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福眸子閃爍:「我將死之人,管不了那麼多,我只知道老爺少爺都死在你的手上。」

2021 年 11 月 19 日

秦雲捏了捏眉心。

「愚蠢,報仇都不知道找誰。」他冷哼一聲,道:「你只有不足兩月的時間,你想清楚了再告訴朕,朕殺了幕後的兩條大魚,那也算幫你的老爺報仇了。」

說完,秦雲擺手,讓人將林福拖了下去。

林福顯得有些動搖,但沒有說話。

秦雲也不著急,慢慢審。

這時,陶陽上前,在秦雲耳邊悄悄道:「陛下,逆賊王渭正妻吳氏也在這裡,很有風韻,卑職要把她帶回後宮嗎?」 隨著洛天的手慢慢鬆開,氣絕身亡的慕容雅軟倒在地,沒有一絲生機。

洛天冷血的輕蔑一笑,不理會慕容海的絕望的咆哮,不理會三個老者的惡言相對,扭頭往外走去。

不是洛天蔑視生命,不是洛天冷血無情,而是洛天只想按自己的心情去做事。在這個時代,惡人狠人大有人在,只要不影響到洛天,洛天也不會主動去惹他們,可是慕容雅影響到洛天了,如果不殺了他,以後會有更多的人會死在他手上,樂觀一點說,洛天這是為民除害了吧。

而且,如果當地官府有所作為的話,也不用洛天這種人去懲戒慕容雅這種人。

因為心繫羅瑩和智慶軻,洛天也沒有多加停留,連忙趕去他們的所在之地。

當洛天趕到之時,智慶軻和羅瑩被複形幫的人包圍著。洛天衝進人群,把幾個人踹飛,終於到達智慶軻身邊。

「沒事吧!」洛天對兩人說道。

羅瑩咬著嘴唇,堅強的搖了搖頭,有點發抖的說道:「我沒事。」

智慶軻會心一笑,打趣說道:「你那邊搞定了?」

洛天攤了攤手,說道:「我把慕容雅宰了。」

智慶軻挑了挑眉,沒有說話,砍翻了幾個上前的復形幫成員。

「走吧!」洛天打退幾個人后,護著羅瑩,跟智慶軻一起撤退。

「狂妄自大的小兒,留下命來!」從人群中傳出烈從風充滿怒氣的話語。

三人一頓,洛天和智慶軻微微皺眉。洛天把羅瑩交給智慶軻,說道:「他們交給我,你保護好羅瑩。」

突然,人群中飛出一個火球,直衝洛天等人。

洛天一揮手,把火球打散,神情嚴峻,眉頭皺得更深。

「火魔法師!」智慶軻心裡一沉,眉頭緊鎖。

雖然洛天和智慶軻在天榜的排名比烈從風三人的排名還要高上不少,但是有時候排名不能代表什麼。而且復形幫成員眾多,三個老者又不是一般人物,有一個魔法師就很難纏了,還有兩個配合默契的孿生兄弟虎視眈眈,洛天等人的情況可謂很是嚴峻。

「你一個人能保護好羅瑩嗎?」洛天扭頭跟身後的智慶軻說道,這種情況可能就是洛天去對上三個老者,讓智慶軻保護羅瑩面對著眾多復形幫成員。

「應該沒什麼問題,你那可以解決那三個老頭?」智慶軻回道。

洛天沉吟了一下,隨後點了點頭,也不知道洛天信心哪裡來的,敢說對上三個身懷絕技的天榜高手,還可以擊破他們。

現在的情況,跑是跑不了了,只能放手一搏了。洛天直搗長龍,沖入人群把幾個成員打飛,隨後一腳踹向烈從風。一套動作行雲流水,速度極快,幾個呼吸間就完美完成了。

烈從風不禁驚駭,不愧是天榜排行第75的龍威啊,盛名之下無虛士,這動作身形,簡直是教科書般的動作。

烈從風架起雙手格擋洛天的一擊,隨後退出幾步,站定,和上官家的孿生兄弟逐漸包圍洛天。

烈從風只是退後幾步沒有受傷,這就讓洛天內心驚駭了。本來魔法師的體格比一般的武者還要弱,可是剛剛那一腳,洛天可是用了不小的力氣了,居然退了幾步就沒事了?看來烈從風這個魔法師也不是這麼簡單啊。

「兩位上官老弟,助我一臂之力!」烈從風擺起一個架勢,對上官如輝和上官如墨說道,示意掩護烈從風。

兩個上官老者大喝一聲,對洛天發起攻勢,一拳一腳之間,配合極好,這絕不是一加一等於二這麼簡單,對洛天造成極大的麻煩,讓洛天暫時只能防守,看上去好像光是防守就已經很吃力了。

幾人過了幾招,上官如輝一拳揮出,直面洛天的臉龐而去。洛天反應很快,條件反射一般輕輕一側臉,躲開上官如輝的攻勢。但是洛天感覺臉上生疼,明明躲開攻擊了啊,還是被上官如輝攻擊到?

隨後的攻擊,兩個上官老者詭異的攻擊讓洛天吃了不少苦頭。明明躲開攻擊,卻受了不輕不重的傷,而且還感覺到火辣辣的,這是不是就是上官家的神秘功法?

上官如墨探出一拳,洛天身形一閃,便躲開了攻勢。隨後一個火球在一個詭異的角度往洛天而來,洛天一躍而起,空中轉體兩圈,勉強躲過那火球的突然襲擊。可是,在空中就沒有辦法躲開上官如輝的攻擊了,上官如輝一腳踢出,踹到洛天胸口,洛天倒飛而去,重重摔在地上,輕咳幾聲,慢慢站起身。

「還真是高手啊,三個老東西對付我一個年輕人,真是不要老臉了。」洛天站起身後,譏諷了一下。

「哼,對敵人可沒有憐憫之心可說,況且你不是普通的年輕人,你可是龍威!正常的年輕人在我們手中過不了幾招,更別說像你這樣,防守到位還會找機會還擊。」上官如輝說道。

「你這等妖孽,留下來就是禍患!」烈從風也說了一句。

「呵呵,好一個妖孽好一個禍患,比你們有潛力的年輕人就要被你們抹殺掉嗎?」洛天譏諷道:「想要殺我,你們有本事嗎?」

「哼,口出狂言!」上官如墨怒聲一出,便與上官如輝雙雙出招。

上官如輝一拳轟出,洛天左手格擋,上官如墨也轟出一拳,洛天只是用右手擋住。兩個上官老者同時踹出一腳,洛天輕輕躍起,雙腳伸出,與兩個上官老者的攻勢相對,借力而出,化解兩人的攻勢。只是一個火球呼嘯而過,朝著洛天的面庭飛來。三個老者的配合默契,不愧是天榜中的強者。

本以為在空中的洛天沒有辦法可以躲開這記火球,馬上要給洛天造成傷害之時,洛天在空中很詭異的仰頭,以一個頭下腳上的姿勢剛剛好躲過那記火球,隨後一個翻身,雙腳著地,相安無事。

三個老者驚駭至極,沒想到洛天居然在空中化解了三個老者這一必殺連招。

洛天落地之後,輕蔑的說道:「就這樣?這就是你們所謂的要收拾我?這水平不行啊!」

「別得意忘形!拿命來!」上官如輝大喊一聲,跟上官如墨朝著洛天攻來。

一個火球先至,洛天迅速彎腰低頭躲過,兩個上官老者的腳膝擊隨後而至,朝著洛天的臉龐而來,洛天探出雙手,一把擋住。兩個上官老者一手肘彎曲,一記肘擊猛然而下,朝洛天的後背而去。

洛天身形詭異,雙腳往後一蹬,兩個上官老者的肘擊擦著洛天的肩膀而擊空。兩個上官老者的反應也是快,一擊未中,另一隻手已經握拳齊齊轟向洛天面庭。洛天反應奇快,雙手一架於前,格擋住了兩個上官老者的后招。可是還有一個烈從風在,一記火球恰到好處的飛向洛天。

本以為這無縫鏈接的一套攻擊會讓洛天重傷,可是洛天雙手還架在面前,面對那一記火球,看都沒看,直接頭往後仰,一個高難度的後空翻,就輕易的把攻勢化解。

三個老者瞠目結舌,龍威的神經反應能力這麼強的嗎?這樣都不中招?感覺現在的龍威,比一開始的龍威還要強上幾分,氣勢還不斷攀升,真是個可怕的人。

洛天後空翻落地后,沒有任何緩衝,直挺挺的朝著烈從風而去。兩個上官老者半路攔截,一頓拳腳相加,與洛天不斷對招,招數眼花繚亂。烈從風在後面也是一直在找機會,不斷的扔出火球,妄想擊中洛天,給他重重的一擊。

上官如輝一拳打空,被洛天捉到機會,一記肘擊轟中胸口。上官如輝突然感到氣悶,身體倒飛而出,重重的跌落在地。而上官如墨看到洛天肘擊后中門大開,便一腳踹向洛天胸口,只要這一腳能中,洛天估計會受到重傷。可是洛天反應及時,雙手匆匆忙忙護住胸前,上官如墨這一腳只是踹飛洛天,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可是,可以說烈從風太會找機會了,一記火球不期而至,洛天剛剛被踹飛,火球就到了洛天面前。洛天躲閃不及,雙手急速改為捂住臉龐,以免被火焰燒傷臉面。

勉強抵擋住這一記火球的洛天,身體倒飛一段距離,狠狠的摔落在地……。 安常作勢要上前結果了玄龜。

攝政王冷冷橫在前面。

「停下。」

安常瞟了他一眼,看向他身後的玄龜。

「神獸有多強大,你應該很清楚……現在的玄龜幸而理智尚存,但它喪失理智時你以為有人能控制的住么?」

「這次沒了尤大將軍……下次呢?」

「下次還有誰能護住京城乃至京城附近的百姓?」

攝政王眼神銳利,身居高位數十年的威壓釋放開來。

他冷冷盯著眼前這個莫名出現的人……真是不著調極了,看起來什麼也不在乎什麼也不放在心上,叫人軟肋也不好找。

「護國神獸是國之根基,不能沒有。」

千年前便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輩將玄龜贈予東蒼國開國皇帝,開國皇帝藉助護國神獸的力量贏的百姓們的誠服信仰,才得以穩坐皇位……

護國神獸一亡,京城禁地也會隨之轟然損毀,不過半日百姓們便會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

「這是我們的事,還望姑娘不要插手。」

我們?

「哦,所以你們是不打算殺玄龜的……控制它?」安常道:「但它發狂很恐怖吧……你確定你控制的了它?」

果然是不知從哪個犄角旮旯里冒出來的,連護國神獸對於一個國家的重量也不清楚,怎可就這樣簡單的捨棄……

言語這般隨意散漫,不像是認識他的樣子,但認識尤大將軍的人——

攝政王心思一轉。

他提及東蒼國沒了護國神獸會如何如何,她也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看來應當不是東蒼國的人……還勸他殺了玄龜,同情百姓么,但比起亡一些人,護國神獸沒了對東蒼國的損失更重啊……難道是秦國的人?

攝政王:「不勞姑娘費心。」

「但是我看見了,哪能不管一管。」

「那姑娘可真是個熱心腸。」

「過獎過獎……」

到嘴的話被迫咽了回去,安常愣了一下,隨即雙眼一翻軟軟滑在地上。

一雙強而有力的手扶住了她。

「蠢貨……空有一身實力。」

看向自己的暗影衛,攝政王肅然道:「看好她,別讓她跑了……」

又傳喚了幾個暗影衛,「你們都去。」

「下次護國神獸再不對勁,就把她推進去和護國神獸廝殺吧。」

思及此,攝政王笑了一笑,「本王可真期待。」

被利爪穿透的身體,鮮血淋漓,慘叫著,哀嚎著,掙扎著,再求著他……

似乎是想起一些不太愉快的回憶,攝政王左肩處隱隱作痛……但痛意被他掩藏的很好。

「吃喝供給她,讓她多些力氣和玄龜廝殺。」

暗影衛領命安靜退下……無聲無息。

……

……

仍是京城禁地內。

樹林遮遮掩掩間,一座小屋隱約可見。

攝政王揮退心腹,獨自一人走進樹林,腳步雜亂無章……

小屋房門緊閉。

可攝政王清楚裡面有人。

他在外輕扣了兩下房門,門裡傳來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

「進來就是了。」

聲音雄雌莫辨……卻好聽的緊,讓人聽了一次還想再聽一次。

明知裡面的人看不到,攝政王還是點了點頭,輕輕推開門又在確認門外無人後小心翼翼的合上房門。

「事辦完了?」

一身紅衣艷麗似火,襯得一張美的雄雌莫辨的臉更添幾分明亮之色。

攝政王道:「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