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她之前讀書的地方……

2021 年 10 月 28 日

書沒讀完,她二十歲,終於到了法定婚齡,就回國準備和封雲霆結婚。

可是回到國內,等待他們的,是一場痛徹心扉的巨變……

還差一年,她就能完成在米蘭設計學院的學業,拿到畢業證書,正式以star的名字成為一名女珠寶設計師。

她已經憑藉「星籟」享譽業界,一年後等她畢業,將來等著她的就是一片坦途,可一切都在一年前戛然而止。

封雲霆說的「環遊世界」,就是去米蘭呆了一年?

「他……」

顧心蕊哈哈笑:「時繁星,我真的恨,恨你為什麼能這麼好命?而我只是想要爭取一下,等著我的就是子彈?」

時繁星糾正她:「早就已經不是槍決了,現在都是注射死刑。」

「注射?」

「嗯,沒有痛苦。」

「哈,你怎麼知道?」

「你忘了?福媽死了,你作的證,我差一點就被執行了死刑。」

顧心蕊暗暗咬牙:「誰能想到你肚子里竟然又有孩子了?這才讓你逃脫了!要不然,事情早就解決了,哪裡還會有後面的那些事情……」

「顧心蕊,你跟你的母親,一生都在算計。算計我,算計封雲霆,算計孫振,算計整個時家還有封家,但人算不如天算,老天還是長眼睛的,你算計別人的時候,別人也在算計你。」

顧心蕊皺著眉疑問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如果背後沒有人幫你的話,你以為你能這麼輕易就在車子上做手腳,還能在事故發生后把兩輛車藏匿了整整五年!」

顧心蕊有些驚訝:「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讓我去做這件事?」

「是,他跟你的目的一樣,但他完全沒有親自動手,他暗中布置了一切,讓你有機可趁地動了車子的剎車系統,還在事後把車子藏了起來,不然以封雲霆的能力,查到事故原因和始作俑者不是分分鐘的事情,還能一直留著你?」 「再興兄弟,你這是什麼情況?」

董雙看著氣喘吁吁趕過來的楊再興,眉頭皺了皺說道。

「這事說來話長。」

楊再興隨手找了個椅子坐了下來,陰沉著臉說道:「剛才,不,應該是從昨晚開始。」

「那個曾雪,我手下的士兵發現她居然深更半夜鬼鬼祟祟地出現在甲仗庫一帶!」

楊再興冷笑道:「我今天白日里一直在組織人馬追查此事,所以才來晚了,大哥,我上次說的沒錯吧?那幾個女人就是禍患!」

「這事,我已經有結論了。」

「你說什麼?」

楊再興看著輕飄飄的說著話,一臉悠然地神情喝著茶的董雙,卻是有些茫然。

董雙沒有說話,只是對著後方擺了擺手。

不到片刻,幾個近衛已經把曾雪帶了上來。

看到曾雪的同時,曾霜和曾風二人眼神一震,猛地站了起來。

「都這麼緊張幹什麼?」董雙微笑著放下了茶杯,右手拖著下顎,一臉平靜地望著面前的三個女子。

「你……」曾風二人咬了咬牙,低聲喝道:「有本事就沖我們來,別傷害我大姐!」

「哦,我想幾位小姐是誤會了。」董雙雙手撐住膝蓋,笑著站了起來,走到了二人身邊,笑著看著她們。

「在下可沒有說,要把幾位小姐給怎麼樣。」

曾風看董雙這麼輕佻,頓時更加生氣了,冷哼一聲說:「董雙,我們既然落在你手裡了就沒打算活著,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董雙卻沒有接她的話,只是輕聲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道:「據我所知,曾弄此人一向沒有女兒,你們幾個想必不是他親生吧?」

曾雪三人只是不說話,把臉別向了一邊,冷哼了一聲,看也不看他們。

石寶眉頭皺了皺,沉聲說道:「我實在沒想到,你們幾個小姑娘居然有這麼深的心機,真是讓我失望。」

「你們看樣子也是漢人,難道不知道曾弄這人是金寇中最兇殘的劊子手?」唐斌壓低了聲音勸著她們:「董總督他是為國為民的英雄,你們何不棄暗投明呢,現在懸崖勒馬還來得及。」

那三人卻仍然是不說話,顯然沒有把唐斌的話放在心上。

「行了,我想你們也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了。」董雙笑了笑說道:「那麼,你們就暫時在我這裡住一段時間好了。」

「董雙,你要是敢對付我父親,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曾雪牙關輕咬,低聲喝道:「你可以試試看,也不怕你知道,曾頭市用不了多久就要來對付你,到時候你們就等著自取滅亡吧,呵呵。」

「幾位小姐想必是累了,把他們帶下去好生休息,萬不可怠慢了。」

董雙卻仍然是一臉微笑,只是對上官義示了示意,他立馬會意,便命令近衛上前來。

曾雪三人只是冷哼一聲,也不等他們上前來,自己就已經跟著他們向門外走去。

看著三個人都已經走了,石寶和唐斌二人都是輕聲嘆了口氣,面龐上有些愁眉不展。

董雙站了起來,笑著拍了拍二人的肩膀說道:「怎麼了二位,這媳婦可是跑不了的,為兄既然答應了把她們許配給你們,肯定有辦法讓她們對你們從此死心塌地。」

「大哥,也不是這麼說。」唐斌勉強笑了笑說:「只是,我們覺得這三個女孩就這麼認賊作父,有些太可憐了。」

石寶也微微點了點頭,壓低了聲音說:「我看此事恐怕不簡單,我在江南就聞得這曾弄的惡名,他們家就五個兒子,哪裡會有這三個聰明的女兒!」

董雙右手托著腦袋,坐在了桌子面前,望著對面的幾人,語氣低沉地說道:「你們是說,她們的身份不簡單?」

楊再興也冷笑一聲:「我早就說了她們有問題,這不,現在情況這麼明顯,肯定是曾弄那畜生騙了這三個女孩,才使得她們認賊作父罷了!」

董雙心中也有幾分想法,剛才自己還什麼都沒有說,這三人居然毫不猶豫就說出了曾頭市的計劃。

而之前自己隨便一說,她們居然也沒有否認是曾弄女兒的這個身份。

該說她們是天真,還是另有謀划呢?

「行了,這件事暫且擱下。」

董雙從身上取出一副地圖和軍事布防圖,放在桌上展開了,又指著上面說道:「現在,我想知道梁山青州和齊州三地的布防都做的怎麼樣了?」

「大哥,這事我來解釋下。」石寶拿著一支毛筆走了過來,在梁山的位置上畫了個三角形,解釋道:「根據你幾個月前的要求,我一直讓兄弟們在梁山一帶訓練水軍。」

「而現在,李俊兄弟在負責水兵的總統率管理。」石寶看董雙神情沒有什麼變化,頓了頓又說道:「現在凌振兄弟也在隔三差五往那裡跑,聽他說要把火炮給大量裝上船隻。」

董雙微微點了點頭,說道:「那麼,城外的龍戰營訓練時,有沒有什麼技術性問題?」

石寶笑道:「現在有徐教頭和軍師教他們武藝和陣法,哪裡還有什麼問題。」

楊再興也在一旁笑道:「你們還真別說,那些大名府的漢子還真是個個有幾分血性,自從參軍之後個個拚命訓練,現在還要練習鉤鐮槍法,負重能力可是在普通士兵的兩倍以上了!」

「回頭讓兄弟們多放幾天假,去好好放鬆下。」董雙笑了笑說道:「他們現在可是精英中的精英,刻苦可以,累死就得不償失了。」

眾人都是哈哈大笑,他們自然知道董雙給這龍戰營的五百精兵開的俸祿是其他士兵的三倍。

而且,他們的武器也是現在最鋒利的,楊再興曾經和一個普通百夫長對決過,自己這八十斤的純金槍居然破壞不了他的兵器。

不僅如此,連他們的盔甲也能防得住神鵰弩的整整一輪射擊!

當然,他們的訓練量也是其他人的三倍以上。

但是,他們每個人都是心甘情願的。

每個人,都是為了他們自己的理想,為了他們的家人,為了能過上不被輕視的日子,在拚命磨鍊自我!

「對了,唐斌兄弟,我還有一事要問你。」董雙的語氣突然沉了下來:「孫安兄弟他現在的情況,究竟怎麼樣?」

「大哥,這事我上次就想跟你彙報了,只是比較匆忙都沒來得及跟你見面。」唐斌沉聲說道:「孫安兄弟最近兩年都沒有任何動作。」

「看樣子,我們是誤會他了。」董雙說道。

唐斌也點了點頭,實際上,他對自己最開始時,沒有徹底搞清楚就懷疑孫安,也有些愧疚。

現在看來,確實是誤會了孫安他。

「對了,後天我們就得去青州了。」董雙說道:「再興兄弟,你和雲引到時候和我一起去一趟青州。」

「遵命。」二人齊聲說道。

「那曾頭市怎麼對付。」唐斌在一旁問道:「曾弄一向不對朝廷出手,向來只欺壓百姓,我看他不太可能會選擇攻城。」

「那正合我意。」董雙笑道:「到時候,我和他們還有的玩,呵呵。」

「說起來,等拿下了青州,我們還得去一趟遼國買馬了。」董雙沉聲說道。

他心裡清楚,上一次在大名府,由於把大部隊抽調走了,聞煥章率人夜間偷襲了城外劉贇留守軍的營地,以致於死傷了二千多匹戰馬。

這對於騎兵力量原本就薄弱的齊州軍隊來說,可謂是雪上加霜。

上一次大名府一戰,犧牲一千多人,三千多人不同程度受傷,雖然不算慘勝,可也絕對算不上毫髮無損。

這批人,主要是董雙為了反圍魏救趙,解決掉水火二將的兵馬,再把大名府主力引出來,而大量犧牲的英雄。

而在董雙把大部隊撤走的這段時間裡,是劉贇率領城外薄弱的力量在拚死拖延,才把聞煥章給困在了城裡。

可以說,沒有他們為大局的犧牲,董雙這一次早就已經變成一堆黃土了。

雖然給了他們的家人雙倍的撫恤金,但是董雙心中還是有些難受。

尤其是看到那些戰士失去戰友后的悲痛,以及他們的父母失去子女時的傷心欲絕,董雙更是有些情緒複雜。

什麼叫做戰爭?

這一次為了救一個人,死了這麼多人,還連帶著大名府的百姓上千人的死傷。

這是正義嗎?

但是,如果不這麼做呢?

要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師兄被殺死?

有時候,事物就是矛盾的。

董雙嘆了口氣,逼著自己把這些事給通通忘了。

「還有,讓杜嶨和文引兄他去一趟荊南。」董雙想了想,又補充道:「那裡的開荒,總得讓懂行的人去指點一下。」

楊再興道:「大哥,為什麼這事要讓柴大官人去荊南,不是應該讓陶宗旺兄弟去么?」

董雙笑道:「這城池建設離不開陶宗旺他,我讓文引兄去,主要是他對和地主打交道有經驗,而且他在江湖上名聲顯赫,這一行也能不至於和本土人士起衝突。」

幾人都讚歎董雙預料深遠,董雙只是笑了笑,便出了門,和眾人趕到了城中的校場處。

董雙叫了楊林和薛永二人,正準備讓他們帶上人跟他去一趟城外打獵,卻聽到不遠處傳來了一陣愈發急促的聲音。

「不好了董雙哥,小未,小未她出事了!」 一場不期而遇,讓王靜本來平靜的內心升起微瀾,從小就內心成熟的她第一次失眠,第一次夜不能寐。

八歲的時候,媽媽武鳳蓮找到當初的老師,省城歌劇團副團長金銘,正趕上省歌劇團招人,她們一家順利地離開泰寧縣來到省城,爸爸媽媽是藝校同學,爸爸主攻老生,媽媽學習花旦,後來改成鋼琴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