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2021 年 11 月 7 日

就在陳青山釋放出精神力,從一個獨角黑熊身上掃過時,這個獨角黑熊彷彿有所察覺,立即仰天發出驚天般的咆哮。

瞬間,陳青山被嚇得收回了精神力。

「那是堪比元丹境的上位真獸!」

收回了精神力,陳青山暗暗心驚。

他沒想到,在這懸空島內,居然生活著上位真獸。

要知道,他才將精神力蔓延出四千米而已,便是發現了一尊上位真獸,而懸空島可是有著千里方圓之廣,這其中得生活著多少上位真獸!

「看來,在之懸空島內,不能夠用亂用精神力查探。」

陳青山心中警惕。

普通真獸,無法發現他的精神力查探。

但是堪比元丹境的上位真獸,卻是能夠察覺到無形的精神力。

一旦引起上位真獸的注意,那以他的實力,可萬萬不是上位真獸的對手。

雖然他擁有上品靈甲,也有五件上品靈劍,但都只是煉化了一層禁制,根本就無法完全的發揮出上品靈器的威力。

因為,見到上位真獸必須得繞道而走。

懸空島不知道傳承了多少年,其中有著無盡機遇,但同樣也是伴隨著危機。

「我的實力有限,就算加上靈劍和靈甲,但只煉化了一層禁制,所發揮出來的威力也有限,最多就是應對中位真獸,我還是先突破到先天境。」

陳青山低聲自語道。

剛才,他的精神力籠罩了方圓四千米。

除了發現了諸多的異獸真獸之外,還有不少天材地寶。

雖然大部分都是一階二階的天材地寶,對真氣境沒有用,歷代風雷宗的弟子參加懸空島試練,通過三關考核,來到懸空島探索,也不會去採摘這些一階二階的天材地寶。

但是陳青山不一樣,其餘真氣境看不上低階天材地寶,可在他的眼中,這些都是代表著潛能值,所以他可不會對這些天材地寶視而不見。

「那個方向有四處地方存在靈藥。」

陳青山認準了一個方向,快速掠去。

不一會兒,他便是來到一個林中小湖旁。

這個靈湖澄凈而清澈,有著淡淡的清香散發出來。

陳青山目光望向湖泊中央,那裡有著三株蓮花發出霞光,蕩漾光暈,那股清香就是這三株蓮花所散發出來的。

「二階靈藥,養身蓮。」

陳青山認出了湖泊中的靈藥。

養身蓮,可以溫養肉身,修復身體所存在的一些暗傷。

特別是對於臟腑傷勢,有著奇效。

「嘶!」

陳青山剛剛接近,湖泊中就有一條黑色的巨蟒竄出,張開血盆大口朝著他撕咬而來。

「下位真獸,黑水巨蟒。」

陳青山身形一閃,在原地留下一個幻影。

那條黑水巨蟒沒有察覺到幻影是假的,直到血盆大口咬到幻影上,才發現自己被耍了,正要發怒,卻是有著一股磅礴的精神轟入到它的腦海當中。

這是陳青山使用了精神衝擊。

黑水巨蟒受到精神衝擊,它的腦袋頓時就如同被一個大鐵鎚狠狠轟擊了一下,瞬間意識變得混亂起來,兩眼直冒金星。

陳青山爆發出極致速度,踏水而行,來到了湖泊中央,將三株養身蓮採摘了下來,然後向前奔行,來到湖泊對面的岸上,快速離開。

他沒有理會身後黑水巨蟒的咆哮聲,一邊跑一邊將三株養身蓮直接是塞入到嘴中,將三株養身蓮都吞了下去。

這三株養身蓮顯然沒有成熟。

不然的話,就會結出蓮蓬,孕育蓮子。

養身蓮的蓮子,才是精華之所在,比起蓮花本身要大補得多,不過要是養身蓮成熟了,結出了蓮子,也會被黑水巨蟒給吞了,不會留著等人來採摘。

黑水巨蟒沒有吃掉養身蓮,就是將養身蓮當成會下金蛋的雞,只要每隔十幾年,養身蓮就會結出蓮子來。

潛能值+425

不一會兒,陳青山眼前一道青光飄過。

陳青山繼續朝著另一處有靈藥的地方掠去。

噗!

陳青山一刀斬火焰獅頭顱,獲得三顆血果。

這三顆血果,比起他在大澤山脈獲得的血果年份要久遠得多,雖然沒有達到千年份,但也是有著數百年份。

按照等階劃分。

數百年份血果,勉強達到三階靈藥的層次。

若是千年份的血果,則是屬於四階靈藥。

陳青山將三顆數百年份的血果,都吞下了肚子。

頓時間,他感覺體內彷彿燃燒著一團火焰,連帶著全身血液,都跟著沸騰起來。

陳青山運行赤龍功,快速煉化著三顆數百份血果。

潛能值+1423

數分鐘后,一道青光在陳青山眼前飄過。 翌日。

一早,屋外的陽光灑在臉上,黎素的手指微微動了動,緩緩睜開眼睛。

她才要起身,卻見床榻邊一人趴在她的身上,胳膊向前探出,將她壓了個結結實實。

陽光灑在他的臉上,將他英俊的側臉,襯托得更加毫無瑕疵。

黎素抬起一隻手,蔥白的指尖,試探著向前落去。

才要觸碰到蕭奕辰的臉,他卻猛地翻了個身,緊接着便抬起手,有些煩悶地撥開了黎素的手,嘴裏還在念叨著:「別亂動。」

說着蕭奕辰翻了個身,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猛地別過頭,錯愕地望向身邊的人。

「你醒了。」

剛才還在昏睡的蕭奕辰,在看到黎素睜著一雙大眼的一瞬間便來了精神,一臉歡喜地望着黎素。

黎素抬起的手,也被他一把握住,抽了許久才抽出來。

黎素想到太妃的話,別過頭,儘力不去看蕭奕辰,沉聲問道,「你怎麼在這裏?」

蕭奕辰這才想到兩人之前的事情。

他輕聲咳嗽兩聲,直起身子,目光依舊心有餘悸地打量著黎素,可言語之中,卻已經恢復了素日的冰冷:「你一聲不吭就從我府上離開了,難道還不許我來看看?」

黎素猛地抬起眼,想要解釋,可想到太妃的話,所有的解釋又都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這屋子裏怎麼這麼香啊?」

黎素說着,翕動鼻尖,嗅了嗅屋中的味道,故意岔開滑頭。

蕭奕辰的情緒也逐漸安定下來,眉眼勉強多出了幾分笑容。

既然雲太醫也說了,百花毒並非是立即發作,那就還有辦法醫治,還是暫時不要讓她知道自己身重劇毒的好。

想到這裏,蕭奕辰輕聲咳嗽兩聲,接着道:「你昏迷不醒,我怕你徹底暈倒,所以吩咐他們把房裏弄香一些,熏熏你。」

黎素側眼盯着蕭奕辰,一臉錯愕和不可思議,那模樣就差直接詢問蕭奕辰:你說的是不是人話了。

「既然醒了,就快起來吧。這麼幾天你都一直躺着,店裏的生意都沒有管過吧?」

在他的提醒下,黎素才驟然想到,自己還有兩個店中的生意要打理呢。

這段時間全都被荒廢在了養身子上,倒是將店裏的生意忘了個一乾二淨。

黎素想着,便要起身。

哪知道她腳下一軟,身子一個不小心,竟然直勾勾地向前倒去。

蕭奕辰本能地伸出手,長臂一撈,已經將她攔在懷中。

黎素身上的香味,順着空氣蠻不講理地瀰漫進了蕭奕辰的鼻腔之中。

這百花毒雖然可惡,可是它帶來的香味,倒是的確好聞。

蕭奕辰一時之間竟然有些晃神,攬著黎素的手,不由加重了幾分力道。

黎素靠在蕭奕辰懷中,兩人四目相對,微微眨巴了兩下眼睛。

「小姐,您醒了。」

就在此時,屋外傳來一陣嬌俏的聲音。

黎素幾乎是本能地推開蕭奕辰,面頰通紅地站在一邊,低着頭,一雙手緊緊地攪弄着衣角,簡直想要立即尋個縫鑽進去。

她時不時側過頭,用餘光小心翼翼地睨了睨蕭奕辰。

不過,不得不說,蕭奕辰的懷裏還是挺舒服的嗎。

婢女匆匆而入,見兩人神色怪異,不由也收住了聲音,小心翼翼地挪到黎素身邊,低聲道:「楚小姐來了。」

剛剛醒來,黎素還有些沒有回過神來,思慮了許久才想起楚小姐的模樣。

「她來做什麼?」

黎素都尚未說話,倒是一邊的蕭奕辰沒好氣地沉聲道。

婢女一時局促,只望着黎素,話卻是在回答蕭奕辰的問題:「楚小姐說,聽說我們家小姐病了,特意來瞧瞧。」

黎素張了張口,剛要說話,一股血氣涌到喉嚨里,不由輕聲咳嗽兩聲:「告訴她我病著,不見……」

話都沒有說完,就聽到院外已經傳來了楚夢離的聲音:「怎麼?黎姑娘難道是病的說不了話,還是起不了身?就是不肯見我啊?」

說話的功夫,楚夢離扭動着身子,走進屋中。

待到看到一邊的蕭奕辰,楚夢離的面色不由一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