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芭芭拉一樣可愛的少女…

2021 年 10 月 30 日

等等,你這傢伙離我家刻晴遠一點啊混蛋!!!

[平成最強騎士]:咦?蓋茨聯繫說我發現了異類騎士,我也要去支援了,總之再見了各位,下午的時候再聊!

[未來的時空使徒]:啊好…那就大家都下吧,等到傍晚的時候我們群里再見。

不過話說回來來庄吾你也是高中生吧?

趁著午休時間還要跑出去跟異類騎士戰鬥嗎?

仔細想想似乎也挺辛苦來着。

洛塵悠悠感嘆著,同時拿出手機調開租房軟件。

嗯…..

得研究研究有沒有便宜能租的房子了。

不然打工換來的這點薪水,可是很快就得扛不住了啊! 故事還在繼續……

「回過神來后,我連忙招呼那姑娘坐下,開始給她化妝。」

「化妝的時候,我和那姑娘都沒有說話。」

「無意間,我看了看她身上穿的那條紅裙子,樣式特別古怪。」

「裙子上綉了很多五顏六色的大花,周圍還有很多奇怪的文字和圖案,乍一看,總覺得她身上穿的衣服像……」

「像壽衣!」

「另外,她穿的紅布鞋也不對勁,鞋面濕漉漉的,鞋底還沾了很多黃泥。」

「像……像是剛從墳地里爬出來!」

「不過話說回來,這姑娘的膚質很好,白皙滑嫩,容易上妝。」

「很快,我就替她化好了妝。她看了看鏡子裏的自己,笑着說道:『你化的真好。』」

「『你要是覺得化的好,下次還可以來!』我邊說邊收拾東西。」

「說完,我他丫的就後悔了。這種活,我絕對不會再接第二次,就算給我一百萬我也不幹!」

「加了我的微信,付了錢之後,姑娘便匆匆離開了。這一次,她腳上的鈴鐺響了,響得很有節奏。」

「看了看那姑娘的微信,我才知道她的名字,叫夏末。」

「那天夜裏我回學校后,翻來覆去的睡不着覺。半夜兩點鐘的時候,老太太把十萬塊錢轉了過來。」

「雖然一下子多了十萬塊錢,但我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總覺得這件事很蹊蹺。」

「老太太和夏末到底是什麼關係?她是怎麼知道夏末會半夜來找我化妝的?」

「十萬塊錢化個妝,真的值嗎?」

「最讓我琢磨不透的,還是夏末的穿着打扮。一想到她那像壽衣一樣的紅裙子,我就渾身不自在。」

「想了幾個小時,關於化妝的事情還是沒有任何的頭緒。最終,在天快亮的時候,我睡著了!」

講到這裏的時候,林奕咳嗽了一聲,說道:「大家等一下,我去上個廁所,尿急!」

林奕走後,彈幕再次熱鬧了起來。

「主播講得真有意思!扣人心弦的故事情節,我喜歡!」

「說真的,我還是第一次聽這樣的靈異故事。」

「你們覺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不知道,我覺得叫夏末的姑娘肯定還會來找他,然後把他給吃了……」

彈幕里格外熱鬧,但另一邊,景秀小區里一個模樣水靈的女生卻是氣呼呼的關掉了手機。

「胡局啊胡局,我看你改名叫胡說得了!這直播間一點意思都沒有!」

「什麼主播,亂起名字,不好看,不看了!」

不是林奕講的不好,而是這女生的名字,就叫夏末!

夏末是海城刑偵局的新人,為了讓她練練膽子,刑偵局的局長推薦她看看靈異直播。

這不看還好,一看,可把她給氣壞了,這故事女主角的名字竟然和自己一樣!

荒唐!太荒唐了!

林奕這邊上好廁所后,把手電筒給關了。他端坐在電腦前,清了清嗓子,開始繼續講述接下來的故事。

「睡到下午5點鐘,我醒了過來。躺在床上的時候,我鬼使神差的點開了夏末的朋友圈。」

「可這一看,卻是把我驚出了一聲冷汗。」

「夏末最新的動態說道:『我不想活了!昨天晚上回家的時候,我進了大學城附近的一個美容店,本來想化個妝,怎料美容店裏的畜生直接強暴了我,還搶走了我的錢包!』」

「動態下面,夏末配了幾張照片。」

「她的頭髮亂糟糟的,紅衣服早就被人撕破了,脖子上和手臂上都是抓痕。」

「看到這裏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傻了,夏末說的,不正是我嗎?」

「但我什麼都沒有做啊?化妝的時候,因為心裏害怕的緣故,我每個動作都小心翼翼,生怕惹得她不高興,她突然露出嘴角的獠牙……」

「但只隔了十幾個小時,她的獠牙還是露了出來。」

「這分明是誣陷!」

「當時,我氣不打一處來,直接發了幾條微信消息過去。」

「『夏末,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時候強暴你,搶你錢包了?』」

「夏末那頭一直沒有回消息,直到第二天也沒有回。」

「但我可以肯定一件事情,有很多人看到了她發的動態。因為第二天,美容店裏出現了很多奇怪的人。」

「先是一個六七十歲的老大爺,進門二話不說讓我給他化個煙熏妝。」

「我撓了撓頭,尷尬一笑:『大爺,您化妝,不合適吧?』」

「那老大爺也沒說什麼,怪笑了兩聲,不知從哪裏掏出了一把菜刀,扔在化妝台上,轉身便走。」

「老大爺走後,又來了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姑娘,不過她穿了一件厚厚的羽絨服,還扣了一頂鴨舌帽,看上去就怪怪的。雖說是冬季,但海城中午的天氣少說也有20度,裹這麼多,熱不死人!」

「當她摘下鴨舌帽后,我才看清她的臉,她的臉上陰嗖嗖的,兩個凸出的眼袋發青發紫,讓人很不舒服。」

「過了一會兒,她幽幽的說道:『勞駕,給我化一個淡妝。』」

「化淡妝倒沒什麼難的。奇怪就奇怪在,這姑娘的臉上存不住粉底液,我剛塗上,粉底液就像稀麵湯一樣往下流。」

「我以為是眼花了,抬手揉了揉眼睛。」

「隨後,我準備繼續給她化,不過當我再看向她的臉時,把我嚇得差點癱坐在地上。」

「那姑娘的右半張臉上早已血肉模糊,眼珠子凸出半截,隱約還能看到眼睛周圍正在蠕動的蛆蟲和皮肉下面的顴骨。」

「一股死老鼠的氣味瞬間竄入鼻腔,讓我噁心想吐。」

「見此一幕,我脊背發涼,連連後退,下意識抓住了剛才老大爺留下的那把菜刀。」

「正懷疑我是不是白天見鬼的時候,那姑娘已經戴上鴨舌帽,走到了門口。」

「她回頭沖我陰笑,『小哥哥,以後不該拿的東西別拿,不然你會死的很慘!』」

「我皺了皺眉頭,問了句:『你什麼意思?』」

「那姑娘沒有說話,轉身就走,等我追出去的時候,已經沒影了。」

「大概是受夏末那件事情的影響,接下來幾天,美容店的生意差了很多,幾乎沒什麼人來。老闆娘那邊估計是玩的太嗨了,也始終沒有過問店裏的生意。」

「幾天的時間裏,我的腦海中始終縈繞着那姑娘臨走時說的話。她說的東西,會不會是夏末的錢包?」

「我嘗試理清頭緒,老太太,夏末的誣陷,還有那幾個奇怪的客人,還有錢包……想了半天,我始終沒有辦法將這幾樣東西聯繫在一起。」

「我愁眉苦臉的打開手機遊戲,準備玩一會兒舒緩心情。」

「但是通知欄里的一條短訊的內容,卻是讓我的如墜冰窟。」

「夏末,死了!」水上隼人不出聲地遞給比嘉愛未幾張紙巾,她接了過去,頭也不抬也不忘帶著哭腔說了句「謝謝」。

看來她是沒有注意到是從誰手裡接過的紙巾。

水上隼人也不說話,只是側著腦袋看著她,就彷彿看她哭很有意思一樣,哪怕看不見她埋進雙臂里的臉。

周圍的工作人員也很有眼力見,默默收拾器材

《向陽處的日娛》第三百六十章哇! 輕飄飄的。

只是,這看起來輕飄飄的一劍,在四周圍觀的感覺中,卻是在瞬息之間,就掀起了一股狂風一般。

那凌厲的劍刃,甚至是能令他們有一種,身上被劃出來了一道道傷口一般。

他們忍不住朝自己身上看去,臉上很是擔憂。

只是,他們看到自己身上時,卻是發現,自己的身上,根本就沒有什麼問題。

身上受傷,只是因為王野使用出來的這一劍,所蘊含著的勢太過凌厲,所以才令他們有了這種錯覺而已。

四周,好像都是劍氣。

四周十米的地方!

被劍氣所覆蓋!

莫爾桑見狀,臉上卻是露出來一抹譏諷之笑。

下一秒。

在四周圍觀的人們看來,王野所在的那一方區域,好像瞬間黑暗起來,陷入到了夜裡。

王野也只感覺到,自己身體四周被黑色所瀰漫,整個人宛若置身於漆黑當中。

不見光亮。

看不到任何東西!

下一秒,一股寒冷的感覺,從王野背後傳來,那是有人在攻擊王野,令王野不自覺的產生危險的感覺。

從四品武夫突破到三品武夫,雖然說,王野身上的實力會增強許多,但身為三品武夫的時候,所擁有的那種危險預感,卻也是消失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