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天成面色變得鐵青,他終於知道,林漠為什麼能命令他了。

2021 年 11 月 15 日

可是,他現在別無選擇了!

馬天成垂下腦袋,無奈地點了點頭。

林漠淡笑:「記住,這件事,不能讓第三人知道。」

「否則,你也會死!」

「還有,別妄想能驅除噬心蠱。」

「蠱蟲與心相連,我奉勸你盡量不要刺激它。否則,它直接吞噬你的心臟,那你可就是自取滅亡了!」

林漠這番話,讓馬天成徹底斷絕了找人救命的想法。

有這樣的蠱蟲在體內,他這輩子,再也不敢有異心了!

把該做的事情交代給馬天成之後,林漠也去了樓上休息。

他不想去找太子,免得看到那倆女孩的慘狀。

進了馬天成安排好的房間,屋內的燈都在亮著。

林漠剛走到床邊,衛生間門突然打開,裹著浴巾的雪靈兒從裡面走了出來。

她剛洗完澡,完美的胴體,散發著誘人的光澤,讓人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四目相對,女孩子直接尖叫起來:「啊,流氓!」 杜若蘭對這個場面很無語。

有室友早就注意到荊小強給了她一袋子花花綠綠。

哪怕她躲被窩裏換上,還是被質疑到。

太石破天驚了,簡直有驚世駭俗的觀念顛覆。

就算是學生情侶,還沒見着牽手而行呢,就先送內衣?

其實在歐美國家這是很浪漫的招式吧。

但90年的女生們被震撼得說不出話,甚至懷疑荊小強是不是變態,怎麼哪哪都不管,先招呼這呢。

群雌粥粥的肯定很鬧騰。

杜若蘭也是被圍攻之下有點昏頭,被摸得血壓飆升,聽見歪曲污衊小強?!

急着分辯這是運動內衣,沒看見我這負擔嘛……

你們看看荊小強那身板兒,健身鍛煉的好建議,你們真是自己念頭齷齪,想什麼都齷齪!

這是正兒八經的發明創造好東西!

邊說還理直氣壯的邊叉腰挺胸!

使勁蹦跳證明。

得,她以為只有自己有這種煩惱呢。

殊不知是個女生都會煩惱這兩坨,軍訓這段時間更是把所有不愛運動的都搞得苦不堪言。

西子捧心這動作,真不是嬌滴滴的裝模作樣,是真的痛苦。

更重要是手感之下,杜若蘭這模板結實穩紮不晃悠,的確是運動跑跳的必備佳品啊!

於是直接包圍荊小強去了。

這可是從數千報考美女中間脫穎而出的表演班啊。

在各自之前的學校、城市誰還不是個備受寵愛,獨享校花美譽的小仙女呢。

家庭條件也都還不錯,各種優先獲取權都習慣了。

荊小強端得住:「沒問題,先交錢,還有尺碼報上來……」

這下表演班美女們的內衣尺碼,小強都有了。

雖然女生們都很羞澀,但這為了身材健康,那就不含糊。

因為這貨一臉不臉紅的傳授健康理念:「總不能老了跟個米袋子似的甩來甩去吧……」

想想都惡寒,女生們一起啐他不要說了。

荊小強又強調:「但不要隱瞞尺寸啊,既不要因為虛榮心往大了說,也不要因為害羞就往小了報,這都是不科學的,最終只會導致自己受傷害……」

女生們嬌滴滴的齊聲叫他閉嘴,求你做個人吧!

咋不能當個這時代應有的安靜美男子呢。

那個潘雲燕還別有用心的大呼小叫:「小蘭呀,你可管管小強咧,他這要成了大眾情人啊!」

杜若蘭叉腰,寬廣胸懷有了用處。

皮笑肉不笑的同樣陰陽怪氣:「沒辦法,我看中的男人就是這麼優秀,這輩子他招惹的女人肯定不會少,我要是挨個兒吃醋,都能開個油鹽鋪子了,而且指不定有多少人就等着我發飆鬧矛盾呢,偏不!」

說完還堂而皇之的伸手攬了荊小強的胳膊走開!

其實手指頭還是含恨擰轉了,但荊小強稍微繃緊點肌肉,那叫一個費勁!

但荊小強也是趁著這個動作給她豎大拇指,對的,這種態度才是對的:「還應該加上,愛誰誰,只有自己獨立自信好看了,才不會成為別人的附屬。」

杜若蘭笑靨如花,卻壓低聲咬牙:「你就想不打擾你泡妞吧!」

荊小強心想你真是打擾老子炮妞了。

就討論科學研究:「到底哪一件最舒服?會不會有憋著了喘不過來氣的,你這尺碼對不對,到底是偏大點還是小點好?」

杜若蘭渾身都發燙了,特別胸口感覺被捂住似的,發軟:「你!你……不許給她們做!」

荊小強已經收了錢:「生意,這是生意,先在戲劇學院推廣試驗,搞清楚了各種尺碼和用戶反饋,這算是擴大了樣本數量吧,然後音樂學院……哦不,是舞蹈學院,體育學院,哇喔,我應該到什麼地方去組織生產呢?」

杜若蘭小白牙都呲出花來:「你怎麼是個錢串子呢?!」

荊小強理所當然:「不然呢,一平方的房子2300,要呆在滬海這個大城市,起碼就要有個住的地兒,還有健身餐頓頓都是錢,我這學費、伙食費都是自己掙的,不寒磣。」

杜若蘭毫無原則底線,馬上又有點心疼:「啊,要不我明天去找找有沒有廣告拍攝的機會,以前在我們那邊我拍了不少。」

荊小強滿臉嫌棄:「可拉倒吧,你這正兒八經的表演課都還沒上過,先把自己的業務能力鍛煉好,而且你這個胸約束點,可能戲路都要寬些。」

有個套路怎麼說來着,如果男女之間話題已經隨意進出三點之間,基本上就沒有親密邊界了。

杜若蘭已經沒那麼臉紅,低頭看看承認:「確實要方便好多,二號還行,五號就太緊了,一號還是有點晃悠……內個內個四號磨得有點疼捏……」

荊小強就哦哦哦:「那就買那家的,你肯定不會往上滑,我看潘雲燕就危險得很,這鬆緊帶還得可調吧。」

不能親手檢測真是太艱難了,搞科研不容易啊。

全靠目測,當然現在有了一手數據,稍微印證了下誤差也不大。

主要是荊小強熟悉的都是歐美尺寸,對東亞數據要重新統計,面兒越寬越好。

杜若蘭又嗷嗚:「我要跟你一起去!」

光是想想他給別的女生一件件把內衣,就覺得有點膈應。

荊小強無所謂,還覺得興許糟心了會失望放棄呢。

所以第二天中午兩人抽空跑到服裝市場買泳衣的時候,他就加倍細緻的挑選品評,開始套磁想知道生產廠家的情況。

沒想到杜若蘭是真的心寬,昨晚在被窩裏就甜滋滋的想,都收了錢就沒收額滴,那還不是區別對待嘛。

今天這麼出來走走都大清早想方設法做準備,穿了裙褲在軍裝里,出校門前到洗手間再換上件淡黃色襯衫,就是青春美少女了。

一公里不到的路程,光走過來都全程開心,荊小強還催她跑起來!

幸好穿了二號,所以愈發顯得重要,不等荊小強說就自己買了三四件要混在裏面一起改,以後就有得換了。

可能只有大熊妹子才明白,別人眼裏的優勢就是巨大負擔。

穿寬了顯胖,穿緊了顯騷,各種場合,人家不管不顧的首先就把目光往胸口看,那感覺真是別提了。

自從穿了小強牌運動胸衣,整個人都清爽自在許多。

從出校門就抓荊小強的袖子說自己上午軍訓累著了,於是順理成章的牽着手。

開心得不得了。

然後既然都來了服裝市場,這麼漂亮的小姑娘還不眼冒精光。

使勁東張西望,然後徵求荊小強的意見。

當初陪馮曉夏來逛,那是要送縣城少女去首都站穩腳跟,於情於理還有考慮到後面沒啥威脅,荊小強都要掏腰包。

現在一毛不拔。

但能提點建議,哪哪你穿可能合適,這收縮了胸口規模,怎麼搭配可能更好。

這年頭的姑娘大多沒後來那種物質,不但不盯着要男生掏錢,還投桃報李的幫荊小強建議搭配。

而且一發不可收拾,對自己的都有點不上心了,到裁縫鋪子都心心念念:「你跟阿姨慢慢說,我去上個廁所。」

然後偷偷倒回去拿自己的零花錢給荊小強買了件灰色高領絨衣,早就立秋了嘛。

荊小強看見,一點都不感動:「多少錢,我補給你,爹媽的錢不容易,你還沒賺錢就別亂花錢。」

之前那麼彪悍的西北妹子,居然想落淚:「你給我買的都沒要錢。」

荊小強不屑:「你個零收入跟我比啥,而且我給你買是因為做試驗,理論上應該給你點費用的,你收不收?」

杜若蘭氣得砸了衣服袋子到荊小強臉上,滿腔柔情給狗吃了的糟心感衝出去。

荊小強啥場面沒見過,小姑娘就是這麼煩人情緒化,搖著頭撿起東西繼續跟看戲的裁縫阿姨商量修改。

杜若蘭跑出來就消了氣,又偷偷等了好一陣,才看見一身軍裝的男生,慢條斯理的提着膠袋出來。

她很是挫敗懊惱的挪出身子面對。

老實說,這一片兒都是老洋房老院落,不是遮天蔽日的道旁樹,就是繁茂的老建築爬山虎常青藤。

一身清淡衣裳的少女站在充滿歲月滄桑感的牆角,極美。

荊小強說不動心是不可能的,嘆口氣走過去伸手摸摸頭:「所以說玩什麼呀玩,投入感情的那個一定會變得卑微……」

就算這年頭還沒摸頭殺這種梗,杜若蘭還是瞬間淚奔,直接伸手抱住了荊小強的腰,緊靠在那寬厚的胸膛上,嗅着軍裝的汗味大哭:「額稀飯你嘛,額真滴稀飯你……」

胸悶…… 「德龍統領,今天可是神州的元旦,是神州翻開新的篇章的一天,這一天,神州大部分企業放假,而這一天,神州軍方可是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那就是軍演。」一個組織的戰尊冷冷的說道。

「說是軍演,還不是為了展露自己的戰鬥力,給我們看,讓我們知道他們神州是不可招惹的,當真是可笑啊。」

「你們說我們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讓這一次軍演不能順利進行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