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是好,可是你說賭這麼大,要是讓王家賭坊的人知道咱們在骰子上動了手腳,你說會不會找咱們的麻煩,你可知道這王家賭坊懲罰出老千的人可是一向不手軟的。」陸玉峰似乎還有些拿不定主意。

2021 年 11 月 23 日

「那這樣吧,還是跟以前一樣贏一把輸一把,我相信陸哥肯定不會發現的。」

「你這主意好,那我這就回去。」陸玉峰道。

本來他是已經想找借口溜了,可是杜老四既然這麼執著,那就再陪他玩玩。

回去之後的陸玉峰發現賭桌上氣氛熱烈的很,原來之前那個搖骰子的連着又贏了幾把,而且沒把都是押大。

「老子今天的手氣出奇的好,兄弟們跟着我一起押大,保准沒問題的。」那人豪氣道。

陸玉峰面色微變,這一直開大,難保不會被人懷疑。

「你這手氣是好,只是也不能讓你一個人贏,這樣,這把我來,如何?」陸玉峰不等那人搖骰子便把骰子和骰子盅奪了過去,趁人不注意又把其中一粒骰子換成了真的。

得虧這古代的袖子夠大,也好藏東西。

換好之後他就開始搖起來了,雖然還有兩粒在,但是其實開大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陸玉峰知道這裏的人都不信任他,所以故意押大,其他人自然押小。

開了之後果然是大,陸玉峰這把玩的很大,把三兩都押上了,而最後賺的也多,一下子就翻倍,這下子他手裏就有六兩了。

「早知道我就開大了,唉!」有人有些後悔。

「今日這是咋回事,咋一直都開大?」有人覺得納悶。

「好像還真是這樣,似乎自從陸玉峰來之後就一直在開大,莫非是這骰子有問題。」有人開始琢磨。

「這骰子怎麼會有問題,不信你們拿過去驗驗。」陸玉峰笑着把骰子和篩盅遞過去,只是在那人要接的時候又縮回來,然後又準備開始搖起來,然後一邊搖一邊笑着道,「這骰子怎麼會有問題,不信我給你們搖個小的。」

說着便開始搖起來,這次他把所有的骰子都換成了真的,所以他也不知道會開大還是開小,只是在心裏默念著能開小,等到搖好之後,他便押了小,只是擔心會輸,便只押了二兩。

眾人見狀也都跟着投,還是投大。

「小!」陸玉峰一邊揭開骰盅一邊喊道,三個一兩個二一個三,是小。

陸玉峰喜笑顏開,之前的幾把都是千技,這次可是妥妥的運氣,他怎麼能不高興。

大手一劃拉,四兩銀子入手。

「沒想到還真是運氣,陸玉峰這小子今日的手氣真好,老子決定了,下一把就跟着他一起投。」有人道。

「跟着我投保准能贏,哎呦,有點肚子疼,我去趟茅房,等我回來咱們玩把大的。」陸玉峰道,然後捂住肚子要出去。

小六和杜老四見他要出去有些着急了,小六給杜老四使了個眼色,杜老四趕緊追上陸玉峰。

「陸哥,你這是去哪兒?」

「我肚子有些不舒服,肯定是那臭娘們給我吃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你在茅房外等我,等我回來咱們去玩把大的,老四我跟你說,今日老子可真是揚眉吐氣了,等下我就把骰子都換回來,然後大贏幾把。」

「陸哥,此話當真?」杜老四似乎是有些不信。

「當然是真的,有錢不賺不是傻子嗎?」陸玉峰一邊弓著腰捂著肚子一邊道。

然後就一頭扎進了茅房。

進到茅房之後他便把那假骰子都扔進了糞池裏,然後等了一會兒,順着茅房的后牆翻牆離開了。

杜老四在外面左等右等都沒有等到陸玉峰,心中隱約生出一些不好的念頭來,趕忙去拍門,卻沒人回應,等踹開茅房的門,哪裏還有陸玉峰。

而此時的陸玉峰已經揣著十兩銀子去了街上,十兩銀子雖然不算多,卻是他在古代的第一桶金。

他做了規劃,五兩給江春榮,剩下的給江春榮和倆孩子買些東西。

他的女人孩子吃住用一向都是最好的,就算是來到古代也不能虧待。

布店糧店肉店統統走起,陸玉峰扛着這些東西往家裏走。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看著舞台上驚艷了眾人的顧妙妙,薄夜衾放在輪椅上的手,也不自覺的握緊。

因為顧妙妙那一抹紅色的古裝漢服,竟然像極了謝洋住院,顧妙妙轉身離開時,他腦海里一閃而過的紅色背影!

只是那道紅色背影是帶著訣別的離開。

而眼前的顧妙妙,卻是穿著一身紅色古裝,手拿嗩吶,向他,哦,不,是所有的觀眾緩緩走過來。

隨著背景音樂的響起,顧妙妙也拿起了嗩吶,開始了表演。

高三二班的人紛紛奇怪:「顧甜甜不是說顧妙妙被抓走了嗎?既然被抓走了,怎麼顧妙妙還會出現在舞台上?」

一直不敢說話的岳清淺,在這一刻開了口。

「之前靈犀說過,顧甜甜曾經污衊過顧妙妙而做過牢,所以我現在很確定,顧甜甜剛剛又在矇騙我們。」

「真沒想到顧甜甜居然這麼討厭顧妙妙,連顧妙妙被警察抓走了這種謊言都能說得出來。」

「或許是因為顧妙妙真的被抓走了,然後因為考慮到表演節目的事情,警察又將她送回來表演,等到表演結束以後,再把她帶回牢房裡呢?」

大家又開始沉默,覺得這位同學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

「哎呀,管那麼多幹嘛?咱們現在只需要看錶演就行了。」

「嘀——」

一記長長的嗩吶聲一出,舞台下的學生們紛紛興奮。

「哇!這個嗩吶不愧是樂器界的老流氓,它的聲音一出來,其他樂器的聲音我都聽不見了!」

「我本來以為吹嗩吶會讓人變得很醜,我現在知道了,並不是吹嗩吶會讓人變醜,而是因為丑的人,幹什麼都會很醜!」

「是啊,顧妙妙長得好漂亮啊!這麼一對比,顧甜甜的樣貌好像就遜色了很多,咱們一高校花的位置,應該是交給顧妙妙來做!」

……

觀看席上,顧海和苗玲二人看著舞台上的顧妙妙,臉色宛若是一個豬肝色。

沒想到他們居然在這種地方,會碰到顧妙妙!

本來台上報幕顧妙妙這個名字的時候,夫妻倆還覺得是同名同姓的別人。

沒想到,竟然真的是那個被他們丟棄的女兒,顧妙妙!

顧海和苗玲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兩人都很默契的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對方不想和顧妙妙正面衝突的意思。

學校這麼多人,而且顧妙妙這個人又那麼的古怪,他們還是不要當眾和顧妙妙有爭執的好。

舞台上,顧妙妙的嗩吶,發出了各種鳥類的聲音,生動又形象。

「啊啊啊,你們看,那是什麼!」

隨著一個同學的高呼,還有手指的方向,眾人只看到在舞台的上空,居然飛來了無數的鳥!

鳥兒們飛舞在顧妙妙的背後,像是在給顧妙妙伴舞一般。

「媽呀,百鳥朝鳳,百鳥朝鳳,顧妙妙吹個嗩吶,模仿一些鳥兒的叫聲,竟然真的引來了鳥兒們的圍觀,顧妙妙就是現代版本的鳳吧!這要是在古代,顧妙妙豈不是要封為皇后了!」

說這話的人,正好就在顧海和苗玲的身後。

兩人聽著那個同學的話語,心裡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如果顧妙妙是鳳,那麼當初那個算命的說顧妙妙是天煞孤星,還克她家兒子,又是怎麼回事?

所以,苗玲和顧海夫妻二人,恨不得將自己的耳朵堵上。

這樣他們就可以不用聽別人對顧妙妙的誇讚了。

可惜的是,有的時候,你越是不想聽到什麼,老天爺就偏偏要你聽到什麼。

其中一個表演者的家屬更是說道:「顧妙妙的爸媽是誰呀?怎麼這麼厲害?能培養出一個這麼有實力,有顏值的女兒?」

……

這一聲聲的誇讚,無疑不像是一把把的刀子,插在了顧海的心裡。

苗玲心裡也不好受,但她還是安慰著顧海:「沒事的,接下來就是咱們女兒表演的曲目了,只要咱們甜甜一出馬,大家很快就會忘記顧妙妙的。」

話是這麼說的,可是坐在兩人一旁的霍奕卻是清楚的知道。

在知道了烈酒的滋味過後,就沒有人再喜歡喝那些清湯寡淡的水了。

就算是因為一些現實原因不得不日日喝著清湯寡淡的水,但心裡還是會想起顧妙妙的嗩吶表演的。

舞台下的議論紛紛,顧甜甜不知情。

她只是站在後台,獃獃的看著顧妙妙。

怎麼會?

怎麼可能呢?

顧妙妙不是進警局了嗎?

警察不是說了審問了嗎?

如果不是因為犯了錯,被抓起來,那警察要審問什麼呢?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顧妙妙怎麼就會嗩吶了呢?

顧甜甜甚至懷疑自己是在做夢。

她掐了掐自己的腿,很疼,這說明,自己根本就不是在做夢,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顧妙妙不僅沒有被警察抓走,還會吹嗩吶!

顧甜甜的手不禁抓緊,她不免在想,如果自己當初要是給顧妙妙報名的是彈奏古箏就好了。

這樣,大家就會將顧妙妙和靈犀放在一起比。

就按照靈犀那個小人模樣,靈犀定會針對顧妙妙。

這一次,是她失策了。

顧甜甜咬牙,下一次,她絕對不會讓顧妙妙再這麼輕易的躲過去。

舞台上,顧妙妙吹的那是一個酣暢淋漓。

一曲表演結束,顧妙妙只覺得自己心中的一股憋悶了很久的莫名鬱結之氣,也在這一刻煙消雲散。

「啪啪啪……」

舞台下,大家都不約而同的激烈鼓掌,為顧妙妙歡呼和慶祝著。

顧妙妙看向了薄夜衾和謝洋所在的方位,微微一笑,而後又對著大家微微鞠了一躬。

百立生看到這一幕,則是覺得有些坐立難安。

受不起啊受不起!

舞台上,顧妙妙準備下去的時候,被主持人小聲叫住,說是還有事情需要她的幫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