭雍既然來了,那我無論如何,都要親自會一會他。」

「你別忘了,冰兒的母親之所以慘死,便是因為納蘭雍的緣故!」

小柯咬緊牙關,他跟隨南霸天多年,當然知道這些陳年舊事。

「天爺,這會不會是個陷阱?」

「納蘭家的人,想將您引出廣陽市?」

小柯低聲道。

南霸天負手而立,面色平靜:「陷阱倒不至於。」

「納蘭家想殺我,隨時都可以,根本不需要這麼麻煩。」

「我估計,應該是有人想在廣陽市搞什麼小動作。」

小柯立馬道:「天爺,我這就派人去查清楚,到底是誰要鬧事!」

南霸天擺手:「不用!」

「這幾天,你就留在這裡,不要出去。」

小柯詫異:「天爺,您要是走了,我又留在這裡,那……那背後搗鬼的人,豈不再無顧忌?」

南霸天輕笑:「我估摸著,這個計劃,是針對林漠的。」

「是時候讓他獨當一面了!」

當晚,南霸天離開廣陽市。

這個消息迅速傳到了十大家族那裡,十大家族都是震撼無比。

要知道,南霸天坐鎮廣陽市這麼多年,從未離開過,今天怎麼會突然離開了呢?

林漠也得到了消息,他立馬感覺到不妙。

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南霸天不在廣陽市坐鎮,那十大家族,豈不是可以為所欲為了?

他第一時間聯繫了方家周家劉家和丁家,讓他們高度警惕起來。

因為,接下來,還不知道會發生怎樣的事情,他要隨時防備十大家族的偷襲!

晚十點,黃良許冬雪家。

自從上次望江園的事情后,許建功就把他們趕出了盛世豪庭,兩人不得不住回以前的老房子。

兩人心裡不甘至極,但是,卻又沒有一點辦法。

他們數次在許建功方慧面前說林漠的壞話,但每次都被許建功方慧怒罵。

現在,許建功方慧,已經完全不信任他們了。

許冬雪正在看電視,手機突然響起。

她剛接通電話,一個陰冷的聲音傳來:「想讓林漠死嗎?」

「機會來了!」 炎曦起身走近葉建青

「葉叔叔,你的腿傷讓我來看看吧。」

三人聽此皆是一愣

葉子:「曦月,你還會醫術?」

炎曦月微微頷首。

說起來,她來到這裏還未真正施展過醫術。

葉建青擺擺手

「罷了,我的腿傷已經請過無數大夫,已是治療無望了。」

葉子聽此不贊同

「爹!你讓曦月試試吧,說不定曦月還真就有法子呢。」

炎曦月看着葉建青

「葉叔叔,你信我一回,反正…情況也壞不到哪裏去了。」

葉建青猶豫半晌:「這…好吧」

炎曦月將手搭在葉建青的手腕上,片刻撩起葉建青的褲腿,查看起了腿部。

大廳中安靜下來

眾人皆是看着炎曦月

查探完的炎曦月微微挑眉

氣血未受阻,筋脈也沒什麼問題。

那是何原因導致的無法站立?

葉子緊張的問道

「曦月,你可看出了什麼?」

炎曦月沒有說話

她的醫術自認為還算可以,既然不是身體自身受到損傷,那就是別的原因了。

想到此她閉上了雙眸。

精神力朝着葉建青的雙腿內部查探去。

精神力的事也算她的底牌,還是不輕易泄露的好。

葉建青腿上的皮膚紋路在這一瞬間變得清晰無比。

炎曦月自身也有些驚訝,她只是抱着試了試的態度,沒想到精神力還真可以。

繼續向內探去,皮膚筋脈與血流正常。

而正等待着炎曦月開口的眾人見她忽然閉上了眼睛,不由得面面相覷。

這是什麼診斷法?

葉建青微不可聞的嘆了口氣,這孩子的心意是好的,但他早就知道這雙腿已經治不好了,因此也就根本沒報什麼希望。

而此刻的炎曦月卻是忽的眉頭皺起。

驚訝的睜開了眼睛。

口中喃喃

「這是…」

眾人卻因為她突然的話心中微微忐忑了起來,難不成是發現了什麼?

想要詢問,卻見炎曦月已經再次閉上了眼睛。

只得作罷。

而剛才的炎曦月正在一步步往裏探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