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姬家聖主、風族之主、紫府聖主、赤龍道人等臉色巨變,他們雖在遠處渡劫,卻也感受到搖光聖主的氣息消失了。

2021 年 11 月 19 日

這意味着什麼,他們再明白不過,一代雄主逝去,而且還是搖光聖地之主,這將會掀起多大的波濤!

那條龍如果帶着雷海中心奔向他們,也許還有人會步入他的後塵。

但不知為何,那條金色幼龍沒有沖向他們,讓眾人大大的出了一口氣,開始竭盡全力渡自己的天劫。

一天後,天宇上的雷霆之海終於消散了,只留下一片被毀滅的大地,諸多強者被永遠掩埋在了下面,屍骨無存。

事件的引起者,金色幼龍也無聲無息的消失了,但風暴卻遠沒有結束。

很快,世間有一條幼年真龍現世的消息就傳向天下五域。

中州的不朽皇朝和諸子百教齊齊而動。

南嶺大荒中,傳承萬古不滅的不朽妖皇殿,有絕世大妖呼嘯天地,向東荒而來。

北原的荒古世家和皇金家族,也有絕世戰車隆隆作響,劃過天空駛向東荒。

西漠的無上教派——佛教,在須彌山上敲響了鐘聲,有佛門尊者口誦阿彌陀佛,遠渡東荒。

一時間,北斗整顆古星都震動,想到東荒去看看傳聞中的真龍,是否為真!

真龍與仙並立,是修士的終究目標,有實力的強者都想一探究竟。

其它四域的強者來到東荒,得到諸聖地的肯定答覆后,他們開始滿天下的尋找那條幼龍。

但是至那日渡劫后,就再也沒有人見過那條龍了,諸多絕世人物開始聯手施展神通,尋找其蹤跡。

可惜,還是一無所獲,沒有找到那怕一片鱗甲。

後來,有萬世大教請出了隱世的神運算元一脈,想要推演那條龍的所在。

結果,讓所有大勢力震驚的事發生了,當代神運算元直接被一道混沌神雷劈中,雖然早有多種準備,他也沒有免過一死,只是彌留之際留下了一句話。

真龍如仙,重臨人間!

這再次證實了那條幼龍的身份就是真龍,但諸多大勢力卻找不到它。

那此刻那條真龍在那裏?

其實他就在北域聖城中,大搖大擺的在人前行走,卻無人知道他就是幼年真龍。

「算我!神運算元也不行!」天璇石坊中的周峰暗語。

當聽到有人要推算他時,他完全沒有擔心,因為他有至寶混沌之門,那怕是當世大帝也無法算到他的根底。

小小的神運算元就想推演他的一切,簡直找死。

來到石坊門口,只見大聖衛易依然守在那裏,像一個風燭殘年的普通老人。

但周峰卻知道,至從聖崖回來后,衛易老人就有了一些新變化,只是很難看出,他也只有些模糊感應罷了。

仔細想想,他就大慨明白是什麼原因,多半是因為長生天尊的「者」字秘。

它不但是一種無上療傷聖法,也是長生天尊開闢的長生法,讓他多活了無盡歲月。

隕落時還問,他是不是這個世間活的最長的生靈!由此可見者字秘的強大。

衛易老人雖是大聖,可活六千千年,但畢竟到了晚年,氣血大不如前了。

但修了者字秘后,他彷彿有了新變化。

只是周峰境界太低,看不出來是什麼。

「前輩,我前段時間得了一株神草,你幫我看看。」他拿出在不死山黃泉湖中摘到的幽冥神草。

一個透明玉器中封印着那株藍色的半神葯,透發出陣陣葯香。

衛易老人接過玉器,仔細觀看了一番,搖搖頭,道:「不曾見過,你可知是什麼葯?」

顯然以衛易老人活的年歲也不知道這是什麼靈藥,因為它有生命禁區中才有,此前也唯有殺神王的三個老妖怪用過。

「這是從不死山中摘出來的幽冥神草,相當於一株半神葯,有不死葯的特性,但有巨大的負作用。」周峰慢慢解釋道。

「你進了不死山?那可不是善地,能出來真是福緣不淺。」衛易老人有些驚訝,沒想到周峰居然入生命禁區又出來了。

接着他看向幽冥神草,問道:「它有什麼負作用?」

「它會導致人的肉身腐敗,猶如屍鬼,卻始終保持一絲生機不滅,讓人多活上兩三千年,還可以將神念暴增。」周峰詳細講解那株靈藥的功效。

「這……如果能忍受那種半人半鬼的狀態,那這株葯真是價值無量。」衛易一聽,就分辨出了幽冥神草的利弊。

周峰點頭表示認同,問道:「不知前輩能否把那種負作用剔除?」

「剔除腐敗功效!」衛易開始仔細查看玉器中的藍色藥草,許久之後才道:「也許可以,但它的不死葯特性也會跟着剔除,不能再延長人的壽命了。」

「那就麻煩前輩幫我剔除吧!」周峰驚喜道:「我只要它增加神識的藥效就行,至於壽命問題,晚輩還早得很。」

「那好,我去試試看,但不能保證一定成功。」

衛易走向石坊深處,顯然天璇石坊不是真的破敗,肯定有隱藏的地方。

7017k 趙光武正思考着呢,身旁的人卻猛的拉開了門,然後跑了出去。

「我他么……」趙光武差點就要罵出聲了,這已經不是罵不罵人的問題了,讓身邊這小子跑出去,就不是死人這麼簡單了,說不定他的命也丟在這裏。

他就只剩下一次復活機會了,如果死了,以後再死亡就是真正的死亡。

雖然趙光武覺得這個世道很操蛋,但是不可否認,這樣的世道同樣有它的魅力,至少曾經幻想的飛天遁地成為了現實,他還想繼續走下去,還想活下去呢。

豬隊友自然是有的,只不過趙光武這麼長時間也沒有碰到過,沒想到這一次就碰到了。

顧不了那麼多,符卡一轉,趙光武也跟着跑了出來。

他已經做好了一場惡戰的準備,現在也確實要拚命了。

只不過等他從主卧衝出來的時候,卻發現好像並沒有他想像中的戰鬥發生。

「熟人。」姜夜瞥了趙光武一眼,這人都不用看,姜夜光靠感知也就大概認出來了,不過估計以後會拋擲腦後,反正也沒有什麼交集,大腦會自動篩選長期記憶進行遺忘處理。

陳立憲跑出來,心裏就後悔了,心中念叨著:「衝動了!」

沒錯,確實衝動了,就像是給姜夜開門時候一樣衝動。在沒有明確知道來人的情況下胡亂衝出來,不僅僅會讓自己陷入險境,同樣會讓身旁的公職人員陷入險境。

只不過結果是好的,出現在客廳的確實是姜夜。

「大哥,你為什麼賣我假的護身符?!」陳立憲臉色已經平靜了,他總共就剩下二百來塊錢,這個月還不一定夠撐過去,而這個救他命給他希望的人卻給了他一個假的護身符。

一百塊錢確實不多,但是對於積蓄只有二百來塊的陳立憲來說,那已經是他一半的身家了。

「我賣的,自然是真的。」

姜夜看了一眼陳立憲身旁的趙光武,又看了看陳立憲,大概也明白髮生了什麼,只不過這對於姜夜而言是無所謂的,愛誤會不誤會,他賣的護身符確實是假的,但是護身功能卻是真的。

「明明就是假的。」趙光武出聲說道。

護身符的真假是他鑒定的,雖然不算權威,但是總不能看到騙子還繼續騙人。

姜夜也沒有多說,話不投機半句多,他懶得解釋那麼多,只要達成了目的就可以了,若是總在意世人對他的看法,姜夜是不是要挨個和人解釋呢?

趙光武卻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

看吧,騙子終於不狡辯了,暴露了就不說話了。雖然沒有說話,神色確實如此。

看到姜夜回來,鬼嬰的臉上也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姜夜的臉上也露出笑容,向著坐在沙發上的鬼嬰走了過去。

「小心,他特彆強。」趙光武神色大變,趕忙出聲阻止,雖然趙光武不恥騙子行徑,但是他也看出來了,眼前這個戴着面具的人多半也是玩家。

就算仗着有復活也不應該這麼大搖大擺的走上去。

陳立憲神色黯淡,被公司炒魷魚,被鬼追,又被人騙,現在陳立憲感覺自己真的好累。

雖然也注意到了姜夜的行為,但是現在事情已經和他無關了。

趙光武則不同,他真正的和鬼嬰戰鬥過,鬼嬰只用兩根觸手就打的他節節敗退,要不是因為陳立憲跑出來了,他現在還躲在主卧室想對策呢。

現在被他認為是騙子的低等級玩家卻徑直的向鬼嬰走了過來。

鬼嬰露出笑容,嘴裏細小的獠牙也顯露了出來。

「完了!」趙光武感覺下一秒就會血濺當場,這個戴着面具的騙子如果還有復活機會的話說不定會復活,如果沒有的話,那也就真正的死亡了。

只不過直到這個人走到了鬼嬰的面前,鬼嬰都沒有出手攻擊。

在趙光武目瞪口呆的注視下,這個被他認為是騙子的人竟然把手放在了鬼嬰的腦袋上,宛如養孩子的一樣的摸了摸鬼嬰的腦袋。

「卧槽!」

趙光武錯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而趙光武的錯愕驚醒了身旁的陳立憲,陳立憲同樣驚訝的看着姜夜。

「走了,該回去了。」

鬼嬰直接鬆開了被他的黑色觸手捆住的那隻東西,沒有了觸手的束縛,這東西頓時活躍了起來。

「小……」

「砰。」

姜夜出拳砸在這東西的胸口上,這東西的胸口以肉眼可見的胸口坍塌了一寸,就連身上那些正在乾嚎的鬼臉似乎也放棄了嚎叫,老老實實的藏在青黑色的皮膚下。

「咕嘟。」趙光武咽了一口口水,今天見到一切都太驚人了,刺激到他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好。

現在也不管姜夜是不是騙子了,這種強橫的戰鬥力,粗暴的解決能力,趙光武也是頭一次見到,異調局的那些大佬見不到,他們這些中底層的才是解決現實鑲嵌異常事件的主力軍。

今天算是開了眼界了。

鬼嬰爬到了姜夜的脖子上,安穩的坐着,兩隻小手抱住姜夜的腦袋,臉上帶着眷戀的神情。

紅彤彤的大眼睛中似乎也只有姜夜。

姜夜拿出封魂珠,這東西都被他一拳打的奄奄一息,已經達成了收入封魂珠條件。

封魂珠雖然叫封魂珠,但是這東西什麼異常都能封,只要品質不是太高,並且不是那種抵抗力特彆強的。

像是眼前的這個,雖然強度也有些,現在也老實了,就能過夠收入到封魂珠中。

拳頭大的封魂珠因為收了了異常直接變成了彈珠大。

「原來是誤會。」趙光武的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笑容,怪不得他沒有接到任務,原來早就已經被這位大佬拿下了,只不過並不是大佬在,而是大佬養的鬼。

這麼一看,自己連大佬養的鬼都不如,簡直太寒磣了。

「只不過根本異調局的玩家守序法則,一般要養鬼的玩家都要報備,大佬你沒有報備吧?」趙光武試探性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