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走快走!」

2021 年 11 月 2 日

旋即,現場無數賓客,竟然如同退潮般,紛紛朝着門口離開,全都走了。

項明月跟劉建明、王海峰等京城公主太子們,全部都驚呆了。

這些人怎麼了?

竟然不怕他們這些京城公主太子們的威脅,跑去參加陳寧老婆的生日酒會,活膩了?

項明月又驚又怒:「這些人怎麼了,他們竟然敢不把我們的威脅當回事,竟然敢去參加陳寧老婆的生日酒會?」

項明月簡直莫名其妙!

此時,劉建明跟王海峰等太子們,同時接到他們家中長輩打來的電話。

劉建明等人接完電話,臉色都變了。

劉建明望向項明月,表情怪異的說:「項小姐,我們幾個也得過去宋小姐的生日酒會,祝福宋小姐生日快樂了。」

項明月眼睛瞪圓:「你們瘋了?」

王海峰苦笑道:「不是我們瘋了,陳寧打電話,把劉少的爸爸,還有我爸爸等高官們,全部都叫到他那裏,給他老婆慶祝生日了。」

啥?

項明月傻眼了,陳寧竟然把這些二代們的爸爸都叫過去了。

怪不得現場的賓客們跑到陳寧那裏去了。

怪不得劉建明跟王海峰這些二代們都苦笑的說要去給送祝福。

沒轍呀!

爸爸們都去了,兒子們能不過去嗎? 強如六劫鬼王,在張若塵的劍下都瞬間斃命,讓別的鬼王,忌憚不已。

它們擁有很高的智慧,懂得趨利避凶,不敢再單獨與張若塵交手,怕被各個擊破。

「你終於施展出時間力量,果然非同一般。」

大曦王臉色平靜,但心中,卻並不是毫無波動。

要知道,收服一隻鬼王,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特別是六劫鬼王,絕不是那麼容易就能馴服,絕大多數都是從弱小時期培養起來,需要砸進去大量資源。

每一尊六劫鬼王隕落,都等於損失數以億記的聖石。

大曦王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一雙漆黑的眼瞳,浮現出兩道神印,細細觀察張若塵的一舉一動,尋找時間劍法的破綻。

與此同時,她對諸位鬼王,下達新的命令,「進入陣位。」

以四位六劫鬼王為首,剩下的四十多位鬼王,踩出玄奇的步法,站到鬼陣的各個節點。

它們體內的鬼氣,涌動出來,與陣法的銘紋,結合在一起。

頓時,張若塵壓力大增。

「大曦王還真是厲害,一個人掌控數十位實力強大的鬼王,能夠動用的力量,比很多古老宗門的宗主都要大。」

一個人,抵得上一個宗派。

四十多位鬼王,將鬼氣打向陣法的中心。

隨即,一座血色磨盤凝聚出來,發出嗡嗡的聲音,宛如一顆星辰在轉動。

「張若塵,你若是現在臣服,還有一線生機。否則,滅世磨盤飛出,你將化為磨中血泥,神形俱滅。」

大曦王單手控制血色磨盤,血光映照在她那張晶瑩剔透的臉蛋上面,浮現出一層詭異的殷紅。

張若塵擁有五行混沌體,又是時空傳人,如此天資絕頂的人傑,可不是隨時都能遇到。相比於殺了張若塵,大曦王更想收服他為己用。

而滅世磨盤,是大曦王最重要的底牌之一,可以輕輕鬆鬆絞殺九步聖王。

正是如此,在打出滅世磨盤之前,大曦王才格外慎重。

滅世磨盤旋轉,讓鬼陣變成了漩渦,飛沙走石,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插入進地底,才勉強穩住身形。

張若塵笑了一聲:「我也給你一次機會,臣服於我,方有一線生機。」

大曦王並不認為,張若塵擁有破滅世磨盤的力量,眼神淡漠:「還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若是接不住,我雖死不怨。」

「好。」

張若塵體內的聖氣,全部向左腿匯聚過去。

「哧哧。」

左腿猶如燒紅的鐵柱,變成赤紅色,浮現出一萬多道規則紋路。

轟隆一聲,一圈火浪,從張若塵足底,向四面八方涌去,使得鬼陣劇烈顫動。

大曦王在張若塵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浩蕩的神威,臉色猛然一變。

那股神威,與焱神的神威極其相似,幾乎一模一樣。

「原來你就是天絕閣中的那人,什麼焱神秘傳弟子,都是騙人的。」

大曦王不清楚張若塵到底動用了什麼力量,但是,卻能清晰感受到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於是,她不再猶豫,與四十二尊鬼王一起,將滅世磨盤打了出去。

「神踏九天。」

張若塵抬起左腿,不僅催動了焱神腿的力量,更是施展出修鍊成功不久的中階腿法聖術。

「轟隆。」

腳掌落下,一股排山倒海的神力,瘋湧出去,將鬼陣踩得粉碎。

陣法中的四十二尊鬼王,發出凄厲的慘叫聲,鬼體崩碎,隨後又被烈焰之氣擊中,燒得魂飛魄散。唯有四尊六劫鬼王,勉強保住性命,但都受了重傷。

大曦王的身上有一件護身寶物,懸挂在纖細的蠻腰處,形狀像是如意。

在火焰神力,衝擊在她身上的時候,如意浮現出一層白色光華,護住了她。因此,大曦王只是受了一些輕傷,很快就穩住身形。

當大曦王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培養的數十尊鬼王,被張若塵一腳踩殺大半,再也無法保持平靜,貝齒緊咬,「今日,本王定要將你的聖魂抽離出來,煉成戰魂,彌補損失。」

「本王?仙子好大的威嚴。」張若塵道。

大曦王飽滿的胸口在輕輕起伏,哼一聲,道:「你為何能夠動用焱神力量?」

「你若是臣服於我,我便告訴你。」張若塵道。

張若塵目前最大的敵人,必定是商子烆無疑。

擒住大曦王,將成為他對付商子烆的一張王牌。

張若塵和商子烆的爭鬥,一直以來都是商子烆佔據主動,不斷出招,張若塵只能被動接招,每一次都是險死還生。

這一次,張若塵想要掌握主動,成為出招者。

張若塵輕輕抬起左腿。

對面,大曦王連忙向後倒退十數丈,與張若塵拉開長長的距離。

張若塵道:「仙子如此害怕我的這條腿?」

其實,張若塵對剛才那一腳,並不是很滿意,居然沒能殺死四尊六劫鬼王,還讓大曦王逃出生天。

說到底,還是因為,他的修為不夠強。

而且,左腿中的赤紅色規則,他才煉化了一萬多道,遠遠沒有爆發出焱神腿的真正力量。

但在大曦王眼中,剛才那一腳,卻非同小可,已經比得上道域境界修士的一擊,自然是相當忌憚。

「難怪子烆一直將你視為大敵,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

大曦王取出一張符籙,捏在兩根纖長的玉指之間,道:「這張符籙,本王其實是想用來對付道域境界的仇敵,現在,只能先用來對付你。」

符籙燃燒起來,化為一個火球。

火球中,有一顆骷髏頭。

骷髏頭釋放出邪性的力量,竟是直接攻擊張若塵的聖魂,使得張若塵的眼前一片昏黑,猶如是墜入進了地獄,身體越來越麻木,越來越冰涼。

火焰骷髏頭飛到張若塵的頭頂,張開骷髏嘴巴,想要吞噬他的聖魂。

驀地,張若塵抬起頭來,眉心的時空神武印記快速旋轉,嘴裡發出一聲長嘯。伴隨著嘯聲,有凈滅神火從嘴裡吐出,衝擊火焰骷髏頭。

火焰骷髏頭被震得粉碎,湮滅在空氣中。

「居然又對我發動聖魂攻擊,上次的教訓還不夠嗎?」

張若塵大吼一聲,施展出空間挪移,出現到大曦王的身前,手掌抓向她那雪白纖長的脖頸。

大曦王第一次遭受如此危機,臉色變得微微有些蒼白,施展出一種身法武技,急速向後倒退。她不僅就是一位五十九階精神力聖王,武道修為也達到八步聖王境界。

但是,讓大曦王吃驚的是,無論她退得有多快,張若塵的手掌就像是跗骨之蛆,離她越來越近。

「嗯……張若……若塵……」

抓住了!

張若塵沒有一絲憐香惜玉,猶如擒住一隻狸貓一般,抓住大曦王的脖頸,將她整個人都提了起來。五根手指,鎖住大曦王脖頸位置的聖脈和經脈,使得她體內的聖氣,無法正常運轉。

「放開曦王。」

「死!」

……

兩尊受了重傷的六劫鬼王,從身後衝來,距離張若塵還有十丈距離,便是打出鬼器。

「轟隆。」

張若塵的左手,一掌打出去。

一條巨大的龍影衝出,將兩尊六劫鬼王撞得倒飛出去,鬼體爆碎,受了更加嚴重的傷勢。

「你們再敢放肆,我現在就擰斷她的脖子。」

張若塵將大曦王舉在半空,腳尖離地,長發披散而下,猶如一隻美艷至極的女鬼。

大曦王雙手不停掙扎,揮出水晶聖杖,攻擊張若塵。

「嘭。」

張若塵手臂發力,將大曦王轟然砸在地上,地面被砸得裂開無數縫隙。

大曦王的嘴裡,發出痛苦的低吟,嬌軀變得軟綿綿的,全身聖氣和精神力被震散,再也無法反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