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明非。

2021 年 11 月 13 日

路明非徹底沒轍了,「好吧,我答應,不答應怎麼辦呢?我也沒複習好,參加高考也考不上好學校。我今天在所有同學面前出那麼大風頭,他們會怎麼想我呢?」

他低下頭去,「不答應你們,我回去該說什麼呢?」

他有點難過。眼前的這輛瑪莎拉蒂,身邊這個天使一樣的奧黛麗,還有那份美元的獎學金和遙遠的卡塞爾學院,都像是幻影般虛無,不知為何忽然就來到他身邊了,也不知什麼時候忽然就會消失。

他像是男版《灰姑娘》的主角,巫婆給了他一個美女朋友和一輛瑪莎拉蒂跑車,但是午夜十二點就會失效,就會被打回原形。

他路明非到底是什麼東西?有什麼價值?他自己都說不清楚。

奧黛麗看著他那雙低垂的眼睛,臉上明明白白地寫著「我挺傷心」四個字,心裡忽然有些軟了。

到了天使之後,本來已經淡漠的情感卻忽然有些沸騰。

奧黛麗愣愣的看著眼前這個傷心悲哀的小少年,彷彿看見了年輕時候那個見證了非凡世界的醜惡,夢想破碎了的自己。

那個時候,她看著那些無辜的人們,是不是也是很傷心呢?

可是現在的局面,可以說是她一手推動出來的。就連剛才在放映廳里給路明非解圍,都只是看在愚者先生的面子上的。

她是觀眾,應該保持著最冷靜的狀態,觀察著舞台前眾生的表演。

奧黛麗的眼神暗淡了下來。自己所做的事情,到底是不是正確的?

她忽然張開了雙臂,笑容中終於帶上了一絲真情實感:「你看起來就像一個受傷了的小白兔,來擁抱一下吧。」

路明非吃了一驚,低頭看著奧黛麗,目光觸到絲綢下線條柔軟如春天山脊線的胸脯,頓時覺得自己發燒了。

為了避免自己燒得太厲害軟癱在奧黛麗懷裡,他雙手緊緊抱住胸口,往後縮了縮,有些害怕。

但奧黛麗並沒有在意,直接伸出自己修長的手臂,環住了路明非。

路明非感受著那少女的溫度,感覺臉漲得通紅。可是,他生不起一絲冒犯的想法。眼前這位天使般美麗的小姐,好像一下子從高高在上的位置走了下來。

現在的她,竟然給路明非一種姐姐般的親切感。

奧黛麗抱了路明非一下就鬆開了:「你如果答應的話,就給古德里安教授打個電話吧,你親口跟他說,選擇才會生效。」

「生效?」

「你和普通人不同,你的人生里,有個隱藏的選擇項。打完這個電話,那個選項就被激活,」奧黛麗說,「我們總是說,永遠有另一個選擇,就看你想不想要。」

「隱藏的……選擇項?」路明非打開手機,撥通了古德里安教授的號碼。

「明非我在北京,你想好了么?」古德里安教授的聲音比路明非還要緊張,似乎路明非是個絕代風華的美女,正考慮要下嫁他。

路明非舔了舔嘴唇,「我想好了,我同意在文件上簽字。」

奧黛麗看一下窗外的夜景,神情淡漠,看不出來到底在想什麼。

「確認么?」古德里安教授欣喜。

「確認。」這段時間,姜月幾乎是不允許自己去想向景陽的。

既然她這麼選擇了,肯定不能害了向景陽。

這個過年,只有她跟涼野兩個人了。

涼野對她照顧算是無微不至了,過年前兩人一起去逛了超市,買了好些年貨。

逛超市的時候,涼野推車,姜月負責挑。

有涼野……

《不得涅槃》番外一:第15章向景陽 鏘!

江寧成功在自己座位上捕獲一隻野生阿璃!

一路上瞅了半天江寧都沒有發現阿璃的身影,果不出其然這傢伙早早的來到了學校,而且看這個架勢已經趴在這裏好一會兒了。

那麼問題來了,自己從校門口走上來,阿璃不可能沒有看見,所以她現在趴在窗戶邊是在看什麼?

該不會是在看帥哥吧?

江寧突然有些慌了,眯着眼睛順着阿璃的朝向瞄去,好像也沒有什麼長得比較好看的男生啊。

不對,自己怎麼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還是直接發問比較妙,就像昨天阿璃對他那樣。

這絕不是記仇,這叫愛的相互傳遞,嘿嘿嘿!

「阿璃,看的這麼認真,你發現了幾個帥哥呢?」

江寧伸出手輕輕拍了拍阿璃肩膀,挑了挑眉毛等着她的反應。

「一個,超級帥的呢。」

花芊璃語氣緩緩的說道,給人的感覺超級認真。

江寧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想接受這個事實,阿璃居然真的是在看帥哥,自己該怎麼辦才好。

就在江寧一臉懊惱的時候,花芊璃目露精光嘴角微微上揚,回頭看着江寧。

「寧哥哥你真笨,不過還真可愛呢。」

江寧頓時覺得自己少女心碎了,這傢伙怎麼回事,不哄自己就算了,居然還傷口撒鹽雪上加霜。

花芊璃看到江寧表情越發失落,沒有按照預想的方向發展,連忙開口解釋。

「人家說的帥哥就是寧哥哥你呀,寧哥哥你該不會是在吃自己的醋吧,嘻嘻嘻。」

阿這。。。

看着阿璃一下湊到臉跟前,江寧慌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撅著嘴別過頭是他最後的倔強。

這傢伙真的是,無時無刻不想調戲他,不行,必須想辦法回擊才行,對了,就用早上想到的計劃。

「我才沒有吃醋,我就是在單純的生你氣而已。」

江寧言不由心的說着。

「生氣,生什麼氣呀?」

花芊璃伸出手把江寧的頭給掰了回來,四目相對,用壓迫性的眼神看着他。

「你早上不回我信息,你打算怎麼解釋!」

看着這麼強勢的阿璃,已經覺醒了奇怪屬性的江寧,內心簡直欣喜萬分,不過明面上卻還是生氣的樣子。

比起被撩,江寧還是對把阿璃撩到臉紅心跳更加有執念。

「啊,有這種事情嗎?人家早上明明有給你發信息,那一聲早上好不就是最好的證據。」

「哼,你別以為我看不出來那一定是你昨晚就提前設置好的定時發送。」

「才沒有,明明就是今天早上發的,我當時冥冥之中感覺寧哥哥你已經睡醒了,就打字發了過去,而且還發了三個表情包。不信你看。」

花芊璃一臉的自信,隨後掏出了手機,放到江寧眼前。

江寧仔細瞅瞅,發現還真的是有三個表情包,只不過顯示的確是發送失敗。

看到江寧露出半信半疑的表情,花芊璃得意洋洋的拿回手機一瞅,隨後表情垮了下來。

「怎麼會,怎麼會,不可能的呀,我記得明明發送成功了,難不成我早上是在做夢嗎?」

看着一臉慌亂的阿璃,江寧感覺她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仔細想想,如果這是真的話。

那豈不就是說,阿璃她做夢都能夢見在和我聊天嗎?

心有靈犀?江寧腦中突然閃過這個詞,有些小激動。

「寧哥哥,你能不能看在人家做夢都在想你的份上原諒人家呢,好不好嘛。」

花芊璃一臉可憐兮兮的表情抱着江寧胳膊搖了起來。

本就對阿璃沒有多少抵抗力的江寧,哪裏抗的住她這種硬核式賣萌,就算明知是裝出來的,但是撒嬌的樣子真的好可愛。

一個字,絕!

江寧又很不爭氣的被撩爆了,心跳加速,小鹿亂撞,呼吸急促,心怦怦跳!

「哼!我才不會原諒你。」

江寧深吸了一口氣,這麼說道。

花芊璃的表情一下子就從可憐兮兮變成了委屈巴巴,繼續用淚水塞滿眼眶的眼睛盯着江寧。

「因為我從一開始就沒有生氣,誰讓你是我的小天使呢,我就是想看見你對我心動的表情而已。」

江寧學着印象中的霸道總裁樣子,伸手抬起來阿璃的下巴,然後用灼熱的眼神死死盯着阿璃眼睛。

江寧其實心裏慌的要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敢當着全教室的人面這麼做。

不過撒狗糧也不是一回倆回了,而且昨天大家還那麼熱情的幫自己出風頭,想必也不會在意的吧。

‖反江寧聯盟:我們這個組織是時候該解散了,其實早就想過會有這一天的,但是沒想到來的居然會這麼早,不是我們不努力,實在是對手太強大,兄弟們找好下家了沒有。

CP粉聯盟:咳咳,有一說一,其實我們早就已經叛變了,來吧,一起在恰狗糧的道路上感受檸檬精的酸爽吧。‖

江寧現在興奮到了極點,他覺得自己這一波強行尬撩可能是他這輩子都再也打不出來的操作了。

心跳的很快,時間好像過的很慢,江寧從不覺得時間會過的如此漫長,等待阿璃回答的同時他居然還能有心思欣賞阿璃精緻的面容。

這長長的眼睫毛,吹彈可破的白皙臉蛋,好想逮著親一口啊。

「嗷嗚~惡龍咆哮!」

花芊璃不按套路出牌,不僅沒有做出任何羞澀害羞的表情,反而光速變臉來了一個惡龍咆哮,奶凶奶凶的。

江寧眨了眨眼睛,他知道自己又失敗了,但是,有一說一,阿璃這個樣子真的好可愛。

江寧還想說些什麼,不過花芊璃沒有給他機會,惡龍咆哮完不給他反應的機會,就抿著嘴,貼近臉和江寧來了一個額頭相交。

鼻尖就差一點點碰到,不過反倒是這種欲碰不能的感覺讓江寧更加欲罷不能。

「mua~」

花芊璃輕輕來了一句,江寧明明沒有被親到,卻感覺直接被阿璃給親在了心頭,所有的心動都給壓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徹底的滿足。

「人家生氣以後可是超級凶噠,以後還敢惹我嗎?」

嘴上雖然這麼說着,但在江寧眼裏阿璃完全就是在撒嬌賣萌,笑起來甜甜的。

可愛到爆炸了。

————

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