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三人相視而笑。

2021 年 11 月 16 日

郭嘉因失血過多,有些困頓,加之身下板車晃來晃去,沒一會兒又閉上了眼睛。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英勇事迹」已經傳遍了整個軍營,將士們望着那板車之上靜靜安睡的郭嘉,雙眼之中充滿了熾熱與崇拜。

為什麼?

以一人之力獨戰馬超、馬岱、龐德三將只受了點輕傷,關鍵是,還在百餘騎不斷猛攻,身邊無有護衛的情況下,這是何等英雄!

馬超的戰力,參加過渭南之戰的將士們都有直觀的了解,那是與許褚將軍大戰三百合還佔盡上風的人物,加之馬岱、龐德這兩位武藝不凡的武將,難以想像,當時無兵又無馬的郭嘉是如何存活下來的?

事實是,他們的郭祭酒不但活了下來,還保住了帥旗,更是從正面擊退了包括馬超在內的三大西涼猛將,這,簡直就是個奇迹。

如此奇迹之人,怎能不令將士們崇拜?

好吧,以上都是被不知詳情的兵卒們神話后的結果,且知道真相的趙雲也不是一個愛多嘴的八卦人士,因此,這個美妙的誤會就此產生了。

藝術加工總是充滿了誇張手法,郭嘉的勇武竟然不知不覺被曹家軍兵所一致認同,大有吹出「宇宙無敵郭奉孝」之勢。

當年呂布意氣風發,既有陳宮相輔,又是猛將如雲,那又如何?

不好意思,我們有郭祭酒!

袁紹帳下有八大謀士四大猛將,一度傲視北方?

不好意思,我們有郭祭酒!

東吳孫權帳下有文武雙全的周瑜,還有一干能征善戰的老臣子,很了不起嗎?

不好意思,我們有郭祭酒!

劉皇叔帳下關、張二將聽說皆是萬人敵?加之還收了智囊諸葛孔明,如魚得水?

不好意思,我們有郭祭酒!

不但如此,呂布、袁術、袁紹、劉備、孫策、孫權包括如今的韓遂、馬超等人,哪個不是折在了咱郭祭酒的面前,一句「神人」不算過分吧。

反正,往海了吹就對了!

傳說,或許就是這樣煉成的。

不久之後,從趙雲口中獲悉這一切的郭嘉當真有股子哭笑不得的衝動,這不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么?

甚在,他娶了曹婷,有了這層關係,也算不得犯忌,郭嘉還真怕曹老闆哪天昏了頭就把他推出轅門給咔嚓了。

「低調,低調!」郭嘉不禁擦了把冷汗。

雖說渭南一役之後,西涼聯軍全面潰散關中已平,但突圍的馬超仍就未能死心,還在不斷的聚眾起兵,企圖東山再起,不過卻因獨木難支,被負責後續跟進的夏侯淵帶重兵給鎮壓了下去。

而張魯,見西涼十萬聯軍被曹老闆不到半年就剿了個乾淨,立馬心虛了,也不再像當初那般鬧騰,只是調集重兵對曹軍嚴防死守,自己則躲在家中過上了宅男的幸福生活。

而這些,已經與回軍養傷的郭嘉毫無瓜葛了,天下,似乎又恢復到了當初的那般寧靜。

但看似平靜的天下其實暗潮湧動,譬如劉備,經過小半年的休養,他便在西川扎穩了腳跟,趁著這股子平靜,準備暗中蓄積自己的力量。

按諸葛亮的原話,這叫:「厚積薄發」,如此,才能在大勢所趨的曹操眼皮子底下謀求生存與發展。

的確,劉備也做到了。

首先,他讓諸葛亮引進了一位人才。

誰呢?龐統!

說來,這時候的龐統真是躊躇滿志,聽聞諸葛亮出山還認了劉備為主公,他自然是南渡長江投效了孫權。

此舉並不意外,有道是「一山難容二虎」,荊州士人常把「卧龍鳳雛」掛在嘴邊,即便諸葛亮無心與龐統一爭高下,但長相本就「謙虛」的龐統未必沒有爭勝的心思。

因此,在諸葛亮出山沒多久之後,龐統則悄悄來到了東吳……。 在山路駕車行駛了大約三十分鐘后,一條桑以及快要睡著的龍天翼兩人終於是抵達了山崗町。

這裡是現在的最後一名受害者度會喜代所居住的小鎮。

拜訪了死者的家屬后,兩人也順利的從度會喜代婆婆的兒子明生那裡打聽到了當時的情況。

「我也告訴了惠那警署的人了,現在仍然覺得難以置信啊。實在是太突然了!」年近中年的明生先生如是說道,看來他現在依然不能接受喜代婆婆的死。

「聽說喜代女士在去世的那一天,並沒有外出前往任何地方……」龍天翼一邊看著惠那警署的報告書,一邊提問。

「嗯,完全沒有外出呢。她在兩天前與名古屋那邊打槌球的夥伴一起外出過,然後當晚便回來了。無論那天還是前一天,感覺一直都在茶室打瞌睡。然後很突然的,就在我和她一起吃午飯的時候……真的太突然了,她一直說很冷……很冷……我還對她說現在冬天已經過去了啊。那時她的臉上就像出疹般變得通紅,無法呼吸……明明……一直都很精神的……她還總是說自己要比金婆婆和銀婆婆還要長壽……」說到這裡,明生傷心的流下了眼淚。

等到明生先生稍稍平復心情,一條桑接著開口問道:「除了前兩天曾經到過名古屋外,喜代女士還有沒有去過其他什麼地方?在去世之前一星期、不,九天內曾經到過的地方之類的。」

「除此之外我想沒有特別的到哪裡去過了。每天都是帶狗散步,然後到離家五公里的那家茶座喝個茶,然後就回來了。哦,還有星期四的槌球。」明生先生肯定的回答道。

「是這樣啊……基本可以確定範圍了……」龍天翼點了點頭,隨即看向明生開口問道:「周四的槌球比賽,喜代女士是在名古屋對吧?請問,在那之後喜代女士有沒有去過名古屋的其他地方,參加過其他活動……比如某個偶像的握手會之類的?」

「母親從來不關注偶像,我也不太清楚她在那裡到底干過什麼事,她好像說有到過名古屋城,到過電視塔,還有繞到大須那邊去。」

「「大須!」」龍天翼和一條桑同時停頓了一下,隨即兩人點了點頭對著明生說道:「感謝您的配合,如果可以的話,能否詢問一下喜代女士的朋友,問一下在大須有遇到什麼事情。」

「好的……不過……為什麼這麼在意這件事呢?」明生點頭回答道。

「其實……根據調查喜代女士的死因可能不是胡蜂,所以對於這件事我們警方要仔細核實。」一條桑如是說道,隨即他便和龍天翼驅車離開。

「基本可以確定是在周四那天的名古屋大須那一塊地區了。」車上,龍天翼看著死者的資料如是說道。

「是啊,和我們昨天推測的一樣,不過只是地區和時間的話,犯人依然很難確定。」

「嗯……死者裡面至少有四人是伽部凜的粉絲呢。明天去京都府警科警研取得遺物分析報告后應該能夠進一步縮小範圍了。」

「龍桑難道認為犯人是伽部凜?可是對方可是從一年多前就開始活躍的存在,再說了就算其他四人也是伽部凜的粉絲,但是喜代婆婆呢?」

「不,我會鎖定伽部凜的原因不是這個,當然這也有一點關係,不過最重要的是其他東西。」龍天翼沒有給一條桑提問的機會,直接繼續開口說道:「以死亡次序排列,明石(AKASHI)先生、青山(AOYAMA)先生、木村(KIMURA)先生……一條桑有沒有注意到什麼?」

「撒~~」

一條桑不太明白這些名字的含義,他看見前方的交通信號燈變為紅色后便緩緩的踩下了剎車,他一邊關注著信號燈的變化一邊又念叨了一遍這三個名字。隨後,一條桑突然瞪大了眼睛,轉頭看向龍天翼,「是這樣啊!這是紅、藍、黃!明石(AKASHI)的紅(AKA)、青山(AOYAMA)的藍(AO)、木村(KIMURA)的黃(KI)。」

「沒錯,然後伽部凜的出道單曲……名字就叫《秘密燈號》。」龍天翼如是說道,不想知道都不行,玉三郎老爹也是伽部凜的粉絲。

「確實很可疑,不過第四位受害者以後的姓氏,完全無法套進那個規則。有賀光與、箕輪涼、遠山大輝、古靈晶、草壁伸吾,最後是度會喜代。如果延伸到名字,第六位的遠山先生的「輝」,以及第九位的度會女士的「喜」,名字都有黃(KI)在裡面。但是其他人呢?」

「這個我也暫時沒想到,不過我覺得可以從他們的外號或者網名什麼的來著手調查。」

「我知道了,我會讓人去查的。」

……

在夕陽完全落下后,筱原佐惠子也終於是回到了家中。

「今天有點晚了呢。家裡來客人了。」筱原數樹對妹妹笑著說道。

「我這裡也一樣。」筱原佐惠子如是說道,隨即便招呼葦原涼和真由美進屋。

「啊嘞?真由美老師。」

「真魚……你們說的重要的事是……」

「就是拜訪筱原小姐啊。」真魚如是回答。

「嗯?津上先生呢?」筱原數樹這時也發現少了一個人,奇怪的問道。

「翔一說有急事。」真魚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

另一邊,在暗中保護著川滿昭夫的妻子時,冰川誠也是成功蹲到了斑馬尊者。

在冰川誠的引導下,川滿昭夫的遺孀川滿美砂挺著大肚子成功的從斑馬尊者手下逃脫,不過冰川也因此被斑馬尊者錘了一頓。

雖說因為不能殺普通人斑馬尊者出手時收了力,不過冰川也是十分不好受,骨裂什麼的在所難免。

正當斑馬尊者打算繼續去尋找獵殺目標時,得到了冰川通知的G小組也來到了附近,北條身穿G3裝甲駕駛著警衛追跡者擋在了斑馬尊者面前。

不習慣使用大劍的北條這一次乾脆不用毀滅者了,他直接從警衛追跡者中取出了天蠍座手槍對著斑馬尊者就是一陣突突。

沒有和尊者打過太多交道的北條錯誤的將第一次遇見的章魚尊者的戰鬥力當做了尊者的標準強度。

然後……北條透就悲劇了。只見北條手持天蠍座手槍不斷射擊,自己卻慢慢的靠近著對方。當北條來到斑馬尊者身前時,對方卻像是沒事人一樣,直接一巴掌拍掉了北條手中的天蠍座手槍,然後給他來了一套愛的鞭撻。

喜歡阿宅的無限之旅請大家收藏:()阿宅的無限之旅新樂文更新速度最快。 買完酒,顧念汐先回了卡座。

Ken接到上級指示直接將她升級為vip會員,不對,是超級Vip會員!

一直以來,Top酒吧有嚴格的vip會員標準,只有月消費達到一定數額的顧客才能升級為Vip,而超級Vip會員是必須消費數額達到二十萬美元以上才行。

可今天,這標準被打破了。

剛剛那位買了幾瓶酒的小姐,突然成了超級vip,這讓八卦男團三個人想破腦袋也想不出。

Why??

「謙少該不會真動情了吧。」Ken狐疑的問阿森。

阿森歪著腦袋,同樣一臉你別看我,我也很吃驚的表情。

「應該不會吧,他從沒給哪個女人這麼大的福利。」文哥回頭盯著顧念汐的背影,滿臉問號,「不對呀,謙少不應該喜歡這種類型啊。」

「別猜了,幹活幹活,東家來了。」

三人趕緊分開,假裝在認真工作。

晉懷謙健步如飛衝到吧台,他攔住準備送酒的服務生,氣喘吁吁的問Ken。

「是送16桌的酒嗎?」

Ken點點頭。

「好,我去送。」晉懷謙。

「嗯?」

「再找個帥點的服務生跟我一起去送。」

三人驚!

「你去送酒?」Ken難以置信的問。

「別廢話,快點,用最濃重的那種上酒方式。」

三人原地炸裂!長期不來的老闆今天竟然要去送酒!這是百年難遇的事啊!

晉懷謙他不是中邪了吧!

…………

顧念汐回座后,大家繼續玩起遊戲,眼看夏末的酒喝了大半瓶,她的酒也沒送來,免不了又被彎彎酸了幾句。

「哎呀,我看這酒明天也喝不到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