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銅鐘你丫的又要搞什麼東東?」無比狂暴的能量突然就在體內爆發,這可把張無忌嚇得不輕,他瘋狂運轉九陽真經,極力壓制金紅火焰的肆虐,咬牙強忍着劇痛。

2021 年 11 月 18 日

金色神光從心臟而起,張無忌不用猜都知道肯定又是那枚古銅鐘的傑作。

「有大陰古國統一玄陰大域,人族實力得到增強,獎勵教主三足金烏神血一滴。」古銅鐘在張無忌的心臟中輕輕震動了一下。

原來,那道金色神光鍾蘊含了一滴神血。

「三足金烏神血,還有這好事!」張無忌心中一震,連忙將心神沉入體內。

從地星穿越而來的他,可是知道不少的神話故事,傳說中,三足金烏可是從太陽中誕生的先天神聖,天生就擁有焚山煮海無上神通,作為掌控太陽神力它,就算是一滴神血也可以讓張無忌得到大進化。

當然了,前提是張無忌能真正煉化那滴神血,畢竟,以凡人之軀去煉化神血是有生命危險的,稍有不慎,那就是灰飛煙滅的命運。

心神鎖定金色神光,張無忌第一次有幸看到了傳說中的金烏神血,那簡直就是一輪小太陽,在釋放着無盡的光和熱,一隻散發着神聖氣息的三足金烏在璀璨金光中展翼,彷彿要從無盡遙遠的時空中重新降臨世間一樣。

突然,張無忌的心中,莫名的就升起了一個驚人的猜想,「有三足金烏神血,又是古銅鐘形態,莫非你是從神話傳說中的混沌鍾?」

混沌鍾,秉承大道而生的先天至寶,曾是妖族始祖、太陽星主宰東皇太一的伴生至寶。

古銅鐘加上三足金烏神血,不得不讓張無忌有這樣的猜測。

可惜的是,古銅鐘並沒有給張無忌答案,而是給了另一個信息,「只要人族不斷強大,教主就能得到更多獎勵。」

就是這一個信息,讓張無忌不由得推翻了自己的猜想,「人族不斷變強就有獎勵,可東皇太一是妖族始祖,若真是他的伴生至寶,那就不可能為人族而謀划,所以你不是混沌鍾…」

一想到這裏,張無忌多少有點失望,還以為自己是得到先天至寶了呢。

「神血融合,請教主運轉功法。」古銅鐘在他心臟中輕輕一震,有混沌光隨之而生,覆蓋張無忌身軀,籠罩金烏神血,一股神秘而又強大的煉化之力瞬間爆發。

「戾!」

金烏神血在混沌光中慢慢融化,無比強大的能量如浩瀚星河一般在張無忌的體內涌動,這股能量太大了,似開天闢地,又彷彿是在毀天滅地,可怕的能量在剎那間就摧毀了張無忌原本苦修得來的力量。

金紅火焰熊熊燃燒,經過無數血戰才凝鍊成功的武道法相被焚毀,靈魂也被點燃,數年艱辛觀想才修成的九陽武靈在融化,修鍊多年的九陽元罡被煉化,張無忌之前的苦修在一瞬間被毀滅。

「這是…這是要廢掉之前的修為,重鑄根基嗎?」不等張無忌反應過來,金烏神血的融合就開始了,他體內殷紅的鮮血慢慢向神聖的金血蛻變,每一寸骨骼都在綻放光芒。

「轟轟轟!」

浩瀚的神血能量洶湧澎湃,從內而外,不斷淬鍊著張無忌的血肉身軀,方圓千里的天地元氣都被牽引到了光陰頂,金色霞光源源不斷的匯聚在一起,它們從張無忌的每一個毛孔進入體內。

「好恐怖的力量,這就是三足金烏神血的能量嗎,好可怕!」近乎是無窮無盡的能量同時在體內融合,張無忌感覺整個人都爆炸了,幸虧有古銅鐘的鎮壓,否則以凡軀煉神血的他早就爆體而亡了。

「聚元境、煉元境、元罡境,蛻變后的九陽元罡融入了金烏神血之力,本教主的根基變得更深厚了。」九陽真經運轉到極致,金紅光霞在張無忌的血肉中流轉,天地元氣在他體內凝聚,讓他的九陽元罡變得更大的強大。

原本是深紅色的九陽元罡,一舉蛻變成了金紅之色,元罡運轉,會有古老的火焰道紋浮現,這是最頂尖的武道元罡才會有的異相。

緊接着,是觀想境、銘紋境、圖騰境、化靈境,神血的能量讓張無忌的修為是突飛猛進,接連不斷的進入新境界,他被摧毀的修為在迅速回歸,就猶如是鳳凰涅槃重生一樣。

三足金烏觀想圖、太陽銘紋法、三足金烏圖騰化靈術,隨着境界的突破,張無忌也得到了三門古老、神秘的觀想化靈之法,這是金烏神血中蘊含的先天道蘊。

可以看到,一隻燃燒着金色火焰的三足金烏在張無忌的身後緩緩凝聚,栩栩如生,羽翼似不滅黃金鑄就,腹部三爪閃爍神聖光芒,輕輕一動間,彷彿能撕裂虛空。

過了一會兒,張無忌的修為就接連衝過了武道金丹境,祭魂境、出竅境和法相境,他的靈魂在身後顯化,渾身燃燒金色火焰,腦後有九重金紅光環,如一輪金色太陽橫亘,神聖的三足金烏在光環中展翼垂眸。

在這過程中,他又得到了太陽凝丹法、金烏煉魂術、陽神出竅訣、金烏法相鑄造法等諸多秘術。

「法相境了,接下來就該是元神境了,為了更好的突破,應該借金烏神血的能量將乾坤大挪移和光陰聖火經,也重新修鍊一次,看看能不能創出獨屬於自己的無上功法。」考慮到元神境是一個極其重要的大境界,張無忌決定要拼一次,九陽真經、乾坤大挪移、光陰聖火經三大功法同時運轉,整個人開始全身心感悟三足金烏觀想圖、太陽凝丹法、金烏煉魂術等古老秘術。

張無忌清楚的知道,為了能在長生修鍊之道上走的更遠,自己在融合和三足金烏神血后,就需要全新的修鍊的功法了。

考慮到陰教目前並沒有更高等級的修鍊功法,張無忌決定要自創功法,他準備結合金烏神血中蘊含的諸多古老秘術,和衝擊元神境過程中難得的悟道時刻,來感悟和開創最適合自己修鍊的功法。

「轟隆隆…」

如雷霆撕裂蒼穹的轟鳴聲響徹雲霄,震動了光陰頂,尊貴的金紅之光貫穿天與地,光芒照耀四方,濃郁的天地元氣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在蒼穹之上如一個漏斗一般極速轉動,元氣雲海覆蓋大片天空,遠在數千里之外都可以看到這一幕驚人景象。

教主大殿之外,光陰左使楊逍將陰教四大法王齊聚在一起,看着一道道金紅之光籠罩整座光陰頂,楊逍神情嚴肅,喃喃自語道,「好強大的氣勢,教主這真的只是在衝擊元神境?」

有這個想法的不僅是楊逍一個人,金毛獅王謝遜的眼中就滿是疑惑,魁梧的身軀如山一般守護在大殿之外,「我怎麼感覺…感覺像是在向法則王境衝擊一樣。」

絕美的紫衫龍王黛綺絲微微搖頭,紅唇微啟,輕聲說道,「不是法則王境,教主若真的是衝擊法則王境,就該有雷劫降臨光陰頂了。」

法則王境是元神境后的一個境界,要想踏入法則王境,就要承受天地的考驗,接受雷劫的生滅洗禮。

此時的光陰頂,並沒有被雷劫籠罩,所以張無忌絕不是在衝擊法則王境。

白眉鷹王殷天正語帶期盼的說道,「教主若能踏入元神境,或許我們陰教就有希望將血甲族趕出玄血大域了。」

血甲族的遠征軍是陰教在玄血大域的大敵,若能將血甲族的大軍驅逐出玄血大域,那陰教就是在為人族而戰,能為人族開闢一方凈土,是殷天正最大的願望。

青翼蝠王韋一笑臉色蒼白的附和道,「沒錯,大陰古國都能夠一統玄陰大域,我們陰教也能一統玄血大域。」

楊逍看了看四大法王,高聲提醒道,「諸位都小心點,絕不能讓血甲族的那些混蛋破壞了教主的突破。」

「元神、元神、元神!!」

就在這時,教主大殿內有神秘道音傳來,更加強大的氣勢衝天而起,撼動四方天地,熾熱的血氣化為熊熊火焰,將滿天的元氣雲海點燃,彷彿有一輪金色太陽在孕育。

「開始了!」楊逍、殷天正等人都充滿了期待。

突然,高空之上有殷紅血光蔓延,瞬間覆蓋光陰頂的蒼穹,一隻猙獰的血紅巨爪從天而降,帶着滔天殺氣向教主大殿撕裂過去,「人族陰教不該存在,今日就滅了你張無忌,讓人族光陰頂化為廢墟。」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楊逍、黛綺絲等人皆是大吃一驚,「不好,有血甲族的元神境強者來襲。」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咚咚咚。

「蟑螂已經弄走了,你們穿好衣服出來,我請你們去外面吃飯。」

咯吱~

門拉開一條縫,溫浪露出半個腦袋,腳尖抵著門后,防範意識挺強的,「為什麼要請我們吃飯?」

「感謝兩位溫醫生昨晚的照顧,我才撿回一條狗命。」

溫浪朝他吐了吐舌頭:「你這個人嘴貧得很,說吧吃什麼?」

「小強。」

「你討厭死了~哼~不理你了。」

砰。

「鵝哈哈哈~」魏凜發出金館長的魔性笑聲,回到沙發上坐下等姐妹倆梳洗打扮。

女孩子出一趟門折騰的時間很長,她們是雙胞胎時間X2。

魏凜很懵的看着兩個一模一樣的女孩子進進出出,只要她們不說話,魏凜真完全不知道誰是誰。

10點半,兩姐妹終於打扮好了,穿着白色漢服,長發用一條紅色的帶子繫上,看起來仙氣十足。

清純可愛的樣子又特別俊俏。

「我們買的漢服好看嗎?」

溫浪轉了一圈說道。

魏凜走上前傻傻分不清:「你們在整蠱我嗎?」

「呵呵,你不是火眼金睛嗎,你自己分吧。」

聽這聲音就知道是妹妹。

說完,拉着姐姐出門,走在小區里就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魏凜暗爽,這太長臉了。

溫浪甩著腰帶,嘴裏還喋喋不休的抱怨蟑螂。

魏凜拉開賓利後車門。

「謝謝魏公子。」兩姐妹含笑着微微下蹲行了一禮,上車,妹妹要暈車所以坐副駕駛。

在羨慕的眼光中,賓利帶着兩位漢服小姐姐離開破舊的小區,去了魔都最繁華的街道。

魏凜透過後視鏡瞄了一眼後排,「姐姐你妹妹害怕蟑螂,你怕嗎?」

溫情搖搖頭。

溫浪補充道:「但是我姐姐怕尖嘴動物,比如雞。」

「還有這種操作?」

溫情息屏手機解釋:「很多人都害怕好吧,又不是有一個人害怕,我警告你們別想着用嘴尖的動物嚇我,要不然我翻臉的,先給你們打個招呼。」

「你越這麼說,我越好奇了。」

「你敢!」

……

賓利停在中山路一家名叫【望江閣】的高級餐廳門口。

下車鎖好車,把鑰匙遞給溫情,溫情把鑰匙放進包包里,魏凜就兩手空空的在前面帶路。

妹妹拉着魏凜,略顯驚訝的說:「來這麼豪華的餐廳吃飯,人均1000多啊?」

「第一次請你們吃飯當然要好一點的餐廳,下次就路邊攤了。」

「好吧,但是你有錢,吃窮你,免得你顯擺。」

「就你們這肚量還吃窮我?吃夠本就不錯了。」

魏凜抬起雙手就要搭在兩姐妹肩膀上。

「姐姐你看哪?」

妹妹拉着姐姐篤篤篤的跑到大廳中央一處雕塑面前,溫浪還回頭吐了吐舌頭挑釁魏凜。

魏凜尷尬的把雙手放下插進兜里,走了上去。

此時魏凜很想知道她們在想什麼,於是使用了[一分鐘真心話]。

窺探心聲倒計時59秒……

妹妹溫浪的心聲:哼~摟我肩膀,還摟姐姐的肩膀,魏凜是個大壞蛋,再敢胡來的話回到家我就把他麻醉。

姐姐溫情的心聲:靜觀其變吧~若是再不老實,解刨算了。

溫氏姐妹只是眼神碰撞,全程無交流,但二人的心聲完全是一段要生刮活剝壞人的對話,這就是雙胞胎才有的心靈感應?

很神奇,很真實,魏凜佩服這兩隻人畜無害的小可愛有這樣毒辣的內心。

還是老實一點好,免得回到家后變成失蹤人口。

魏凜趁著還有20秒鐘的時間又做了一次大膽的嘗試,選中妹妹溫浪,走上去拉着她,「別看了,進去吃飯。」朝包間走去。

妹妹的心聲:討厭這種霸道的男生,哼。

姐姐的心聲:他是不是喜歡我妹妹?

心聲時間結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