鶩護法輕笑道:「好了,葯塵,我想你也不會乖乖束手就擒的,所以,來吧,讓我領教一下,當年風光一時的葯尊,有何了不得之處!還有你,五星斗宗?恐怕還不是吧?你們一起上吧!」

2021 年 10 月 31 日

黑袍人聚氣成字:「你們魂殿的都這麼狂的嗎?」

鶩護法道:「我不與你廢話,看招,三段魂鎖!」

三條鎖鏈化為黑線,暴掠交叉間。剛好是將葯老所有退路盡數封死,顯然,這位鶩護法對於鎖鏈這般奇異的武器,已經達到了一種極為純熟的地步。

冷視着那在眼瞳中迅放大的三條黑線,葯老袖袍一揮,五指連彈。旋即便是五道森白火焰迅凝聚成形,如長蛇般盤旋在周身,最後驟然暴射而出,與那三條鎖鏈。正面相碰。

鏘!鏘!

在施展了這般手段。可卻依然未取得任何實質效果。那鶩護法明顯也是頗感驚愕,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每一次鎖鏈與那火焰相撞時,都是會有着一道冷熱交替的熱量順着鎖鏈蔓延而來,這種感覺,令得他頗為不適。

「這個老不死的果然厲害,難怪當年魂殿出動了三個護法強者,最後依然被他給逃掉。以前我還道是那幾個傢伙話語有假,沒想到,竟然還真的。」隨着雙方攻擊的加劇,那驁護法心中也是越加凝重,葯老的靈魂之強以及那骨靈冷火之棘手,都遠遠出了他的意料。

鶩護法暗道:趁他旁邊的黑袍人沒有出手,得儘快抓住葯塵了,或是拖延一下時間,剛剛已經叫了分殿的兩名七星斗宗了,應該也快要到了~

鶩護法對着雲山道:「快點解決!」

……

炑林看着蕭炎那邊,無奈暗道:三色火蓮?呵呵~

當火蓮爆炸之後。炑林完好無損,但是鶩護法和葯塵以及雲山就不一樣了。

「桀桀,老傢伙,沒想到沒了身體還能這麼頑強,當真不愧是聞名大陸的葯尊者啊!」黑色斗篷微微剎動,鶩護法怪笑一聲,聲音中帶着一點喘息。

「哼,想要老夫的靈魂,可沒這麼容易。」葯老冷聲笑道。

接着空中傳來兩道聲音,道:「是嗎?那如果再加上我們呢?」

葯塵臉色十分的陰沉,剛剛一個護法都難以搞定,現在又來了兩個,唉~他怎麼還不出手呢?

葯塵傳音道:「炑林小友,你還不出手嗎?」

炑林道:「他們都有一個召喚他們斗尊的捲軸,有些難辦了……」

。 不過也就在這時,那個司機隨意地回頭看了一眼,便是發現了正在朝他追過來的葉秋。

司機的眼神頓時一變,然後撒開腿就跑。

「別跑!」

葉秋見對方已經發現了他,於是便大吼了一聲。

那司機聽見葉秋的吼聲,更加是不敢停了,玩命似的朝著一個方向跑去。

只不過,葉秋的速度可不是他這種普通人能比的,就算那司機卯足了勁,兩人的距離還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拉進。

「MD,臭小子,還沒玩了!」

司機怒罵了一句,然後順手撿起地上的一顆石頭,朝著葉秋扔了過去。

葉秋的嘴角一勾,右手在空中隨意的一接,便是將石頭接在了手中,然後反手以扔,直接是扔在了司機的小腿上。

「啊!」

司機只感覺小腿一疼,旋即直接是朝著地面跪了下去。

不過他的求生欲更強,立馬是起身,往馬路中間跑去。

「嘀嘀嘀!」

司機的突然橫穿馬路也是讓交通陷入到了堵塞之中,所有的汽車都是在按著喇叭,只不過司機完全就不管,直接跑到了馬路對面。

「來抓我啊,臭小子!」

司機對著葉秋做了一個鬼臉道。

「等著。」

葉秋自言自語了一句,隨後是腳下一蹬,直接是躍到了汽車的頂部。

「噔噔噔!」

隨後,葉秋像是小說里會輕工的大師一樣,一腳一輛汽車,眨眼間便是落到了馬路對面。

「我X!」

司機見狀,眼睛都快飛出來了。

還TM帶這樣的?略微愣了一下之後,司機趕緊又是朝著馬路的另一邊跑了過去。

只不過這次,葉秋沒有再給他逃跑的機會。

只見葉秋以路障為支撐,一個翻身便是輕鬆地翻到了對面,然後一個箭步衝上去,直接是抓住了司機的衣領。

被抓住之後,司機顯然是沒打算就地投降,而是立馬轉身,對著葉秋就是掄了一拳。

只不過,這種級別的攻擊怎麼可能傷的到葉秋。

只見葉秋隨意地一伸手,便是將司機的右手握在了手中。

隨後葉秋微微一使勁,那司機便是疼的呲牙咧嘴。

「MD,給我去死!」

司機怒吼一聲,然後一腳踢向了葉秋的兩腿間。

不過,葉秋的速度比他更快。

「啪!」

伴隨著一陣清脆的響聲,葉秋的右腳便是直接踩在了司機的小腿上,接著他就勢繞到了司機的身後,將他的雙手牢牢地鉗制了起來。

「你放開我!」

司機被抓住之後,十分不服氣地吼道。

「還叫?」

葉秋見狀,手中的力道又是大了幾分。

「嗷嗷嗷,輕點輕點!」

司機只感覺胳膊一疼,趕緊是認慫道。

「錢包呢?」

葉秋問道。

「在我口袋裡。」

見識到葉秋的實力之後,司機再也不敢亂來了,直接是老實地交代道。

隨後,葉秋從司機的口袋裡摸出了一個粉色的錢包,這才是滿意地鬆開了司機的手。

感受到胳膊上的壓力消失,司機連忙是竄到了一邊去,不斷地揉著自己的胳膊。

「還不趕緊滾,等我報警嗎?」

葉秋冷聲說道。

司機極為不爽地冷哼了一聲,不過又怕葉秋報復,所以還是趕緊溜了。

不過就在這時,葉秋突然是發現不遠處有一輛車居然是在逆行。

那是一輛白色的跑車,速度極快,而且絲毫沒有要停止的意思。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那倆跑車馬上就要撞到司機的身上。

葉秋見狀,趕緊是沖了上去,一把推開了那個司機。

與此同時,那輛白色跑車也是直接開了過來。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只見葉秋以車子為支撐,竟是直接順著車子翻了一個跟斗,躍到了車子上。

那司機被推開之後,正準備罵人呢,但在見到這一幕之後,嚇得是連話都說不出來了,趕緊是一溜煙跑了。

白色跑車在幾十米外停了下來,隨後,從車子上走下來兩個人,分別是一男一女。

男子穿著十分華麗的西裝,看起來十分有錢的樣子。

而他身邊的女子則是穿著性感的超短裙,將自己的身材完全展露了出來。

「喂,你小子TM有病嗎?」

還沒等葉秋說話,那男子卻是率先責問道。

葉秋從車子上跳了下來,冷聲道:「你在說我?」

「不是說你還能是說誰,你個鄉巴佬!」

女子不屑地看了一眼葉秋的穿著,旋即雙手抱胸,極其蔑視地說道:「你沒長眼睛嗎?看不到楊少的車?」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逆行的是你們吧?」

葉秋冷聲說道:「而且,你們的車速早就超過了最高限制,你們不先道歉,反而來責怪我?」

「那又怎麼樣?」

女子十分不講理地說道:「楊少想這麼開就怎麼開,倒是你,要是提到了楊少的車子,你知道要賠多少錢嗎?」

「這麼說,在你眼裡,一條人命還比不過一輛車嘍?」

葉秋問道。

「至少像你這樣的鄉巴佬就不配!」

女子理直氣壯地說道。

「小子,別TM廢話了,你剛才踢到了我的車,拿十萬保養費來。」

被叫做楊少的人十分不耐煩地說道。

葉秋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這兩個人逆行超速不說,差點撞到了人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葉秋從未沒見過這麼囂張的人,氣的他差點沒直接把這兩個人按在地上打一頓。

「鄉巴佬,跟你說話呢,你眼睛往哪看?」

這時,女子發現葉秋的眼睛似乎在她的身上掃視,立馬生氣地說道。

葉秋差點沒忍住笑出來,道:「你說我看你?大媽,你哪來的自信?就你這樣的,哪怕是脫光了在我面前,我都不會看一眼。」

葉秋說這話倒不是因為女子不漂亮,相反,這女子的樣貌算是中等偏上一點,而且身材也非常不錯。

但是由於她畫著濃妝,在加上一身的紈絝氣味,導致葉秋對她是十分的厭惡。

而且若是真比較起來,孟冰雪唐蘇格邱菡韻不知道要甩她幾條街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