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互相交換了食物,是關係好的象徵。」

2021 年 11 月 19 日

「你錯了照幽齋,這隻能說明我們在食物上扯平了。」

「一般來說,主動吃我碗裏的東西,那不就是跟我關係好嗎?」

「不是!給我吃牛肉的時候好感增加了,吃了我的炸蝦之後好感就減少了,一增一減,所以最後還是0!」

明白了,是傲嬌。 韓遂唯恐閻行有失,立刻命麾下將領接應。

又被魏延連殺數員將領。

見到魏延耀武揚威,馬超大怒,打馬而出,挺槍直取魏延。

魏延抽刀抵住馬超的長槍,看著他稚嫩的臉龐,取笑道:「小娃娃,你們涼州軍沒人了嗎?竟然你這乳臭未乾的小毛孩來送死!」

「混賬!敢小瞧你馬爺爺!死來!」

馬超氣得兩頰通紅,長槍揮舞,往魏延身上扎過來。

魏延嚇了一跳,沒想到這小娃武藝這麼強,一不留神之下,竟然吃了個暗虧。

因此打起精神,不再以對方年幼就鬆懈大意。

雙方又站了數十合,馬超終究吃了年齡幼小的虧,開始乏力起來,慢慢落入下風。

這時,又是一員小將從城中躥出,直取魏延。

「雲祿,你怎麼跑出來了?快回去!」

馬超見到那小將,不禁臉上變色,大喝道。

「哼,大哥莫小瞧人,我的武藝可不比你差呢。看我先斬了這員敵將!」

少女嬌喝一聲,手中長槍舞成梨花朵朵,直取魏延面門。

在馬家兄妹的聯手圍攻之下,魏延一時間竟顯得左支右絀,落在了下風。

這時,城樓上督戰的韓遂得知馬超兄妹竟然跑上了戰場,不禁大驚失色。

若是這兄妹倆有什麼閃失,只怕馬騰跟他之間要出現裂痕,因此立刻派出一支兵馬取接應他們回來。

此時閻行已經回陣取了兵器,見魏延正在大戰馬超,遂策馬上前,彎弓搭箭,一箭射向魏延。

魏延交戰正急,突然聽到箭哨之聲,連忙側身閃避。

不過仍然被一箭射中肩膀,跌下馬來。

漢軍陣中諸將大罵「卑鄙」,想要出陣救援,卻是來不及了。

這時,只見陣前一位白袍小將策馬飛奔而出。

胯下白馬快如閃電,行動間連發三箭,分別射向閻行與馬超兄妹。

三人連忙揮著武器撥開箭矢。

就在這麼一當兒,那白袍小將已經衝到了面前。

他挺槍一人大戰閻行等三人,交手不數合,攪飛了馬雲祿手中長槍,擊退了馬超閻行二人。

馬雲祿跌下馬來,頭盔滾落,露出一頭瀑布般的長發。

「嗯?竟是一位女子?趙雲一生不殺婦孺,你走吧。」

刺向馬雲祿咽喉的一槍陡然停下,趙雲冷哼一聲,放過了她。

「要殺便殺,你憑什麼瞧不起女子?」

馬雲祿滿臉羞憤之色。

此時,魏延早已取過繩索,將馬雲祿套住,捆綁了起來,道:「子龍,此女身份必定不簡單。

即使不殺她,也不可容易放過,抓過去交給曹將軍發落吧。」

見馬雲祿被抓,馬超發了瘋似的搶上來廝殺。

閻行見此,也只得硬著頭皮來戰趙雲。

「賊將,快放了我家小姐!」

一員將領大呼著,揮刀直取魏延。

身後的數千人馬也跟著一擁而上。

趙雲喝道:「文長先走,某來斷後!」

他一人攔住數員將領,白馬在大軍之中往來衝突,一槍之下一條亡魂,瞬間連殺對方十多員大將。

看得城樓之上的韓遂一陣膽寒:「沒想到朝廷當中竟有這等猛將!」

漢軍陣中早有人馬殺出接應。

曹操瞭望著陣中所向無敵的趙雲,不禁大聲道:「我本以為呂布已經天下無敵了,沒想到有人比他還要勇猛,這是誰的部將?」

兩支兵馬一場混戰之後,各自引退。

清點戰損,漢軍除了被閻行所殺的三員將領之外,再無一將傷亡。

而馬騰韓遂的聯軍卻損失了數十員戰將,其中被趙雲所殺的就佔了一多半。

這也導致了聯軍的士氣極其低落。

當日,馬騰也知道了女兒被擒的消息,氣得暴跳如雷,狠狠抽了馬超一頓鞭子。

韓遂也向馬騰告罪,他提議道:「兄長,通過這幾日的觀察,我已經確定了曹操的兵力部署。

明日我們就發起大決戰,此戰必勝。

戰勝之後,我們定能救回侄女,也可以開始跟朝廷談條件了。」

在馬騰韓遂布置兵力的時候,曹操也設宴為趙雲等立功的將領慶賀了一番。

在知道馬雲祿的身份之後,曹操沒有難為她,徑直將她交給趙雲看押。

他明白皇帝的心思,還是希望能夠收服馬騰等人的。

不說馬家的人才,光是憑著馬騰在涼州在羌人之中的威望與人脈關係,收服之後對於治理涼州也是有著極大幫助的。

這可就苦了趙雲了。

曹操告訴他不能把馬雲祿當俘虜對待,但又要看住她,不能讓她逃跑。

只好將她軟禁在自己的軍帳之中。

結果她睡了卧榻,趙雲卻只能在營帳門口打地鋪。

第二日,韓遂一番排兵布陣,引誘著曹操出陣交戰。

這正合曹操之意,遂假意上當,命華雄引著僅有的五千騎兵離開,然後領著全軍在一片平原上列陣。

此時,馬騰韓遂也是大軍盡出,兩軍對峙著。

以四萬騎兵對三萬步兵,二人認為已經穩操勝算了。

他們在心中更是確定了曹操果然是一個不懂兵事的草包。

轟隆隆!

萬馬奔騰,排山倒海一般地衝過來。

曹操布置在外圍的一層拒馬紛紛被撞倒,馬騰韓遂麾下的大軍沖了進來。

那些羌族兵揮舞著戰刀,嗚嗚地高聲叫囂著,充滿了興奮。

打敗了朝廷兵馬,他們就能成為涼州的土皇帝,享受著漢人豪強那樣錦衣玉食的生活。

他們彷彿看到了漢軍的脖子被砍斷,血液噴射向高空,於是更加亢奮起來。

看到敵軍衝到了近前,漢軍陣中令旗舞動,號角聲嗚嗚吹響。

在軍陣的最前排,露出了一排排的紅衣大炮,瞄準了敵軍的軍陣。

「點火!」

隨著曹操的一聲令下,數十門大炮發出了在大漢世界的第一聲怒吼。

霎時間,火炮在軍陣中炸開,血肉橫飛,馬騰韓遂的攻擊之勢頓時受挫。

說實話,這紅衣大炮的威力並沒有達到一戰定乾坤的程度。

本來曹操準備在大炮轟擊之後派出陌刀兵上陣的。

結果只見敵方的大軍竟然在一輪炮擊之下就崩潰了,哭爹喊娘地四散而逃。 江來的話,的的確確是在打杜月生的臉,來自後世的他,對於這些個名人沒有什麼太大的敬畏。

江雲廷與江繼開倒是驚訝於自己兒子(弟弟)還有這麼堅持的地方,法律!在他們看來,江來的堅持是對的,這才是一個沒有接觸過黑暗之人應有的堅持-國無法不立。

江雲廷很是欣慰,於是哈哈大笑,「江來說得對。」

「我也贊同。」江繼開點頭,滿是笑意。

杜月生呼出一口氣,看向江來的眼神越發欣賞,「賢侄的想法與堅持很好,是一個少年人該有的模樣。雲廷兄,我現在,是越發羨慕你了。」

「你同意了?」江雲廷翻了個白眼。

「歌舞廳,我可以放棄,不過,我可不是什麼壞人,不做違法犯罪的勾當!」杜月生哈哈一笑。

「杜伯父既然沒有誠意,我覺得就沒有必要談下去了。」江來搖搖頭,這個時代,太亂了,窮苦者命賤如狗,他只是想要盡自己的力量來恢復一點秩序。

「雲廷,你怎麼說?」杜月生看向江雲廷。

「江來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江雲廷淡淡的笑着,這事兒,他就沒有想過與杜月生和解。平日也就算了,江來差點兒沒命,是完全觸碰到了他的底線。

「既如此,那我就先走了,雲廷你再考慮考慮。」

「不送。」

杜月生一行人一走,江家頓時清閑下來,可沒過半小時,說是市局張家派人送來了謝禮,對着江來又是好生感謝了一番,看着江來臉上的傷口,是一陣感慨,又是一陣感謝。

許久,江家才是真的清凈下來。

江來長長的呼出一口氣,這一年的最後一天,希望能平平安安度過,不要出什麼么蛾子了。

舊歲將去,新年伊始,他只是一個普通的醫生,他只能儘力去做。

是夜,飯桌上。

江家三口難得的吃了一頓安穩的飯,看着兩個兒子,江雲廷開口,「吃完去給你們母親上柱香。」

「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