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歡呼笑著,孟冬將它圈了起來,不讓人碰那些血土就沒啥事。

2021 年 11 月 24 日

回到家,和老陳坐在門口喝著茶,老陳突然問道:「你小子說話聲音那麼小,下面的墓有多大?不會是想……嘿嘿!」

「咳咳,小冬你想什麼呢?」

孟冬直接被突然出現舒若寧嚇了一跳,正想解釋呢,老陳拍著他肩膀,搖頭感慨道:「別想了,那是村口,一旁還有人住,血土也有問題,咱們怎麼盜?」

「砰!」

孟冬直接被舒若寧賞了個暴栗,有些埋怨看著老陳,卻發現他在偷笑。

老陳抬頭道:「我可是個正直的人啊,我通知考古專家過來處理,沒問題吧?」

孟冬白了他一眼,就你還正直呢,上次可是說要找幾個土夫子,帶他去下地探墓啊。

舒若寧趕緊說道:「這東西本就是國家的,而且那血土也是個麻煩,小冬,你說是不是?」

孟冬無奈道:「是是是,若寧姐說得對,老陳你快打電話吧!我爺爺發現的,記得給錢和錦旗。」

「必須的!」

在老陳的笑聲中,孟冬嘆氣。

第二天考古隊在鎮長的帶領下,村長帶著眾人在村口迎接。

幾輛麵包車左搖右晃開進來,一群人下車就狂吐不止,惹得眾人頗為尷尬,鎮長也是扶住一位老者,感慨道:「周教授,咱們鎮還是比較落後,你受罪了。」

周教授搖了搖手,「沒事的,我們什麼苦沒吃過啊,但這裡就要修水泥路了,我會向市裡申請的。」

「這都不確定是不是古墓,你……」

「肯定是的!」

周教授帶著人來到了孟冬家的基地,身後跟著的老師和學生連忙捂住了嘴,這血腥味太重了,身邊有一個膽大的學生,直接跳進去想要去抓那血土,被周教授呵斥了。

一個扎著雙馬尾的女學生拿出了一個羅盤,看了眼四周,皺眉道:「老師,此處地勢散風散氣,誰會在這建墓?」

周教授看了眼,問道:「你確定不是一個風水寶地嗎?」

女學生搖了搖頭,「還要看晚上星辰,但我估計這應該也不會是個吉地。」

孟冬笑道:「你這就想錯了,這古墓起碼一千多年了,後來這裡住了人,周圍的山都被我們祖先移平了好幾座,風水自然也破壞了啊!」

之前那個被教訓的男學生,看了眼這挖掘的形狀,冷笑道:「窮山惡水出刁民,竟然還敢坐東北向西南,門對大馬路,愚昧不甘。」

這話一出村長就尷尬了,立即笑道:「我們村裡人不懂這個,隨便建的。」

但孟冬看著爺爺臉色不太好,便呵斥道:「怎麼?看不起我們農村人嗎?」

男學生看了眼孟冬,冷笑道:「我就是看不起,你有意見嗎?」 「但是什麼?404,你有什麼話倒是快說呀,別吞吞吐吐的,你們機器也這麼猶猶豫豫的嗎?死亡我都經歷過了,還有什麼是我接受不了的呢?」蘇林道。

她早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而現在404這模樣,它未說出口的話對她未免不好,如此一來,蘇林問的就更果斷了。

「但是我勘測到,這所謂的世界意志對你的影響越來越弱了,縱然我收起了能量,少則半月,多則一月,你都不會有任何的問題。」404也很奇怪,蘇林這些日子到底做了什麼,居然能夠讓原本書中的劇情線歪了這麼嚴重,直接將這所謂的世界意志給削弱了大半。

「404,這意味著什麼?」蘇林沒有發現,她問這話的時候,整個人的聲音都顫抖起來了。

但她仔細一想,這些日子她並沒有做些什麼。

她除了了沒有同記憶里一樣,以條件要挾林軒當她的男朋友,再重新交了幾個朋友之外,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同?

「宿主,恭喜你,這意味著你距離改變命運跨出了一大步。」404也由衷的欣喜。

它之前還覺得它這一次能量會這麼快就補充好,有些不可思議,畢竟它當初保守估計需要三個月,之所以同蘇林說斷則一個月,不過是不想要蘇林過於緊張,以免弄巧成拙罷了。

如今想想,它會如此快速,應是蘇林有了突破性的進步,它從中得益,才會如此快速就達到蘇醒的階段。

「如此……真得是太好了。」聽見404這麼說,蘇林心裡不由鬆了一口氣。

她心裡其實也是害怕的。

她嘴上雖常說自己是死過一次的人,沒什麼是難以接受的,但她內心深處還是不安的。

如今終於是可以鬆了一口,至少從404口中得到了巨大的緊張,雖距離哥哥出車禍還有兩年,她的死亡還有三年,但蘇林還是不由自主鬆了口氣。

「宿主,我有一個猜測,不知該不該說。」404想了想剛剛看見蘇林與陸景打電話的模樣,道。

蘇林聞言歪著腦袋,疑惑道:「404,你開口了就是想要說吧?想說就說唄,你們做機器的,什麼時候也像做人一樣喜歡瞻前顧後了?」

「這一次的變化,應是與你沒有多大的關係。」404停頓了一下,又道:「你剛剛與陸景打電話的時候,我閑著無聊就測了一下,你與陸景接觸的時候,書中世界的意志對你的影響比現在要弱許多。」

這種現象404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但現在就是這麼發生了。

如果說現在他撤掉能力舒適圈,蘇林收到書中世界意志的影響是原本的百分之九十,那她與陸景有交流的時候,蘇林所受到的影響只有百分之八十。整整相差了十個百分點。

若是蘇林一直與陸景接觸下去,照這節奏,說不定……說不定蘇林不用再熬過她死時的時間就真正改變命運了!

「陸景?」蘇林詫異道。

這一切怎麼又跟陸景扯上關係了? 據弟子說,是因為尋龍門內,也侵入了蟲群,才導致幾名外門弟子喪命。

還有更多的人受了傷。

好在沒有大礙。

尋龍門每座山頭都設有葯閣。

長生殿依附之後,丹藥供給方面,倒是儲備的很多。

但死去的幾名外門弟子。

卻直接點燃了陳寧的怒火。

整個桃源山脈,都有護宗大陣守護。

平日裏雖不開啟。

但陳寧出發前,曾特意叮囑四長老要守好尋龍門。

蟲群對於尋龍門這樣的超級勢力來說,並不算難以防禦。

護宗大陣只要開啟。

絕對不會有一點閃失。

可現在卻還是有弟子因此丟掉了性命。

這筆賬。

必然要算在四長老頭上。

靈州禍亂剛剛平息。

許多外出去拯救靈州子民的長老和弟子還沒有盡數返回。

滄月又有一堆雜七雜八的事要處置。

這些事務,本來是要陳寧處理的,但有滄月這個賢惠的弟子在。

就省去了不少麻煩。

「八長老。」

陳寧開口喚了一聲。

林嘯天立刻恭聲道:「屬下在!」

「去將四長老狄丘帶來!」

「遵命!」

林嘯天領命,而後便直奔某一座山峰而去。

很快。

去而復返。

四長老狄丘不知發生了何事,但也上前來道喜:「屬下祝賀掌門掃清蟲患,還靈州一片藍天,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啊!」

「狄丘,本座問你,尋龍門有護宗大陣,為何還有弟子喪命?」

聽到陳寧冰冷的聲音。

狄丘不禁心底發虛。

但還是開口回答道:「掌門恕罪,屬下忘記開啟大陣,延誤了些許時辰。」

「延誤時辰?四長老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嗎?」

見掌門如此認真,狄丘知道一定是瞞不過了,便如實道:「確實是屬下貪杯了,沒有想到蟲群入侵來的這麼快。」

陳寧眼神冷漠:「你可知道,有六名弟子因你而死,上百名弟子因你而傷?」

「掌門,死的不過只是六名外門弟子而已,我尋龍門千年基業,超級勢力,還愁沒有弟子嗎?」

四長老滿不在意道。

「只是六名弟子而已?」

陳寧拍案而起:「他們哪一個不是爹生娘養的?反倒是你狄丘,本座念在你年老,准你留守山門,你卻如此不將弟子性命看在眼裏,這樣的長老,留之何用?」

話音一落。

殺意浮現。

林嘯天在一旁守候,直覺告訴他,四長老有難了!

果然啊!

還是他老八最識時務,沒有一直與掌門對抗下去。

看吧!

與掌門作對,那就是死路一條!

狄丘聞言,瞳孔一縮道:「莫非掌門想因幾名外門弟子,而罰老夫?」

「他們本不用死的……尋龍門兒郎,可為靈州之亂而死,但不能因為你狄丘而不明不白的就丟掉性命!」

陳寧目光冰寒。

自己等人在外為了靈州已經操碎了心。

甚至滄月和幾名資深卧底也都為了守護靈州子民而出力。

只有這四長老狄丘。

竟然還敢在此時搞事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