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着帶她在這裏買衣服,順便看一下自己的暗衛,討論一下接下來的商戰計劃。

2021 年 11 月 14 日

沒想到庄紅羽還有另一層作用,讓自家夫人吃醋了。

平日裏都是自己為她吃醋,今兒個忽然反過來,還真是難得。

或許自己應該多帶她來這裏坐坐,說不定還能促進一下夫妻感情。

顧白想着眼眸裏面都是笑。

南宮偃月在前面挑選衣服,絲毫沒有注意到,身後顧白的表情變化。

她已經許久沒有這樣輕鬆了。

購物這種事情,果然讓人快樂。

她一邊走着,一邊挑着,將選好的衣服都遞給了顧白。

不一會兒功夫,顧白就變成了個大胖子。

他兩手各拿一堆,看上去有些臃腫,配上他略顯無奈的臉,十分滑稽可笑。

顧白看着依舊還在沉迷購物的南宮偃月,忽然有些後悔自己的決定。

日後還是少來這裏吧。

就算腰包不空,腰也受不了呀!

他想着忍不住出聲道:「夫人,我們先休息一會兒。」

他的語氣裏帶着一絲卑微,落入南宮偃月耳中,讓她不禁轉過身來,同他四目相對。

瞅著顧白的模樣,南宮偃月忍不住笑了。

着實滑稽。

若是有一件巨大的衣袍可以將顧白包裹起來,那他看起來就像一個頭小身子大的,圓滾滾的胖子。

南宮偃月在腦海裏面想着這個畫面,忽然覺得顧白這樣還挺可愛。

改天有時間,一定要給他這麼打扮一次,再配上自己給他精心繪製的妝容,那簡直完美極了。

「夫人,你還笑?」

顧白說着,無奈的搖了搖頭,可那深邃黝黑的眸子裏,卻依舊是深情滿滿。

「為夫快要累死了。」

聽着他略帶抱怨的言語,南宮偃月的眼眸里儘是笑意。

「不是你帶我來這裏買衣服的嗎?還抱怨什麼?又不是我的主意。」

「我沒曾想你拿這麼多衣服……」

顧白弱弱地說着,看上去可憐兮兮。

看着委屈巴巴的顧白,南宮偃月眨了眨眼睛,很是俏皮的說道:「我拿這麼多衣服,不是隨了你的願嗎?」

「省的你老說我不會照顧自己,天冷還不知道加衣服。」

她一邊說着,一邊伸手輕輕戳了戳顧白的肚子。

趁着他現在雙手騰不出空,南宮偃月玩味大發。

他的腹部有些硬,可以明顯的摸出腹肌的形狀和數量。

頭一次上手,南宮偃月還有點喜歡這種觸感。

她時不時捏一捏,時不時摸一摸,玩的不亦樂乎。

扛着衣服的重量,忍着自家夫人的調戲,還要剋制自己內心的衝動,顧白覺得自己真是太難了。

「夫人,光天化日之下,你如此調戲我,當真好嗎?」

他問著,頗有一種良家婦女的模樣,惹的南宮偃月忍俊不禁。

南宮偃月踮起腳尖,眉頭一挑,佯裝出一股子浪蕩公子哥的模。

「你給爺笑一個,爺就饒了你。」

她說着,言語里儘是曖昧。

。 美國氣象學家羅倫茲1963年在一篇提交紐約科學院的論文中分析了一個名為「蝴蝶效應」的科研成果,最初的時候,他們認為,一隻海鷗扇動翅膀足以永遠改變天氣變化,但是在以後的演講和論文中他用了更加有詩意的蝴蝶,對於這個效應最常見的闡述是,一隻南美洲熱帶雨林中的蝴蝶,偶爾扇動幾下翅膀,可以在兩周以後引起美國得克薩斯州的一場龍捲風。

而其原因就是蝴蝶扇動翅膀的運動,導致其身邊的空氣系統發生變化,併產生微弱的氣流,而微弱的氣流的產生又會引起四周空氣或其他系統產生相應的變化,由此引起一個連鎖反應,最終導致其他系統的極大變化。

所以吳華猜測,雖然一個不起眼的一個小動作,卻能引起一連串的巨大反應,像上天雖然給了他第二次生命,但卻給他設下了如此大的陷阱,而他卻甘之如飴心甘情願的跳了下去,但有了這次的教訓以後,吳華以後在做任何決定之前都不敢再像之前一樣篤定了,這個他重生以後的世界,已經因為他的到來有所改變,往後究竟會發展成什麼樣子,誰也不好說。

當吳華來到和楊佳穎約定的咖啡館的時候,他掃視了整個咖啡館也沒有找到楊佳穎的影子,吳華心中猜測是不是她被事情給絆住了,所以想掏出手機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就看到楊佳穎臉色煞白的從衛生間走了出來,眼睫毛上的淚珠還沒有干透,顯然是剛剛躲在洗手間哭過了,看到這樣狀態的楊佳穎,吳華心中的愧疚不免又多了幾分。

楊佳穎自然也看到了吳華,兩人對視的瞬間,她看着面前這個年輕的小夥子,彷彿在一夜之間蒼老的不像人樣,心中原本積攢的憤怒,不甘,和埋怨,原本是想等見到這個人的時候,統統朝他發泄出來的,但是當兩人正在可以見面的時候,楊佳穎發現自己竟然一時語塞,不知道說什麼是好,也不知道從何說起,當初說炒房地產一定能賺錢的人是他,是他打着保票勸自己投資這個行業的,可是結果呢?

這房子剛剛在建立起來,就遇到了這麼大的事情,變得一文不值,她畢生的心血全部打了水漂,竹籃打水一場空,真是可氣又可恨,可不知道為什麼,面對眼前這個男人一臉倦容的樣子,楊佳穎忽然發現自己竟然有點恨不起來了。

「佳穎姐,對不起。」吳華心中本來有一萬句抱歉的話想對楊佳穎說的,但是話說出口的時候,卻只有這麼簡短的幾個字而已,其實吳華也很無奈,事情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實在是不再他的預料之中,原本他還算著時間,準備趁著這次房地產大賺一筆,等到金融危機前大賺一筆好繼續用來研發新型手機的,但是沒想到金融危機提前,不光之前的計劃變成了泡影,就連自己之前的努力也全部都付之一炬。

「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你有什麼更好的辦法來解決問題嗎?」楊佳穎也是一臉的無奈,現在她被一堆人追着還錢,實在是不堪重壓,承受不住了,所以她必須要找吳華共同來承擔這個責任,畢竟兩個人擔總比一個人擔的好。

「佳穎姐,你先別着急,來的路上我已經仔細想過了,現在房地產價格下滑的厲害,我們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先低價把這些房子拋售出去,至於最後虧損多少,我來想辦法,你別着急上火,好不好?」

楊佳穎一聽這話就不樂意了,吳華這想出來的辦法,她何嘗是沒有想過,只是這法子怎麼可能行得通呢?

「吳華,我看你平時腦子也算是挺靈光的,做起生意來也是一套一套的,怎麼現在問題真的來了,你反而比我更加沒了主意呢?你自己這是出的什麼餿主意?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嗎?你知道這樣我們要虧損多少錢嗎?你來補?你能補多少?你不過是一個剛出來闖蕩的年輕人,你能有多少資本來拼?」

面對楊佳穎這一連串的質問,吳華也是火氣直往上涌,重生之後的他的確是毛頭小子一個,差點窮的連學都上不起,但是這一路不也這樣走過來了,他有了別人沒有的這幾十年的人生閱歷,要真的論起來,他比楊佳穎都不知道大了多少,現在這個女人竟然這樣指着他的鼻子指責他,吳華心中實在是窩不住這塊兒火了。

也懶得跟楊佳穎再爭論下去,吳華蹭的從椅子上站起來說,「我說了我會解決就是會解決,要麼你就按照我說的做,虧損多少我來補,要不你就自己想辦法解決,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楊佳穎面對吳華這一連串的動作,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吳華已經走到咖啡店的門口了,他們之所以約在咖啡店而沒有約在辦公室見面,就是怕到時候吵起來了讓別人看了笑話,但實際上現在房地產的辦公室裏面,已經沒有幾個人了,該走的早就已經收拾好東西專業了,按照他們的話來說,留下來的都是傻子,沒有前途的。

「吳華,你站住!!!」楊佳穎情緒失控沒有控制好自己的聲音,導致她顫抖的吼聲驚擾到了所有咖啡店的顧客,一眾眼神齊刷刷的看向兩個人,面對着大眾的質疑的目光,大家看吳華的眼神更像是一個負心漢,這種誤會的目光看的吳華瞬間想找一個地縫鑽進去。

「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想着逃避么?吳華,我真是看錯你了,你就是你一個膽小鬼!懦夫!」楊佳穎的一番話讓咖啡館的顧客們更加證實了自己的猜想,眾人鄙夷的目光紛紛投向吳華,覺得他是一個不負責任的負心漢,只到周厚明走了進來,打破這一切尷尬的局面。

咖啡館的門被推開,周厚明裹着一個棕色風衣走了進來,這個季節的深圳,還是有些冷的,更何況外面還淅淅瀝瀝的下着小雨,周厚明的肩上濕了兩塊,他收了傘,面色凝重的朝着楊佳穎走過去,輕輕摟住了對方的肩膀,楊佳穎終於再也忍不住了,她靠在周厚明的懷中微微抽泣。

咖啡館的眾人看到這一幕,都感到詫異了,明明這兩人不是一對兒么,怎麼又走進來一個男人,還抱住了這個正在哭泣的女人,現在的年輕人啊……中年大叔嘆了口氣,然後走了出去,咖啡館的門上有風鈴微微響動,周厚明這才開口說話,「師父,我相信你,佳穎,你也相信我師父好不好,他一定會處理好的,就算你不信他,也信我好不好?當初還是我將你引薦給他了,就算是錯,也是我的錯,你別怪師父他好不好,這一切也不在他的預料之中。」

周厚明很是為難,一方面是他即將走入婚姻殿堂的女友,一方面又是教會他很多東西的師父,幫那邊都不對,但是這件事情,的確不能將所有的罪責都怪到吳華身上,作為徒弟,他對吳華的這點了解還是有的。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幫他說話?」楊佳穎從周厚明的懷中抬起頭來,推了他一把,顯然是將面前這個男人也和吳華列入同一陣營之中了。

「佳穎……」周厚明很無奈的道。

「你說得對!當初要不是你,我怎麼認識他這個騙子!」楊佳穎氣急,什麼話都說得出口,也就沒有再顧忌什麼,可是她這一句騙子無疑是連周厚明也一塊飽含了進去,所以周厚明在聽到楊佳穎罵自己騙子的時候,雖然極力的告訴自己要忍讓和理解,要包容,楊佳穎她現在心情不好,所以說氣話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當聽到她這麼罵他們的時候,心還是忍不住的痛了一下。

要知道錢是可以再掙的,但是如果感情出現了裂痕,將很難修復如初了,楊佳穎的這一句話,算是徹底將周厚明打入了死牢。

「你罵夠了沒有?」吳華也忍不下去了,這個女人真是瘋了,是來一個就罵一個嗎?都說了他會解決了,為什麼不肯給他時間呢?何況這一時之間,讓他如何找到更好的解決問題的辦法,低價拋售回籠資金是最後的辦法,只怕現在他們就算是想低價拋售,也找不到更好的渠道了,也沒有人能買他們的樓了。

「沒有!吳華,要不是你,我會搞成現在這個樣子嗎?你知不知道,我今天一上午見了多少客戶,挨了多少白眼?而你呢?你關了手機在家睡大覺,我打了無數個電話給你,你都不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

「你怕我會跑路嗎?」吳華睜大了眼睛,他實在想不到,大家一起合作這麼久,楊佳穎竟然會如此想他,原來這麼久的合作,自己在她的眼中竟然就是如此的不負責任和不堪么?不過其實她這麼想也不是沒有依據的,都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更何況他們只是普通的合作關係,根本就沒有那麼深的信任,原來一直是他自己,把這種情分看的太重了。 秦風只覺得荒誕不經,他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一年零九個月了。在這一年零九個月里,秦風無時無刻不在找這個世界的破綻,秦風始終不願相信自己真的穿越了,不願相信自己來到了一個荒誕不經的明朝。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訴秦風,這裏就是古代,就是明朝,一個可以修鍊,可以飛天遁地,可以將天地能量引入體內的古代。

直到墜崖之後,秦風終於不再尋找這個世界的破綻,秦風很確信自己真的來到了古代。

可就是這個時候,秦風認真學習廚藝,認真練習霸王槍法,為未來積極做準備的時候,秦風看到了一個道士,道士脖子上還掛着一枚子彈。

這幾乎讓秦風窒息。

秦風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可是絲毫不起作用,體內的氣機開始紊亂,經脈中的能量在體內亂竄。

看到秦風的狀況,那道士一步便來到了秦風身邊,伸手按住秦風的肩膀,立刻有一股清涼的能量湧入秦風體內,在那股清流的引領下,秦風體內的氣機很快恢復平靜,呼吸節奏也回到了最初狀態。

那道人適時抬起手,後退三步,對着秦風作揖行禮。

「武當李青雲拜見小師叔!」

秦風苦笑一聲,「你為何而來?」

李青雲微微躬身,「半個月前收到師伯傳信,李青雲前來搭救小師叔。」

「你是說玄穀子師兄?」

李青雲點了點頭。

「正是!」

秦風看了一眼地上的孟子義,沉聲問道。

「為何傷人?」

李青雲輕甩拂塵,一股純正浩大的能量激射而出,倒地不起的孟子義立刻被能量裹挾而起,踉蹌了幾步之後,穩穩站在地上。

孟子義站穩之時,居合山莊的所有人都湧入了小院。

看了看為首的湯河,李青雲打了個道門稽首。

「見過鬼手醫仙。」

轉頭看向秦風,李青雲說道。

「還望小師叔見諒,我曾說明來由,只是孟子義一再聲稱小師叔不在這裏,不得已之下,我只好強行闖入了。」

看着李青雲的表情,秦風沉默良久。

「我暫時還不能離開,你走吧!」

李青雲再次作揖行禮。

「謹遵小師叔之命,李青雲這就離開。」

剛要御風升空,李青雲再次問道。

「小師叔可要我捎話?」

秦風想了想,最後搖了搖頭。

「不用捎什麼話,你離開之後放出話去,就說我和絲柔公主墜崖身亡,哪怕是當今陛下問你,你也如此說。」

「謹遵小師叔之命!」

說完這句話之後,李青雲依舊沒有走,而且看着秦風的眼神有些古怪,秦風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就在李青雲剛要離開的時候,看着李青雲的神態表情,秦風終於反應過來。

心裏暗暗罵了一句。

「擦,你個小牛鼻子,想要見面禮你倒是直說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