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語眸聽出他語中的傷感,忙起身拉着父親的衣袖:「爹,孩兒以後就叫石語蘭。」 他擔心尉言最後反悔了,便想要對楚輕輕動手。

2021 年 11 月 10 日

若是楚辭還活着也就罷了,好歹鳳鳴山莊後繼有人,也能讓楚辭救老夫人。

現在楚辭死了,楚輕輕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絕對不能死在這個地方——

此話落下,他便上馬匆忙離去。

白長老與蕭逸也從屬下手中接過駿馬,疾馳而去。

把鳳鳴山莊的其他人都留給了楚輕輕。

楚輕輕這才鬆了口氣,唇角上揚。

有些事情若是他們留下來,也許她還辦不成。

現在這三個老東西走了,這京城,便是她楚輕輕的天下,哈哈哈!

楚輕輕滿臉得意:「走,隨我回皇子府。」

皇子府內。

那群欺負過楚輕輕的丫鬟還在皇子府內打掃著院子,他們正欲離開,卻冷不丁看到楚輕輕帶着一群人從門外走了進來。

再看到這群人之後,丫鬟們全都愣了一下,表情都有了片刻的獃滯。

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便被楚輕輕派人包圍了起來。

此刻的楚輕輕一改多日來的隱忍,趾高氣昂的走向了前方眾人,微微抬起下巴,盛氣凌人的道。

「你們大概沒有想到吧,我楚輕輕還有今天!」

「當時你們欺負我的時候為什麼不好好想想?但凡你們沒如此折騰我,我也不至於現在來報復你們!」

楚輕輕一揮手:「來人,將這群人全都給我拿下,狠狠的打!記住,留他們一口氣在,我要讓他們看着我的風光,讓他們悔恨一輩子!」

她惡狠狠的咬牙。

但凡這些人這些日子待她好些,雖說她不至於會報答一群賤婢,可至少也不會傷害他們。

是他們自己錯過了這最好的機會,才有了現在的下場——

丫鬟們驚慌失措,想要轉身逃走,卻被那群人給擋住了去路。

在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按在了地上,棍子狠狠的落在了她們的身上,他們疼的聲嘶力竭,眸中都帶着絕望。

楚輕輕沒有再理會這些人,帶着一幫人向著後院走去。

此刻的後院之內,因為楚輕輕被帶走了,所以秦嫣只能一個人清洗著面前的衣物。

她用手擦著額上的汗水,在抬頭的時候,猛地看到楚輕輕帶着一群人從門外走了進來,嚇得她手裏的衣物都掉在了地上。

「輕輕,你……」

她眼裏帶着震驚,目光錯愕茫然。

楚輕輕咳了一聲,吩咐鳳鳴山莊的人留在院外守候,便拖着秦嫣走入了房內。

秦嫣滿臉迷茫,儼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直至楚輕輕那乾咳得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她才驀地回過神來,抬眼看向了楚輕輕。

「娘,你知道嗎?那慕容月居然是慕容薇,是鳳鳴山莊失蹤的大小姐。」

嗡!

這一句話,讓秦嫣腳步後退,差點栽倒在地。

她蒼白的臉上帶着錯愕,震驚,還有絕望。

慕容月是鳳鳴山莊的人?

怎麼可能——

楚輕輕揚了揚唇:「不過這群蠢貨,不知道我是你生的,他們以為我是鳳鳴山莊唯一的血脈,現在楚辭死了,夜小墨也死了,沒有人能和我爭奪。」 不停的安慰著自己不生氣,黃小谷對著林木努力的擠出了笑容,那笑容後面的勉強,連林木都看清楚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林木心中更加狐疑了。

距離他們兩個在山洞裡面分別,這才幾個小時都沒到吧,怎麼這傢伙就跑到這裡來了?痴漢?跟蹤狂??還是懷有什麼不良企圖?

「我正好在這裡買了一套房子,沒想到這麼巧,咱倆居然是鄰居。」

「因為剛來嘛,人生地不熟的,我就打算來認認人的,結果沒想到居然是熟人。」

「太好了,以後多多關照啊,一個人在外面人家還有點怕呢。」

黃小谷一邊說一邊拿起了手中的一個小熟料袋,裡面裝了半袋子的曲奇。

林木不說話,但眼神里卻清楚的寫著「你在把我當傻子」。

黃小谷訕訕一笑,有些不自在的別過了頭。

林木往隔壁那裡看了一眼,居然真的是在搬家,他記得清楚,以前這裡住的是一個高中教師,但照眼下情況來看,真的和黃小谷說的一樣。

林木眸光閃動了一下,片刻之後才看著黃小谷,認真說道。

「黃道友,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跟著我,但有些事情我也不妨提前說清楚。」

「我對於修仙界的事情沒有興趣去摻和,所以,你要是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或者利用我去做什麼事情,那是絕對做不到的。」

「我與道友之前好歹還有一番聯手抗敵的情分在,還望道友莫要抱著什麼不良的想法,免得到時候害人害己!」

林木語氣嚴肅,但心裡其實不太認為黃小谷有什麼壞心思,不然的話,聖薇早就提醒了,不過,就算如此,該有的敲打還是必不可少的。

他雖然機緣巧合下踏入了修仙界里,但本質上還是不太與修仙界牽扯的太深,眼下的這種生活無疑是最讓他滿意的。

「情分?林道友是在向我告白嗎?沒想到林道友居然對我生情了?」

「討厭啊,林道友,人家好歹也是女子,道友實在太孟浪了一些。」

「道友要是真的想追求我的話,還得慢慢表現一下,哪能一上來就告白啊。」

望著面前眼帶春意,還不時的向他眨眨眼睛,暗送秋波的黃小谷,林木一陣無語。

合著,他剛才那三句話,上百個字,這傢伙就記住了情分兩字?

而且,後面的這種迷之自信又是怎麼回事?他那三句話究竟是怎麼被聽出來了表白的意思?

林木無語了,委實不知道這傢伙究竟是怎麼想的,簡直是朵奇葩啊,能夠腦補成這個樣子也實在是夠了。

「黃道友誤會了,在下不是那個意思。」

「要是沒什麼事的話,道友請回吧!」

林木的表情冷淡了許多,這也是為了避免某些不必要的麻煩,畢竟,他已經準備在聖薇這裡刷好感度了,和別的女人這樣不明不白的,那算什麼。

然而,林木的這個模樣落在了黃小谷眼裡卻是另一個樣子。

黃小谷此時滿腦子都在想林木說的情字,心中喜笑顏開!

她看了林木一眼,渾身上下一片愉悅。

不愧是我啊,親自出手,幾個小時就將這個祖龍血脈者給攻克,這莫名的驕傲是怎麼回事。

要是把林木帶回去的話,估計整個龍家都會以她為榮吧,說不定還得讓她坐上家主的位置。

「黃道友?」

見到黃小谷這麼一幅春心萌動的神情,林木心中不由的狐疑起來了。

怎麼回事,他剛才難道還說的不夠清楚嗎?怎麼這丫頭是這個表情。

她到底是怎麼想的!!

林木簡直崩潰了,莫名的有了一種要給黃小谷搜魂,弄清楚她心中究竟是什麼想法的衝動。

「黃道友不要過度腦補了,在下對道友根本沒有任何的打算!」

「道友也千萬不要多想!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我也沒有對道友說過什麼話!」

林木語氣更重了,表情也更冷淡了,這樣一說,只要不是故意的,應該能聽清楚他話里的意思吧?不至於再理解錯吧?

「嗯嗯,林道友說的對。」

「我都知道,我懂的。」

黃小谷點了點頭,又眨了眨眼睛,眼神之中彷彿有兩朵桃花。

這個男人居然是這麼害羞嗎?哇靠靠,莫名的戳動了本少女的萌點啊!

「黃道友真的不要多想了!我真的沒有什麼別的想法!」

林木第一次有了被人給逼瘋的感覺。

「是啊,我知道,我沒有多想。」

「放心,我都懂地,我們什麼都沒有。」

聽到這樣的回答,林木本來應該開心點的,但注意到黃小谷的眼神后,他就半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得,之前說的都白費了。

「你們怎麼這麼吵啊,我看個動漫都不能安生一點。」

「你們要是再這麼吵的話,我可要用掌心蕾劈你倆了啊。」

「嗯?這是什麼,聞起來不錯,給我吃吃。」

這個時候,聖薇忽然滿臉不高興的走了過來,腳下踩著一雙毛拖,先看了一眼林木,然後又在黃小谷臉上掃了一眼,最後才注意到黃小谷手上拿著的那袋曲奇,眼中頓時一亮,自顧自的就接過來,然後拿了幾塊往自己嘴裡塞了進去。

「這個味道不錯啊,這是什麼零食,林木,你怎麼一直都沒有給我買過!」

吃了幾口后,聖薇小臉又不高興了,皺眉看了一眼林木,然後又咬了幾塊曲奇。

「不錯,真的挺好吃,在我喜歡的零食裡面都能排到前十了。」

「林木,這幾天就多做點這個啊,不要讓我失望。」

聖薇來的時候還是有些生氣的,畢竟,看動漫的時候老是有雜音,但現在,有了好吃的食物后,她又高興起來了,抱著曲奇袋子,又回到了沙發上,繼續趴著。

黃小谷看著聖薇,又看了看空著的手,遲疑的問向了林木。

「這個,是你妹妹?」

林木也遲疑了一下,好半天後方才認真的說道。

「不,她是我師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